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江家女主人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19-08-11 20:00:57 全文阅读

孙宏宇开车送江心爱和靳司南回到了靳家,刚回了家,靳司南还没有来得及和江心爱说上一句话,江心爱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个不停,江心爱接了电话回了自己的房间。

  靳家的管家见到了靳司南出院,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少爷,你终于回家了,老爷之前还打电话过来问你在不在家,我说你临时出差没有回家,你要不要给老爷打个电话啊报个平安?”

  在这里有规定,但凡是没有经过靳司南的同意,不能有人随意的把他的行踪和处境告诉其他人,包括靳家的人。

  管家深深的懂得这个道理,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靳东阳,等待着靳司南回家在处理。

  “你帮我打个电话回去就行了。”靳司南觉的浑身都异常的疲惫,想要先洗个热水澡好好的休息休息休息。

  管家领了命令去给靳东阳回话,屋子里,江心爱接了江柏年的电话,整个心情都变得不一样。

  “爸,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江心爱听说最近的江柏年都很忙,她正想找个机会回家去见见江柏年,现在,江琋月已经离开了江家,指不定什么事时候会回家。

  “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爸爸,必须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好久没有听到了江心爱的声音,江柏年心里十分的想念着她,正好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跟江心爱好好的说说话。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江心爱解释,江柏年并不是真的生了她的气,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江柏年叹了一口气,以前经常在身边的人,他一直没有好好的把握住那段日子,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

  好在现在的江心爱嫁给了靳司南,这个人令他十分的放心,他从心里为江心爱感到高兴。

  “对了,再过五天就是琋月的生日,我想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聚个餐,只有我们一家几口,到时候你把靳司南也带着。”江柏年也不是一个很懂得煽情的人,说了几句话后直奔主题。

  江心爱就知道江柏年是有事打电话给她 ,没想到是为了江琋月生日的事情。

  上一次回家闹出的一系列事情让江心爱现在心里都是慌乱的,虽然最后她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可是依照季兰芝和江琋月的性格,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不过,这是江柏年主动打电话给她,即使心里有很多的不愿意,也不能让江柏年不高兴。

  “爸爸,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会回家。”

  江柏年满意的点头,江家,季兰芝在厨房里不知道在烧什么,惊呼一声,江柏年心里担心,冲着话筒里的江心爱说道:“你阿姨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我过去看看。”

  “好,爸爸你快去吧。”

  江心爱放下了手机,一直没能从跟江柏年说的话里走出来, 这一次的生日,说好听的是家庭难得的聚会,说的不好听就是一场鸿门宴,还是一场她不得不出席的鸿门宴。

  江柏年有心让靳司南过去,江心爱便出了自己的卧室走到了靳司南的房门口,伸出手敲响了靳司南的门。

  刚从浴室里出来的靳司南正巧听到了房门被敲响的声音,一边有干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拉开了房门。

  江心爱看着眼前的人,双眸倏然瞪大……

  江家,厨房里,季兰芝的手被烫了一个包,地上的摔碎了一地的碎片。

  江柏年听到了声音直接赶到了现场,季兰芝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准备等着批评。

  “怎么回事?你的手是不是受伤了?”江柏年紧张的反问,拿过季兰芝的手正巧看到了她手上的包。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给你煲汤喝,你这些天在公司里忙碌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所以我就想着煲汤给你喝好好的调理一下身体,没想到我竟然搞砸了。”

  季兰芝看着地上残破的碎片,声音都低了好几个分贝。

  其他的佣人纷纷离开,给两个人之间留下了独处 的时间。

  江柏年拉着季兰芝的 手回了卧室,从医药箱里拿出了一些药擦在季兰芝的手上,江柏年做的很认真,虽然手脚的动作很笨拙,但每一个动作都是做的很到位。

  季兰芝看着江柏年紧张自己的样子,心里感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以后不要在做这些傻事了, 家里有很多而佣人,你可以吩咐她们去做。”

