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诛心罪证 > 正文
第4章
作者:言琉苏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1:42 全文阅读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校庆也只得取消,校方也因此临时给学生放假几天。

法证组采集完,尸块被清理先行带回。

转而陈锦再勘查后,方走回温言身边低声一问:“头,可以走了?”

她只觉手心仍是发凉,愣回神望着他说:“取完了吗?”

“是的。”陈锦随而一应转念问道:“你认识死者?”

温言淡若的眸光瞥见他缓而说:“她是我大学室友。”

陈锦听后惊诧不已急着道:“对不起啊。”

温言微微摇头转而说:“安排认尸吧。”

“好的。”陈锦一应紧而让其他警员去通知。

完后他的眼中有着担忧说:“你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一下?”

“不用。”温言淡然回到,回身转眸一望,已没了简黎的身影,眸光流转深吸口气,抿唇抬步离开。

绕过楼梯走到一楼门口,聚众的学生群不由往前涌动,似想要探究情况。

方玲望着她凝重的神情不觉一唤:“温言。”身子探出想要靠近。

警员紧而拦着一众人,她听到望了眼,转而从另一边离开。

陆沈见她如此亦想跟上。

方玲侧眸伸手一抓他道:“我们也去局里看看。”

陆沈点点头表示赞同,两人便从学生群中挤出,赶忙往停车场而去。

而先到警局的其他同事,已第一时间通知夏若父母前来认尸。

阴冷幽暗的停尸房,榻上放着残缺不全的尸身,只双目瞪着的头颅,昭示着怨气。

夏若父母在警员的陪同下,走进房间后,刺眼的这幕便撞击他们的心。

夏母两眼发直,身子瞬而瘫软无力,声中透着凄厉的喊叫:“是我们若若!”女警赶忙上前扶着。

夏父煞白的脸紧盯着头颅,双眼通红青筋爆起低沉说:“谁这么狠毒啊?”

警员速而不断安抚着两人,待良久后方搀着走出。

温言亦在此时回到局里,几人在警局院中碰了个正面。

夏母哭声凄厉紧抓着她说: “温言,我们若若死的好惨啊!”

夏父神情哀伤,满眼通红,“你和她那么多年同学,一定要还她公道。”

此时方玲和陆沈紧跟而来,小跑进院瞅见这幕,两人对视一眼,不详的感觉涌上。

夏母一把抱过方玲,放声大哭, 她不明所以抱着夏母,拂背安慰着。

夏父声中满是颤音对两人道:“若若死了。”

陆沈一听震惊不已说:“怎么会这样?”

夏父紧拽着双手怒拍着胸脯吼:“死无全尸啊。”

夏母听到这话更是号啕大哭,悲愤交加。

方玲只觉身子发麻,想到素日的朋友凭空就没了,难以置信。

陆沈也湿了眼眶,疾步到夏父面前,伸手制止他拍打的动作道:“叔叔,你们要多保重身体。”

“女儿都没了,还要身体做什么。”夏父哽咽的说道。

“温言,夏若死的那么冤,你一定要找出凶手。”陆沈望着她道。

“我会的。”温言直视着他们,敛起心神坚毅的望着。

方玲松开夏母,不断的抚着她的背。

温言望着她们继而说道,“阿姨,你们之前发现夏若有什么异样吗?”

夏母瘫在方玲的身畔,抽泣着摇摇头。

“那她这几天没在家,你们没有联系吗?”温言继续问道。

夏父继而接道,“她前几天出差了,我们怕影响她工作,所以没有打过电话,可谁能想到…”说及此他又忍不住。

温言望了眼方玲,她会意轻声说道,“阿姨,我先送你们回去。”

随即陆沈两人扶着二老回去,望着他们颤巍弓背的身影,温言双眸一紧,抿起双唇上楼。

待走进办公室,冷冷说道,“开会!”

会议室中,温言坐在上首,幻灯片上放着断头的照片,“陈锦,你说下死者的情况。”

陈锦点头,“死者夏若,28岁,身前从事保健品销售,生性直爽,询问过她父母,除了有一个男朋友,平时并无交恶。”

“之前的碎尸报告怎么说?”温言转而一问。

陈锦一按手中的按钮,幻灯片切换至之前的碎尸,“证实是人肉,切口与这次的相似,且手法十分的专业。”

“让法医验一下是否属同个人。”温言顺而说道,“柯宇,夏若的男朋友季明是医生。”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柯宇随笔记下。

“蓝柔,你去走访她身边人,包括她的公司客户。”温言捻着笔朝她一挥。

“好的。”蓝柔点头再说道,“两处现场都并未发现可疑的证物。”

“虽说寝室尸块不多,但想要堂而皇之的抛尸,那必定了解学校作息时间。”温言思虑片刻,“夜深人静!”

