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接连上门(下)
作者:伊人在隐  |  字数:3152  |  更新时间:2019-08-19 21:09:33 全文阅读

“小姐,三皇子让我请您下去。”

凤晚裳眼尾上挑,染上几分兴味,“哦?他是怎么让你来请我的?”

晴秋想起刚才那幅情景,眼角抽了抽,“他直接出示了皇族的金牌。”

凤晚裳了然,弯了弯唇角,“看来这阮荀恪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啊!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咚咚——”

“进来。”

凤晚裳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端坐在桌边的男子,容貌与阮荀诀有几分相似,看起来应该是遗传了皇上的基因,穿着一件栗色的广陵长衫,腰间系着腰带,一双虎目中此时正闪烁着寒星和怒气,身材挺直健硕,看起来也是一派仪表堂堂的模样。

“民女凤晚裳见过三皇子殿下。”既然人家已经将自己的身份自主地揭露出来了,那么她也必须在面上恭敬些,要不然落了别人的口舌就不好了。

阮荀恪冷哼,毫不客气地阴阳怪气地指责道:“凤老板还真是让人好等呢!这架子可是比本殿还大。”

凤晚裳站直了身体,不卑不亢地道:“不知三皇子到来,有失远迎,招待不周,还请殿下见谅。”

阮荀恪冷嗤了一声,倒也没有揪着这个不放,“哼,这次就算了。”

“那就多谢殿下体谅了。不知殿下今日前来可有何要事?”

“本殿要让你帮我找一样东西。”阮荀恪直截了当地道。

凤晚裳弯唇,眉宇间满是疑惑,“殿下,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民女这绮仙阁可是酒楼,不做其他的生意。”

阮荀恪一巴掌直接拍在桌上,发出巨大的沉闷声,“你竟然拒绝本殿?本殿看你是不想活了吧?不要以为有二皇兄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本殿让你办事是看得起你,你还敢在这儿推三阻四,嗯?”

凤晚裳佯装惶恐地半垂首,只是凤眸中掠过一道暗芒,“民女不敢。民女只是一介普通百姓,开这个酒楼也不过是勉强糊口罢了。恐怕没这个能力为殿下办事,耽误了殿下的正事就不好了。”

“嘭——”

“放肆!凤晚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本殿都敢顶撞!凤晚裳,你若再拒绝,本殿就让你的绮仙阁开不下去!”

凤晚裳佯装为难地叹了一口气,“诶,只要殿下不怕民女耽误了您的正事,还请您吩咐。”

阮荀恪闻言,似乎这才满意地点头,“本殿让你做的事情,就是帮我找到张曹州藏起来的一样东西!”

凤晚裳为难疑惑地道:“殿下能否说得更详细一些,这样我找起来才能更方便一些。”

“那应该是两份地图。”

凤晚裳颔首,诚惶诚恐地道:“既然殿下吩咐了,那民女就尽力地去试一试。只是能否找到,民女也不知道。到时若是找不到,还请殿下不要责怪。”

阮荀恪斜睨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若是你真的尽力去做了,不管结果如何,本殿都不会降罪于你的。”

凤晚裳眉宇间流露出欣喜和松了一口气的神色,“如此,那民女也就放心了。”

“哼,此事若是办成了,本殿定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殿下。”

“嗯,本殿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

“民女恭送三皇子殿下。”

等到阮荀恪离开之后,晴秋才开口抱怨道:“这三皇子也太、嗯、‘直率’了吧,竟然就这样直接以势压人,难怪不及大皇子!”

然而凤晚裳听到这话,却是轻笑了一声,“晴秋,看来你之后看人还要再练练啊!这阮荀恪比起阮荀诀可是分毫不让啊!甚至仅仅是他们来找我这一件事上,阮荀恪就高明得多。”

晴秋不解地看向她,“小姐,真的吗?这要怎么说?”

凤晚裳收回视线,唇角玩味地勾起,“阮荀恪刚才的种种表现看似莽撞、将自己的底细暴露得一清二楚,但是实际上,这不过是表象而已。一方面,他能够给我们留下莽撞的影像,从而降低我们对他的防备,二是这样直接地以势压人,看似不可取,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无法拒绝。”

“可是他就不怕我们二皇子殿下的人吗?”

