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国小匠 > 正文
第一章 不孝孙女
作者:半岁音书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20-03-24 20:24:16 全文阅读

魔都,深夜十一点。

尤亦姝揉揉干涩的眼睛,继续盯着屏幕上的室内设计图,明明她已经完全按照甲方的要求进行了修改,可甲方却依然鸡蛋里面挑骨头,迟迟不肯投入施工。

“嗡嗡嗡”。尤亦姝丢在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着“爷爷”二字。

“上周不是刚给打过钱了,怎么又打电话来,”尤亦姝心中嘀咕着,有些不耐烦地点击接听。

“凌凌,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爷爷想你了。”电话那头,爷爷的声音跟往常一样,总是离话筒很远的样子。

“爷爷,我最近有点忙,等有空了就回去。我现在正加班呢,您还有别的事吗?”就在谈话间,主管又发来信息,明天早上六点飞广州对接新项目,尤亦姝有些头痛,闭上眼睛将两指点在太阳穴处,轻轻叹了口气。

“哦,没事了,凌凌,你不要总是熬夜,一定要多注意休息……”爷爷似乎还有话要说,但顿了一下后,还是停了下来。

简单几句话结束电话,尤亦姝快速将设计图改完,订好第二天的飞机票,到家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将包和高跟鞋胡乱扔在地板上,尤亦姝心神俱疲地卸完妆,刚敷好面膜就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三天,尤亦姝犹如打仗一般,赶飞机、沟通需求、现场勘查……结束了脚不沾地的行程,再站在魔都大地上时,尤亦姝长长地舒了口气,刚打开手机,爷爷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是凌凌吗?”电话那头声音有点陌生。

“我是,请问您是?我爷爷呢?”

“你还记得你爷爷啊!这几天给你打电话都没人接,你快回来一趟吧,你爷爷已经下葬了。”对方语速又急又快,尤亦姝听完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在听吗,你快抽个时间回来吧,好歹给他老人家上柱香!”对方不等尤亦姝回话已经挂断电话。

尤亦姝的头“轰”地一片空白,爷爷没了?怎么可能!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尤亦姝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走出飞机场,尤亦姝直接打车从魔都直奔江苏老家桃源村。五个小时后,尤亦姝站在爷爷家门前,过年时贴上的红春联已被换成了白色对联,两扇厚重木门虚掩着,同往常一样。

“瞧啊,这不是凌凌吗?大忙人终于知道回来了,在外面赚了多少钱啊,认钱认到连亲爷爷的葬礼都不参加了。人啊,一旦钻进钱眼里,可就出不来咯!”一向与尤亦姝家没有过多交集的远房堂叔路过,恰看到尤亦姝站在大门前,便同身边人议论起来。

对方并未刻意压低声音,话传进尤亦姝耳朵里,震得耳膜生疼。

尤亦姝推开大门,院子里乱糟糟的,全然没有爷爷在时那干净整洁的模样。正屋的大桌上,摆放着一张爷爷的放大版黑白照,遗像前的香炉里散落着白色烟灰。

“爷爷,我回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尤亦姝轻声呢喃,双腿麻木地走到桌前,点燃一株香,随即跪在遗像前,脸深埋在两膝间,久久没有起身。

再度抬起头来时,尤亦姝的裤上已经湿了大片。自打十年前父母遭遇车祸离世后,尤亦姝就再也没有哭过,她以为她的眼泪已经在父母的葬礼上流光了,然而爷爷也离开了,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又离她而去了。

在二叔尤建国的带领下,尤亦姝来到爷爷坟前。坟冢上的新土在一片墓地中显得非常扎眼,尤亦姝烧完纸钱,失魂落魄地跟尤建国返回爷爷家。

“凌凌,你以后去上海工作了,弟弟怎么办?”尤建国的一句话将尤亦姝拉回现实。尤亦姝这才注意到,今年刚满十八岁的弟弟正蜷缩在正屋的角落里,同之前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

“彬彬现在成年了,他的病情应该会有好转了吧。”尤亦姝对这个弟弟一向不愿亲近。十八年前,尤亦姝刚满十岁,家里突然就多了一个弟弟,而爸爸妈妈的爱也被分给了这个名叫尤文彬的小男孩。

那时候,小小的尤亦姝不管做什么都没法吸引父母的注意,她便悄悄恨上了跟她夺爱的弟弟。虽然后来得知弟弟患有自闭症,无法正常与人交流,尤亦姝还是不能原谅他,因为为了给他治病,爸爸妈妈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弟弟,尤亦姝仿佛成了家中可有可无的孩子。

