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得生下这个孩子
作者:子不语Z  |  字数:2130  |  更新时间:2019-05-29 10:06:28 全文阅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左曼的脸上,短暂的晕眩后是火辣的疼痛。

  “你要不要脸?勾引我未婚夫还有脸回来。”

  左曼扬起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表情坚毅,就算挨了这狠厉的一巴掌,她依然腰板挺直。

  “我只想见陈先生一面。”

  “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常雅发出不屑的哼声,“以为上个床就能得到铭君了?就能进到陈家了?你休想!”

  “别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想要靠发生关系得到陈铭君的不正是她常雅嘛,她说这话也真是打自己的脸,可笑。

  “贱人!你还敢顶嘴!”

  常雅举起手,打算再来一巴掌,清纯玉女常雅暴躁的样子像个泼妇。

  可是她没有得逞,刚才那一下她措手不及,再来一次左曼还能没有防备?她一扭头便躲开了。

  虽说她模样略显狼狈,刚才淋过雨,一身泥泞如寒风中孤苦无依的枯叶,但是她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倔强的样子不容侵犯。

  “呵呵,那晚我喝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一晚她喝下的正是常雅为陈铭君准备的药,阴差阳错下被她误饮,然后才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是你心术不正早早就惦记着铭君了。”常雅睁眼说着瞎话,看来是打算死不承认了,她又说:“之前铭君没有计较这件事已经算你侥幸了,你居然还有脸来纠缠?”

  之前不是陈铭君没有与她计较,而是左曼根本没有给他纠缠的机会,那一天凌晨左曼就躲了起来,整整一月学校都没有去。

  “像我愿意再见到你一样,如果不是……”

  电闪雷鸣一时间昏暗的傍晚明亮如白夜,雷声大作,差点把她话语的后半段吞了去。

  “我怀孕了,我只是要告诉陈先生而已。”

  今日暴雨,空气都是潮湿的,带着丝丝凉气,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想要给腹中的小家伙一点点温暖。

  这是陈先生,陈铭君的孩子。

  常雅眼瞳一缩,一口银牙差点让她咬碎。

  “你说什么?你怀孕了?”

  她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孩子,想要让陈铭君不得不和她完成婚约的孩子,拴住陈铭君的孩子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让左曼得到了。

  嫉妒是会令人发狂的,常雅如恶鬼一样扑过来,掐住左曼的脖子。

  “你就是在陈家别墅打工的一个佣人,你有什么资格怀他的孩子?”

  左曼的脖子被死死地勒住,别说反抗的话,她的呼吸差点都透不过来。

  “松……手……”

  “我可是知道你是孤儿,就你这样身份陈家人怎么会认这个野种?”

  “刘叔!”常雅甩开她,将她重重地甩到地上。

  “带她去,把这个野种打掉!”

  昔日的同事成了恶鬼的帮凶,他们不留情地拖拽着她瘦弱的小身板,刚才常雅说的每句话都在理,她的身份怎么配得上陈铭君?

  左曼突然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左曼,你别怪我,我这是在帮你。”

  看着左曼被拖走,常雅露出笑容,阴森森的令人畏惧。

  她仰面躺到了医院的床上,颇有等待处刑的味道,入眼一片刺眼的花白。

  左曼闭上了眼,繁杂的思绪涌了上来。

  那一晚误饮了下那杯奇怪的液体,她全身都在灼烧,知道情况不妙,在意识飞远前,她看到撞进的是陈铭君的怀抱多少是有一点安心。

  亲吻她的,把她压在身下的,进入她的,给予她怜爱与疼痛的是陈铭君。

  可她是孤儿,是配不上陈家继承人陈铭君身份的人。

  进入大学后她一边打工一边读书,陈家财大气粗,只是在别墅里打扫薪水却不低,这样好的差事当然人人都挤破了头想掺一脚。

  面试的时候,她阻止了想要用冷水擦拭古董花瓶的女孩儿,就得了陈铭君的多看的那一眼。

  他是影帝,是只手遮天的陈氏娱乐集团的继承人,也是左曼的偶像。

  可在陈家别墅的他,整个人呈着放松的姿态,陷在沙发里,远远的只能看到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他默默地观察着这里,像一只潜伏着的猎豹,危险又美丽。

  他抬手,两指点点她的方向。

  可那两下仿佛点在她的心口,把陈铭君的名字刻在了她的心里。

  陈铭君可是她的偶像啊,她们可以发生什么故事,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意外。

  她扭头想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去,余光却瞥见医生一双冷漠的双眼,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左曼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医生拿起一根注射器,注射器空空如也,只是一筒空气,他就持着注射器向她走近了。

  静脉注射空气是会死人的!

  左曼想起离开别墅前,常雅那个阴森的笑容,常雅根本不是想让她打掉孩子!常雅想让她死!

  左曼猛地起身,把操作台上的医疗器械掀到医生身上,其实包括几把锋利的手术刀、手术剪,偏偏天助她,有一把扎到了他的脚背,他痛呼一声蹲了下来。

  “人跑了!”那医生嚎叫着通知其他人。

  “别跑!”

  “抓住她!”

  出门进入走廊也会撞见常雅的人,左曼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力气,撞破了二楼的玻璃一跃而下,关键时刻她的果断令人吃惊。

  还好楼下是泥土柔软的花坛,她只觉得脚腕扭了一下,并无大碍。

  跑!

  她还不想死!

  “帮我,帮我把钱包身份证还有护照拿出来。”

  左曼拨通了大学室友的电话寻求帮助。

  “我要逃命。”

  一个星期后,左曼出现在米国一间医院的会诊室。

  “为什么不让我做手术?”左曼心中着急,激动地站了起来。

  “左小姐你的身体似乎不允许你进行流产手术。”

  “你说什么?”她不可置信。

  “我们在你的体内发现了一颗肿瘤。”

  左曼差点把呼吸丢了,却听到医生慢悠悠地说着后话。

  “你放心,初步判断是良性的,不过它的位置有些危险,你不能做流产手术,我们建议你生下这个孩子,在做剖腹产的同时切除肿瘤。”

  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情况也不容乐观。

  “左小姐我们国家对于新生儿的政策很好,你可以申请国家福利来抚养这个孩子。”

  左曼苦笑,她肚子突然多个两个球。

  既然陈铭君不能做决定,她想,那她就自己决定吧,结果最后做决定还不是她自己,而是老天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