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画的年华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困局
作者:夏艺芮  |  字数:3227  |  更新时间:2020-04-22 16:25:36 全文阅读

墨殇等了几天都没接到对方的入职录用通知,炎热的天气让他变的烦闷,他一个人在城市里四处走动看看。

周五放学后,萧子涵得知我回来,偷偷地尾随着我后面,他内心里还是希望我能够成为他的女朋友。

我最近的视力下降得厉害,也许是经常熬夜看书学习的原因,和香薇一起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分钟后,香薇轻轻地拽了拽我衣袖,并附在我耳边低声说:“小染我和你说个事情,你一会别回头看。”

我疑惑地侧过脸,一副倾听的姿态:“怎么了?”嘴里咬着吸管手里正捧着一杯红豆奶茶。

香薇用低若蚊蝇的声音说:“萧子涵跟在我们后面,跟了很久~~~一直没有告诉你。”

“什么?”猝不及防地——我差点被一口奶茶呛到。“咳···咳。”

香薇一副淡定的模样说道:“哎呀!没事吧!你别回头,别紧张啦!”

话落,我只是迷惘地眨了几下眼睛,嘴巴死死地咬住吸管,鼻音说道:“怎么淡定吗?我都要立刻炸毛了···”

萧子涵一路远远地跟随着我们,香薇一路护送我回家,路过桥,下桥在绕过转角时,我装作无意识地回眸,果真如香薇说的一样,瞥见萧子涵身影,不过很快就在瞬间,我把头转回来,心里想:“看来是时候要去找自己的表哥出面摆平了。”

我紧张的手心有些微湿,心口瞬间被堵得慌,心情也差了许多,低着头走路,脑海里不断的在想着事情,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又假设出了很多种突发情况,在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萧子涵一定不要在出现我的生活中。

香薇一直陪我走到家门口,看着我进门她才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萧子涵那冷漠的眼神盯着她看,两人对视,香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她也快速地离开了。

刚进家门,就闻到了一阵阵的饭菜香味,不过此时此刻我没有兴趣去看今天的晚餐,放下书包,急急忙忙地冲到窗户边上朝下望,偷偷地站在墙角看外面,萧子涵还停留在楼下直盯着我房间窗户看。

老妈喊了我几声:“小染吃饭了。”

“噢,来了,来了。”我愁容满面的去卫生间洗手一番。

等我走出房间时,父亲已经下班到家,手里还提着一袋新鲜的水果,换好拖鞋走进来,“小染,看爸爸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苹果。”

“谢谢爸”我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水果。

饭桌上已经全部摆好了碗筷,妈妈从厨房里盛满一锅汤,一家人坐在饭桌上开始晚餐,桌上的红烧肉算是我的最爱,还有盐焗虾和排骨汤,每一道菜都是熟悉又喜欢的味道。

老妈黄姐一边夹菜一边唠叨:“小染,你最近读书很辛苦,多吃点肉补充点营养,对身体好,身体好才能有力气学习。”

“哦!知道了。”

父亲在一旁倒是没怎么说话,晚饭结束后,他只是把我喊到客厅的阳台上,他手里端着一杯茶,我的老爸除了爱喝酒以外,还特别爱喝茶,他端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淡淡地开口和我说话,突然一句话吓得自己半死:“听说你和萧子涵是好朋友?”

“啊!没有的事,怎么可能呢?算不上好朋友。”我惊吓的矢口否认,我和他不熟悉,就只是一个画室的而已。

父亲看看我脸上的表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过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萧子涵这孩子父亲和我是同事,你千万不要和他家搅在一起就可以了。”

我向着父亲保证:“嗯,放心吧!。”想到那瘟神,我躲都来不及,才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父亲端着茶杯走进客厅里,我去书房看书写试卷。写了很久,我捏着酸痛的脖子,坐起来挺直了上半身,并伸了一个懒腰,左右手分别给左右两边的后背捏捏和敲打,我晃动着脑袋绕了几圈,又埋首到堆积如山的试卷中,写着写着···双眼渐渐地被瞌上。结果,我就趴在了桌子上,连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随着清晨的到来,我从梦里惊醒坐了起来,疲倦的揉了揉眼睛,抬眼看时针早上6点30分,初醒,意识还跟不上,迟钝了一会,才想起今天是周六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我站了起来走去卫生间刷牙洗脸。

清晨的窗外透出一丝亮光,太阳也已经升起不过光线却不耀眼,昭示着新的一天开始。

下楼来到早餐店里,点了一杯豆浆和一笼小肉包,打算吃过早餐后,去表哥张斌家找他帮我搞定萧子涵的事情。等我吃过早餐走到表哥家楼下的时候,表哥张斌已经站在门口。他笑了笑,随口问:“小染,吃过早餐没?呵呵···”

我有些无精打采地抬眸看着他:“表哥啊!你还有心情在这说笑,我都愁死了,关于萧子涵事情,你一定要帮我搞定他,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是要让他以后不要纠缠我,特别是不能跟踪我,太吓人了。”

张斌轻笑:“妹妹哦,你应该开心才对,有个死心塌地的男人,他这么喜欢你不是很好吗?”