“呵,这也正是他的目的所在。如果我们真的是阮荀玉的人,那么我们如果对他戒心放低,也就代表着阮荀玉会对他的戒心放低。而我们如果真的查到那两份地图,无论是给他还是交给阮荀玉,最后都是阮荀诀被株连。他反而不费一分力气,就能除去大皇子,并且还不会暴露出自己的野心,也不会让皇上引起忌惮。我看,这阮荀恪如果是占了长位的话,比阮荀诀可要更加高明多了,更是劲敌了。可惜,他既不占长位又不占嫡位,所以才被限制了几分。”

晴秋闻言,浑身冷汗直冒,连忙垂首道:“对不起,小姐,是我大意了。”

凤晚裳摇头,“无妨,这皇室中人本来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会看错也是正常。”

“那这么看来,三皇子倒是比大皇子危险得多了。”

“那也不尽然。阮荀诀这次之所以处于现在这种境地,主要也是因为张曹州的反水。如果跟张曹州的关系没有破裂的话,我们估计现在谁也不会注意到他竟然已经做了那么多准备。而他之所以没有选择阮荀恪的方式接近我,也是极为明智的。本来那些东西对他就是不利的,一旦激怒我,那么他的处境就更为艰难。而如果跟我打好关系,不仅能为他找到那些东西,好让他提前销毁,更能阻止我与其他人的交易。所以阮荀诀的方式看似愚蠢,却是他现在这个处境最为上乘的方式。”

晴秋满目骇然,感慨道:“没想到这大皇子和三皇子都这么不简单啊!”

“整个皇室中最单蠢的估计就是阮荀玉那个笨蛋了。”话语中透露出浓浓的无奈和嫌弃。

晴秋忍俊不禁,勉力维持表面的淡定,装作没有听见自家小姐对二皇子殿下的埋汰和嫌弃。

凤晚裳略带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行了,这两日被阮荀诀和阮荀恪给烦死了,我都累了。”

回到四楼,凤晚裳躺在软塌上,重新将之前未看完的书卷拿起来继续看。

在她迷蒙间有了几分睡意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直接将她一个激灵地惊醒了。

“裳裳!我来了!”

凤晚裳猛地坐起身来,面色阴沉地快要滴水,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似乎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阮卿卿一看她这脸色,就知道不好,赶忙跑到她的身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抚道:“对不起啊,裳裳!我不是故意的!”

凤晚裳神色难看地抬起头,咬牙切齿地道:“阮卿卿,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我死了,我看谁再帮着你们!”

阮卿卿吐了吐舌头,讨好地笑道:“裳裳,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对不起嘛~~”

站在门口的慕春看到这一幕,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为两人带上了房门。

凤晚裳缓过神来,“啪——”打掉阮卿卿的手,“行了,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阮卿卿俏脸上满是气愤,指控道:“裳裳,你这话实在太伤我的心了,难道我来找你就一定有事吗?”

凤晚裳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表演,凤眸中好无波澜。

看到这一幕,阮卿卿也不尴尬,嘟了嘟唇,妥协地道:“好吧,我就是听说阮荀诀和阮荀恪都来找过你了,所以过来看看。”

凤晚裳神色略微缓和下来,漫不经心地道:“放心吧,他们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既然他们想要做戏,那我便陪他们演一场就好了。就看谁最终玩得过谁了。”

阮卿卿颔首,“既然你没事就好,若是他们找你麻烦,你就直接跟我还有皇兄说,我们绝对会帮你的。”

凤晚裳心中微暖,面上却嫌弃地道:“行了,就你们,还是算了吧!”

“......”裳裳,你这样的态度会失去我们的。

“你们家的大皇兄和三皇弟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也幸好你家父皇身体康健,让他们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否则我估计荀玉那个笨蛋,早就被人给卖了都不知道。”

“大皇兄我倒是知道一点,但是三皇弟?”

“你们三皇弟不简单。”凤晚裳将今日的事情诉说了一遍,“所以你们的压力很大,两个对手都不简单!”

阮卿卿面色严肃地点头,“我知道了,之后我会提醒皇兄的。”

“嗯,你们心中有数就好。”

“哦,对了,我这次来找你,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三日后便是灵华寺举办的庙会,我们一起去玩玩呗。刚好你最近被这些事缠的也够累的了,不如去放松放松。”

“呵,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想去玩!”凤晚裳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的真面目。

“好吧,好吧,就是我想要去玩,怎么样?去不去?”

若是平常,凤晚裳可能还会推脱一番,但是最近她的心情却是算不上美好,所以出去散散心也好。

“好。”

阮卿卿还未出口的劝说的话就这么顿住了,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然后迅速地道:“那就这么定了,三天后我来找你!我先走了。”

话音落,就直接匆匆离开,那副样子生怕凤晚裳后悔。

凤晚裳见状,哑然失笑,真是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