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作者:南山月央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02:02 全文阅读

终年不变的景色,呼吸间浓郁得让人厌倦的灵气。放眼看去,瑶池仙境,洞天福地哪一处都让修士为之痴狂。烟波缱绻,霞光笼雾,山峰钟灵独秀,小宫殿星星点点散落在四周。唯有山峰顶端,那座大殿恢弘富丽又仙气飘然,如坐云端,令人窥探不见真面目。

  “嘻嘻.......你,是阿虎!你是小虎!对不对?小虎?”

   殿内是十五六岁的少女嘻嘻哈哈的满大殿乱窜,一会儿扯扯这个的发梢,一会儿指着旁人说胡话。其余几人也只是笑笑,哄不住她,只得由她去了。主位悬空,久未有人坐过,陈袭拢了拢衣袍,拉住那位痴傻的少女。旁的人面色各异,每次看见她,终是于心不忍。

  “阿初要回来了,柳空泠要乖乖的,不然阿初就不会喜欢你了。”陈袭身穿淡青色衣袍,长了一张幼年弟弟的脸蛋,声线也偏幼态。

  “阿......初?”被唤作柳空泠的少女,白嫩的脸蛋上数那对大眼睛最夺目绚烂。她言行虽有痴态,但看着年纪小,只会让人觉得天真可爱:“你骗人,她早就不回来了!”

  “空泠乖,袭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呢?”周渃袂穿着温润的月白色长袍,说话也温温柔柔的,只二十出头的姑娘家,柔得像汪春水。

  “可是,阿初已经不来找泠泠玩好久了。她到底去哪儿了?”柳空泠神色一下子就垮掉,她总是看见很多修士出了山门就不见了。阿初好像也出山门了,她是不是也不见了?

  “空泠。”

   淡淡的声线在大殿里响起,乍听好似带冷意,细品才能听见这里面的几分波澜。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聚集在那扇大开的门,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线。但好像,也不那么熟悉了,她的神色平和,比起下山前好似更猜不透了些。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周渃袂,她楞了楞随即眉目笑得跟春水一样:“今年的无涯潭下了场雨,灵植长势喜人,你若得了空可去瞧瞧。”

  “霁初姐姐!姐姐看我,长进了没有?我把清心诀修得可好了!姐姐什么时候检查我课业?”陈袭没想到她就这么出现了,颇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腼腆的说道。

  “阿初!阿初!你去哪里了?怎么不陪我玩?”柳空泠对蔚霁初丝毫不惧怕,窜到了她身边,抱着左臂,极为亲密的撒娇。

   蔚霁初脸上带了些笑容,但双眸里却笼上几分愁思,对着柳空泠这张天真娇憨的脸,她总忍不下心去戳破。陈袭和周渃袂这些年,应当也是惯着她,阁内没有谁能把她欺负了去。柳空泠有一副好根骨,比阁内所有人的根骨都要好上几分,但修为只停留在了金丹期。

  “我不是回来了吗?”蔚霁初捏捏柳空泠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她是所有同辈中结丹最早的,所以容貌也停留在了十六。

  “不嘛不嘛,阿初陪我玩儿!玩儿!”柳空泠摇着蔚霁初的手臂,撒娇的神色也不像是有问题,只让人觉得是被娇养着的小女儿:“去找小虎!让小虎带我们去吴江殿偷果子吃!”

   周渃袂听着柳空泠撒娇,本笑得像汪春水的笑容有了苦涩的意味。陈袭应该将柳空泠拉开的,但见她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一时之间也下不去手。蔚霁初点了点她的鼻尖,惹得她一声惊呼,随即慢慢说道:“那掌门就要罚我们跪在太极广场了,这样你也要去吗?”

  “呜呜!不会的!掌门不坏!他坏!那个大坏蛋最坏!”柳空泠猛的义愤填膺起来,对着空气比划,大有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

  “好了,空泠,坐好听阿初说话好不好?”周渃袂牵过柳空泠的手,不露痕迹的带离了蔚霁初身边。

  “那好吧。”柳空泠坐在椅子上,眼睛溜溜的转着,一会儿摆弄手边的茶杯,一会儿摘几颗葡萄玩。

   蔚霁初并不往主位坐,只随便挑了个位置便坐下:“这些日子,如何?”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呗。”陈袭暗讽一句,不言而喻。

  “你回来便好,掌门嘴上不说,心里倒是盼着你回来的。”周渃袂人长得温柔,性子也温柔,似江南水乡孕育出来的女子,柔若无骨,体贴入微。

   “要不要把人叫齐了?杀杀他们的锐气?”陈袭长得年幼,可心却不年幼。阁内各个派系主峰明争暗斗,下了多少黑手,他能不知道吗?那些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先前倒不见得挺身而出,如今树倒猢狲散,就敢来分一杯羹。

   蔚霁初摇摇头,他们不着急,迟早有一日,会清掉:“多让他们蹦跶几日。”

   “哈哈哈,阿初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来告知我一声?我还是从弟子口中得知的。你不厚道!”

