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成熟的代价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19-06-27 21:33:24 全文阅读

江琋月的问题一时踢中了季兰芝的短板上,她这些天也在想着办法,但是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办法。

  靳司南是个软硬不吃的人,季兰芝也是毫无办法。

  “没有,目前是没有,不过, 以后肯定会有的,月月,你要是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就不要坚持了,一切都有妈妈帮你,任何的苦和累都由我一个人去承担好不好?”

  季兰芝现在很少在江琋月的脸上看到了曾经的笑容,现在的江琋月满脸的心事,活的越来越不像她自己了。

  “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让我接近靳司南,我只能靠着我自己的办法来。”

  “月月,你真的不用这样,妈真的会帮你想办法的。”季兰芝还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苦劝,然而江琋月已经听不下去了。

  “等你想到了好的办法再来找我吧。”江琋月说完后直接离开了天台,季兰芝还有很多话没有说,但是江琋月已经不给她机会开口了。

  季兰芝跟在江琋月的身后下了天台,熊霸天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几乎是江琋月一出现,他就主动的上前,江琋月识趣的挽上了他的手臂,陪着他游走在宴会的各个角落里。

  季兰芝一脸的不耐,她现在根本劝不动江琋月放弃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要怪江心爱,如果不是她的出现,说不定现在站在靳司南身边谈笑风生的人就是她的女儿了。

  “你在想什么呢?”江柏年用手臂碰了碰季兰芝,她这才回过神。

  “没,我刚刚只是在想月月现在真的是长大了。”

  “是呀,刚刚跟熊总交谈了一下,他这个人虽然其貌不扬,可是野心极大,也难怪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江柏年随口评价的一句话立马在季兰芝的心里蔓延开,就像是石子打中了湖中心,立刻荡漾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江琋月一直跟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待在一起,她的人身安全可怎么办?

  “柏年,月月现在是不是有危险?”

  “应该不会,他们不是在交往吗?”江柏年一脸的好奇,他刚刚听到熊霸天在提及这件事的时候还有些不可思议,后来看着江琋月主动走到了熊霸天的身边,只要是江琋月的选择,他身为父亲就应该好好的祝福。

  “交往?你从哪里听说的?”季兰芝可是半点消息都没有听到,不知道江柏年的消息为什么突然比她的还要快。

  “是熊霸天自己说的,我以为琋月已经跟你说这件事了,看你的样子好像是才刚刚知道。 ”

  季兰芝现在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江琋月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有意的 瞒着她。

  季兰芝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

  宴会门口,江心爱走步都在踉跄,靳司南拧着眉头,不耐的训斥:“不能喝就不要逞能,在别的男人面前出尽风头你觉得很有面子是吗?”

  “胡说八道,我没有不能喝,我很能喝的,我的酒量很好的,超级好。”

  江心爱不服气的抓着靳司南的衣领口,踮起脚尖凑近到他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强调:“靳司南,你听好了,我真的很能喝,不许说我不会喝酒,知道了吗?”

  江心爱痴痴的笑,看着眼前男人英俊的面容,眼睛忽然挪不开了,双手捧着靳司南的脸,忍不住夸赞:“你好帅啊。”

  “你真的喝醉了。”

  下一秒,江心爱主动吻上了靳司南的嘴唇,满意的点头:“我在你这里盖了章,你以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不许背着我跟其他女人暧昧不清,听到了吗?”

  靳司南看着江心爱醉醺醺的样子,估计着她明天醒来应该会忘记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记得,江心爱一定不会乖乖的承认的。

  靳司南正想着办法让江心爱能记得今晚的举动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和五官,迷人的身材,每一处都散发出令男人心动的魅力。

  “司南?真的是你?我以为是我看错了人,没想到真的是你。”唐以欣离开了足足三个月,这三个月里,靳司南没有接到一条有关于唐以欣的消息,也没有联系到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面。

  唐以欣依旧是那么的优雅迷人,让每个男人都能为她痴迷。

  “好久不见。”

  靳司南抱住江心爱,她一刻都不老实。

  唐以欣看着靳司南怀中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以为自己离开的三个月里,靳司南一定会主动联系她,她 一直在忍着不去主动找靳司南,而这一等就是三个月。

