第三十章:接连上门(上)
作者:伊人在隐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19-08-17 22:47:57 全文阅读

凤晚裳想到刚才的情景,冷笑了一声,“演技不错,可惜就是剧本不太完美。那群人若是真的目标在我,那么在阮荀诀他们出来之时,就应该直接杀了我,或是将我带走,而不是转移目标,直接向着阮荀诀他们攻击过去。再一个,之后我已经跟他说我的姓名,他眼中一点惊讶都没有。我就不信他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份。这种手段真是让人作呕,不过倒也是他阮荀诀的风格。”凤晚裳想到张曹州的死法,眼底满是讥诮。

安夏小脸上顿时浮现出厌恶的神色,鼓着腮帮子抱怨道:“原来如此,那个人真的是太坏了!”

凤晚裳看到安夏这么坦然的神色和理所当然的语气,烦躁的心情稍稍缓了缓,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是啊,那个人那么坏,所以日后安夏可不要轻易出现在他的面前。”

安夏呆了呆,歪着头傻傻地问道:“啊?为什么啊?”

“因为安夏这么可爱单纯,可斗不过那个卑鄙小人。”

安夏嘟了嘟唇,不高兴地道:“小姐!别以为我不知道,您不就是嫌我笨吗?”

凤晚裳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一些,伸出手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不,安夏不笨!安夏不过是性子单纯罢了。这样就好,安夏不需要学会那些世俗的手段,只要保持本心就好。”

安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凤晚裳眯了眯美眸,凤眸中一片冷意,“明日估计他还会过来,晴秋,明日好好招待他一番。”

晴秋笑了笑,笑容中蕴着蔫坏的味道,“我明白,小姐,你放心吧!”

说话间,主仆四人已经到了绮仙阁的后门,慕春正焦急地等在那里,看到凤晚裳他们立即迎了上来。

“小姐,你没事吧?”

凤晚裳笑着摇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累了,先回房了,午膳不用摆了。”

慕春顿了顿,应道:“是。”

而另一边,温扶轩回到丞相府中便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之中,连午膳都没用。

即使是一向大大咧咧的长青都感到了不对,悄悄地问长安:“长安,大人这是怎么了?”

长安想起回来时温扶轩的脸色,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大概是心情不好吧!”

长青立刻就急了,“什么不知道?你不是跟着大人一起出去的吗?”

长安白了他一眼,“我又没有一直跟在大人身边。好了,大人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置喙的。我们只要听从大人的吩咐做事就好了。”

长青闻言,也只得作罢。

这时,一个暗卫突然出现,将一张纸条递给了长青。

长青展开纸条一看,脸色就变了变。

长安见状,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长青面容严肃,“绮仙阁出事了。”

长安的脸色也是一变,“绮仙阁怎么了?”

“也不是绮仙阁。”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清楚。”

“就是凤姑娘遇到杀手了,然后还是大皇子救了她。这件事要告诉大人吗?”

长安摇摇头,“这件事之后再看吧,我之后问问大人,你就不用管了。”

“好。”

凤晚裳回了房间,直接倒在床上,合上眼睡觉了,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想了。这一觉睡得还很沉,等到凤晚裳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慕春听到房间中的动静,赶紧推门进来,挂上床幔,“小姐,你醒了!”

凤晚裳坐起身来,神色还有几分惺忪迷蒙。坐在床边,缓了缓神,等到完全清醒时,慕春已经将洗漱用具端进来了。

“小姐,您中午就没用,现在可要摆膳?”

凤晚裳点头,“嗯,摆吧,我也饿了。”

慕春立即唤人传膳,不一会儿,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便已经准备妥当。

凤晚裳洗漱好,便移步去了隔壁的房间用膳。

“小姐。”

“嗯?何事?”

“下午的时候,长公主殿下来找您,听说您在睡觉,便先行离开了。留下话说,之后再来找您。”

“卿卿可有说是何事?”

慕春摇头,“这倒没有,而且观长公主的神色,似乎也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凤晚裳闻言,便明了了,“那就不用着急了,等她再次过来就行了。”

“是。”

“这几日绮仙阁估计不会太平,让下面的人都尽心一点,别被人家抓到把柄。”

“是,小姐。”

丞相府,温扶轩终于从书房中出来了。

长安立即迎上去,“大人,可要传膳?”

