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凤女还生 > 正文
第一百章 皇上中毒
作者:云非雾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9-08-23 13:51:58 全文阅读

莫洵走出了轿子,潇洒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而出,恭敬道:“皇上这般尽地主之谊,本世子先行谢过,请!”

席间,燕国世子的视线就没怎么从顾惜芫的身上移开过,目光灼灼,想忽略都难!

这个燕国世子怎么回事?

顾惜芫很郁闷,她和世子今日才第一次见面,他这样深情款款地望着她,给足了朝堂上各位大臣想象空间 。

当着皇上的面,大臣们自然不敢明着说什么,可他们看她和世子的眼神十分暧昧,时不时还和同僚来个交头接耳。指不定在心里怎么编排她的清白。

因顾妙璇的缘故,她现在在京城的名声可不是很好,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顾惜芫坐如针垫,只恨宴会早点结束。

时间一点一点地煎熬,国宴总算走到了尾声。

皇上和燕国世子又寒暄了一番,让礼部的人好好招待燕国使臣,便宣布退朝。顾惜芫怕与人对上,问起自己跟燕国世子之间的关系,等到大臣们走的差不多,才起身。

然而她还没走出大殿,就被皇帝身边的大太监给叫住。

“郡主请留步,皇上让您去御书房一叙。”

顾惜芫略微思索一番,便知道皇上找她是为何了,这个燕王世子真是害人不浅,要是皇上真让她嫁到燕国,可怎么办?

她不想嫁,就算嫁,也不能嫁到燕国去。

在南越国,她还有很多事没有了结!

纵容心里忐忑不安,顾惜芫还是恭敬地行礼,道:“劳烦公公前面带路!”

一路上她脑子里想了很多拒绝和亲的法子,却没有一个行得通。转眼间,御书房便到了。

“郡主,您请进吧!”

顾惜芫咬了咬唇瓣,也只能硬着头皮踏进了御书房的正门。

御书房里,只有皇帝一人,他埋头批阅奏章。

顾惜芫跪下行大礼,才喊了一身,“皇上!”

“来了?”皇上打断了她的话,他看着顾惜芫,眼中尽是严肃之色。

他厉声道:“你和燕国世子是怎么回事?他为何点名娶你?”

顾惜芫不敢撒谎,直言道: “启禀皇上,臣真不知!”

皇上眯着眼睛瞧她,又道:“你与那燕国世子,是何时认识的?”

顾惜芫态度更加诚恳,“臣也是今日才见过燕国世子。”

“住口!”

皇上拍案而起,怒道:“若是不认识,他为何要点名去娶你,你给我老实交待,你和燕国世子是否私相授受!”

顾惜芫听的心一惊,皇上这是把她当成奸细了。

这个罪名要是坐实,顾家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她纵然对顾家人没什么好感,却也未曾想要害死她。

她连忙俯身下去磕头,高喊:“皇上息怒,臣女冤枉!”

“要真觉冤枉,就给我从实……”

皇上话只说了半截,就没有声音。

顾惜芫匍匐在地,心想着要怎么劝说皇上相信,忽然听到“砰”地一身,有类似重物倒地的声音。

她忙抬头一看,瞳孔大振。

“快来人啊,皇上出事了!”她顾不得礼仪,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去看皇上的情况。

顾惜芫还没摸到皇上的衣角,就有一大群侍卫和太监鱼贯而入。

御书房顿时乱作一团,而作为唯一的目击者顾惜芫被大内侍卫给控制住,她的脖子上架着两把铮亮锋利的刀。

不到一刻钟,皇后急忙赶来,皇上已经被移到里间软塌上,她直奔床边,哭喊:“皇上,皇上你怎么了?”

她一顿哀嚎,拿着手帕象征性地擦着眼泪,却丝毫未见帕子有一点湿润的迹象。

等她哭了好一会,才唤早已诊断解释的太医过来问话。

“皇上的情况如何?”

太医战战兢兢地答:“皇上中毒了。”

他其实还想说别的,但被皇后高声打断:“什么,皇上中毒了!种了什么毒?严不严重?”

一连串的问题砸的太医晕头转向,他连忙跪下,道:“皇后息怒,皇上虽然中毒,但是微臣已经替陛下解毒,暂且无大碍了,很快就能醒来!”

皇后听了,立刻阿弥陀佛道:佛祖保佑!”

法号念完,忽而,皇后双眸变得冷冽无比,她扫了一眼御书房里的所有人,最后落到皇上的贴身太监身上。

“皇宫戒备森严,为何还会有人能够在御书房加害皇上!”