看到弟弟躲闪的眼神,尤亦姝曾经那些恨和讨厌突然消散了。在这个世界上,弟弟反而成了她唯一的至亲。

“彬彬的病,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其实,你爷爷走之前,曾跟我说恨不得想带着彬彬一块去那边,可是这样的话,这世上就剩你自己无依无靠了。你爷爷他这些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尤建国鼻头变得通红,忍不住将头扭到一侧,悄悄擦了擦眼泪。

尤亦姝没有接话,她缓缓走过去,看着弟弟那躲闪的眼神和无处安放的双手,尤亦姝一阵心痛。其实,父母在世时,何尝不曾告诉她:“当初生弟弟,也是为了给你留下一位至亲,不至于太孤单。”可是,那时候的尤亦姝早已被嫉妒冲昏头脑,哪里还听得进去。

“二叔,我会想办法把彬彬带在身边,在我安排好魔都的住处前,就得麻烦您先帮我照顾他了,我会支付彬彬的生活费的。”尤亦姝早已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只是这种平静看起来仿佛没有人情。

尤建国早就了解侄女的性子,但凡她拿定主意,就不可能再轻易改变,所以并未推脱。虽说他家也有两个孩子,但再养一个彬彬也没有什么负担。

家里的事情尚未处理完,经理的电话便像索命一样打了过来。尤亦姝挂了电话,又硬在家多呆了半天,才急匆匆赶回魔都。

坐高铁到魔都时,已是晚上九点。这时,尤亦姝才意识到自己三天里总共睡了不到8小时,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睡意。

打车从高铁站回家。刚出电梯,一股疲惫感突然袭来,在这个城市里,也只有这个小家才有丁点归属感了。

昨天,尤亦姝的男友武大刚打电话说已从东北出差回来,小两口已经一个多月没见,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想见面了。可是,当时尤亦姝心情沉重,难免语气有些冷漠。

尤亦姝站在门口揉揉有些僵硬的脸,准备给武大刚一个大大的惊喜。

推开门,客厅内黑漆漆的,只有卧室门下透出一丝灯光。尤亦姝脱掉高跟鞋和外套,轻手轻脚走到卧室门前,一把推开。

果然,满室惊喜。

只见卧室床上两个人抱在一起睡得正香,被子未遮住的地方,尚能看出方才的旖旎。

尤亦姝只觉胸口一阵针扎,随即如重石堵在胃里,压得想吐又喘不过气来。

床上两个人仍在熟睡,大概是累了吧。尤亦姝默默站了两分钟,呼吸终于顺畅起来。她拿出手机,调至静音模式,围着床从多个不同角度,将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睡姿拍了一遍。期间,武大刚还配合地用腿将被子挑起来,露出两个人的敏感部位,这些全部被尤亦姝用照片和视频拍了下来。

随后,尤亦姝将手机收起来,若无其事地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衣柜里大部分是尤亦姝的四季衣物,尤亦姝将自己花钱买的东西全部丢进行李箱里,还有几件是当初武大刚心血来潮给买的A货,全都被尤亦姝留在了衣橱里。

用力关行李箱时,武大刚终于被惊醒过来。

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尤亦姝:“小姝,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这,你听我解释,这事不赖我……”

尤亦姝摆摆手,露出职业性的假笑:“武大刚,你不用解释了,我自己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房子就留给你住吧。上周我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你过会从微信上转给我就可以。”

武大刚扯开被子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睡在旁边的女人悄悄缩了下身子,可对于这一切,尤亦姝全都不在乎了。

“卫生间里那些东西你自己看着扔吧,”尤亦姝拉着行李箱走到卧室门口,回过头来:“哦,对了,祝你们天长地久。”

武大刚裤子套了一半,顾不得形象地拽着裤腰去拉回尤亦姝,却被尤亦姝冷冷甩开,眼睁睁看着尤亦姝消失在电梯中。

电梯启动,尤亦姝终于卸下盔甲,抱着肩膀徐徐蹲下。虽然已是暮春,但周遭的空气还是让尤亦姝觉得冷到哆嗦。

电梯门打开时,尤亦姝已经站得笔直,她面无表情地拉着箱子走到小区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附近的酒店。

大学毕业后,尤亦姝已经在魔都打拼了六年,从最初的小职员到如今的设计主管,她几乎每夜都在用肝血熬,幸运的是这些努力没有白费,她的高薪和职位足以令她在这个城市站住脚了。但是,沉迷于工作的一大后果就是,她早已跟同在魔都打拼的朋友断了联系,以至于看到武大刚跟别的女人在床上厮混,她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尤亦姝躺在酒店大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天亮才勉强睡了一觉。早晨闹钟响了又响,总算把尤亦姝从无尽的噩梦里拽了回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