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国小匠 > 正文
第二章 再见,大城市
作者:半岁音书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0-03-24 20:24:43 全文阅读

用化妆品遮住厚重的黑眼圈,尤亦姝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随后出门上班。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愿意跟钱过不去,就算男朋友劈腿又怎样,有了足够的金钱她照样能自己过出安全感。

“尤主管,您来了。王经理让您去一下她的办公室。”尤亦姝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她的顶头上司王璇的秘书小何便打电话过来,挂断电话后,尤亦姝将出差前做好的设计方案稍加整理,便起身去了经理办公室。

自打进入公司,尤亦姝便跟在王璇手下,六年下来,尤亦姝早就熟知了上司雷厉风行的做派。

“小姝,坐。这几天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这么早把你叫回来我也挺过意不去。”王璇妆容精致如常,可眼球上却布满了红血丝,这个要强的女人,大概是又熬了一夜。

“王姐,我爷爷的后事已经处理好了,您放心,本来我也是要今天回来的。”尤亦姝坐在王璇正对面,明显察觉到对方的异常,可是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她: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王璇不自然地拿起笔往面前的纸上戳了几下,终于开口:“我记得你出差之前,手上还在负责一个项目。”

尤亦姝会意地将准备好的方案递过去,王璇接过,却没有翻开。

“小姝,我知道你为这个项目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王璇垂下眼,“以后这个案子就让小徐来做吧,你最近也很累了,可以借机好好休息一下。”

“为什么?您也知道这个方案马上就收尾了!王姐,我的能力您是知道的,就算再苦再累,我也可以承受,而且离这个项目的最终期限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让我退出,您觉得合适吗?”

王璇起身,随手将百叶窗闭合,半倚办公桌,看着尤亦姝的眼睛轻声道:“你以为我想让你退出吗?不,我认为这个项目只有你能做好,为了这件事我昨天甚至跟黄副总吵了一架,可是,没办法,小姝,有些时候胳膊真的拗不过大腿,甲方指明要小徐来接这个项目,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的方案总是不能通过?”

这意思很明确,关系户的特权总是能凌驾于能力之上。

“王姐,您知道吗?自从我来到魔都,我凡事都尽自己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做,就是因为我想通过自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是不可替代的。这六年里,我也曾被别人截胡过项目,之前我想着,是因为我自己能力不够、策划不好,所以那些项目才会被别人拿走,可是后来事实证明,我付出再多,都拼不过别人爹的一句话。”

原本尤亦姝以为自己会愤怒到颤抖,可是她没有,她淡定地说完这些,心底突然便明朗了。“王姐,我是个孤儿,我没法拼爹、拼妈,我能靠的只有自己。这些年,在您的手下工作,您像个大姐姐一样,让我从一个一无所知的职场新人,一步步成长的现在,我非常感激您。”

“小姝,我知道现在你心底的失望,但是你要坚信,虽然我们靠不了父母,可是我们还有彼此、还有自己可以依靠。靠关系次数有限,但是靠自己的能力可以吃一辈子。”王璇看着跟着自己一路走过来的小妹妹,心中莫名有些担心,她今天的表现,实在太反常了。

尤亦姝突然笑起来,笑着笑着,眼底便有泪水溢了出来。王璇拽过纸巾盒,有些慌乱地抽出几张,这是她第一次见尤亦姝落泪,即使当初因工作被骂得再狠、返工再多,尤亦姝都从没红过一次眼眶。

“小姝,你先别急,这个项目本身利润就很低,而且我也会跟领导争取你应得的部分。下一次……”

“王姐,说实话,我不想有下一次了,我有点累了。”尤亦姝说完,垂下头去。

持续地熬夜、爷爷离世、男朋友出轨、项目被截胡……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在尤亦姝看来却像过了几个世纪。

尤亦姝双手捂在脸上,压抑了数日的情绪开始渐渐失控,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从内心深处向四肢蔓延,明明她很努力地生活,可最终却一无所有……

就在这种无根的感觉充斥满内心时,尤亦姝眼前突然闪过弟弟那双怯生生的眼睛,此时此刻,曾经最讨厌的弟弟,竟然成了支撑尤亦姝最后的壁垒,虽然他在某些地方与常人不同。

之前在回魔都的路上,尤亦姝特意搜索了自闭症的相关信息,她原本想把弟弟送到魔都的疗养院内,让专人进行护理,而自己也可以随时去看他,重要的是,自己付出了,就可以没有负罪感。只不过,突然更换环境,可能会让自闭症患者出现失控……