御书房里哗啦啦跪倒一片,大太监忙道:“奴才该死,奴才没有保护好皇上,皇上宴会后,只单独召见了荣慧郡主,发现皇上出现异常的,也是荣慧郡主。”

总之,先把锅抛出去再说。

“那荣慧郡主在何处?给本宫将人带上来!”

很快顾惜芫就被大内侍卫给重新带回御书房。

“啊!”顾惜芫痛呼一声,大内侍卫用力踢了一脚她的小腿,痛的她脸色惨白,身体一软,膝盖直直地撞到了汉白玉的地上,钻心的疼!

皇后厉声道,“顾惜芫,你可知罪!”

她的语气笃定地俨然已经将她当成了毒害皇上的凶手。

刚刚在偏殿,顾惜芫多少也明白,作为案发现场的第一人,不管她是否清白,再真想大白之前,她都是第一嫌疑人。

是谁给皇上下的毒?

怎么会这么巧?

刚好是她在的时候,皇上毒发?

还有那个燕国世子,见都没见过,就对她一往情深的样子,甚至求亲

隐隐约约中,顾惜芫感觉这里面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她现在想不明白,唯一能肯定的那就是,

她被人算计了!

现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顾惜芫尽量让自己不要陷入恐慌,沉着地回答皇后的问题。

“启禀皇后,臣女不知!”

“哼!”

皇后冷笑,“好个不知!那本宫就来告诉你,顾惜芫,你犯了诛九族的弑君之罪吗,还不快老实将你犯罪行径交待清楚,还能少吃点苦头!”

顾惜芫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行大礼,喊道:“臣女绝对不会做出弑君这种大不逆的罪行,还请皇后细查,要是让有心人继续逍遥法外,岂不令人愤恨?”

皇后凝眉,看着她的视线若有所思。

顾惜芫看她似有动摇,忙又道 :“皇后娘娘,臣女一命不足为惜,只是若是错杀而放过幕后真正的凶手,定会后患无穷啊。陈女倒是有一计,可以引蛇出洞。”

可是皇后此时情绪激动,并不为她这番话所动,反而彻底让皇后变了脸色。

“来人!”她高喊。

很快,御书房就进一人。

顾惜芫认得他,就是第一时间让属下控制住她的大内侍卫统领牧左。

牧左单膝跪下,“牧左见过皇后!”

“牧左,身为大内侍卫负责皇上的安危,你却让人在你眼皮子底下谋害了皇上,你该当何罪?”

“牧左自知有罪,只求皇后给属下一个机会,等真凶抓到了,属下会亲自去刑部领罪受罚!”

“很好!”皇后道:“本宫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找不到凶手的话,你不用去刑部,直接提头来见!”

“是!”牧左肃穆的脸色多了丝决然。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我要等候皇上醒来!”

被忽略的顾惜芫张了张红唇,她本想说些什么的,但牧左跟他的属下,道“来人,将荣慧郡主给我带往刑部大楼。”

才说完,他又假惺惺般地说:“郡主得罪了,事关皇家安危,牧左这也是公事公办!”

她还能说什么?

难道要她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质疑她选人的能力吗?

半个时辰后,刑部大牢。

因顾惜芫郡主的头衔,牧左对她还算礼遇,让人搬了把梨花木的椅子给她坐着,但是阴暗的刑讯屋里,摆满各种让人看着就浑身发毛的刑具。

空气中弥漫着清晰可闻的腥臭味,耳边还响着其他刑讯室犯人喊人叫声。

换做京中任何一位高门大户的小姐在这种环境下,也会被吓得花容失色。但顾惜芫只是脸色白了好几分,并未见慌乱。

“人家都说惜芫郡主是位女中豪杰,今日一见,可见一斑。”牧左说着,又随手拿了一条桌子上放着长鞭。

顾惜芫咬了下唇瓣,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坦然道:“牧侍卫,你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好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从小就怕疼,你不用担心我会说谎!”

牧左愣了下,随机呵呵一笑,笑容未见半点信任。

“郡主果然是爽快人,那牧某就不客气了。”

牧左立刻就换了一张脸,阴鸷地模样想条随时准备咬人一口的毒蛇。

“请问郡主,皇上中毒晕倒时,御书房里是否只有你和圣上二人?”

顾惜芫点了点头,道:“但是那个时候皇上身边的近侍太监就侯在门外,但凡房间里有一点动静,他们都会……”

牧左抬手打断她,道:“郡主只要回答是或者否就可以,其他的牧某自会有答案!”

顾惜芫皱了皱眉,心中有了不安。

琉璃般清澈透明的眸子仔细逡巡了牧左的一番,他这是哪门子的询问,难道仅靠他单方面的推测?

那跟直接落实她弑君的罪名又有什么区别?

顾惜芫的镇定已乱,

牧左定定地看着她,眸中精光闪烁,“郡主不回答是什么意思?这是心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