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生煞星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19-10-03 19:48:10 全文阅读

江心爱表现的太平静了,以至于靳司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句话开始说更恰当。

  “刚刚江琋月的事情,我有必要跟 你解释一下,不是她说的那样,我跟她之间清清白白,你放心好了。”

  “我知道。”江心爱回答的很干脆,丝毫犹豫都没有。

  靳司南狐疑的看着她,她不是应该暴跳如雷的质问,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如此的平静?难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靳司南一时间竟然摸不着头脑,对于江心爱的表现,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那个,你没有在生气了是不是?”

  “不,我在生气,我很生气!”江心爱转过身,正视着眼前的人,靳司南刚落下的心再次升腾了起来,江心爱还在生气,难不成,她还是在意江琋月的那件事?

  可是她明明说不是因为那件事,那么她为什么又在生气?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一点都不假,他真的捉摸不透。

  “你还在生什么气?说一说。”

  “你为什么让孙宏宇说谎?他在电话里说你快要不行了,我坐在出租车里狠命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车过来,可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骗局……”

  江心爱是又惊又喜,平静后,心里更加的生气,孙宏宇不敢欺骗她,这件事只能是靳司南唆使的,这个男人现在的本事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江心爱一直担心着靳司南的安全,甚至已经在想最坏的打算了,如果靳司南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会直接跟他去到另一个世界……

  出了酒店的大门,孙宏宇把人交给了外面的人,让他们帮忙送出A市。

  江琋月依旧在昏迷中,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被送出去。

  孙宏宇看着车子离开,悬起的一颗心也逐渐的放下。

  一旁有几个人留下, 不需要那么多人跟着去,他们都认识江琋月,忍不住好奇着江琋月会被送到哪里去,这些人都知道孙宏宇的身份,也知道他在靳司南身边的重要性,纷纷的想要从他的嘴里打听一些没有听过的消息。

  孙宏宇看着这些人期待的眼神,没想到现在这么多人想要听八卦。

  但,这些人越是好奇,他越不会这么快的满足他们。

  “哎,我的烟去了哪里?”

  “吃我的。”一个人识趣的递来了一根烟。

  “烟是有了,但是没有打火机,这也不太好……”

  “我有。”

  孙宏宇在这群人中被伺候的像个大爷,满意的深吸了一口烟,身边有人帮忙给他捏肩膀,十分的舒坦。

  “孙助理,你的能力一直都在我们心目中是最棒的,我们十分的钦佩你,时常拿你当我们的榜样,我们以后不要求有太高的成就,能有孙助理这样的成就,我们就觉得登峰造极了。”

  一通彩虹屁把他捧的老高了,孙宏宇心里美滋滋的,虽然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也知道他们是有目的性的,但听着这些话就是舒坦的不行。

  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说的秘密,那些送江琋月离开的人,回来也不一定会口风很紧,他也没有任何的必要隐瞒。

  “看在你们表现的还算不错,又都是一个公司的人,我就告诉你们好了,这个江琋月自己作死,惹怒了总裁,所以总裁为了清静,让人给她送出A市,以后都不准踏入这里半步。”

  “这么狠?听说这个江琋月的家就在A市,这不等于一辈子都回不了自己的家了吗?”

  “你傻啊,她来不了,她的家人可以去看她啊,怪就怪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能怪谁,只能怪她自己不懂的做人。”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一阵讨论,孙宏宇的一根烟也抽完了,去了咖啡店买了杯咖啡漱漱口,确定没了烟味才往回走。

  两天后,一处僻静的花园里,季兰芝焦急的走动着,时不时的看着来时的地方,生怕唐以欣会找不到路。

  滴滴滴,车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季兰芝匆匆的站起,走到了岔路口等人。

  唐以欣从车上走下来,拿掉了脸上的墨镜,对于季兰芝焦急的催促,她颇为不满意。

  “季女士,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并不是你的一句话我就非要跟你见面,我有很多客户等着跟我商谈合作,能来见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唐以欣表明立场,如果不是之前季兰芝帮过她一次,这一次她根本就不会出现在 这里。

