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爸爸妈妈在亲嘴
作者:子不语Z  |  字数:2055  |  更新时间:2019-05-30 09:33:02 全文阅读

陈老太坐在上座搂着左悠,满是褶皱的脸上绽开笑容,开出朵花来。

  “哎哟,这鼻子嘴巴,和铭君小时候一模养一养,眼睛……眼睛像妈妈。”

  陈老太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左曼坐在椅子上,而半蹲在她身前的正是陈铭君,他拿着蘸着紫药水的棉签,帮她细细涂抹着伤口。

  如此近距离看陈铭君那张脸真的会短命,杀伤力太足,心脏跳太快了,感觉随时都会缺氧。

  五年过去,她面对陈铭君心动的感觉竟然没变。

  “怎么遇到这种事儿了呢?”陈老太太这句话问得是左曼,让她的宝贝曾孙遭遇这样的危险,明显带了指责。

  “不怪曼曼。”左悠先开口说道:“曼曼自己带我太辛苦,就想给我找个爸爸,没想到这个人是个大骗子。”

  小家伙还很生气的样子。

  “哎哟,苦了我宝。”老太太一边说着,一边拿蚕丝帕子擦着左悠脸上的灰尘,问左曼“怎么不早点回陈家来呢?”

  俗话说隔代亲,陈老太这隔了两代更是亲上亲,现在就巴不得把小家伙放进金摇篮里疼着。

  “我还没死就这么着急让别人进来?”

  常雅闻信而来,她闯进房间的时候还带着剧组的浓妆。

  “毛毛躁躁的,这是做什么?”陈老太不悦道。

  看到左悠那张和陈铭君那张相似的脸,她就明白个七七八八了。

  她指着左曼的手颤抖着,眼神凶狠是要从她身上剜下块肉来:“是你!是你这个贱人!”

  当时常雅给她的两个巴掌,她可没忘。

  “怎么?还要打人?”左曼冷笑。

  “你这个贱人居然没死!”

  陈老太见多识广,两句话就差不多明晰其中缘由了。

  “常雅啊,看来你是知道左曼的。”

  “奶奶!这个女人五年前在别墅那边做佣人就对铭君心怀不轨!”

  心怀不轨,她还真有,有谁见到自己偶像内心还毫无波澜的。

  “她还背着我爬上了铭君的床,生了这个野种!”

  “住口!”陈老太怒喝一声,老太太显然不想让左悠听到大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悠悠,先跟这个阿姨出去玩哦。”

  见左悠离开,陈老太才甩出几张纸到常雅面前。

  “铭君,你也看看吧。”

  只扫过一眼,陈铭君如山般俊逸的眉峰也皱了起来。

  “铭君,怎么了……”常雅不明所以,凑过去看那几张纸,上面赫然写着“不能受孕”。

  就是这几个字,成了她魂牵梦绕的诅咒,她隐藏这件事整整五年,只要不要让陈老太知道,她迟早会坐上陈家少奶奶的位置,反正有婚约在。

  常雅声音颤抖着问:“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陈老太太一字一顿,重复了她的话,嘲讽一笑:“这是你的体检表。”

  一个星期前,常雅的确按照公司的安排去医院抽了血,也做了一些常规检查,她还以为是公司常规的体检。

  “多次流产,致使不能受孕。”陈老太太已经把这几个字记下了,她默念出来,又说:“这就是你常家扔给我的孙媳妇。”

  “就是这么一个烂货!”桌子被老太枯皱的一双手拍地如惊雷震响。

  过于激动的情绪,让老太太有些难受,她抚着自己的胸口,陈铭君也急忙上前安慰她。

  “常雅,你出去吧。”

  陈铭君亲自下的驱逐令比任何都更有威力,常雅像是突然被人抽了魂儿。

  陈老太去休息,常雅被带了出去,偌大个屋子就剩下了陈铭君和左曼两个人。

  左曼想跑。

  “我儿子呢?我要带他回家。”

  “不行。”陈铭君的身躯压下来,双臂撑在左曼的两侧,把她困在椅子上。

  左曼脑中浮现出无数影视剧中被抢走孩子的可怜母亲。

  “你们别想带走我儿子。”

  “呵。”陈铭君富有磁性的声音,发出低笑:“儿子,和你我都要。”

  左曼推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铭君不急不慢接下她的手,握住,“奶奶想抱曾孙。”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陈铭君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露出锐利锋芒。

  “不嫁就打断双腿,绑在家里。”

  他从不开玩笑,说到做到。

  五年前的那一晚,她的挣扎就得到了惩罚。

  “乱动别,不然掰断你的胳膊。”

  她偏偏不信邪,然后她的胳膊的确被扭脱臼了,那的确不是什么美好的初夜,她拖着自己残破的身躯溜走了,也亏她志坚。

  如果让她嫁陈铭君的那张脸,她巴不得,可让是嫁给陈铭君本人,她是不愿意的。

  陈铭君太危险了,在他身边无异于虎为谋,哪一天丢了小命都不意外。

  “让我想想。”

  “嗯哼。”陈铭君考量了一下,给了她一个期限:“我给你三天时间,收拾好东西联系管家搬来住。”

  “哦。”左曼的这句应答有点敷衍,陈铭君挑眉,怀疑她根本不会照做。

  下一刻,陈铭君把她摁回到椅子里,他的身影完全盖住了左曼的小身板,他的膝盖抵在她双腿间,成了让她无法逃脱的架势,然后就低下头来。

  这吻来势凶猛,左曼根本无法应对,他吮着她的唇似乎要将其吞吃入腹,他疯狂的索取,左曼连呼吸都要被夺去了。

  她的手臂撑在男人的胸口,想要抵挡他侵袭的攻势,可对方纹丝不动,只能感到陈铭君胸口的起伏,透过布料的灼热温度,烫得她头脑发昏。

  陈铭君的手摸上她的腰,顺着她臀部的线条一路向下,摸到裙摆手就往裙下伸去。

  “曼曼?”孩童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下子把两人的神智浇个清明。

  左曼急忙拽拽裙子,回应孩子的呼唤,“悠悠。”

  “曼曼刚才是在和小叔叔亲嘴吗?”左悠伸出两只手,把大拇指碰到一起正如两人相拥的样子。

  被自己亲生儿子叫叔叔的滋味不是很好,陈铭君纠正他:“我不是叔叔,我是你爸爸。”

  “因为是爸爸所以才和妈妈在亲嘴吗?”

  你个臭小孩能不能忘记亲嘴这回事。

左悠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拍起手来:“妈妈不用再找段叔叔了,我有爸爸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