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莞华  |  字数:3852  |  更新时间:2019-10-13 18:03:30 全文阅读

燕婠抬腿作势要踹在她头上,又思忖这样欺凌弱小怕是不好。她收回腿,拿根羽箭轻轻戳未莞的脸:“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未莞用力啐一口:“我父母皆死在樊期手下,我若是魂归九泉,也要化为厉鬼向你们索命!你,燕婠、还有樊期,谁都跑不掉!”

“你可别诓我,我记得是你阿娘自个儿疯了。小姨才没动手。”她皱眉,复而笑道,“就你现在这样,还索命呢。”

未莞犹自骂骂咧咧,燕婠站起来,对聂寻道:“冒充你那人,知道是谁吗?”

“之前从未见过,但在房间里放迷烟的就是他。”他顿了顿,“小的大意了,让主子身陷险境。还请主子责罚。”

燕婠才没空责罚不责罚的:“你不是说危娘会来吗,怎么不见人?”

聂寻奇道:“她没来吗?”话音刚落,他就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果然,燕婠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聂寻讷讷道:“或许是没收到消息,可... ...”

“先不管了,你问问她晁家的事儿。”燕婠指指未莞。

聂寻身为暗卫,审讯人犯很有一套。他让燕婠移步,率先死死堵住未莞的嘴,自己半跪在她身上,只三两下,未莞喉咙里的尖叫声已凄厉无比。燕婠站在河边,目不转睛地凝视流水。河水脉脉无语,两岸草丛虫鸣此起彼伏,但略显微弱。她渐渐出神。在渚崖城后山落水那日,河边也是这样的虫鸣,但这里好像没有癞蛤蟆,蜉蝣也不见。

小姨若是知晓她经历的这遭,估计得疯掉,会有一个月不让她出门吧。

秋风愈发凉了。

“问出来了。”不知过了多久,聂寻悄无声息站在她身侧,又不留痕迹退开半步,拉开距离。“她是八年前犯了事,离开城主府。后被人从乱葬岗救起,几经辗转联系到晁家,现在长居河秋鹊桥坊,一直为晁家卖命。与丈夫杨氏是假夫妻,而杨氏与不系舟颇有些渊源。”

八年前?未莞犯的事,大约就是在她面前不停提起她的阿娘。小姨忍未莞忍了这些年,就因为未莞打探阿娘的消息,才痛下杀手的吗?燕婠不由齿冷,她开始觉得烦躁。

聂寻见她没有开口意思,又道:“她有话对主子说。”

“不听。”

聂寻不吭声,等。

果然,燕婠气冲冲地来回踱步几次,还是往未莞那边去了。聂寻默默跟上。

未莞经了一遭磨难,连翻身都很勉强,还是聂寻帮她转过来躺着。燕婠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揉腿。从楼上跳下来可真把她疼死了。

未莞喘着气,脸色发白,缓缓开口:“我十二岁失孤,在城主府做了四年奴婢,其中滋味不好受。但最令我困惑的是,我的名字。府中的人都明里暗里督促我改名。”

燕婠眄一眼过去。她可不想听人回忆往昔。

“樊期不喜欢‘莞’字,确切的说,她不喜欢与你名字相似的字。因为你的名字,取自你阿娘。”未莞注视她。

你阿娘可是小字挽挽?

燕婠闭了闭双眼。挽挽、婠婠。呵,给自己起名的人,是把她当成母亲的替代品了么?