  “我知道你很忙,可是这一次的事我只能找你来帮忙了。”季兰芝哭着一张脸,以前的她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心慌意乱过,即使遇到再大的麻烦,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过。

  季兰芝红着眼眶,隐忍的眼泪马上要控制不住,唐以欣 看着她伤心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到底是什么事,你好好的说,不要哭,哭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

  唐以欣有些不耐烦,她可不是被叫到这里安慰人的,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阿姨,唐以欣更加的没有任何的心情去搭理。

  “季女士,如果你一直这么哭下去,我觉的我们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你应该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之所以会抽空过来看你,不过是念及你之前帮过我一次,如果你不好好的把握住你的机会。”

  季兰芝抽泣着,听着唐以欣的话,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眼泪,这些天,她为了江琋月的事情奔波了很久,却依旧 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只能来找唐以欣。

  毕竟,靳司南和唐以欣之间有过一段旧情,她去找靳司南说说,说不定,会说动靳司南,让他收回传出去的话。

  “其实,我来找你是为了我女儿的事情,她现在人不在A市,因为得罪了靳司南,被永远的赶出了A市,怕是这一辈子都进不了A市半步,我找了很多人,都没有办法帮我,我突然间想到了你,只有你能帮我了,唐小姐,求你看在一个苦命母亲的份上,帮帮我好不好?”

  “靳司南赶出去的?”唐以欣皱着眉头重复着这一句话,她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跟靳司南见面了,也一直找不到任何的好借口去跟他见面,可是这一次,机会正巧摆放在她的面前,不用白不用。

  “听说,靳司南的女人是你们江家的人,你与其在这里求我,不如去找那个江心爱,同样是姓江,同为江家的人,她当初就没有阻止靳司南的行为吗?”

  唐以欣试探的问,但心里已经很清楚,如果季兰芝真的可以去找江心爱帮忙,她也不会来这里找她,即便心里清楚,但唐以欣并不是很清楚江心爱和季兰芝母女之间的瓜葛,只知道江心爱不是季兰芝亲生的。

  更多的事,唐以欣想要多多的了解,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对江心爱这个人不太了解,所以,一直不知道如何的下手。

  提及江心爱,季兰芝的脸色倏然变得难看,如果不是因为江心爱的存在,江琋月也不会被赶出A市。

  “那个女人巴不得月月早早的被赶出A市,她天生就是个坏女人,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 这个世界上,可是,她现在不仅出现在在这个世界里 ,还处处的跟我家月月作对,这种女人,最好不要跌入我的手中。”

 季兰芝恶狠狠的开口,什么形象,她都已经不顾及了,一想到江琋月现在的窘迫,她恨江心爱的心更重了几分。

  “季女士,江心爱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当然不是 ,我可没有这种女儿,她是江柏年前妻的女儿,从出生的时候就克死了她妈,这种人就是天生煞星的命,跟她碰在一起绝对没有任何的事,我怎么可能会生出这样的女儿。”

  季兰芝满脸的嫌弃,刻意的跟江心爱保持着距离感,好似,她是个瘟疫似的。

  “江心爱真的这么的不堪?”唐以欣接着问,心里已经有了些底细,对于江心爱,她的情报已经掌控了一些。

  但这些还不足以将江心爱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季女士,你还有什么猛料都可以告诉我,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的立场,我们是朋友, 朋友间的秘密应该是共享的,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可我一直不知道你的秘密,江心爱的秘密,今天,你一次跟我说个清楚,说不定,我还真的可以去找靳司南 帮你求情。”

  病急乱投医,季兰芝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听唐以欣这么一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真的吗?你真的 可以帮我去求情?”

  “当然了,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我可不信你会来找我闲聊天。”几次的见面,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季兰芝用力的点了点头,“你想知道什么秘密,我都告诉你,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别说一件,在多件我都告诉你。”

  “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说是一件就一件,我只想问问你,江心爱对于她母亲的死知道吗?”

  “江柏年是个情种,对于他这个女儿还算是有良心,从江心爱生下来的那天起,只是告诉她妈妈是病死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