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上一世的恩怨
作者:十里笑疯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19-10-20 22:31:03 全文阅读

沈巍听了这些话,心里才舒坦了些。

  “我知道了,我会给她足够的时间让她好好的理一理自己生活上的事 。”

  “嗯。”季兰芝叹了口气,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要步步为营,她的退路不是她的最终终点站,必须要再找其他的出路,万一哪一天再有个私生子或者私生女出现,她跟江琋月的地位都可能会不保。

  像沈巍这种处处留情的男人,根本就不是最好的选择。

  两个人各怀鬼胎,互相不信任彼此。

  ……

  陆金博闲来无事,主动找上了江琋月,见到陆金博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么的帅气逼人,随时随地带着偶像包袱和精致的妆容。

  江琋月很是吃惊,依照她现在的情况,那些圈内人对她避而远之,像主动来找她的人,陆金博还是第一个。

  “怎么了?见到我之后紧张的说不出话了?还是被我的魅力吸引了,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陆金博还是那么的不着调,依旧是那么的自信无比。

  江琋月差点没有将嘴里的一口茶喷出来,“你应该知道我也是圈里的人,我见过的帅哥数都数不清,会被你的样貌吸引?”

  “没眼光就是没眼光,活该你现在不红。”

  陆金博依旧是那么的毒舌,但凡是看的不顺眼的,他会让对方也过的不舒服。

  “你也知道我现在不红,如果我现在给其他狗仔打电话,说是当红小生主动来找我约会,你觉得你还会像现在这么悠闲的跟我喝茶吗?”

  “你这个女人好狠毒。”陆金博警惕的看着四周,压低了帽子。

  江琋月哼笑出声,她现在是糊的不行,可是她没有打算拉陆金博下水,都说患难见真情,这句话说的果然没有错。

  “孟晴晴最近怎么样?”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那个女人了,看到她的新闻大都是在新闻上,看样子她最近似乎混的很不错。

  可,江琋月还是想从陆金博的嘴里了解她的近况。

  “自从你离开之后,她混的可谓是顺风顺水,你之前拿到的那些资源,现在都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而且,她跟熊霸天走的很近,大有一副要走你之前路线的准备。”

  江琋月跟熊霸天之间的事,陆金博不是不知道,有些人为了自己想要得到得到的东西,常常会付出很多的代价。

  在这个圈子里,他看到过太多,早就见怪不怪,而江琋月是在这群人中十分特别的一个人,一边拿着熊霸天给的资源,一边瞧不起这个老男人,真是有意思,这也是陆金博最欣赏她的 一点。

  跟这种女人待在一起,只能做朋友,再多的他也给不了。

  江琋月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难怪她去医院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女人的包,现在想一想,那个包很符合孟晴晴的验光,她就喜欢绿色。

  “有些人的路不是想模仿就能模仿的了,我也不是永久的离开了这个圈子,我随时随地都会重新回去的。”

  “你要回去就趁早回,新人辈出,你越是回来的晚了,你的身份越是尴尬,想要重回之前的名气,怕是不太容易,除非,你重新回到熊霸天的身边。”

  陆金博言尽于此,江琋月也不是傻子,依照熊霸天的能力,捧红她太容易了。

  “你知不知道熊霸天这一次中枪的事?”

  “什么?他中枪了?这件事到底怎么一回事?”这件事陆金博之前并没有听说过,从江琋月的嘴里听到这件事,应该是十之八九的真实度。

  “应该是他的人把消息压下来了,人现在没事,我去送过东西了。”江琋月说的轻描淡写,她对熊霸天的身体健不健康向来不感兴趣,她只对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感兴趣。

  “是谁做的?”

  “靳司南。”

  陆金博倒吸了一口气,这个靳司南,他之前是听说过,业界里很多人都以为熊霸天的手段比靳司南更狠,更恶劣,甚至一度觉的熊霸天才是A市的霸主,而现在看来,靳司南才是真正的老大。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消息可靠吗?”陆金博充满了兴趣,这一次来找江琋月不算空手而归,总之,他带回了一个十分有料的大料。

  “当然可靠了,因为是我目睹了整个过程,你说这件事靠不靠谱?”