“把杨郎的尸首给我,放我走,我不再纠缠你。”

杨郎大概就是冒充聂寻那人。燕婠睁开眼,半晌:“这是条件?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未莞抿着唇:“我还会告诉你,我所知的、关于你母亲的事。”

她定定注视未莞许久,末了,笑道:“好呀。”

聂寻不由出声:“主子。”

燕婠示意聂寻给她松绑,后者迟疑一瞬,照做。燕婠手指把玩着一根野草:“你只消再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告诉你他的尸首在哪儿。”

未莞不愉:“不要太过分。”

“既然你都说了不会再缠着我,多说一些又何妨?”燕婠挑眉,“再者,这也是表明你的诚意。我的问题也不多,你只需告诉我晁家为何被灭门、如今尚存几人、追杀我的是何人,即可。”

她低下头,沉默片刻:“晁家被灭门一事我所知不多,只知道晁家原先依附于渚崖城,但后来莫名其妙脱离了樊期的控制。”她谈及樊期时,眼里有不容忽视的仇恨。

“幸存者,据我所知,无。”未莞吸口气。“樊栩亲自出马,能从他手下逃出来的人,几乎没有。你大概还不知道他的实力吧?”

燕婠短促一笑。

“追杀你的,大多是晁家家主亲友及门下弟子。”

燕婠道:“你如今依附何人?”

她警惕起来:“我已经说的够多了。把杨郎给我。”

燕婠侧过脸看聂寻,后者道:“在客栈后院的花丛里。”

她狠狠剜燕婠一眼,拔腿狂奔。无奈身体疼痛得很,即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在旁人看来依旧是磕磕绊绊。

“真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认为,妹妹对兄长就该敬仰,女儿对母亲就该思慕。”燕婠低语,卸下了弓弩。未莞猜错了,她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关于母亲的任何事。

静谧夜空被尖利破空声惊扰。未莞只觉大腿传来钻心的痛,接着一软,倒在桥边。她隐约听到有人嘟囔:“明明瞄准的是后背呀,射偏了。”

聂寻拔刀:“莫要脏了主子的手。”

燕婠原本打算上去补一箭,听到这话,也懒得走了。

想伤小姨的人,都得死。

她收起弓弩,仰头。今天的银河不比昨天亮了。

聂寻把未莞处理好,与燕婠商量接下来的去处。客栈是不能待了,他还得回去一趟把痕迹清理了,否则被官府发觉,又是一个麻烦。而晁家是很乐意看他们遇到麻烦的。

最后决定去危远秋的住处,刚好也要找她。聂寻挑了条黑魆魆的小路,燕婠抓着他的刀鞘,还是跟不上他的步子,只得用力拽了拽刀鞘,他才反应过来,放慢脚步。二人默默走了半晌,她听到他说“主子不该以身试险。”

她愣了愣,开始装傻:“试什么险?”

“你就早把樊未莞认出来了,一直不说,是想证明什么吗?”

她小声说:“才没有很早认出来... ...” 想了想,又道,“我这不是试试你够不够机灵嘛。”

聂寻没吱声,但加快了步伐。

燕婠并非恣意妄为,之所以瞒着聂寻,是想知道这个表姐对渚崖城有多大仇恨。毕竟亲戚一场,没有太过分,饶她一命也无不可。只没料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表姐仍满心渴望复仇。如此,自是留不得。燕婠不禁揣测,当年樊仲铎死后,小姨留未莞一命,是怎么个打算?仅为牵制赵氏、怕给城中百姓落下口实?不,不可能。

许为了震慑樊家其他人,好叫他们早早断了不该有的心思?是了,是这样的。燕婠忽然想到,未莞在府里待的四年,期间樊家渐渐没落,气数已尽,那时已无人想起远在渚崖城的樊期,未莞也就失去了震慑的作用。

果然,她的小姨,从来不做无益之事。

燕婠绞尽脑汁总算是把因果想明白了,脚下也变得轻松起来,很快到了危远秋的居所。

屋里没人。

此处离青帝街不远,人众甚广,背靠一所波斯寺,只不过屋子是半地下式,窗户与地面齐平,能看到过往行人的脚。屋子里有很多波斯寺的图案,门窗皆尖顶,都是渚崖城所没有的,极尽西域风采。燕婠第一次住这样的屋子,不免新奇,身子虽乖乖坐在交床上,一双眼睛却滴溜溜四处打转。

聂寻给她倒了水,自己也喝了一杯。一时无话。

燕婠眼里带了点看好戏的意味,望着聂寻:“你闻到什么了吗?”

