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是不是跟老婆吵架了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19-08-18 22:27:55 全文阅读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呢……”

  江心爱有意闪躲着靳司南的目光,总觉的他的眼神有窥探人心的本事,自己在他的身边像是被拔光毛的羔羊,随时等待被宰。

  “我怎么觉的这屋子里的酸味这么的大,是不是某个人没有完全的从那件事里走出来?”

  江心爱被突然点名,惊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靳司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江心爱又急忙的坐下去,靳司南并没有直接点名说那个人就是她,她如此焦急的站起身,一定会被误会是恼羞成怒了。

  “哪里来的酸味,是不是你鼻子不行。”

  江心爱扭头看向其他地方,靳司南凑近到她的身边嗅了嗅,江心爱无意的回头,两个人的鼻尖不小心碰在了一起,如此近的距离,让她的心跳在胸膛里疯狂的跳动着。

  “你的脸越来越红了,是不是发烧了?”靳司南边说边举起了自己的手要帮江心爱试额头的温度,江心爱匆匆的往后倒退,不愿意被摸脑袋。

  “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要先回房间休息了,万一明天起不来就糟糕了。”

  靳司南眼疾手快的将人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提醒:“寰宇国际集团是我的公司,如果你把我巴结好了,即使不用去公司上班,也可以照样在家里拿工资。”

  “怎么样,心动吗?”

  这个条件确实很诱惑人,但江心爱不是一个不劳而获的人。

  “谢谢你的好意,我觉的有些钱还是需要自己亲手去赚才有意义。”

  江心爱现在只想早点的从靳司南的身边逃走,靳司南却根本不随了她的心思,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着,所到之处像是被点燃的燎原。

  江心爱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身体僵硬着,脑海里一直在有个声音提醒着她,江心爱赶快清醒点,赶紧将这个男人推离开自己的身边。

  但,放在身侧的手却怎么都举不起来,咬着唇角,江心爱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无形中的接受了靳司南的触碰。

  “累了 一天了,赶紧去洗澡,洗完了澡才能去睡觉。”

  放在腰间的手突然一松,靳司南已经离开了江心爱的身边,独自去了地下室。

  江心爱的脸颊更加的红了,她刚刚还以为靳司南要对她……

  真的是羞死人了,江心爱慌慌张张的跑回了自己地房间里。

  底下室里是靳司南的酒庄,一排排展架上排放的全部都是他认真挑选的红酒和一些其他的收藏品, 随意的找了一瓶打开,酒杯摇曳着耀眼的眼色,靳司南喝了一口红酒,本想着将心中的躁动按捺下去,没想到刚刚按捺下去的情绪再次被提起。

  刚才,他差点没忍住,但,他怕放纵了之后是得到江心爱的厌恶,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从江心爱的嘴里听到她愿意接受自己。

  靳司南觉的自己活的十分的失败,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的失态过,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魂牵梦绕到现在。

  江心爱,你的心里到底都在想着什么?想要得到你真不容易。

  午夜十一点,沈毅驱车到了市中心的微澜酒吧,他已经回到家里打算洗洗睡了,没想到竟然在他临睡前被打来的电话吵醒。

  宋诗雨已经喝完了一整瓶的酒,不知道是心里不舒服,还是今晚的酒度数不高,已经喝完了一整瓶却依旧没有丝毫的醉意。

  沈毅的动作还真是慢,宋诗雨忍不住在心中吐槽,手指敲着桌面,让服务员继续上酒。

  “宋小姐果然好酒量,一个人也能喝的如此的尽兴。”沈毅姗姗来迟,二十分钟前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过来,二十分钟后,他的人已经到了这里。

  宋诗雨毕竟是宋铭毅的妹妹,一个女人在大半夜出现在酒吧里,万一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也没办法像宋铭毅交代。

  “你怎么这么慢,赶紧自己喝三杯自罚。”

  宋诗雨倒了一杯酒推向了沈毅的面前,刚来就被劝酒,沈毅也没有拒绝,一个女人都能如此的豪迈,他一个大男人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认怂?

