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野蛮郡主:腹黑世子快宠我

正文第11节 写信

[更新时间] 2019-06-17 00:08:35 [字数] 1691

魏府墙角的柳树旁,一身红色布裙的奚儿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双环胸瑟缩成一团。奚儿面露焦急之色,心中担忧郡主莫不是迷了路,奚儿一直侧耳倾听着魏府府邸中的风吹草动,倒也没有小厮大喊抓贼,这至少说明自家郡主没被人发现,宽心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厢奚儿如此担心郡主,傅瑾压根从头至尾没发现身边少了什么人,奚儿早被傅瑾遗忘在了角落里,被魏君乾亲自送自己回府的满满幸福感淹没了。傅瑾猫步轻悄地走进蘅芜苑内,无声无息,轻掩门转身进入内室,却被门后的绿色身影吓了一跳。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古人诚不欺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的惊叫了一声,傅瑾一张精致的小脸吓的惨白,双脚发软直哆嗦,两只手紧紧抓住身后的门框,才堪堪得已稳住身形。待看清来人是谁,傅瑾肺腑中一口浊气郁闷的吐出,旋即一个爆栗敲在了烟儿脑门上。抚胸叹气道:“烟儿,你要把主子我吓死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烟儿捂着额头,激动的热泪盈眶。她的亲亲郡主啊,可算是回来了。烟儿语气充满了委屈,哼哼唧唧道:“郡主,您到底去哪了呀,奴婢在这等了您快一夜了,害怕您和奚儿出什么危险,主子倒好,一声交代都没有就走了,我这不是担心您和奚儿的安全吗,都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烟儿于子时三刻悠悠转醒,月光透过竹帘洒到地面上,烟儿呆望着窗外斑驳的竹叶,推敲着此时是什么时辰了。穿起绣鞋回忆着,自己本来是陪郡主喝桃花酒纾解烦闷,结果自己竟喝醉了!心中暗恼:该死的!真是喝酒误事啊!万不该与郡主赛着饮无忧老头的桃花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烟儿急匆匆地赶往主室,却悲哀的发现郡主和奚儿均不在蘅芜苑,烟儿不敢掌灯,害怕惊扰了杨管家及小厮,摸黑将傅家的内院外院统统找了个遍,愣是连影子也没见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烟儿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天亮了人还未找到,恐怕不是一顿板子的事了,估计得被扒层皮啊......烟儿不敢继续往下想了,瞬时吓的酒完全醒了,料到兹事体大,更不敢声张,思忖着主子可能会去的地方。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咦,主子,奚儿呢?都这么晚了,她没和您一起回来吗?”烟儿恢复一贯轻快的语调,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垫着脚尖,左右晃动着脑袋往傅瑾背后瞧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瑾一拍脑门,她就说她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经过烟儿一提醒,她才猛然想起,可怜的奚儿可不就蹲在魏府的大柳树下等着自己呢吗。唉,她竟把一大活人给落下了,真真是美色误人啊,害人不浅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瑾懊悔不已道:“我把她给忘了,奚儿不会武功,你现在赶紧去魏府墙外的大柳树下,把她快快接回来,记得带上件御风氅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去了魏府啊,烟儿对自家郡主这种重色轻奚儿的行为很是嗤之以鼻,倒也不敢耽误,微屈膝恭敬答到:“是”。烟儿左手携氅衣转身冲入茫茫夜幕中,直往魏府方向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召唤其他丫鬟,傅瑾来到蘅芜苑的天然温泉汤池沐浴,隐隐约约显出的优美身材,长流之下的墨发,被一只通体透明的淡雅发簪随意挽起,手若柔荑,肤如凝脂,螓首峨眉,美目盼兮,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好一幅美女出浴图!竟似那误入凡尘的仙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瑾沐浴完毕,着中衣正坐于梳妆台前,将秀发全都拢到了肩膀一侧,只露出一截月牙般的后颈,微微侧头,擦拭着自己刚洗过的湿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瑾望着窗外一轮明月晃神,回过神后竟发现嘴角都是上扬着的。傅瑾赶紧用手把两边嘴角向下拉了拉,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回响:傅瑾啊傅瑾,你算是栽到魏君乾身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应是万籁俱静沉沉入梦的好时辰,傅瑾却毫无睡意。拢了下中衣转身进入书房,随意拿起一本书翻阅,看到《诗经·风雨》中:“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看到你,我怎会不欢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前的傅瑾又岂会理解个中欣喜,只想象成傅衍与郑暮烟两情相悦、青梅竹马的喜欢,便是其含义罢了。此去经年,何曾想过现在的自己竟也身临其境,魏君乾于自己是情窦初开,于自己也是云胡不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瑾脑海中想起魏君乾迫不得已抱着自己的样子,即无可奈何又咬牙切齿!饶是如此,傅瑾还是那么喜欢他,每每想起心中跟抹了蜜似的。傅瑾抽出一张印有桃花的信纸,凑身上去,还能闻到淡淡香气扑鼻而来。傅瑾提笔聚神写到:“一愿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二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皆老。魏君乾,哪怕物是人非事事休,我最喜欢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