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诛心罪证 > 正文
第9章
作者:言琉苏  |  字数:3248  |  更新时间:2019-06-04 08:56:13 全文阅读

简黎凝视着她被鲜血染红的衣衫,陌生的神情,渐渐走近她。

不多时,她注视着眼前的人,似是面色恢复如初,“简黎。”

他抿唇点头,瞅了眼地上的方玲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温言直说道,“我上来她就已经死了。”声中有几分颤。

简黎知她心里难受,再这么短时间,连连失去朋友。

她说及此,泪已顺着脸颊流下,头微微靠于他的肩,想要寻求最后的温暖,“为什么?”

简黎任由她靠着,缓缓抬手抚着她的肩。

很快时间,楼下便响起了警车鸣笛声,警察陆续上楼,封锁现场,进行取证。

“头,你们怎么也在房内?”陈锦走进望见两人。

温言并未说话,浑身透着忧伤。

简黎望了她眼,转而说道,“房内没有打斗迹象。”

此时法医正对着尸体进行初步验证,起身说道,“根据肝温判断,应是刚被杀不久。”

温言伸手看了眼手表,晚上八点半。

“我刚进楼就让宿管把门关上,楼里的人都在休息室。”简黎对着陈锦说。

“所以凶手可能还在这里。”陈锦恍然一悟,便让其他同事去休息室录口供。

与此同时,温言身后的柜子有异动,简黎微侧身,站于她身前,陈锦几人拔枪慢慢靠近,突而上前拉开柜门。

暮然间一人滚出,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嘴里念叨着,“不要杀我。”

众人一看是季明,见他缓抬起头,望见温言那刻,惊恐不已,朝着她直叩头,“求你不要杀我,我不会说出去人是你杀的。”

温言面色一变,仿若置身在冰窖,全身凉透。

简黎眸光微眯直视季明,周身散着冷冽的气息。

陈锦等人不置信,都纷纷转头望着她。

蓝柔等人给休息室的人都做好笔录,便一同都回局里。

因着此案件牵涉进警察,不免也惊动了顾耀,满脸肃穆沉声道,“怎么回事?”

“顾局,重要涉案人已经带回,都在审讯室。”陈锦敬礼应道。

“仔细审。”顾耀嘱咐道。

“是。”陈锦等人齐声应道,纷纷前去工作。

顾耀瞅见站在窗前的简黎,走到身边轻拍他肩,微微点头以示放心,知他担心温言,一指审讯室隔间,两人便一同进入。

因着温言在案发现场,又是所谓的目击证人,故被列为第一嫌疑人进行审讯。

“头,能否说下你今晚八点左右在哪里,在做什么。”陈锦眸中闪着忧色。

“叫我温言。”她已洗去面上的血渍,坦然面对,“因为今天方玲约了我,所以七点后去的。”

“那七点到八点半这一个半小时,你在干什么?”陈锦知她作为嫌疑人,只能叫名字,但他不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叫。

“我是七点半左右到楼下,八点左右进屋发现现场。”温言一一说道。

“有时间证人吗?”陈锦继而问道。

温言望着他说,“有。”

“是谁?”陈锦问道。

“简黎。”温言说出名字的时候,鼻尖有些酸意。

隔间的顾耀望向他,“案发前你们在一起。”

“是我送她到楼下的。”简黎黑眸直视着审讯室,转而从裤袋抽出车钥匙递于警员,“可以查我的行车记录仪。”

警员接过钥匙,顾耀点头让他先去查看。

转而审讯室这边,陈锦继续问道,“你哪段时间和简黎在一起。”

温言再详细解释道,“七点从警局咖啡厅离开,七点半到楼下。”

“那七点半到八点,近乎半个小时,你不在方玲家吗?”陈锦顺着问道。

温言眸中一失神,缓缓开口道,“不在。”

“那你在哪?”陈锦一愣继而问。

温言眼眸黯然,并未马上回道。

简黎双手交叠于胸直盯着。

“这段时间,你们没在一起吗?”顾耀瞅见温言的状况,转而问他。

“没有。”简黎随而应道。

顾耀只得继续关注着审讯室,陈锦轻声一唤,“温言?”

她回过神说,“我在公寓一楼后院。”

“和简黎一起?”陈锦探着问道。

“我一个人。”温言直说道。

“所以这段时间,没人证明?”陈锦依着她话说。

温言微点点头。

“你既然已经到了,为什么不上楼,而在后院?”陈锦不解。

“只是想吹吹风。”温言眸中光如秋水,双手有些微微拽紧。

隔间的简黎听她此话,心中有些了然,定是当时车喇叭打断她的话,却也未继续说,从而影响她的心绪。

“那你有动过现场吗?”陈锦问道。

“没有。”温言清丽的双眸直视着。

“你作为嫌疑人,暂时还不能离开。”陈锦声中透着无奈。

温言面上淡若微微点头,起身被带出。

简黎亦走出,两人眼神交汇,望着她远去。

转而他来到另一审讯室隔间,中年妇女正在里面,因她是第一发现人,所以需带回局里协助调查。

蓝柔肃然问道,“是你发现尸体的?”

