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会跳舞的美人株
作者:璃越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19-06-01 09:51:01 全文阅读

雨后夜深,西云山中,弥漫着泥土的清新味道。

周遭漆黑寂静,除了虫鸣兽吼之外,似乎还有些其他动静。

“啧啧,这身段,真是不错!”

白袍少年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之上,执笔边写边欣赏,时不时的还要点评上两句。

前方逆着月光,是一女子背影,黑发如墨,似着一套深青的纱绸流仙裙,窈窕腰肢,正伴着不知哪里来的乐声,翩翩起舞,绰约多姿,让人移不开视线。

“公子?”

见这少年迟迟不上钩,那背影扭动的越发魅惑,美臂扬起,作孔雀手状,青纱似落不落,周边有枝芽随风摇曳,映着火光烁烁。为这场景增添了几分妖异。

舞女株,初生八叶,片片细长,形似美女,无脸,无脚,善做媚音,隐在山中,可吸人精魄,常于贪食草相伴。

贪食草,群生,常年开花,花苞尖刺利牙,杂食,尤喜食腐肉。

笔落到此,锦微若有所思,举起手中火把,慢慢靠近脚旁那群正龇牙咧嘴的瞧着奇丑无比的贪食草花苞。

只见贪食草花苞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争先恐后的后退,生怕被那熊熊燃烧的火苗沾上,一息之间就躲回了舞女株根下。

果然,是个植物都怕火啊!锦微抬腕落下怕火二字。

舞女株并没看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胆小的贪食草一惊一乍,继续扭捏作态的媚音侧身问道:

“公子,你到底在写什么?奴家也想瞧上一瞧。”

锦微闻言重新审视一遍有无错字之后,将笔收了起来:

“别急,快写完了,就差一样东西。”

“差什么啊?”

舞女株的背影摇曳着,一枝叶子已经慢悠悠的伸到了锦微身后。张牙舞爪的试探着,宛如露出尖牙的蛇。

“就差,你的株型叶貌了!”

锦微头也不回,两指夹住了后面攻击而来的枝芽,白光微闪,舞女株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迅速缩小腿部变回原型,顺着锦微的手指被贴到了册子的空白处。

上方,正是方才写下的介绍。

舞女株的叶子还想挣扎,被锦微修长的手指从上而下轻抚一遍,顿时如一幅画像一般,再无法动弹。

与它相伴而生的贪食草见状要跑,根系在土下飞快移动,可是怎能躲过。只见白光闪过,已同贪食草落了一个下场。

“好了!大功告成!”

锦微声音轻快,透着喜悦,合上那本通体流光的册子,想站起来却发现盘腿坐太久,腿麻的根本站不起来。一张俊脸顿时苦了下来。

本来凡是神仙下凡之后就会被天道限制一部分神力,她还一直懒得修炼。这不,那点微薄的神力一用尽,竟然败在了腿麻上。真是苦不堪言。

锦微其人,其实不是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自打五千年前飞升之后,就成了云层之上的神。