   一道青年男声自殿外传来,未闻其人先闻其声。来者身穿峰主衣冠,脸上神色优越,长倒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不知为何,看了让人生不出欢喜的心。周渃袂低头举杯,抿了口茶。陈袭闭口不再言语,就连柳空泠也安静了下来。

  “双极,好久不见。”蔚霁初清清淡淡的声音里,又带上些疏远的意味。

  “喊封号多生分,百年不见,阿初怎么就忘记我了呢?叫飞泷就好了。”燕飞泷笑着走进了殿内,本应该是调侃语气,但由他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令人听着别扭。

  “你继位大典我没能赶上,如今你贵为峰主,自然是要喊封号。”蔚霁初不卖他面子,也不必跟他套近乎。

   “这有什么好介怀的,是了,阿初,你回来得正好。”燕飞泷自来熟的坐下,神色兴奋:“再有五年,我们临烟阁就要广纳修士。五主峰十二小峰皆要挑选合适的人收作弟子,以充实各峰实力。”

   陈袭和周渃袂是五主峰中其二的峰主,但燕飞泷的双极峰比他们两人厉害许多,因此他们不便插话。柳空泠也是五峰峰主之一,若不是痴傻了,如今也轮不到燕飞泷说话。蔚霁初对收徒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各峰每隔五十年就会招收一次弟子,六壬峰已经百年没有招收过弟子了。

   “你的六壬峰都百余年没有收过弟子了,这次,说什么也要由你亲自坐镇挑选一些好苗子了吧?”燕飞泷这话听着是为六壬峰,为蔚霁初着想。但换个念头,能得峰主青睐的,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好苗子了。那是修真界的未来,必要长成一方大能的。

   “再议。”蔚霁初没有多少耐心,对待燕飞泷以前的态度怎么样,现在的态度就还是怎么样。

   “呵呵,话呢,不能说得太满。说不定能有你看上的呢?”燕飞泷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蔚霁初当着旁人的面子不卖他的账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本想着,她去俗世一趟能有所改观,实则不过是把脸上的不屑藏在了心头罢了。

   “我手上还有些事,晚些再聚。”燕飞泷极会给自己找台阶下,眼见这几人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便寻个借口走了。

   等燕飞泷走远了,殿内的几人才没了拘谨。

   “呸!姐姐,这人可恶心了,你千万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之前各峰招收弟子的时候,他专门抢旁的峰选定的好苗子。还暗中打压十二小峰,不过他们也是活该,还想瓜分六壬峰的资源。”陈袭一张小脸上是吃了苍蝇的恶心神色,真的是跟那些小峰主一路的货色,谁都好不到那里去。

   “呸呸呸!”柳空泠也皱着脸蛋,学着陈袭呸燕飞泷。

   “自从燕拢烟坐化,他行事也是愈发嚣张。好些时候,他做得太过,掌门还出手过几次制止了他。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周渃袂摇摇头,燕拢烟在位时倒还有几分公道可言,他跟强盗有何区别?

   蔚霁初听着这两人的话,不觉得意外:“他,呵。”

   “阿初,去无涯潭看看吧。”周渃袂转了话题,不再继续。

   “姐姐,去看看吧。”陈袭应和道。

   “好。”蔚霁初最终应了声。

   无涯潭终年只有二十度左右,临烟阁里珍贵的药材植被都被精心的养在那汪潭水周遭。无涯潭的泉眼很是神奇,潭中心的水温足有几百度之高。而离潭中心越远,水温便越低,岸边的水温却只有零下几百度。水汽氤氲,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热还是冷,风吹过都会带上几分湿润。

   时隔百年,她终于又踏进了这里。

   植被长势喜人,百年前种下的小灵草,竟然模模糊糊胡也有了修为。许是感应到她的气息,曾被她照顾过的灵植,无风自动,好似很欣喜她还能再来。离潭边不远处,多了一张小石桌,小石椅。桌上放置基本功法,一套茶具,茶还未凉,果脯二三。

   “转眼,你们都有灵了。”蔚霁初蹲下,难得看看这些尚未开灵智的草药。

   “也是,当初她可是念叨着要是身死道消,就要葬在这里。来世当一株灵草,自在逍遥。”蔚霁初只静静的看着这些灵植,其实当了灵植,也不能主宰自身的命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