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诛心罪证 > 正文
第3章
作者:言琉苏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19-06-01 10:02:00 全文阅读

次日下午,忙完手中工作的方玲,拿过手机拨出号码,待接通后说:“喂,在干嘛?”

电话那端传来陆沈的声音:“拍外景呢。”

方玲听后坐直身子缓而道:“别老是蒙头工作,这样怎么追温言。”

陆沈随而怅然说:“她不喜欢我。”

“不试怎么知道呢。”方玲紧而说道:“我看她挺累的,你多关心一点。”

“那我等下就去。”陆沈转念一说。

“这就对。”方玲夹着手机在耳边道:“不说了我先下班了。”随而两人挂了电话。

夜色在人们的忙碌中,悄然而至。

温纪父女在家刚吃完晚饭,门铃声响起,走到门边一开亲和笑道:“陆沈来了。”

“叔叔,我来看看温言。”他应声而笑。

“快进来。”温纪往门边侧身一让。

她听到说话亦从厨房探出头,顺而望着说:“你坐会吧。”

陆沈走到她身边欲撸起袖子说:“我来帮你。”

温言向着他浅然一笑:“不用了,我很快就好。”

身后客厅亦传了温纪的声音:“陆沈,来吃点水果。”

他瞅了一眼温言,只得回身应道:“好的。”往沙发边走去。

不多久后,温纪便理了理出门散步。

沙发上只留两人随聊着,侧眸望见她有些憔悴的面容,不由随口而出道:“怎么不找个男朋友照顾你?”

温言一听嘴角勉而淡笑说:“我哪有资格找。”

陆沈见她如此不由道:“会有的。”

温言回眸望着她微微颔首。

陆沈再待了会后就离开了,她终是敛下笑意,心犹如悬浮着,拖着疲倦的身子走进房间。

随而将门一关,来到书桌旁打开抽屉,拿出精致厚厚的记事本,翻到最新页,指尖捻过钢笔写了几个字。

昏黄的台灯下,侵湿的眼眶视线更绝模糊,酸意不断涌上,嗓子眼直觉发涩。

颓然将脸拂于臂间,紧咬唇畔发出哽咽噫呜的声音,双肩亦是微颤着。

壁上的挂钟“嘀嗒”的响着,不知不觉眼皮沉重,睡意袭来渐入浅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晨时窗外小鸟声声叫唤。

她缓而睁开眼,微抬起头,只觉双臂腿间都发麻,如千万蚂蚁啃噬般。

轻揉了揉待缓和些,起身拉开帘子,天色灰蒙蒙,片片乌云压着,见着如此天色,心绪亦不免低迷。

“可以吃早餐了。”温纪听到她起床的声音,坐在客厅一叫唤。

温言洗漱完换好衣服,走到餐桌边捻起一片吐司,“爸,我先走了。”

“这么急,吃完再走呢。”温纪阖上报纸望着她。

“不了,我怕来不及。”话音刚落,房门随着“啪”一声关上。

“这孩子…”温纪慈目一笑摇摇头,继续翻看着报纸。

华大警校外,已是热闹非凡,温言停好车就拿过邀请函,站在校外正四处张望着。

“你终于来了。”方玲突然拍过她的肩膀,“让我们好等啊。”

“早上出门晚了。”温言歉意一说。

“我们也是刚到。”陆沈见她这般便如实说道。

方玲伸出食指点了点陆沈,一副不打自招的样子,随而回望她淡淡的黑眼圈忧道:“昨晚你没睡吗?”

“还好。”温言浅然笑笑转而说,“我们进去吧。”随着三人便一同进入。

宽大的校道两旁,栽种满郁郁葱葱的树木,因着今日未见阳光,不自觉多了几分凉意,人来人往的学生各自走着。

她们似乎能听到走于身旁的人闲聊。

“你听说了吗,今年校方请了简黎律师。”一戴帽女生满脸笑意说道。

“就是那个在我们学校就读,中途突然转校的简黎。”另一短发女生询问道。

“是啊,怎么说也算是我们学长。”戴帽女生似有崇拜。

“一个转校生,也能受邀参加,真是笑话了。”短发女生明显不待见。

“谁让他是法国胜欧律师事务所回来的,那可是全球顶尖的事务所。”戴帽女生满是傲人。

“能力好又怎么样。”短发女生仍是不稀罕的模样。

“他可不只是能力好,最主要是长得帅。”戴帽女生继续道,“你以为今天那么多女生,往校门口干嘛,还不就是为了能碰上他。”

“我怎么听说他以前的女朋友,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的。”短发女生似想起什么问道。

“好像是。”戴帽女生一说,两人亦渐行渐远。

三人不自觉停下脚步,方玲眸中闪过诧异之色,望着她不由问道:“简黎回国了?”