“嗯。”

到了花厅,长安一边摆膳,一边打量温扶轩的神色。只是温扶轩面色是一如既往地寡淡,只是眉宇间的温和较之以往淡了几分。

“长安,有何事就直接说吧!不必如此吞吞吐吐。”

长安神色一凛,“大人,下面盯着绮仙阁的人传来消息。凤小姐回绮仙阁的途中遇上了刺客。”

“铛——”玉箸撞击瓷碗的声音格外地清脆。

长安立即看向温扶轩,果然自家大人又失态了。

温扶轩顿了顿,纠结了一番,终于还是问出了口,“她可有受伤?”

长安低下头,恭敬地回禀道:“凤小姐并没有受伤,是大皇子殿下救了凤小姐。”

温扶轩眼底浮现出一抹微妙的讽刺,呵,看吧,你在这担心人家,殊不知人家早就有人护着了。温扶轩又变回之前面无表情的样子,语气淡淡的,“我知道了,日后绮仙阁的事情就不用回禀我了。”

长安惊了一瞬,迟疑了一下。

“怎么?有异议?”

长安立即低下头,“是,属下明白。”

次日,凤晚裳一起身,便被告知阮荀诀来了。凤晚裳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锦帕丢进水盆里,“我知道了,让晴秋先招呼着,先晾晾他,等他不耐烦了再说。”

“是。”

慕春给凤晚裳梳妆打扮好,然后凤晚裳又去用了早膳,之后又去处理了一些事务,总之就是没有搭理阮荀诀,像是完全不知道他来了一样。

而这一边,阮荀诀则正被晴秋给为难着。

阮荀诀看着手中的菜单,眉头紧锁,眸中满是不悦,“绮仙阁的东西何时价格涨了这么多?”

晴秋笑容浅浅,“京都物价飞涨,绮仙阁的选材又都是优之甚优,自然也要往上提提价,要不然岂不是生意要亏本吗?”

“可是再怎么提,也不是这翻了十倍的往上长吧?”阮荀诀凌厉的目光射向晴秋。

晴秋笑容不变,“若是公子不满意我们的价格,可以自行离去。我们绮仙阁都是自愿的交易,被没有强买强卖一说。”

阮荀诀今日的目的是凤晚裳,此刻还没有见到人,自然是不会轻易离开,恨恨地咬牙,还是按照平时的习惯点了一些东西。本来皇室中人口味就比较挑剔,所以日常吃的喝的自然都是顶尖之物,现在这价格又翻了十番,这一顿饭可谓是价值不菲啊!即使是阮荀诀,一下子花出这么多钱吃一顿饭,也不可不谓不心疼。

不消片刻,菜肴便端了上来。

“公子,您的东西都齐了。”

话音落,就要转身离开。

阮荀诀却喊住了她,“姑娘留步。”

晴秋眼中划过冷笑,转过身来,笑语盈盈:“不知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我想见凤姑娘一面。”

“这位公子,我们小姐一向是不待客的。”

阮荀诀并不是蠢人,相反他也是极为有手段的人,如果说昨日凤晚裳的态度让他生疑,那么今日晴秋的态度就已经让他确认了,看来昨日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但是阮荀诀并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既然第一步棋走错了,那么下面便根据后续调整就是了。

思及此,阮荀诀站起身来,温文尔雅地道:“我知晓,昨日是我冒犯凤姑娘了,还请晴秋姑娘行了方便,让我亲自跟凤姑娘赔个礼。”

晴秋眼底满是深意,这人不可小觑。已经小坑了人一把,阮荀诀的身份不简单,所以现在便要适可而止。晴秋立马改变了计划,福身道:“既然公子已经如此说了,那我便去为公子通禀一声。但是至于我家小姐是否会见你,还要待我问过之后,才能给公子答案。还要劳烦公子在此等候一番了。”

“无妨,晴秋姑娘自去即可。”

晴秋转过身,便沉下了脸色,径直上了四楼。

“咚咚——”

“进来。”

“小姐,阮荀诀好像知道他的计划败露了,让我来请您下去,他要亲自赔礼道歉。”

凤晚裳放下手中的书卷,轻笑了一声,这阮荀诀不愧是有几分手段的人,这心思果然细腻。假以时日,必是劲敌!

“我知道了,就说我现在没空,半个时辰才有空。他要是有时间,可以在那等着。”

“是,小姐,我这就去。”

包间内,瑞云抱怨道:“殿下,您是何等的身份。您刚才为什么要对那个人那么客气呢?她不过是一个婢女罢了。”

阮荀诀勾唇,眸中露出狠厉,“瑞云,做戏定然是要做全套的。那个女人是凤晚裳身边的人,如果得罪了她,那么凤晚裳那边的事情就不好办了。更何况,有些事,还少不了这些人的帮助。”一抹意味深长的亮光从眼中划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