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重回唐家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104  |  更新时间:2019-09-16 22:54:39 全文阅读

“昨天的邮箱密明明是你的账户发来的。”靳司南打开了江心爱的电脑,邮箱里,依旧躺着何蕾蕾的邮件。

  何蕾蕾恼火的抓了抓头发,这个人的手段是真的高,竟然用这一招。

  “这真不是我发的,我给江心爱发消息都是微信,要不然直接就是电话打过来,怎么可能会发邮箱,而且,我的邮箱被盗用了 ,今天早上收到了消息,没想到竟然是盗……”

  何蕾蕾话没说完,只感觉一股强风从自己的身边路过,靳司南拿着外套疾步离开,神色匆匆。

  何蕾蕾也不敢在继续的逗留下去,江心爱这一次怕是会遇到什么危险。

  何蕾蕾也跟了出去,等到了电影院的附近,根本没有看到江心爱的身影。

  靳司南找到了附近几家的视频监控,只看到江心爱去了一个小巷子,而小巷子里已经没有了摄像头。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

  靳司南在小巷子里转了一圈,依旧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证据,懊恼的 捶打着旁边的墙壁,心里异常的生气,都怪他舔太疏忽了,才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靳司南的内心里十分的自责,现在江心爱还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人,过的如何……

  越想,心里越发的乱,越想,他越是责怪自己,说好会保护江心爱的安全,可是现在,他连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他要怎么去保护?

  无力感一遍遍的敲击着他的神经,一遍遍的提醒着他,是如何的把人从自己的身边“推开”的。

  靳司南恼羞成怒,见谁都没有个好脸色。

  何蕾蕾跟了过来,并没有找到江心爱的身影,靳司南一副要杀了人的样子,她看着莫名的心慌。

  突然,靳司南开车离开,一点消息都没有给何蕾蕾留下,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拍摄现场,江琋月刚刚画好了妆容,所有的机位对准了她,她冲着镜头微笑,下一秒,她的脖子忽然被人狠狠的掐住,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

  “说,你把江心爱藏在哪里了?”靳司南的手劲十分的大,江琋月觉的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看到靳司南凶神恶煞站在一边。

  “我……我……”

  经纪人急忙上前阻止,其他人似乎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阻拦,靳司南被迫的分开,眼神里全是疯狂, 一到江心爱的事情,靳司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江琋月被保护到了安全感,担忧 的看着一边的靳司南,生怕他会冲出重围再次来到自己的身边 ,掐着她的脖子,那种被窒息感包裹着的感觉,让她心生害怕。

  “我这边的不知道江心爱在哪里,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你最好说实话!”靳司南的眼神里迸溅出冰冷的寒光,语气里充满着浓浓的警告。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最近一直都在忙着各种工作和代言活动,哪里有时间跟江心爱见面。”

  “我说的话你最好听清楚了,如果 有事情隐瞒,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的!”

  靳司南语气激烈,话语里全是警告和威胁。

  拍摄现场的其他人纷纷围观了过来, 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条可以确认,江心爱不见了,靳司南怀疑这件事跟江琋月有关系。

  其他人看着江琋月的眼神都变了,靳司南像个无头苍蝇继续去寻找着江心爱的身影,江琋月摸着自己地脖子,感觉后颈处凉飕飕的,她从来没有见过靳司南这么凶狠的一幕,刚刚真的是吓到她 了。

  

 “月姐,你没事吧?”经纪人仔细的检查着江琋月的身体,江琋月给了她一个眼神,冷冷的,经纪人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没事,继续拍摄。”

  “可……好。”

  经纪人还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江琋月最不喜欢有人在身边絮絮叨叨,她也看清楚了目前的情况,不敢多说什么。

  当所有的拍摄全部都拍完了之后,江琋月并没有着急着回去,一个人留在化妆间,看着面前的东西,陷入短暂的沉思中。

  想起那些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的人,她更加的关心着靳司南对她的态度,如果她不能顺利的得到了靳司南的爱,她苦心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

  经纪人站在一边,又想上前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站在一边不说话,默默的陪伴在江琋月的身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江琋月一直从下午坐到了晚上,却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经纪人看了眼时间,走上前催促着:“月姐,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回去?”

