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诛心罪证 > 正文
第2章
作者:言琉苏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06-01 09:58:51 全文阅读

忙碌中一天的时间总是飞逝,下班后她便径直回了家,素来都是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

“阿言回来了。”温纪系着围裙,拿着锅铲走到客厅。

温言轻扯唇畔,勉而一笑。

“怎么了?温纪眼眸中透着忧色,“是不是案子很棘手。”

“是吧。”温言淡而一说,“我先洗个澡。”

“洗好就可以吃饭了。”温纪扬言望着她,随即关上厨门继续烧菜。

温言拖沓着身子进到房间,颓然的坐于床边,翻过软枕,赫然放着一个相框。

眸中神色杂然,拿过相框指腹轻轻抚着,低声咛语,“六年了,你却出现了!”

“啪嗒”一滴泪珠落于相面,晕成泪花。

简黎回国没多久,便成立了黎川事务所。

傍晚时他刚进门,助理曼娜手捧着一叠文件,迎门而上,“简律,你今天突然加了去警局的行程,这几个案子的委托人都等了很久。”

“放桌上我会看的。”简黎瞅了一眼,走进办公室,脱下西装外套。

“那要再约时间吗?”曼娜放下转而一问。

“我看不必了,我们简律哪有时间听他们发牢骚。”此时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

“江律。”曼娜往身后门边一望,原是江川,事务所合伙人,“可这几个都是本地的有钱人,慕名而来的,这样会不会有些怠慢。”

“你觉得他会在意这些吗?”江川缓步上前,站于一旁,轻瞥了眼简黎。

“不会。”曼娜转而笑笑走出办公室。

江川在他的对面坐下直望着说,“见到了。”

简黎径直整理着桌面上的各种文件,并未搭话。

江川见他神情继而道,“我说你的性子还真是没变,大学好好的警校不读完,突然跑来我学校读法律。” 因着两人自幼相识,所以江川对他说话,一向直来直往。

简黎亦由着他,继续翻看着委托人的资料。

江川瞅他仍是没有理会的意思,起身讪讪一笑,“你忙,我也不吵你了。”说完转身离开。

随着关门声响起,简黎抬眸一望,继而拉开抽屉,拿出一张表面已然泛黄的报纸,足见其时间的久远。

他直盯着,黑眸中闪现的光芒让人捉摸不透,犹如无底的深渊。

夜幕在不自觉中降临,温言吃完晚饭便回了房,抚着头缓缓睡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而浮现鲜红刺目的画面,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外加浑身不断溢出的鲜血,此人蹒跚的朝自己走来却不说话。

转而四周围俱是黑压压的身影,犹如鬼影般压迫着自己,发出飘渺的声音,“温言,你这个杀人凶手!”

她极力想要看清,却仍是模糊不已,捂着耳朵想要拂开那个声音,愤而从一众黑影中冲出,那些影却随之跟来。

“别再跟了。”温言凄而叫唤,使劲的跑着, 越来越觉得自己身体透支,意识渐糊。

“啊…”温言惊呼着睁开眼,“唰”一下坐起,额边满是汗水,沁湿了发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依稀感觉到背后的丝丝凉意。

手捂着心口,渐渐缓下心绪,挥开被子赤足沾地,缓步走到一角,掀起小块白布,眼眸直视。

片刻后,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仰望着黑沉沉的夜,放佛如重墨般涂污了天际,寥寥几点星光,却也再难入眠。

次日阳光明媚,透过薄薄的云层,映射在大地,难得遇上都休息,便结伴到郊外出游。

温言自顾摊开餐布,再将零食一一摆放出来。

“你看着很累。”这一声关切原是方玲,是她的大学室友,留着利落的短发,除了温言做警察,其他人都是不相干的行业。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温言淡然一说,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

“是因为那起碎尸案吗?”方玲继而问道。

“是吧。”温言基本不与警局外的人多谈案件。

方玲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抬手攀上她的臂,“那今天就放松放松。”

温言微微转头,嘴角方渐上扬。

此时不远处有一男子拎着东西走来,虽说身子纤瘦,一米七的个头,穿着休闲服,但随着不断走进渐渐清晰,清秀的五官,沐浴在阳光下,让人不觉心头一暖。

方玲望着他笑着打趣道,“陆沈,这又是给温言买甜品去了。”

温言手肘轻碰了碰方玲,“别老开他的玩笑。”

陆沈听此脸上不自觉有些泛红,躬身放下袋子,轻声说道,“我去帮你们拿水。”说完转身又往车边走。

方玲见此“噗呲”一笑,“你还别说,这陆沈虽说没什么优点,但他好歹也是我们大学同学,对你又好,考虑考虑呗。”

“你别乱说了。”温言随口应道。

“你是不是还没忘记…”方玲刚想说下去,就被她塞进的零食打断。

方玲吧唧着嘴巴,见她不愿继续,便也不再多说。

不多时,陆沈亦拿着水返回坐下。

方玲忽的想起什么似得,戳了戳身旁的温言,“后天就是母校百年校庆,以你警局队长的身份,应该有邀请函吧。”