  “行,这个惩罚我接受。”接连喝了三杯,酒杯里一滴不剩,宋诗雨还算满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着酒杯摇晃着,心思早就飘远。

  “你知道吗,我这些天都过的很不是滋味,只能借酒消愁,在家里一直被其他人阻止我,不允许我多喝,现在,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讨厌的家,在这里一次性喝个痛快了。”

  宋诗雨像是彻底的解脱,酒杯里的酒一次次的满上,沈毅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继续喝下去。

  “怎么,连你也想管我?”宋诗雨喷着一嘴的酒气,不耐烦的问。

  “我不是想管你,我只是想问问你叫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如果只是单纯的陪你喝酒,我可以奉陪,如果是为了其他的事情,那你赶紧说,我怕你一会喝的脑袋不清醒都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宋诗雨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即把酒杯里的酒再次清光,酒杯放在桌子上,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我找你来很简单,当然是为了许修柏和你女朋友何蕾蕾之间的事情了。”

  “我解释的很清楚,何蕾蕾不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误会。”

  宋诗雨只当沈毅现在都还在生何蕾蕾的气,所以他不承认何蕾蕾的身份,她也没有在意,但她心里知道何蕾蕾和沈毅的关系就行。

  “我知道她伤你伤的挺深,同样的,我也被伤害的挺深的,本来,我都已经跟许修柏携手走进婚礼殿堂了,只差一步我们就能成为真正的夫妻,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沈毅没说话,何蕾蕾当天是被他带去的,如果他当时没有带何蕾蕾过去,或许,眼前这个女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在这里喝闷酒。

  幸好宋铭毅还不知道这件事,万一被他知道了,或许,两个人连兄弟都没得做。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苦,有些人注定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你又何必追求让他陪你走一辈子?”

  “不,不,你误会了,许修柏原本是可以陪我走一辈子的,只是,何蕾蕾的出现彻底的打乱了我们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她,我现在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宋诗雨眼神里闪烁着不甘心,直到现在,她依旧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服气,无论怎么想,心中都过不去这道坎。

  许修柏能跟她走进婚礼的殿堂,说明在他的心里已经认证了她的存在,只要她在多多的努力,一定能让许修柏重新的回到她的身边的。

  “沈毅,何蕾蕾是你的女朋友,如果我现在跟许修柏在一起,何蕾蕾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的,难道你心里一点不服气都没有吗?看看你自身的条件一点都不比许修柏差,凭什么要输给他呢?”

  沈毅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没想到宋诗雨叫他过来是想给他洗脑,让他站在她的身边跟她统一战线。

  “宋诗雨,我跟你说了很多遍了,我不喜欢何蕾蕾,我跟她也不是男女朋友,我喜欢的另有其人,你想借着我的手帮你夺回最爱的人,抱歉,我办不到。”

  沈毅作势要离开,宋诗雨彻底的慌了,她不能放走沈毅,才过了几天而已,自己都没有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为什么这个男人如此轻易的走了出来?

  难道男人的心都是如此的冷硬?

  “我的婚礼就是因为你们才被破坏的,无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都要跟我站在统一战线上,不然的话,我过的不好,所有人都别想过的好。”

  宋诗雨打算豁出去了,沈毅哼笑出声,转身继续离开,丝毫不被宋诗雨的威胁受到丝毫的影响。

  宋诗雨惊慌的叫着沈毅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举起手中的酒杯用力的砸过去,却依旧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沈毅,你现在不站在我这边,我迟早会让你后悔的。”

  沈毅离开了酒吧,坐回到自己的车子里,因为喝了酒,他不能开车回去,已经打了代驾的电话,沈毅时不时的看了一眼酒吧的方向,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宋诗雨依旧没能从酒吧里出来。

  想了想, 沈毅给宋铭毅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自己快点来酒吧里接人。

  沈毅看着宋诗雨,又想到了自己的窘迫,说宋诗雨没有放下,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不愿意轻易的放手。

  明明知道江心爱的身边已经有了别人,他却依然选择继续追下去,之所以败给了靳司南,不过是因为他比较晚才遇到了江心爱,如果他们在同一时间遇上了江心爱,最后谁才是赢家还说不准。

  沈毅想的出神,车窗被人敲响,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笑着跟他打招呼,“先生,请问是你找的代驾吗?”

  “是我。”

  外面的男人看了眼车牌号,确定了沈毅的身份,开车送他回家,路上,他一直通过反光镜盯着沈毅的脸,车子里全是酒味。

  “帅哥,你是不是跟老婆吵架了,大晚上一个人出来买醉?”

  沈毅呵呵一笑,现在这个世界上关心别人是非的人还挺多,哪里都能碰的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