作为神庭之上唯一莫名其妙飞升的神明,锦微一无长处,二无功德,三无记忆。

用她的话来说,混混沌沌之中一睁眼就飞上天了。原来飞升这么简单么?简直要把听到的神仙都气的吐血。

凡是上了天进了神册的,总要入个神职,因为不知道她擅长什么,好心的神帝便放话让她尽管一一去试。

结果呢,那百年,简直是鸡飞狗跳。

红线错牵,功德错算,仙丹变毒药,文无二两才,武不能提剑,花草寸叶不长,琼瑶酒苦不能咽。

最后,再没有任何的神职可供她选择,神官们叫苦不堪,神帝只能颤颤巍巍的递给了她一支笔。

从此,锦微执笔神录,作为神同人之间唯一沟通的桥梁。无论仙神都要尊称上一句,神录君。

慢慢的开始有了些许信徒,立了几个神庙。锦微见状甚是欢喜,得了信徒的请求也就能帮就帮。渐渐地

,神录君的名号也广为流传了起来。

保保说书的舌灿金莲,传八卦的文思泉涌。除了偶尔会有点小误会之外,神录君的日子过的也是怡然自乐。

不过,这一切都在百年前的一天戛然而止了。

九重天之上的神殿中供着一本书,名唤乾坤录。是乃太古莽荒之中的先辈所著。上面详细记载了万事万物。

从神鬼妖魔人兽等各种族到奇珍异宝。凡是众神有公职要做,有东西要寻的时候,都会来到神殿中翻阅检索。

可是毕竟是千万年的时光过去了,许多东西都不似之前记载的那般。因此让神仙们吃了不少苦头。

因为物种相近或者样貌相似的缘故,将凶兽当做神兽,将毒草当做宝药的倒霉神仙大大有之。

于是在数不清出了多少错之后,众神终于不堪其扰。由几位上神牵头,发出了要重修乾坤录的提议。

身为天庭中最悠闲的一位。锦微惯例在议事时打个小盹,发个呆,反正那些大事同她挨不着边,结果不知被谁狠推了一把,稀里糊涂的摔到了殿中央。

她龇牙咧嘴的揉着腰扭头想找人算账,可身后的几名仙官看着一个比一个无辜。

身侧的涯风神官也冲她摇头,表示自己没瞧见。

唉,这就是平时得罪太多人的下场…

终于有人站出来了,无论是不是自愿,大殿之上响起了一阵幸灾乐祸的起哄。话说的一个比一个漂亮。直直把锦微捧成了挺身而出的英雄。

神帝清了清嗓子,在众神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开口:“神录君确实,合适!既然如此,重修乾坤录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此事关联到以后的千秋万代,是无上功德!你万事小心,务必求实,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什么?让她来修乾坤录?怕不是疯了吧!

锦微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大,平日里自恃文雅的形象也都喂了狗,嘴向两边蓄势,没等她哭嚎出声,众神跟朵烟花一样四散而空,跑了个干干净净。以免被牵连上了,毕竟这可是份苦差事。

“锦微啊,修好乾坤录,可有数不尽的功德啊!”

“神录君法力深厚,我等望尘莫及,此事当然非你莫属!”

“还能去人间妖界鬼界都转转,多好玩!”

“好玩你怎么不去!”

于是,最胸无大志的神录君锦微踏上了水深火热的漫漫修书路。这才有了开头那一遭。

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倒霉的锦微还是腿麻的根本站都站不起来。几乎没有知觉那种。她心中一边夸张的自叹自怜,一边想找个小妖怪或者树枝什么的好借力站起。

“那个,劳驾,各位哪个能扶我一把?”

好可怕好可怕,目睹了那山头一霸害人无数的舞女株和贪食草轻轻松松被抓起来,周边花草颤栗,无风自摇。默默的把枝条躲的更远,假装自己没有灵智,更是把她四周留出一片空地。

锦微其实心里清楚,自己八成是又中了什么妖怪的陷阱了,如今动弹不得,只能坐等人家出现。虽然这样坐到明天早上虽然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疼啊!就在锦微犯难的时候,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放在了锦微手臂之下。甚至都没用力,她就这样,站起来了。

“多谢!”锦微艰难的移了两步,靠在一棵没来的及躲的槐树上,怕吓着自己,没敢回头向后看,只是揉着腿笑道。心中敲响了一万个警钟,刚刚那只手可是凉的有些过分了。

她道了声谢,谁知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锦微更觉得背脊发凉,只能试探着开口:

“我叫锦微,不知阁下怎么称呼啊?”

沉默,又是沉默,就在锦微以为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

“九泽。”身后的人不知刚刚在想什么,好像才回过神,说道。

“玖泽,这名字真好听,哎,玖泽?”

锦微尾音高高扬起,语气中混合着惊讶害怕和怀疑。

实在不是因为她情感太丰富。主要是玖泽之名,说出去,整个神界都得抖三抖。

玖泽,出身于远古,传说中最完美的神,神力之强大,就连当时的神帝都无可比拟。动动手指便可移山填海。挥挥袖子便可移星布辰。

偏偏就是这样一位神,于万年前,坠下天界成魔,一统妖魔两道,成了邪逆之首。坐镇妖界,变成了妖魔朝拜的妖尊。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攻上神庭一统六界,没想到他就此停手。同神庭签了两不干涉的契约,且还立下了种种规矩制度约束妖魔。

天地之间,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引来了无数猜测。其中最受人追捧的一个说法,便是玖泽神尊受神帝所托,为天地之太平,不惜以身镇妖魔。

“怎么了?”身后的人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惊讶。难道这个身份有什么问题么?他明明……

那可是传说中的传说啊,怎么可能如此轻易遇见,锦微干笑了两声,虽不相信,但更加不敢回头了。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名字实在是太好听了。”

“我也觉得。”

九泽仿佛受到了多大的夸奖似的,眼角眉梢都带上了得意。颇有几分稚气天真,心思一动,眨眼间,便到了锦微面前。

他负手而立,一身血红长袍自带三分妖娆,袖边银线似缀星芒,腰间两个小巧的玉佩无风而动叮咚作响,眼眸灵动,鼻梁高且挺翘,唇不点而红,一张脸若白玉无瑕,叫人移不开目光,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张脸同锦微的本来面目有七分像。

要不是她为图方便一直用个俊俏少年的样貌,此刻二人就撞脸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