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贺先生的钟情宠溺 > 卷一 许她白首,放她自由
第十四章 谁是小汐?
作者:诺槿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9-06-16 21:35:12 全文阅读

方惜君至今仍记得,那个男人第一次牵着这个孩子来到她们托管园。园长站在他面前恭敬地样子,那个男人倨傲的站在那浑然天成隽贵清度。

从园长的口中她得知那个男人就是云城有名的贺先生,而他手中牵着的那个孩子居然是他的儿子——贺佑宸。

云城的贺衍晟如雷贯耳,私生活干净简单没有任何不良讯息与花边新闻。媒体对于贺衍晟的追逐简直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却从未有消息报道贺先生已婚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孩子。

这位贺先生每周五都会准时来接他儿子,小家伙的性子和父亲如出一辙。这一家托管园中孩子的父母在云城非富即贵,即使如此像贺佑宸这样的孩子在园内一向是众人关注的重点。

小家伙不喜欢同其他孩子交谈对老师也是冷淡的很,唯独对他身旁的那条萨摩耶很热络。

可以说她们这一帮人,在这个小家伙的眼中还不如他身边的那条狗!

托管园里的老师都试图想要同贺佑宸亲近,却没一个能得到这个小家伙的青睐。

方惜君如今想来那一日也算是一次巧合,她捡起贺佑宸掉落的玩具递给他时,小家伙礼貌的冲她点了点头,生疏的说了句“谢谢”!

她鬼使神差的蹲在他旁边,这么大的小孩就算性情淡漠本身也会渴望温暖,好奇心驱使她第一次对一个小孩子如此示好。

方惜君长得好看,在云城家世也好,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她从来不会主动去讨好谁。

法国作家法郎士曾说过“好奇心能够造就科学家和诗人。”但他一定不知道其实西方有一句谚语,“Curiosity killed the cat叫好奇害死猫”。

很久之后的方惜君云城各大媒体的报道上看见这个男子是如何一往情深时,她想当初的她一定不会好奇心那样重。

这世间有种男人如贺衍晟,他是一杯鸩毒,喝下去断肠裂心无可救药。

不曾拥有就能恋恋不忘至此,能得贺衍晟钟情的女子果然足够幸运。

这期间贺佑宸一直保持沉默,方惜君也贴心的没有去打扰这个孩子的安静世界。在托管园所有人的眼中,贺佑宸有着超出同龄孩子的沉稳,他不需要玩伴与陪伴他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足够冷清,也足够安静。

“小家伙,我走了。”

贺佑宸依旧维持着原本的样子,似乎旁人并不是在同他交谈。

“对了,你刚刚对我说了‘谢谢’,老师应当回你一句‘不用谢’。我叫方惜君你可以叫我方老师,也可以叫我小惜老师。”

那是第一次方惜君在他淡漠又稚气未脱的脸上看见了另一种情绪,像欣喜,像失而复得,像在乎,更像是在开心。

方惜君就这样怔怔的愣在原地,她从未想过一个小孩的脸上居然会露出这样多的表情。

这样的他才像一个孩子应该有的模样,天真,可爱,不失活泼。

“小汐,我喜欢小汐。”贺佑宸慢慢的重复着这一句,吐字清晰,语气间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开心。

寻常这样大的孩子,说小惜两个字都是不清楚的。贺佑宸聪明,在托管园内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饶是如此依旧让方惜君稍稍惊叹了一下,“对,小惜,我是小惜老师,你也可以叫我小惜。”

“小汐,我是贺佑宸,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在那之后众人都知道贺佑宸不排斥方惜君,甚至允许她在他旁边安静的待着。

慢慢的,她接触到这位传说中的贺先生。

贺佑宸会抱着贺衍晟的手亲昵的看着她笑,小家伙指着她对那个雅人深致的男子撒娇般说道“小汐,她是小汐。”

贺佑宸叫她“小惜”,却从不会叫她“小惜老师”。

方惜君只当这孩子是喜欢这两个字,倒没想过他会如此热络的拉着那个男人讨好般的介绍她。

男子蹲下身子,摸了摸贺佑宸的脑袋,又摸了摸一旁的萨摩耶笑的温文尔雅。

“小汐。”

这两个字从贺衍晟的口中吐得极慢,一层淡淡的旖旎感让人不自觉地生出,时光的花总是在不经意间绽放无声无息经由变浓!