  三个月太漫长了,她坚持不下去了,便精心准备了今天的一场巧遇,没想到竟然遇上了靳司南带着江心爱一起过来,她的如意算盘没有打赢。

  “司南,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喝杯咖啡……”叙叙旧。

  话没有说的完整,靳司南已经回绝:“不好意思,江心爱喝醉了,我要先把人送回家。”

  “司南,靳司南。”

  唐以欣接连叫了靳司南好几遍他都没有回应,换做以前,靳司南肯定不会这样的对待她,自从来了那个江心爱,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唐以欣心里很不是滋味,三个月的时间里,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目的就是为了能早点的配得上靳司南,成为他的贤内助。

  可是,她在努力着,靳司南对她的态度却大不如从前了。

  唐以欣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去的路上,看着四周的一切,心里想着都是曾经跟靳司南发生的一切。

  那个时候的靳司南,为了让她开心,特意让人从国外空运她喜欢吃的牛肉,为了能让她开心的笑,特意让人准备了一条被玫瑰铺满的红地毯……

  想想那些的美好,而现在的他们却好像是回不到以前了……

  江心爱被靳司南带回了家,靳司南背着她将她送回了房间, 没想到江心爱看着瘦瘦的,人还挺重的。

  江心爱躺在床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

  靳司南看着床上的人,忽然想到了江心爱主动的那一吻,心里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忽然用力的摇头,他刚刚这是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靳司南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时不时的想要去江心爱的房间看一看她有没有睡着,一来二去的,靳司南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忍不住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走到江心爱的房门口。

  手放到了门把手上,靳司南又迟疑了,大晚上的去女人的房间似乎不太好。

  转念一想,这里是他的家,他的地盘,江心爱也跟他拿了红本子,在民政局那里一起拍了合影的,他们是合法的夫妻,他去看看江心爱又怎么了?

  万一她不老实的踢被子,自己还可以帮着她掖好被子。

  这么一想,靳司南也顾不了其他,伸手就推开了门,床前灯还亮着,照在江心爱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暖意。

  果不其然,被子被江心爱一脚踢开了,根本没有盖在身上,靳司南走到江心爱的身边,帮她盖好了被子。

  他刚把被子放到江心爱的脖子处,江心爱抬起眼睛看见了来人,靳司南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对方发现。

  江心爱眨巴了两下眼睛,她怎么会做梦梦见了靳司南呢?

  不过,这样的梦也不错。

  “靳司南,你怎么阴魂不散的?连我的梦里都不放过?”

  做梦?

  靳司南好笑的扬起了嘴角,没想到江心爱睡的迷迷糊糊的竟然以为是自己做梦了。

  既然是梦,就该在梦里做些平常不能做的事情。

  想起了晚上的那一吻,靳司南的心里就不安定,控制不住地低下头吻住了江心爱的唇。

  江心爱没有反抗,反正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发生。

  江心爱不仅没有推开靳司南,反而抱住了他,靳司南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心里更加的高兴,很快,他掀开了江心爱的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有安生过……

  第二天一早,江心爱揉着发疼的脑袋,她昨天好像喝醉了酒,之后的事情只记得某些片段。

  胡乱的翻了个身,忽然感觉不对劲,她猛地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掉下,她猛地瞪大了双眼。‘

  她的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靳司南?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酒后乱性了?

  “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你到底对我都做了什么?”身体的变化 已经在给她下了警告,她已经不是一个女孩了,而成功的变成了女人。

  靳司南兴致正浓,心情很好,昨晚的一切他记得一清二楚 ,而某个女人似乎因为醉酒的原因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晚是你强行拉着我不让我走,一直哭着闹着如果我走了,你就从二楼跳下去,我怕会真的闹出人命就留下来陪着你了,没想到你竟然对我上下其手……”

  “够了,你不要说了, 让我缓一缓。”

  靳司南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昨天晚上确实是这么的发生了一样。

  江心爱现在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什么,只能想到极端片段。

  而在那些片段里,确实是她主动吻上了靳司南,也是她主动拉着靳司南的手不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