“是的。”中年妇女脸色苍白,看着仍是没缓过来。

“你看到了什么?”蓝柔紧盯着问。

“我看到那女的满身是血,趴在方小姐身上。”中年妇女颤抖着描述道。

“你去死者家里做什么?”蓝柔继而问道。

“我感冒不舒服,所以想要休息,但是方小姐房里有很重的声响,吵得我睡不着,所以想过去提醒一下,没想到…”中年妇女说及此仍是身子发颤。

“什么样的声音?持续多久?”蓝柔抓重点一问。

“就像菜场砍猪骨头的那种,多久?”中年妇女抖着想了想时间,“大概有十几分钟。”

简黎听此眉间微蹙,双眸眯起。

“这么久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去提醒?”蓝柔转而问道。

“那时候吃完药打算睡,想着声音应该不会那么久。”中年妇女沉沉道。

蓝柔继而问了几个问题,便让她回家。

没多久,衣衫凌乱、眼神涣散的季明被带入这个审讯室。

“季明,你为什么躲在柜子里?”柯宇肃而问道。

“我不知道,别杀我。”季明双手搅着。

“这里没人会杀你。”柯宇安抚道,“你是安全的。”

“真的吗?”季明抬眸,眼中俱是惶恐。

“是的。”柯宇转念一问,“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我不能说。”季明瞪大眼睛,凑近挥挥手道,“说了她就会杀了我的。”

“谁会杀了你?”柯宇顺着问道。

季明身子更前倾了几分,双眼往四周瞅瞅,似是神神秘秘,小声说道,“温言!”

柯宇眼眸一瞥,一甩手中的笔似是不耐,挥了挥手让警员把他带下去。

审讯完,两人走出隔间,顾耀率先说道,“依目前看,温言那半个小时,没人能证明她在做什么,前后时间与那邻居的证词又相符。”

简黎明他所指,心中已是有歉意,如果当时自己送她上楼,是否结果就不同。

其他几人审讯完便回到办公室。

“怎么样?”陈锦问道。

“虽说没有实质证据,但现在两个证人都指向我们头。”蓝柔分析道。

“季明精神状态不好,他的证词都不一定能信。”柯宇说道。

“扣留协助时间过后,头就要暂时离开局里,直到案件破了才能回来。”陈锦很是颓然。

“头也是在家协助调查,没事的。”蓝柔安慰着。

“我们都相信头。”其他警员都是振振有词。

几人都相互一望,了然于胸。

简黎并未离开警局,而是坐在自己车里,思绪飘着,前前后后想着案件细节。

夜色中乌哑哑一片,他抬眸直望着,想到她空档的半小时,心里亦是不明,当时她到底想说什么。

扣留协助一天很快就过,温言等人走在过道。

“头,你先回家好好休息,这个案子我们会时刻跟进,一定还你清白。”陈锦坚毅的眼眸望着。

“是啊,你放心。”蓝柔随即说道。

温言此时甚是欣慰,望着她的组员缓而道,“辛苦你们了。”

“这都是应该的,我还等着你早日归来呢。”陈锦鼓劲转而望着一众警员,“是吧。”

“那是当然。”其他人应道。

几人继续走着,待温言转身之际,一肃穆的男声响起,“温队暂时还不能离开。”

众人纷纷望向声源,原是B组队长叶奇,手拿着文件走到她面前,“方玲一案报告已出,刀和斧头上,除了她本人的指纹,只有温队你的指纹,并且在死者指甲逢中,发现残余组织,经对比证实是你的。”

温言听此如同电挚般,身子顿觉僵硬,大脑如失去行动力,很是不明。

其他人皆是不可置信,面面相觑,犹如炸开锅,陈锦愤然上前,“这怎么可能,叶奇,你不要嫉妒我们头办案能力,所以公报私仇。”

“陈锦,你说话注意分寸。”B组警员站出来说道。

“上头已经正式把此案,移交我们B组,温队,跟我们走吧。”B组警员侧身让路道。

温言愣神的抬步,陈锦本能一抓,致使她的衣袖向上一伸,悍然几道血痕。

在场的人纷纷一惊,齐齐望着她。

叶奇瞅了眼望于他们,勾起一笑,“看来证据确凿,你们还是尽快给她请律师吧。”

B组警员显然有些偷乐,两组队员对峙着。

陈锦见他们的神情,更是愤愤然,彼此推搡着。

“我做她的辩护律师!”简黎黑耀石般的眼眸,透着英睿笃定之气,手插裤袋缓步走来。

叶奇等人见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小步。

温言此刻听到他的声音,犹如悬着的心,顿时有了着力点,柔丽的眼眸凝视着,嗓子发涩。

简黎走至她的眼前,唇畔微微上扬,酒窝凸显。

温言见他的笑,如春风般拂过,满是暖意,能拂去她心中的不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