“让让,这位是小惜老师,你不该叫她小汐。”

“不是吗?”贺佑宸明媚的眼眸上氤氲了一层水汽,到底只是个孩子纵使情绪隐藏的再好,本能却不会湮灭。

‘梓梓如果你知道我和儿子都这样想你,你会不会有一丝不忍心。’贺衍晟嘴角浮起了一抹微笑,他眷念的看着贺佑宸,只有他自己知道透过儿子的身影他看见的都是另外一个人的音容相貌。

记得莫名的初衷,找不到接受的地方。他的思念在无人的角落暗自神伤,无处倾泻。

萨摩耶蹭了蹭贺佑宸的胳膊,都说狗狗最通人性。主人情绪低落,它都可以最直接的感受到。

“爸爸,她真的不是小汐吗?”贺佑宸再三询问。

“不是。”贺衍晟无情摇头。

“那小汐会回来吗?”贺佑宸的询问间带着一抹小心翼翼。

“会的。”贺衍晟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坚定地点头。

小家伙生性勇敢,贺衍晟知道他不需要安慰他只需要一个答案。贺衍晟左手抱着让让右手搭在萨摩耶的身上,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会回来的,快了,就快回来了……”

自那次之后贺佑宸再也没叫过她“小惜”,对她依旧比对旁人热络却不见之前的亲昵。

他只会叫她“方老师”。

方惜君知道这对父子口中的“小惜”一定不是珍惜的“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们如此朝思暮想。

一阵羡慕的情绪,油然而生。

钟梓汐此刻只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 是她老了吗?还是跟不上时代潮流。

现在的孩子思维都这么逆天的吗?小家伙明明对这个叫方老师的女人满是敌意,一副捍卫着爸爸妈妈感情的架势,连自己的小名都不让这个老师叫怎么这个老师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钟梓汐实在好奇这个终先生到底有什么本事,都结了婚有了小孩还能让这个单身未婚女老师如此心仪。

“那个,方老师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送你出去吧!”

“好的,麻烦徐姨了。宸宸老师先走了,这一周你在家要乖乖的哦!”

说着还准备伸手去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明显往后一躲一脸的拒绝,萨摩耶见主人往后一缩只以为她是要攻击小家伙直冲着这位方老师凶巴巴的叫了几声。

只是萨摩耶一向温和,即使故作凶狠看起来还是呆萌。

“钟小姐,我还要看着我家小少爷还是你帮我去送送方老师吧!”徐姨看了自家小少爷一眼,忽然说道。

被突然点名的钟梓汐尚未反应过来,“我,我去送老师?”

钟梓汐实在是有些不了解这一家的处世之道,她突然有种这是在自己家里的错觉。

“好,好的。”

直至钟梓汐和方惜君的身影消失在客厅玄关处,徐姨才蹲下身子摸了摸让让的脑袋。

“小少爷,今天怎么让方老师叫你宸宸呢?”

小家伙故作老成的笑了笑,那笑容酥软至极。

“徐奶奶你凑过来点我告诉你哈”,小家伙挥了挥自己胖乎乎的小手,趴在徐姨的耳边。

只有这个时候的贺佑宸才是最真实的模样,小孩心性一览无余。

“因为爸爸说,我不可以在今天这个漂亮阿姨面前提贺这个姓。”

早在半个小时之前,贺衍晟在托管园看到一周未见的贺佑宸,小家伙看到爸爸同样也是一脸的兴奋。

扑腾着双手一副求抱抱的模样实在是萌化了贺衍晟的心,健硕有力的臂膀直接将小家伙搂在怀里。

让让又往上蹦了蹦,试图让自己和贺衍晟保持眼神上的平视,母子之间在很多方面是很相像的。

以前那个小丫头也是这般,抱她在怀小姑娘也是搂着他的脖子美曰其名视线上的平等有利于双方共同探求彼此之间的想法。

“贺衍晟,你看女生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如果我再看不见你的眼神那多没有安全感啊!我怎么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知道我们的贺公子每天在想些什么呢?”

“贺衍晟,你托着我点,我快掉下去了。”

“贺衍晟,你长那么高干嘛?你把头低一点嘛!”

往事历历在目,狡黠的、跳脱的、抱怨的、娇俏的全都是她的气息与身影,如今倒是儿子说着她当年说过的话。

“爸爸,你低一点好不好?你这样让让都够不着你,爸爸你这样我会很没有安全感的。”

小家伙如是的说着,兮兮在贺衍晟脚边不停地蹭着主人。看着小主人被抱的那样高,仰着脑袋伸着前爪不停地向上攀爬。

贺衍晟看着这一人一狗求关注的神情,难得在这样的柔情中短暂的放松下来。

兮兮见自己求关注失败,耷拉个脑袋趴下巨大的身子,懒洋洋的垂在贺衍晟的脚边。

小家伙嘴巴一向甜的很,每一次见到他都是一番甜言蜜语。

“爸爸,你终于来了,让让好想你呀!也很想小汐。”

贺衍晟稍稍拉开了贺佑宸的身子,一大一小四目相对画面感出奇的祥和。

诺槿
作者的话

贺佑宸:爸爸她是妈妈吗? 贺衍晟:不是 贺佑宸:可她是小汐啊 贺衍晟无奈的翻白眼难道所有叫小xi的都是你妈,我老婆吗? 贺佑宸心想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说好遇到叫小汐的就是妈妈,哼,再也不和你天下第一好了,还是我的兮兮好。 一旁的萨摩耶欢快的吐着舌头转着圈,又大又软萌的一只撒着滚的卖萌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