“头的意思是,凶手极有可能是选择晚上抛尸。”陈锦眼瞅着说道。

“嗯。”温言随而一应放下笔,“陈锦你负责看学校带回来的监控。”

“是。”他朗声应道,随即散会。

大家都各司其职,纷纷展开调查。

而简黎从学校离开后,便回了事务所。

江川刚站在曼娜办公桌旁,见他推门而入不觉奇道:“你不是去校庆了吗?”

简黎面上有些阴郁并未回话,径直往走廊尽头的大办公室走去。

江川见此神色微敛,随而向着曼娜说:“你先审核。”

“好的。”她边打字边应道。

江川迈步亦往办公室走去,回身将门阖上,紧而在他对面坐下问:“发生了什么事,看你脸色不太好。”

“夏若死了。”简黎忽而抬眸直视冷言说。

因着他们两所学校是隔壁,加之读书时来往较多,故而都彼此相识。

“温言的同学。”江川听此面上一惊道:“怎么死的?”

简黎十指交叉搭于桌上,随而说道:“被人分尸抛在寝室。”

“她这是得罪了谁。”即便未见现场,但听到已觉血腥,不由怅然道:“所以校庆取消了,你才这么早回来。”

“嗯。”简黎应道顺而拿过桌旁的档案,翻看着其他工作。

江川往前微挪了挪椅子,上前欺近他道:“那她怎么样?”

简黎默不作声,仍是看着手中的资料。

他见此便不吵着,转身轻步走出。

“啪嗒”待门关上,简黎深不见底的眸光,紧盯着前方良久,不由思虑着。

方玲两人将二老送回家后,安抚宽慰许久,方才起身离开。

走到楼下坐进车里,缓而开出,按着她所指的路线,前去购买食物。

良久后陆沈把方玲送到家楼下道:“要我帮你提上去吗?”

“我可以的。”她愣回神速而摆手说:“你也累了一天,早点回去吧。”

“那我到时候再来接你去夏若家。”陆沈侧身望着她说。

“没问题。”方玲回道后便将东西拿去,关上车门透过车窗道别。

陆沈随而踩下油门,驶离公寓楼。

方玲手拎食材,瞅见柜台的宿管小伙,浅笑点点头上楼。

今日之事如霹雳般惊天,全身的力气似被抽空。

心中亦是矛盾不已,本欲把此事告之他,但随着脚步渐渐靠近房门,终是敛下了事情。

而因要细看监控的陈锦,一连就看到了晚上,虽有倦意,但也不敢松懈,便洗了把脸继续看。

忽的,屏幕上寝室的尽头,缓缓走来一泛着微光的白影,穿着宽大的裙衫,长发披肩,陈锦提起精神,聚精会神,白影越走越近,快到寝室门口,悠悠发出不清晰的声音。

陈锦一愁,反复倒带听声音数次,才听懂是什么,但这话却让他毛骨悚然。

此时屏幕中又再次回放,似是发出幽幽的女声:温言,还我命来!

陈锦内心揪起,冰凉的感觉似涌上心头,赶忙跑回办公室,心神恍惚的望着蓝柔问道:“头呢?”

“说是去学校抛尸现场了。”蓝柔边输着走访记录边说:“找她有事吗?”

陈锦回愣神想要说话,而此时柯宇回到办公室,看着很是疲惫。

“季明怎么说?”蓝柔眼瞅着问道。

“什么怎么说,医院那边都说他几天没上班了。”季明气愤的坐下,“我到处找了他一天,还是没下落。”

“夏若死了,他却失踪了。”蓝柔疑惑不已。

陈锦听此更是心头一凉,喃喃自语,“不会有事的。”

“你在说什么?”蓝柔凑近问道。

陈锦回神说道,“我们也去抛尸现场。”拍了拍两人速而往外冲。

蓝柔和柯宇紧跟而上,眸中甚是不解,不由边走边问道:“走这么急是有什么问题吗”

陈锦连连按了几下电梯向下键,慌而向他们说道:“我怕头一个人会遇到危险。”

“你是想她了吧。”柯宇拍拍他的肩膀随而道:“咱头的身手可不一般呢。”

“现在没时间跟你开玩笑。”陈锦挥开他的手,见电梯门打开速而走进。

旁人随而亦都纷纷跟上,难得见陈锦如此正经神色,心想真是遇到事情才会如此。

漆黑的夜晚,温言一人走在阴森的回廊,静到足以听到心跳声,微弱的手电筒灯照着前路。

一步步走近,脚跨进寝室,外头的风声听着呜呜嘤嘤,好似哭声般,阳台门被风刮着发出拍打声。

暮然间,静谧的回廊中似传来飘渺的脚步声。

学校不是已经放假了吗,怎么会有人,温言瞬间只觉血液凝固,内心一颤,关掉手电筒,背倚靠在墙边,心砰砰直跳。

风声传进耳畔,更是如鬼爪般,狠剐过心口,让人不寒而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