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了
作者:颜尺公子  |  字数:2275  |  更新时间:2019-05-31 16:39:37 全文阅读

“朝露啊!你醒醒吧!”

“你快醒醒啊,你告诉他们,你没偷吃你奶细面馒头。”

“朝露,朝露啊!”

耳边是谁?沈朝露浑身哪里都疼,尤其是头,痛的跟万千根针同时扎进去一样。脑海中一个瘦弱的女孩从小被家里人嫌弃,十岁时候差点被大伯母偷偷找拐子买进大山里,还是她自己跑出来的。画面一转,女孩路过厨房看见大伯母家里的大虎子偷吃细面馒头,被发现之后,大虎子竟然反过来说是她偷吃的。

小女孩被奶奶推到灶台上,撞到了脑袋,昏迷不醒。

这是哪个农家女吗?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她不是废皇后吗?待在宫廷之中,圈禁在凤朝殿不得外出,难产时候带着孩子一尸两命。

对了,李庭呢?她要去找李庭,变成鬼也要找他和郑燕儿索命!

她挣扎着睁开双眼,看见了一双遍布细纹,还流着眼泪的妇人眼睛。

这是谁?她一张口,率先就喊出了一声娘亲。

娘亲?她娘是长公主,不是陪爹游山玩水去了吗?

眼前这个身穿破衣,面容枯黄的妇人是谁呢?

难道说…她重生到一个农家女身上了?那刚刚那段记忆是不是就是她这具身体原来的经历呢?

“朝露,女儿啊,你可别吓唬娘啊!”柳青抱着女儿痛哭。

“呜呜…妹…妹…”身边十四岁的李朝阳一边哭一边大喊,从小痴傻的他也知道妹妹这次受了很严重的伤。

沈朝露看着眼前的一切,包括抱着她还在哭泣的两人。眼前这个间屋子简直是连她成恩公府邸的下人茅厕都不如,狭小阴暗潮湿,门缝里透着点点光线,照在里面的几个人身上。

李朝阳生的壮,一顿能吃三大碗的混粮,要不是他包揽家里的大部分田地,早就跟李朝露一样成为家里人讨厌的对象之一了。

朝露脑子里记忆跟眼前看见的开始重叠,柳青是她的娘,李朝阳是她的亲哥哥,只是生下来痴傻,空有一身力气。

“娘,哥哥。”她用尽力气坐起来,柳青赶紧扶着女儿。

“娘,我没有偷吃细面馒头,偷吃的是小虎子。”朝露说。

柳青哭着点头,“娘知道不是你,可她们不听啊!你大伯母吵着要我们赔那一个细面馒头,说是要做来孝敬给娘吃的,那一个馒头要我赔一百文钱呢!”

柳青手里哪有那么多钱,她每月偷偷做绣品,也不过进账五十文,一百文那可是她两个月的收入啊!

朝露尝试着站起来,这具身体竟然这样虚弱?她好歹以前也是镇国将军亲孙女,虽没有高超武功,可身体确实要比一般的女子要强很多。

怎么就到这一副虚弱的身体里了呢?不过转念一想,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已经不容易了。

“她做梦,一个馒头一百文,娘,咱们出去理论。”朝露脾气一贯像她祖父,暴躁易怒。

柳青被女儿这一反应吓到了,女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硬了?

朝露打开了房门,被阳光刺的闭了下眼睛。

院子里等着不少人,记忆里的虚伪的大伯母正掐着腰站在院子里,扶着朝露亲奶奶王氏站在院子里。

而真正偷吃的人,小虎子一看见她出来了,就嚣张的瞪了她一样,满是嘲讽的意思。

可惜了,他们不知道朝露已经换了个芯子,这里面是智斗过后宫佳丽的正宫之主,这点小伎俩她还不放在眼里。

“娘,朝露肯定也不是故意的,这次等柳妹给了钱,您可就别计较了,我再给您做馒头,成不?”大伯母刘萍似是安慰王氏,还在给她顺气。

谁想王氏是越想越生气,敢偷吃她的馒头,以后是不是还想要偷她的银子呢?

王氏绝计不想绕过这小贱蹄子,好不容易二儿子出门做工去了,被人跟她对着干,还不趁着这机会收拾一下这对不听话的母女。

那柳氏兜里至少有一两银子,还没分家呢,敢偷藏银子,她迟早得收拾那个贱人!

“小贱蹄子,养你这么多年还得防着你偷吃我粮食,粮食不要钱呢!你下过地吗?”王氏痛骂,指着朝露一副痛心疾首得样子。

刘萍安慰着王氏,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奶,我没吃你馒头,吃馒头的是虎子。”朝露说道。

刘萍这倒是听见了,闻言不动声色得瞪了朝露一眼。

“胡说八道,小虎子那么听话,怎么会偷吃呢?肯定是你!还敢狡辩,老娘打死你个偷吃的!”王氏抄了藤条就往朝露身上招呼。

“大伯母怎么不说话?你敢跟我去里正那里对质吗?看看是谁偷吃了家里的馒头!”朝露快速闪躲着王氏的藤条,一边快速推开院子门,冲着外面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大叔大婶们救救朝露吧!我要被奶奶打死啦!”

正是小吉村里人从田里回来时候,大家显然是被这一声声尖叫吸引了注意力,连忙看着夺门而出的朝露。

朝露看惯了宫里女人装晕装病,没想到自己也有这功夫,装的如此像。

她一闭眼,就软乎乎的晕倒在院门口的土地上。

一点儿都不疼,就是有点脏,朝露心想。

朝露醒在里正家,村里人亲眼看着她晕倒在家门口,听见她大喊救命,众人为了公平起见,只能抬着她去里正家。

里正也姓李,叫李岩,他不仅是小吉村的里正还是李氏一族的族长,在村里的地位无人能比。

柳青抹着眼泪,李朝阳傻里傻气的坐在一边的地上,看着躺在草席上的妹妹。

朝露一醒,王氏不管不顾的上来就拖着朝露往外走。事情闹大了就不好了,一个馒头的事情还能惹的全村都知道了。

“李家的,先把这孩子放开,有话好好说!”李岩道。

“这死丫头满嘴假话,说的话不中听,就是跟我闹着玩。”王氏赶紧说道。

“里正叔,我被说假话,我没偷吃奶奶馒头,大伯母说是我偷吃的,还让我娘赔她一百文钱,不然就要赶我们出去。”朝露一边虚弱的睁开王氏禁锢着她的一只手,一边挣扎着站起来。

她指着站在一边,面色铁青的刘氏。

“我路过厨房,看见的是小虎子在偷吃馒头,还偷吃了鸡蛋。”

小虎子脸憋的通红,他指着朝露急着说道。

“胡说,我没吃鸡蛋!”

语毕,在场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明明就是自己孩子偷吃,还推给弟媳孩子,真是坏得很。

刘氏面色一僵,一巴掌拍在小虎子背上。

“我叫你偷吃,下次偷吃就告诉娘,娘给你做,干嘛要说是姐姐吃的?下次不许这么调皮,知道吗?”

轻而易举把这件事讲成是小孩之间因为害怕被责怪而互相推脱的小事,王氏一听,果然看着刘氏,眼底带着骄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