  江琋月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陆金博满脸的震惊,没想到他错过了这么多的好戏。

  “为什么当时发生这些的时候你没有叫上我?对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你一定用手机拍摄下来了吧,给我看看。”

  江琋月摇了摇头,靳司南的人根本不允许这件事散播出去。

  陆金博一脸的失落,这场好戏绝对十分的有看头,可惜他不能亲眼目睹。

  “靳司南的人每个人的手机都查了一遍,根本不允许带着视频离开。”

  “我也算是知道内情的人,没想到靳司南这么的有男人味。”

  陆金博对靳司南充满了浓烈的兴趣,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跟他结识。

  江琋月看了眼时间,她最近在为新家的事情找地方,估摸着这个时候,桃子那边应该有消息了。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就先走了,等有空在一起喝茶吧。”

  “行,有空再聚。”

  江琋月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陆金博目送着他离开,随后付账没多久也离开了茶馆。

  另一端,何蕾蕾再次找到了江心爱,江心爱把自己留在家里,心里空荡荡的,孩子的事在她心里就是一道永远都合不上的疤痕,现在被再次提及孩子的事,她心里的那道疤似乎被人重新到翻出来,狠狠的撕开,血肉模糊,疼的她都快失去了知觉。

  “江心爱,你没事吧?”何蕾蕾见到江心爱的时候,她已经卷曲着身体躺在客房的地板上,脸色变得很难看,何蕾蕾摸着她的额头,才发现人已经发高烧了。

  立刻叫来了 管家,又找来了家庭医生帮她好好的检查一番。

  等待一切都结束之后,何蕾蕾陪伴在江心爱的身边,等着她醒过来。

  江心爱幽幽转醒,何蕾蕾立马拿来了一个枕头放在她的身后,让她躺着舒服些。

  “江心爱,你终于醒了,你都不知道我刚刚看到你躺在地上的时候,心都要吓的停止了,还好你没事。”

  江心爱一觉醒来,浑身都十分的难受,像是要虚脱了一样,何蕾蕾在一边担心的询问着她有没有想要得东西,她都可以帮忙拿过来。

  “何蕾蕾,你什么时候来的?”江心爱好奇的看着身边的人,看着她脸都要吓白了,心里满是自责,她一个人在客官里带着,不知不觉的躺在地上睡着了,没想到竟然发了高烧。

  “我来了好久了,幸好我过来看你了,如果让你一个人在客房里待着,怕是一定会被烧成一个大傻子,到时候见到我都不一定能认识我了。”

  何蕾蕾主动的握住了江心爱的手,她鲜少看到江心爱患得患失的样子,估摸着她是藏着心事了。

  何蕾蕾的手十分的温暖,像是一股子的暖流,顺着她的手臂一直暖进了她的心里。

  “何蕾蕾,我现在好难过。”江心爱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可是她不说,这就像是 一股子的怨气留在她的心里,让她十分的难受。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靳司南对你不好了?”

  “不是。”靳司南对她很好,就是因为靳司南对她太好了,她心里的愧疚感更加的浓重。

  “那是因为什么?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言之隐?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成为你倾诉的垃圾桶。”何蕾蕾看着江心爱,憔悴了很多。

  “其实,我是重生过来的人,我在上一世已经死过一次……”

  何蕾蕾忍不住又摸了摸江心爱的额头,虽然烧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烫,但还是有些许的低烧。

  难不成是烧糊涂 了说胡话?

  “江心爱,你听我说, 你现在发烧了,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说出来,说出来之后就舒服了。”

  江心爱知道何蕾蕾真的以为她是 烧糊涂了,可是她清楚的很,自己根本就没有被烧糊涂,不过这些事一直压抑在她的心里,压抑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如就借着这一次的发烧把心里的话统统说出来。

  “其实,上一世的我是有孩子的,但是我的孩子在出声没几天后就死了,而我也被人算计死了, 我怀着一口怨气重生了,重生到了三年前,有了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我知道他们会对我做什事,我不想成为他们眼中没用的人。”

  “我想努力的成长起来,我想为我的孩子和我报仇。”

  江心爱的眼眶已经红了,想起上一世的遭遇,内心十分的复杂。

  何蕾蕾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认为这些都是假的,可是她的眼泪还是 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江心爱……”

  “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这些你可能不会相信,不顾没关系,我说出来心里就好受多了,要不然一直憋在我的心里就会很难受,我不想被憋死。”

  “江心爱,你不要这样,我很心疼,有什么事情你都说出来,这样心里才会好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