“怎么了?”温言转眸望着她皎洁的笑意。

“带我们一起去呗。”方玲臂膀朝她身上蹭了蹭,软磨硬泡着。

温言制止她轻摇晃的动作,“你叫上夏若一起吧,我这段时间忙,也好久没见她了。”

陆沈手中拿着水杯,帮两人倒着放好。

“我听她妈妈说好像出差了,估计是去不了。”方玲说及此缓缓松开她的手臂,接过陆沈的水杯一喝。

“那后天早上在校门口等。”温言望着两人说道。

方玲手握水杯遮唇,目光投向他一挑眉。

陆沈会意向温言缓缓开口道,“我去接你吧。”

“你到我家不顺路,到时候接她就好。”温言随手指了指方玲。

陆沈收回眼神瞅向方玲,便也不多说了。

三人就这样坐着闲聊了一下午,完后便各自离开了。

夜色融融下,繁星盈闪着微光,因着午后方玲未完的话,温言情不自禁来到华大警校。

并未走大门的她,仍是像读书晚归校时,从侧门趁机溜入。

晚课的校园,整个都透着静默的气息, 温言缓步走在操场旁,手肘不由搭于护栏站着。

忽的身后似传来稀疏的声音,但那道熟悉的声线,却令她的身子如电挚般怔到,愣回神慌而往身侧树后一躲。

几人漫步走着道上,正装的校长和蔼的望着他说:“难得你还回来看看。”

简黎边走边缓而道:“这是应该的。”

“那后天就等你来。”校长转而应道。

“一定。”简黎停下脚步说:“你们不用送了。”

校长等领导点点头,随而向他挥手往回走。

然简黎身穿修身西装,发丝逆梳,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夜色下映着他的身影,略显淡漠无已。

温言清丽的黑眸凝视着,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紧盯之际久时的思绪袭来,记得那年夜幕下,亦如今时般。

两人都身穿着校服躺于草坪上,静静的仰视着星空。

暮然间温言微侧身欺近,眸中透着清澈明亮道:“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简黎黝黑的眼眸回望道:“什么?”

温言面若皎洁月光,双手攀上他的臂膀说:“彼此装一星期的陌生人,谁先说话谁就输。”

简黎眉眼微眯轻声道:“你确定?”

“嗯嗯。”温言抿唇连连点头。

简黎瞬而欠身,俯近在她的脸畔,温润的气息萦绕,嘴角微漾低声一说:“那就开始吧!”转而起身走出草坪。

温言待回神时赶忙站起,快步边走边说:“诶,今天不算,明天才是第一天呢。”

简黎不理仍大步往前走着,而她挥手紧跟着。

接下来两人虽多有碰面之时,但都不打招呼。

不到两天时间,校园间传言已是纷纷扬扬。

此时刚下完体育课,温言和方玲一同去卫生间。

进门刚不久,洗手台方向似飘来声音,红衣女生说:“简黎和那个温言是不是分手了?”

蓝衣女生边洗手边回:“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两人本来就不配,迟早的事。”

红衣女生听后赞同道:“也对,那我们又有机会了。”

隔间里的温言双唇紧抿,打开门刚想冲出,却见人已然离开。

另一间的方玲亦听到了对话,随而走出到她身边问:“我其实也想问,你们吵架了?”

“没有。”温言微努了努嘴,转而洗完手就离开。

回到寝室后她就静躺在床上,另外三人站在阳台上望着。

夏若拍了拍方玲道:“怎么了?”

她怅然缓而开口说:“刚听到别人议论她分手了。”

“我看着也奇怪呢。”夏若一应本能转眸望着楚文道:“对吧。”

楚文瞅了两人一眼并未说话。

夏若见此刚欲走进寝室,身后的楼下却泛起声响。

三人不觉转身往下一望,俨然是简黎路过,而他身边紧跟着不少女同学。

在床上的温言亦似听到,快而起身到阳台,这幕映入眼帘不免有些气郁。

夏若浅而一笑,攀上她的肩膀打趣道:“校草就是不同,想挖你墙角松土的人到处都是。”

方玲亦搭话说:“你看紧点。”

温言听后猝然小跑离开,三人望着她离去的身影。

而楼下简黎等人继续走着,忽的飘来一道响亮的声音急促道:“不玩了。”

众人听到声音顿下脚步,除了简黎他人都回身一望,眼中透着鄙意。

温言无视旁人的目光,缓而走到他面前,双眸凝望着道:“我输了!”

简黎淡然一笑,望着她默不作声。

在她们疑惑之时,猝不及防的一幕不觉纷纷瞪大双眸。

见温言踮起脚尖,在简黎的唇边微亲一下,瞬而牵过他的手朗声道:“他是我的!”说完径直拉着走开。

简黎唇角漾起弧度,亦由她牵着。

自此校间又多了她的传言,好的坏的都有。

忽然响起的下课铃声,不免让树旁的温言一惊,回忆的思绪亦被打断。

拭去眼角的泪水,透过夜色往原处一望,简黎早已离开。

温言紧拽着微颤的手,脑中时不时飘过话语:真的是陌生人了吗?

在学生走出教室散课之际,她亦步亦趋的走出校园,离开了此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