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供小虎子读书
作者:颜尺公子  |  字数:2231  |  更新时间:2019-06-03 18:57:12 全文阅读

刘氏累的满头大汗,正好看见了她,眼神一瞪,气愤的转开了头。

就连二房的宝贝儿子小虎子都下了地,蹲在田埂里拔着草,热的脸蛋通红,似乎还在流着眼泪。

听说二房找到了书院给小虎子设置了入学考试,小虎子落败不说,还让村里人笑话了。

一个从小说是聪明过秀才的孩子,竟然连书院的入学考试都进不去。

实在是丢脸,就连李岩都难得出面,让小虎子耐心学习,实在不行要跟着李有根两口子多学种地,以后也好有个出路,不被饿死。

刘氏此刻恨二房恨得牙痒痒,要不是前阵子事情太多影响了小虎子用功读书,他肯定就能考过了,又怎么会被这么多人嘲笑?

朝露尽量忽视刘氏越来越凶狠的眼神,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不过一会儿,王氏尖叫着从远处过来。

“哎哟喂!我大孙子进书院啦!快快快!小虎子快回来,奶给你买肉吃啊!”王氏火急火燎的从田埂上下来,拽着小虎子就往回走,唯恐这太阳晒到他宝贵大孙子了。

“书院老师亲自来的,说是我们家小虎子资质好,是个可造之材!我也听不懂啥意思,只知道我大孙子进书院了!以后就要光宗耀祖了!”

李有根两口子瞬间丢了锄头,抬起头回了家。

朝露看着那一家人尾巴都翘上天得样子实在是看不过去。小虎子本来就不是个读书的料,性子急躁易怒不说,为人又学了刘氏的小气巴拉,又沾了李有根的两面三刀。

还没多久,全村人都知道了李家大房儿子进了书院,还是书院的老师亲自来请的,可长脸了。

里正亲自来送了些笔墨,倒是被李有根呛了口气。

“里正叔还是看错了我们家小虎子吧?你看看,这不就是个读书人吗?跟咱们地里讨生活的就是不一样。”

李岩被气得脸发青,午饭都没在大房家里吃,就匆匆走了。

不知为何,朝露总觉得这书院收小虎子一事另有隐情。

牛叔傍晚带回一个好消息,朝露做的竹编不仅卖完了,还有人预定明天的竹编。

“那镇上不少猎户看上了这竹编,一眼就知道那是个好东西,捕鱼肯定是比一般的要厉害的多。还没到午时就卖的差不都,下午就卖完了,有几人预定了明天的份,朝露你看能赶出来不?”牛叔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这生意太好,还得麻烦朝露丫头编多一些。

“赶得出来啊!牛叔明早来拿就行!”

朝露一口答应,柳青喜上眉梢。

一共赚了七十七文钱,除去给牛叔的十七个铜板,二房足足赚了六十文钱!

这下子不光是柳青,就连李有庆都有些不切实际,这要是天天都编着卖,一个月不就是一两八钱银子,比他干活要轻松的多。

李有庆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谁说小虎子是个宝贝?他李有庆生了个会挣钱的女儿!又孝顺又听话,还会赚钱!

柳青把上次用盐腌好的两条鱼做成一碗菜,还用马齿苋拌了个凉菜,一家人凑在一起吃的开心不已。

饭后李有庆主动去洗碗,让柳青跟着朝露去编竹编子。

朝阳拿着竹子有模有样的在后面学,就连后来过来凑热闹的李有庆也跟着学了起来,这以后也是一门技术啊!

一家人干了快两个时辰,赶出了十二个竹编子,朝露眼睛都睁不开了,赶紧收拾完就回房睡觉去了。

两口子凑在一起把后续工作做了,也满腔期待着明天进入了梦乡。

隔天早晨,朝露一觉醒来,竹编和牛叔都已经到了镇上去了,太阳也已经到了头顶。

家里人下地去了,柳青倒是在家里等着朝露一起吃早饭。

“娘,牛叔带着竹编去卖了吗?”朝露看咬一口鸡蛋问。

“是啊,你牛叔一早就过来了,拿了就走,说是晚了就要错过去镇上交货的猎户了。”柳青眉梢带喜,对着女儿更是满意得很。

“咱们要一直干下去的话,是不是要让你爹多弄些竹子回来?”柳青问

“娘,这东西简单易学,过阵子别人会了咱就不能做了。咱们得趁着这几天多挣些本金,好转手作别的生意去啊!”朝露的想法就是这样,先攒够本金,然后她来做吃食,教爹和哥哥做一些别的东西,两路开花赚钱。

到时候钱不是更多了吗?

柳青一听过阵子就做不了了,倒是有点不舍,毕竟这么轻松赚钱的营生放弃了太可惜了。

“娘,这竹编很经用的,那些买了的猎户一时半会不会再买,过几天就卖不出去了。咱们多攒些本金,做一些能长久的赚钱方法。”朝露知道对于柳青来说,她好不容易能帮家里赚钱,忽然间告诉她这只能做几天,还是有点让人失望。

虽然失望,但毕竟朝露说的有道理,柳青也只能相信女儿能想出更好的赚钱办法。

母女两人正想着要下地给两个男人送水去,李有根却不请自来了。

刘氏也大摇大摆进了二房的院子里,面色红润得很。

“有庆呢?让他回来吧,有件事商量一下。”李有根主动坐在主位上,说这话时候看都不看柳青一眼。

就仿佛眼里没有这个人一样,柳青也不说话。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开口说话。

“还不快点去?耽误大事可怎么好?朝露,你去,把你爹喊回来!”刘氏喊。

朝露带着浑身是汗的李有庆回来时候,李有根正在院子里喝着茶,刘氏插着腰在院子里晃荡,时不时要看一下那只母鸡笼子。

死婆娘,还盯着鸡蛋不放呢?

朝露在心里骂道,嘴上却是紧闭着。

这两口子不知道在心里打什么算盘,自从小虎子有资格进书院之后,这两人差点在屁股上插鸡毛,满村炫耀去了。

朝露越想越肯定这小虎子上书院肯定是有隐情,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是这样,小虎子上书院,寻常衣裳就不能穿了,我们给他置办新衣裳已然花去不少钱,加之还有文房四宝,四书五经。这样吧,既然你们是他的二伯二婶,六礼束脩就由你们置办吧!下月初一小虎子拜师去,你们也能出席。”李有根昂首挺胸在院子里说着。

朝露简直佩服这两人的厚脸皮,这不就是明晃晃来二房要吗?六礼束脩,加起来足足要二两银子,他们置办几身衣服才花多少钱?五百文顶头了,合着这是要拉二房来给小虎子垫背?

“大伯这是什么意思?让我爹娘供小虎子上书院吗?”朝露忍无可忍,李有庆老实本分,话也不多,高不过他这个老奸巨猾的哥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