如果单纯为了让自己安心,而置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于陌生环境中,对于此前的尤亦姝来说绝对能够心安理得,可是现在她却有种莫名地负疚感。

“王姐,我原来从没想过爷爷会突然离去,我在魔都拼命赚钱,每月都给爷爷打钱,就是为了让他们过得舒服,总想着来日方长,以后有能力了就回去好好陪陪爷爷,过年的时候我还答应他陪他去看长江大桥、参观中山陵,可这些都没法实现了。”尤亦姝说完,抬起头看着王璇定定地说:“王姐,谢谢你这六年来的陪伴,让我感受到了姐姐的温暖,接下来,我想回去陪伴我的弟弟,也让他能感受到有姐姐的幸福。”

王璇惊讶地睁大眼睛,在她的印象中,尤亦姝永远像一个身着盔甲的女斗士,坚强又有主见,可这样透出柔软的尤亦姝,她还是第一次见。

“好,只要我在这个公司,就永远会为你留下一席之地。只要你想回来,我随时都欢迎你。”

在王璇的帮助下,尤亦姝很快便做好工作交接,并办完了离职手续。抱着个人物品走出公司时,尤亦姝在楼下默立良久,随即转身离开。

由于并未在魔都购置房产和多余物品,尤亦姝只将自己暂存在酒店的物品打包寄回桃源村,便轻装上阵踏上了返回江苏老家的高铁。

辗转坐大巴和公交回到桃源村,已是下午三点。这个时候,村里人都已在田里忙活开来,小麦拔节抽穗、青菜已经发芽,到处都是生机勃勃景象。

尤亦姝脚步轻快的穿过街巷,顺着修得平坦的山路往上走。爷爷的老房子建在桃源山的半山腰,周围被郁郁葱葱的大树包围着。

以前,山风起时,尤亦姝听着窸窸窣窣的风声总是害怕,担心会有山怪闯入,可爷爷总是笑眯眯地给她讲关于山怪救人的故事,让她对山怪又爱又怕,也对这座老房子周围的小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走在回家的路上,尤亦姝想起爷爷曾经为哄她编造的小故事,不由自主弯起了嘴角。

上周回来时,时间太过仓促,尤亦姝并未注意到老房子里浓浓的春意。而这一次,尤亦姝终于注意到院门口那两株凌霄花早已已经抽出了花苞,此刻正在院墙上放肆地开着。这是爷爷专门为尤亦姝栽的,就因为那句“凌凌最喜欢凌霄花”,爷爷跑了许多花市才买到多年生的花苗,就是为了让尤亦姝尽早看到盛开的凌霄花。

站在院门外,尤亦姝突然有些心酸,过去近三十年间,爷爷明明给了自己那么多爱,可她却在嫉妒弟弟所得到的那一部分,在嫉妒的蒙蔽下,她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不停地怨怼,甚至从未与弟弟有过亲密接触。

如今,能与尤亦姝相依为命的却只剩了弟弟,命运真是作弄人。

尤亦姝轻轻推开大门,院子里已长出一层毛茸茸的野草,冷清的气息扑面而来。迎面可看到堂屋的门半开半合,静悄悄地没有丝毫动静。西边的厢房屋顶上立着一棵不知何时长出的榆树,绿油油的迎风招展着。

“彬彬?“尤亦姝走进堂屋,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她试探性的出声,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堂屋里的摆设跟爷爷在世时一样,有年头的八仙桌靠着北边的墙壁,桌子被擦得干干净净,正中间摆放着茶盘和待客用的茶具。以前尤亦姝最喜欢在爷爷喝茶时端着小杯子坐在爷爷身边,听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不过,那也已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这个时候,尤亦姝又想起了一周前被留在家里的弟弟,也不知道他这一周怎么过来的,有没有被饿到?知不知道增减衣服?

“彬彬!”尤亦姝将所有房间找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弟弟的踪影,只在他日常睡觉的东厢房里找到一块被啃剩的馒头,他今年虽说十八岁了,但是心智却还是个小孩子,如果走丢了,那可就麻烦了!尤亦姝有点着急了。

想到临走前将弟弟托付给尤建国的事,尤亦姝马上拨通了尤建国的电话。“二叔,我是凌凌,彬彬不见了!”

尤建国听完一愣:“凌凌,你回来了?我今天拉彬彬来我家洗澡了,这小子可真拧巴,都尿裤子尿得不能近人了,愣是倔着不洗,现在正蹲地上哭呢!”

“二叔,他不洗就算了,我马上过去,”尤亦姝说完,立马出门往二叔家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