  江柏年收拾好了医药箱,郑重其事的开口。

  季兰芝摇了摇头,依旧坚持着自己要亲手为江柏年煲汤。

  “你也 知道我平时在家里没有多余的事情,除了等待着你回家,我只能亲手煲汤给你喝,再多的事情我也做不了。”

  季兰芝叹了一口气,一直在说着自己有多么的没有用,连个烫都煲不好。

  江柏年握着她另外一只手,心里已经装满了感动。

  “你不用这么说,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我已经感到很高心来了,你只需要在家里好好的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就行了,不用给我煲汤我也很高兴。”

  江柏年一直都是一个大男子主义,他想要自己努力赚钱让季兰芝和家里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之前公司面对瓶颈的时候,江柏年很自责,但是,自从有了靳司南的帮助,公司日渐强大起来,他有能力让家人过的更好,就不想看到他们吃苦的样子。

  季兰芝直视着江柏年的双眼,从他的眼神看到了认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江柏年的双眼,季兰芝的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变得十分的心虚。

  “柏年,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切回应你。”

  季兰芝主动投入了江柏年的怀抱中,江柏年想到了以前的种种,最后身边的人却不是最初的人。

  “你以前很会说话,怎么现在变成了不会回应我了?”面对江柏年的提问,季兰芝瞬间失了声,她之前处处都想着如何的让江柏年的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

  她曾经设计了很多种的计划,每一条都运用在了江柏年的 身上,才从一众女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江家的女主人。

  现如今,她竟然在说话上失利了,这不该是她现在的状态,想当初,那个女人明明稳坐了 江家女主人的位置,还不是被她强行拉了下来?

  季兰芝想到了此,急忙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从江柏年的怀中离开,坐直了身子。

  “我刚刚脑袋昏昏沉沉的,说了不该说的话,柏年,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季兰芝努力的找回自己的优势,一时间不敢去看江柏年的双眼,生怕他会从自己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刻意隐藏的心虚。

  江柏年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季兰芝如此的紧张,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算太短,季兰芝一直过的小心翼翼的,每一件事都要求办到完美无缺。

  “你不用在我的身边变得这么敏感和小心翼翼的,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把自己的缺点无所顾忌的留在家人的面前,我喜欢的人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我喜欢的人是个普通人。”

  江柏年每天在工作上认识了太多戴着虚假面具的人,虽然心里不喜欢,可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即使不喜欢也要强忍着跟对方谈合作。

  回到了家里,他更是不想看到戴着面具生活的人,总觉的是那么的不真实。

  季兰芝却并不把江柏年的话放在心上,万一她走错了一步,一定会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摔下去的。

  靳家别墅里,江心爱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匆匆忙忙的要离开,刚转身,垂放在身侧的手就被靳司南抓住,没等她走直接将人拉进了屋中。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江心爱被迫的站在 墙壁前,面前的靳司南似乎没有要离开她身边的意思。

  江心爱转动了一下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的伤好了吗?这么快就淋水,会不会伤口感染?”江心爱故意找了个话题打破此时此刻的尴尬。

  靳司南没说话,转过身露出了后背上的痕迹,每一条印子都在提醒着那天的惊险。

  “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靳司南安慰着,随即想到了一个重点,手中的毛巾交到了江心爱的手里:“我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你帮我擦头发。”

  江心爱也没有拒绝,她一直想找机会帮靳司南一些忙,可是靳司南有的她有,她没有的靳司南还有,一直想帮忙也找不到机会,没想到这么开就让她找到了机会,对于江心爱来说很高兴。

  “那个,你坐下,你抬高了,我够不到。”靳司南很听话,拉来一个椅子坐到了江心爱的面前。

  碎发上的水珠都被干毛巾擦掉,镜子里的两个人都十分的认真,一个认真的擦头发,一个认真的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人。

  “擦干净了。”江心爱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才发现自己一直被靳司南偷偷的打量,靳司南慌忙的别过脸,轻咳一声掩饰此刻的心虚。

  “你擦头发的技术还挺好的,以后我的湿头发都要麻烦你了。”靳司南刚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这句话有多么的蠢,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