温言的心泛起层层涟漪,敛下心绪缓而点头道:“是的。”

“你们碰面了?”方玲不由望了眼陆沈转而问道。

温言怅然缓缓一说:“他是警局特聘的案件顾问。”

“那你们不就会经常一起办案。”方玲紧盯着她说。

温言微抬眸望着天空,低缓的声音说道:“也许吧。”

方玲瞥了眼陆沈,使眼色让他赶紧的。

陆沈伸手作势一嘘,让她别多说,站了会三人便继续走着。

校方考虑避免拥堵,所以安排简黎直接坐专车来到会馆,先进行见面,再然开始。

馆内因着都是领导人物,故而三人只有温言才能进入,宽长的廊道镶着玻璃,望着窗外缓步走着。

忽的只觉有一影,收回窗外的目光一望,呆楞片刻,心似漏跳半分。

简黎身着白色衬衣,系于西裤内,袖口微微弯卷着,敞开的衣领处隐约裸露着锁骨。

两人都漠然不语,四目相对,周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冰冷。

许久,两人终是纷纷抬起脚步,一步步走进,却是径直擦肩而过。

温言走出几步终是停下脚步,缓而一转凝视着他的背影,愣看了会觉有异样。

双眸眯起眉宇间添了杂色,似发现他走路时,身子会往右侧微斜,如果不细看未必能发觉。

她本能的上前几步,口中话语已出:“过的还好吗?”

简黎耳畔飘来她的声音,顿下脚步却未转身,只微微侧眸低沉的声音道:“你觉得呢?”

虽寥寥几字,却如厉锥般刺入她的心间,一时竟透不过气。

此时,校长朝着简黎迎面走来,神色似有慌张向两人说道,“6号寝室楼…” 话虽未完,但看他的神情便是有事,简黎听了眸中一闪,缓步转身望向温言。

她听到校长的话身子一怔,几乎是同时望向他,与简黎的目光相视。

而寝室楼那边,校方早已疏散一众学生,不得靠近。

几人来到楼道,温言虽一同进来,心却是揪着。

出事的寝室门口,站着两个领导,宿管阿姨弯腰在一角狂呕着。

随着走廊尽头逐渐靠近,温言手心沁汗,脚下如被灌铅般沉重,心口仿若巨石压的喘不过气。

一旁的简黎似感受到她的心绪,双手插兜,眼眸直视着前方淡而一说,“你在这,我先过去看看。”

温言侧脸抬眸望着他,却浑然不知自己的脸已有些泛白,便在原地停下。

简黎继续走了几步,转而进入寝室,眼前这幕实属骇人。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怒瞪双眼,模样却依稀可见,拼接着几块琐碎的尸块,悍然平整的置于一号床位,不细看就如一人躺在床上。

简黎眉心微蹙,似有诧异,并未出声心中一说:是她!继而查看四周,转而在床边蹲下。

校长见她仍站在原地未动,便出口一唤,“温言?”

她被叫唤声拉回思绪,望着校长只得继续迈步走着,双手紧握似鼓足勇气般。

待到寝室门口,转身走进毅然见到同样的一幕,温言却如木般呆住,大脑犹如失去行动力,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双唇缓缓飘出颤音,“夏若!”

与此同时的寝室楼下亦是嘈杂一片,学生的脸上都是惶惶不安。

本在操场上闲逛的方玲两人,之前看到学生都往这边赶,就也随着过来看看。

方玲他们走到楼下,凑着身边的同学一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同学伸手往上一指说,“好像又是602寝室发生命案。”

方玲一听吓得脸色惨白,手不自觉的颤抖。

陆沈亦是一惊,满是不可置信。

“那是我们…”方玲颤抖的双手缓缓紧抓着他。

陆沈满是一样的心绪,但也只得拍拍她的手,尽力缓下她的心绪。

此时的寝室中,温言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只是站在床边,双眼发直的盯着尸块。

简黎站在阳台,四周围看了看,空无一物,转身回到屋里,见温言仍是呆楞着,绕过她身后朝着校长,“这栋楼平时有学生住吗?”

“并没有,那次事后,这楼的学生都不敢住,时间长了就废弃了。”校长转而说道。

“那她怎么会在这里?”简黎望了眼宿管阿姨。

“她经过这栋楼的时候,觉得有什么异味,所以就走进来看看。”校长一一解释道。

简黎不再多问,站于寝室过道上四处瞅看。

不久后,警队的人陆续到来,走进寝室就望见温言沉默不语。

蓝柔担忧的扯了扯她的衣袖,望着不似往常的她。

温言终是恍过神,眼神却仍是显得有些呆滞。

陈锦见她如此亦是心忧,但也只得先办案。

身边的柯宇询问着,“是谁发现的?”

校长一指角落,“是宿管阿姨,她现在吐的厉害,恐怕暂时回不了话。”

“有破坏现场吗?”柯宇继续问道。

校长摇摇头表示没有说道,“发现情况我们就封锁了。”

不远处的简黎眸眼一转,幽幽开口道,“阳台门是开着的,寝室内无打斗痕迹、无脚印、无喷射状血迹,这里并不是第一现场。”说完瞥了眼温言便转身离开。

几人记录下他的描述转而问道,“这楼有监控吗?”

“有是有,但不知道能不能用。”校长走到廊前一指。

陈锦跟出瞅了眼说道,“那麻烦把监控给我们带回局里。”

“好好。”校长随即让身边的领导下去准备。

简黎走下楼站在门口,眼眸透过身旁的盆栽叶逢中,望向远处被拦住的一众人,眼角微眯,绕过道从其他路离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