“好什么好啊?严重影响我的生活和我的心情。还有我老爸也知道一些萧子涵的事情,以后你在我老爸面前一定要小心,别提认识他。”

张斌揉了揉我头发,“不会吧!这事情你爸都知道了?”

我斜着眼瞪着表哥,他说:“好,这事情交给我。”这下总算可以摆平。

福建厦门距离江淮地区并不近,高铁需要24小时,墨殇提着大大的行李箱赶到火车站准备检票进站,漫长又遥远的路程,墨殇的座位靠近窗户边上,行李箱被他高高举起放置在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

车厢里围坐满了陌生人,火车一站接着一站走走停停,这一路墨殇一直在欣赏沿途的风景,每一次到站,总会不断的有人上下,他眼睛里藏着浓浓的倦意,长时间一个姿势的坐立,站起身来向车厢内洗手间走去,顺便也活动一下筋骨。

墨殇斜靠在卫生间门外的位置,“唉!”一声低叹,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感叹!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他觉得度日如年。

一觉睡醒,又是新的一天,快要接近合肥站的地方,车厢也空了许多,车厢内一下子空间没有那么压抑了,火车缓缓地开始减速稳稳当当的伴随着火车的“呜呜呜···”声音,火车终于停靠在合肥火车站;身旁的一些乘客排队下车。

张一凡已经等候在出站口处,为了迎接墨殇,墨殇在人群中拖着行李箱,表情有些僵硬,微邹着眉头额头上还有一些微汗,步伐沉稳的走出站,张一凡迎面上前,伸手接过墨殇的行李箱,两人一起坐车走。

“铃铃铃···”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响彻不停,我斜扎着马尾穿了一身休闲套装依靠在沙发上,紧紧地咬着笔杆沉思着:“这道题该怎么解?”最终铃声惊扰到我,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丢下试卷和笔,拿起电话:“喂!你好,请问找哪一位?”

“你好,是夏染吗?”男孩子的声音响起。

瞬间我有点紧张的询问:“是的,你是哪位?”

张一凡不急不慢地回答:“夏染,我是你张师兄,找你有事情。”

“张师兄啊!哈哈,你好啊!”

张一凡道:“墨殇回来了,继续开画室,明天还要麻烦你帮忙宣传一下。”

“真的吗?”我提高音量,有些激动,开心地笑出了声:“呵呵···墨老已经回来了是吗?”

张一凡如实的回答:“嗯”。

“师兄没问题的,明天上午七点你来找我。对了,明天上午墨老会来吗?”我还是问出心里的这句话。

张一凡:“他不来,他很忙呢。”

“嗯,知道了,明天见。”随后挂断了电话。得知墨殇回来了,我激动到不行,心里想:“他是真的为我开画室回来的吗?嗯!一定是这样的。”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的就守候在教室门外,7点左右,远远地看见张一凡和王佳华一起往我这走过来,确实没有看见墨殇,他没来。他们俩手里提着几幅画好的画,另外还有一本历年来墨老教学生画画的名单,这份名单都是考上重点美术学院的学生。

我带着两位师兄到光老师的办公室,我从老师办公室走出来,手里还拿着几幅墨老的作品,一边分画给同学看一边介绍道:“这是我暑假时期在外地学习的墨老的画,墨老的画可是数一数二的,许多学生都因拜他门下考上重点美术院校的”。

长相男人婆的姑娘仔细认真地看画,点头回应:“是真的好看,画的真好。”

其余同学问道:“哪个画室?”

“墨老画室。”

香薇也在一旁帮忙宣传:“是的,我也是和夏染一起跟着墨老后面学过两个月的暑期画,墨老画的特别好。”教室瞬间被围满同学,大伙都盯着画看。

没过一会,张一凡、王佳华还有光老师一起走到教室门外,光老师喊我说:“小染,你送送你师兄。”

张一凡说:“不用送了,小染回教室读书去吧!”他和王佳华都看着我笑。

“嗯!那师兄你们慢走。”

晚上放学后,光老师脸上架着一副高度数的黑框眼镜,慢悠悠的走进画室,今年需要外出进修的学生可以自主申请报名登记,没过一会,报名册上登记满一大本学生名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