  这里的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 没有任何的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江琋月看着这里的一切,在这里逗留有一段时间了,突然离开,她的心里多少是有些舍不得的。

  “真的要走了吗?”环顾四周,再次看了眼,江琋月的眼中更多的是不舍得,和那个人。

  可惜,靳司南一直没有把她放在眼中,对于她这个人,他更多的是厌恶。

  这是江琋月目前来说做过最失败的一件事,她对于很多男人都了如指掌,却唯独对靳司南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地喜欢,控制不住地感情,一发不可收拾。

  江心爱的突然失踪,或许,对她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江琋月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现在的江心爱莫名的失踪,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她更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里伤心?

  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不是吗?

  江琋月是在一瞬间想通了,站起身,轻松的离开了化妆间。

  经纪人一时有些看不懂江琋月,刚才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转眼间就变的这么的高兴了?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这么说,或许,是突然想通了,毕竟,这一份工作圆满的结束了,如果去除掉中间的小插曲,这一次的工作完善的十分的不错。

  有人高兴,总有人焦头烂额。

  靳司南站在码头前,漆黑的夜里,码头处的灯光似乎都照不进他漆黑的心房中。

  “总裁,有人说在这个码头前见过少夫人,可惜,那个人当时并没有多留意,也不知道少夫人是不是远度离开了。”

  孙宏宇在一边汇报着,靳司南也想不通,明明,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的远度离开,为什么她偏偏要出现在这里?

  “消息属实吗?”

  “属实,我给了那个人一笔钱,让他务必说实话。”

  靳司南嗤笑出声,能拿钱买到的消息,未必就是一手资料。

  可是,现在除了那个目击者,其他人并没有看见过,至少,他现在知道了江心爱在失踪前来到这里过。

  可是,她根本就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就不能给他打一通电话?哪怕是离别的电话也好,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离开?不知道留下来的人很担心她吗?

  靳司南拿出手机又给江心爱的手机拨通了一次电话,依旧是关机中。

  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似乎,这个人不曾来过,像是一场梦,只是有过她的影子,却没有那个人,抓也抓不准,找也找不到。

  “找,继续给我找,无论是A市,还是其他的地方,都要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

  靳司南愤怒的吼出了声,压抑在内心的慌乱和紧张也趁机宣泄出来。

  孙宏宇借着灯光看到了靳司南脸庞处的晶莹,低着头领了命令,继续去找人。

  晚风吹拂过面颊,似乎是在唤醒中心里压抑的情感,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恶狠狠的扎了一下,扎的千疮百孔,扎的血流成河。

  却敌不过失去江心爱的痛。

  江心爱,你的人到底在哪里?

  唐家,唐以欣终于是回到了唐家,不是她的意思, 是有人故意用这个当做惊喜送给了她。

  唐以欣说不清此刻的心情,不喜欢也不讨厌,被唐家驱赶在外面的日子里,虽然过的苦了些,但至少这些事情让她的生活充实,而在唐家,她所要面对的事就是,给自己找一个美满的婚姻,结婚,生子。

  这些,唐以欣都可以不反对,但,她必须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不是喜欢的人结婚,她宁愿一直被唐家驱赶在外。

  “小阳,你来了,来了就来了,不用买这么多的礼物的。”唐母看到了穆逸阳,亲昵的上前迎接了人,佣人在一边接过了穆逸阳手中的东西。

  唐以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似乎没有发现有人来。

  唐母很不高兴,如果不是穆逸阳前来求情,他们家还没有打算好这么快把唐以欣带回家,至少,在外人眼中,他们不能这么的骄纵唐以欣。

  “欣欣,小阳来了,快点来迎接人。”

  穆逸阳期待的看着唐以欣,唐以欣连个眼神都不给他,心中的期待扑了一空,连忙接口,“阿姨,我跟以欣之间就是这么的相处的,你不用刻意的让她过来,我过去就好了。”

  “这个孩子真是懂事。”唐母对这个女婿十分的满意,不知道那个丫头是不是抽了什么神经,明明眼前的这个人对她才是最好的,她偏偏不懂得珍惜,真怕,穆逸阳会在某一天离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