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是不是心虚了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9-07-10 10:00:01 全文阅读

气氛瞬间变得的僵硬,靳司南顺着沈毅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玫瑰花,他就知道沈毅来这里就没有好事,这束玫瑰花应该是要送给江心爱的。

  一开始还有些愧疚,可是想到了此,靳司南不仅没有半点的自责,反而有些高兴。

  现在花没了,沈毅也不可能把花送给江心爱。

  “你这是什么态度?把我的花撞坏了,只是给我钱?”

  靳司南从钱包里拿出了一沓钱交到了沈毅的手里,叫着清洁工过来把这些花清理干净。

  沈毅不缺钱,他要的是靳司南的一个态度,要的是他的道歉。

  “我真的还有急事要去处理,这些钱你拿着,足够你买两束这样的花。”

  “我不要钱,我只要我的花,如果你不赔偿我的花就给我道歉,我看你诚意满满一定会接受你的道歉。”

  “你真的不要钱?”靳司南冷着脸追问。

  “不要。”沈毅丝毫都不犹豫的回绝,完全没有注意到靳司南的脸色逐渐变着。

  “行,这是你不要的。”靳司南转过头看着一旁的保安,冲着他们招了招手:“你们认清楚这张脸,以后没有特别邀请不准他进入寰宇国际集团,不然的话,他进去一次, 你们就不要在这里干了。”

  靳司南把手里的钱转送给了身边的保安,用着他的名义把钱送了出去。

  “对了,这些钱是这沈少爷送给你们的,把人好好的送走。”

  靳司南转身直接离开,沈毅想离开,可是双手都被人控制住,直接被人拉出了寰宇国际集团。

  几个保安站在大厦门口,无论沈毅努力几次都进不去。

  “靳司南, 你够狠的!”沈毅碰了一鼻子的灰,现在又进不去,心里更加的不满。

  另一边,江家,江琋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她双颊绯红。

  被薛嘉晋亲过的她竟然没有讨厌的感觉,难不成她的心里还没有把这个人放下?

  江琋月现在的心情十分的乱,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季兰芝端着鸡汤敲门进屋,江琋月跟薛嘉晋见面的事情她都知道。

  “月月,你这段时间在外面工作辛苦了,一定没有好好的补补身体,我今天特意让家里的佣人去买了只乌鸡回来给你烧汤,你尝尝这个味道鲜不鲜。”

  江琋月本想拒绝,但是季兰芝太热情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妈,你说现在的薛家如何了?”喝了一口鸡汤,江琋月的注意力依旧放在薛嘉晋的家庭上。

  “薛家现在已经度过了难关,毕竟背后是有靳家做靠山的,现在事业正蒸蒸日上,未来可期。”这段时间,季兰芝也没有闲着,一有空就去挖掘一些对于她们母女来说有利的消息。

  薛家一直都是在季兰芝的观察内,毕竟薛嘉晋是真心喜欢江琋月,靳司南的确是个很好的人选,但是那个人的心思和城府都是极深,稍不留神就会坠入他的圈套里,甚至会万劫不复。

  相比较靳司南,薛嘉晋就好掌控多了。

  但是,江琋月似乎对薛嘉晋一直都没有什么感觉,虽然江琋月一直不说,但是身为她的母亲,季兰芝可是清楚的很。

  江琋月听着季兰芝的话,默默的 把这些全部都记在了脑海里。

  一直都想将薛嘉晋抛出自己的世界里,但是现在的他似乎又有些用处,江琋月此刻又有新的想法了。

  多一个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把他拉过来。

  江琋月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季兰芝一直在等待着江琋月的回答,却是一直都没有等到她说话。

  “月月,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不妨说出来让我帮你一起思考思考。”

  这段时间,季兰芝都没有跟江琋月好好的聚集在一起说说话,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的 就离开了,根本没有时间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说着心里话。

  季兰芝现在是越发的看不懂江琋月的内心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真正的想法,现在的她想要看清楚江琋月的心全靠着猜测。

  可是这种事猜测的时间久了,对和错还不知道,但是确实很累。

  季兰芝已经到 现在这个年纪了,真的不想再花些心情来猜测这些东西。

    “妈,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 好。”

  江琋月不想把心里的话说给季兰芝听,这样根本不会解决事情,反而会让两个人一起陷入这种漩涡中。

  江琋月选择自己去承受这一切,她自己选择的路,想要一个人走完。

  “可是我真的想知道,想要了解了,月月,以前我们母女都是无话不说的,我想现在也可以,你没必要在我的面前把你的心房关上,你要记得,我是你妈妈,任何人抛弃你 ,我都会站在 你的身后一直支持你 的。”

  季兰芝眼神里闪烁着坚定的光,江琋月直接钻进了季兰芝的怀抱中,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妈,有你在我的身边真的是太好了。”

  “傻孩子,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妈妈,怎么可能不会站在你的身边?”

