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出事
作者:风中小安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19-06-17 11:21:01 全文阅读

暗影就躲在暗处关骆逸安的房间,两个丫鬟就坐在桌子旁,却没有发现房间有人,她们磕着瓜子聊天,直到听到呼喊声。

“书房走水了?”

“走。赶紧去看看,不然公主回来,就死定了。”

“那这里?”

“别管了!”

看两人出去,暗影跳了出来,找出青拟说的笔筒,一转,密室就打开了,里面有一女子窝在角落,看他进去,警惕的看他,“你是谁!”

暗影没回答,趁骆逸安不注意,一掌劈向她的后脑勺,后者立刻晕了过去,他一手拉起她,就运用轻功去了绛雪宫。

妃子的宫中走水了,这是大事,不一会就听外面有人匆匆进来,“各位娘娘,宜和宫走水了!”

“什么?!”骆逸秋率先站起来,转头对赵月如讲,“臣妾先告退了!”

然后慌慌张张的出去了,其余人虽说都还在,却也没有心思了,纷纷起身,都说去看看宜和宫的景象!

秦雪鸢扶了扶头,也站了起来,她好像低呼赵月如的本事了,那酒有问题,可以坏就坏在青衣也被她支走了!她暗暗在腿上掐了一把,顿时清醒了不少,可是赵月如怎么会放她离开。

“妹妹,看似身子不适,要不就歇会。”

“不用了,本宫先走了。”

秦雪鸢毫不犹豫的往外走,让她意外的是赵月如并未拦她,心里奇怪,可是头上传来的眩晕感,却让她无法思考,只能加快脚步,祈祷青衣赶紧过来。

绛雪宫和宜和宫正好在相反的方向,而又因为今晚宜和宫走水了,所有人都往那边走去,这边的路就冷清了许多。

脚步越发的虚浮,秦雪鸢不妨一晃,以为会摔倒,却没有想到撞到一个人怀里了。

按说她本是宫妃打扮,那人应该放开了,可是她却越握越紧,秦雪鸢不由心慌,强迫自己撑开眼睛看向来人,“北冥铭轩?”

“正是本王!”北冥铭轩笑的阴冷,在秋日里,秦雪鸢一阵心寒。

“你想做什么?”

“贵妃娘娘觉得呢?”

秦雪鸢还打算说什么,脖颈却传来一阵刺痛,人渐渐没了意识。

北冥铭轩看着已经昏迷的人,不由一阵激动,今晚她就是自己的了,不知道北冥旭尧知道秦雪鸢已经被自己睡过以后,表情会是怎么的精彩?

这样想着,心里一动,他抱着秦雪鸢往事先定好的位置走去。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青衣就来了,她其实刚到宜和宫就发现走水了,明白任务已经成功了,她就往回走,却不想秦雪鸢已经回了绛雪宫,“不对啊,按娘娘的速度,定不会走这么快?”

难道出事了?

青衣心里划过一丝不安,她来回打转,思考是不是应该告诉皇上,却不想脚被咯了一下。

她低头,就发现一个簪子躺在地上,而簪子的样子她再熟悉不过,世间也恐怕只有一个,那是皇上亲自给娘娘打造的,她一阵心慌,娘娘出事了可怎么办?

青衣捡起簪子,迅速往乾清宫跑去!

却不想被告知北冥旭尧不在,“你说什么?皇上不在,去哪了?”

看门太监看她匆忙,好心的说,“宜和宫走水了,赵贵妃跑去救急,却不想动了胎气,皇上现在在飞鸾宫。”

青衣气的跺脚,这一来一回得多长时间啊,可是她却不敢声张。

一个妃子半夜失踪,就算娘娘被救回来了,也会被流言蜚语压死,可能再无翻身机会,她拼命跑去飞鸾宫。

此时里面灯火通明,赵月如的大丫鬟玉锦看见她,想起自家娘娘的吩咐,故意大声的说,“青衣姐姐怎么来了?”

这时里面的人都向青衣看来,吟嫔冷笑,开口道,“俞姐姐,怎么未过来?就派了个丫鬟出来?”

北冥旭尧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是青衣心里奇怪,不知怎的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你家娘娘呢?”

青衣焦急,只得说“娘娘在寝宫,不过,皇上,娘娘身子不适,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对您讲!”

北冥旭尧没说话,心里却明白,秦雪鸢出事了,不然青衣不会贸然来,当下管不了那么多了,不顾里面的呼痛,他大踏步向前出了飞鸾宫。

屋里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这秦雪鸢了真是阴魂不散,怕是又要复宠了,吟嫔气的不行,当然如果让她知道秦雪鸢就没失过宠,怕是要气死了。

等出了门,北冥旭尧走的更快,“怎么回事?”

青衣简单的说了下,就看见北冥旭尧停下,“你先回宫!待会应该有人要去绛雪宫,你自己处理好。”

青衣点头,然后就见北冥旭尧已经没了踪影。

飞鸾宫,吟嫔喝了口茶,“既然俞姐姐身子也不适,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大伙点头,今夜似乎不太太平,可是不管她们的事,自然是愿意看热闹的。

秦雪鸢是被疼醒的,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北冥铭轩手放在她脸上,合着他刚才是在捏她的脸?

心里一阵恶心,努力的躲开他的手。

北冥铭轩也没有生气,而是站了起来,往旁边走去,那里还放着一壶茶。

秦雪鸢借着这个机会,才看清了这个地方,看着熟悉的装置,心里微微放下心,这是冷宫!

她前不久才从这里出去,虽然偏僻点,但只要没出皇宫就好了!

她相信青衣发现她不见,定会去找北冥旭尧,她现在只拖延时间就好,这么想着,就见北冥铭轩已经端着茶走了过来。

“贵妃娘娘,其实我将你绑来,就是想问问,那毒到底是不是你下的?!如果交出解药,我兴许还可以放了你!”

秦雪鸢冷笑,解药?

做梦!

虽说药量还未让他毒发身亡,但是却也会对北冥铭轩的身体有亏损,时间一长,他就会越来越嗜睡,最后说不定就一睡不起了!“我说过了,我没有下药?”

“可是我按照林章死前的指证,一直盯着于勤,可是却没发现什么,所以你说是不是她的障眼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