“嗯?”

“槐花香,”她轻轻嗅了嗅,“木樨馆独有的槐花香。你不记得了?”

聂寻缄默许久,淡淡道:“主子歇息吧。”

又是这句。

“怎么歇?床就一张,若危娘回来了,怪我占了她的位置,该如何是好?”

“她不会的。”

“你怎知她不会?难不成聂侍卫长与危大娘子默契至此,同心同德到无需说出口也能知晓对方的心思?”

她阴阳怪气得让聂寻忍不住皱眉:“主子何必咄咄逼人。”

燕婠知道自己有些过了,可每次把他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成就感油然而生。自己现在的嘴脸一定很丑恶吧?不过,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呀。她冷哼一声:“我睡就是了,你赶紧去客栈吧。我的东西还留在那儿呢。”

她脱了外衣,滚上床。原以为很难入眠,没想到不知不觉睡着了。

翌日醒来,天大亮,她揉着眼睛去倒水喝,瞥见聂寻和一个戴头纱的人说话。那大约就是危远秋,她有些好奇,危娘这副装扮是什么样。她披了外衣倚着柱子看他们,晨光斜斜落进来,万物朦胧。危远秋是喜欢聂寻的吧?但她看聂寻的眼神,好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爱慕,倒更多... ...相惜。燕婠还想多看出些东西,没想到被聂寻发觉,他二人皆回过头来。

果然是危远秋,她今日换了身麻褐色长袍,头发也梳成更有女人味的乌蛮髻,仅一根鎏银紫铜簪,配几朵小巧的腊梅珠花。

燕婠看着聂寻一步步走过来。

“昨夜远秋收到了假消息,故而未能及时赶到。还请主子宽恕。”

这时也太不及了,整整一夜都没出现呢。燕婠心底嗤笑,嘴上说:“无妨,她的本职,原也不是护着我。”

“这里的事,城主知道了,已经出手,想来晁氏不足为患。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吧,免得节外生枝。”聂寻微微侧过头,“远秋雇了车,再过一个多时辰便到。主子早些准备着,就走了。”

他难得说这么多话,到最后已然有点结巴了。燕婠捏了捏自己的发稍,眄他一眼:“我的东西呢,在客栈的那些,你该不会忘了吧?”

“在桌子上。”

燕婠去看包袱时,聂寻出门,大约是替她打水去了。危远秋悄无声息走过来:“燕娘子。”

“嗯。”

“我无意冒犯娘子,但... ...有些事还是说明白的好。”她目光灼灼,“我与聂寻相识十四年,我视他如至亲,故而不想他因一些小事出意外。比如这些。”

燕婠刚好拿出莲瓣红的裙子:“这怎么算小事?”

“与人命比起来,这算是小事。”

她心里微微发涩,偏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可是新裙子,久安出产的苏木做染料,算不得小事。”

危远秋压制怒气:“娘子是明白人,自知道,对于暗卫而言,主子的话意味着什么。”

“便是我叫他去死,他也愿意么?”

“愿不愿意和做不做,是两码事。”

燕婠起了玩弄的心思,趾高气扬的:“我偏要让他拼了命也得把事做好,别说一件衣裳,就算是一根簪子、一张薄纸,我要,哪怕刀山火海,他也得上山过海拿给我。”

危远秋狠狠地瞪着她:“你会害死他的!”

她立刻回击:“他是我的暗卫,自然要为我死。难不成要因你而死吗?”

危远秋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不能吐出来,又咽不下去,嘴唇颤了半晌,怒气冲冲地扭头离去。

不多时,聂寻端着手帕水盆进来。

燕婠冷眼瞧着他拧了湿帕子,递给自己。她没接,坐在桌子上。

聂寻跟过来,依旧递来。

她夺过掷在地上,帕子立刻沾染不少尘土。聂寻委身去拾,燕婠用脚尖勾起他的下巴,明媚一笑:“你愿意为我死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