  江琋月吸了吸鼻子,自从选择走上那条路之后,除了拍戏的时候流泪之外,她在私下里还是 第一次流泪。

  “妈,等我收拾好了心情之后就会把你想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现在这个时候还不行,我还不想说出口。”

  江琋月还不能把所有的话全部告诉季兰芝,与其两个人一起担忧,不如让她一个人现在担忧就行了。

  季兰芝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见江琋月坚持,她也不好继续说些什么。

  “行,妈等着你有一天自己愿意把心里话说出来再来找我。”

  

  江琋月用力的点头。

  外面,江柏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他今天没有去公司上班,眼皮一直在跳,总觉的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可是,现在家里的人除了江心爱没在,其他人都在。

  难道是江心爱出事了?

  不过,江心爱的身边有靳司南在,应该也不会出事,应该是他自己太担心了,加上好久都没有见到江心爱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担心,等过段时间有空了,一定要去看看江心爱。

  心里这么一想,江柏年担忧的一颗心才逐渐的放下。

  与此同时,医院里,苏长鸿被包扎好了手臂之后,医生又给了一些药,告诉了他擦药的方式,让他回去之后自己涂药。

  苏长鸿一一记下了,出了病房,江心爱一直在走廊里不停的踱步,时不时的回头看着病房的方向,等待着苏长鸿。

  很快,苏长鸿从病房里走出来,江心爱主动迎了上前。

  “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我的手臂可能要废了,伤口太深了,如果不是 绷带在缠绕着,这条手臂怕是直接掉下去了。”

  苏长鸿低着头,神情黯然神伤。

  江心爱被他的模样吓到了,可是她之前看到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么的严重,怎么会到了医院里变得这么的严重了?

  “是不是医生检查错了?要不然我们再重新去找另外一个医生好好的检查一番,你看怎么样?”

  苏长鸿一时没有忍住笑出了声,他只是随口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江心爱竟然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你是不是傻?”苏长鸿用手碰了碰江心爱的额头,正前方,一路找过来的靳司南站住了脚步,刚才二人举止亲密的动作全部都入了他的眼睛。

  江心爱一直不愿意接受他就是 因为外面有人了吗?

  靳司南眼神冰冷,对面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过来的人,江心爱还在搀扶着苏长鸿, 毕竟人是因为她才受的伤,她必须要照顾对方。

  “你能不能不要吓唬我?我刚刚真的以为你的手臂出了问题,还想 让你去其他的医生那里重新检查一番。”

  原来是虚惊一场,江心爱也没有责怪苏长鸿的意思,他现在能开玩笑,证明他的伤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深。

  “你怎么那么的好骗呢?”苏长鸿觉的忽悠江心爱十分的有趣。

  “你们两个人的手臂能不能分开?”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江心爱一跳,抬起头看着对方,靳司南沉着脸色站在 不远处,脸色十分的难看。

  苏长鸿看着身边的人,江心爱浑身都很僵硬,似乎是真的被吓到了。

  “靳司南,你怎么会在 这里?”江心爱好奇的问,她来这里的消息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靳司南却能准确的找到这里。

  他是不是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了什么定位系统?

  “我如果不过来,你们在一起的精彩画面就看不到了。”

  靳司南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江心爱无奈的叹气,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靳司南总是会误解她的意思。

  “靳司南,我跟你说不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我只能说,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的。”为了让事情发展的不那么的差劲,江心爱尽量的把所有可能会被误会的地方都解释了一遍。

  靳司南听了之后不仅没有丝毫的满意,还因为江心爱的解释,冷哼出声。

  “江心爱,你现在这么着急的解释,是不是心虚了?如果你不心虚,又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解释呢?我可什么都没有问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