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互补型恋爱关系

正文草草定情

[更新时间] 2019-06-06 09:46:47 [字数] 3684

法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去吧,我等着你,然后再出去吃顿饭吧。”沈靖明对着开车门的程薪玥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多谢。”程薪玥笑着向法院里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政治处办公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薪玥姐,你可来了!”警察一见到程薪玥就开心的迎了上去,他急促的眨了眨眼,笑着小声说:“师姐,那个人是谁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未婚夫。话归主题,你说的这个人,我用五分钟处理OK。”程薪玥淡淡的说,然后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警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名警察看着程薪玥走进了审讯室,之后连忙对着沈靖明说道:“姐夫,这边坐。”然后递上了一杯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沈靖明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还是接过水,坐了下来,望着程薪玥所在的审讯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审讯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先生,你好。”程薪玥淡淡的笑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程小姐吧,跟那些傻头傻脑的警察就是不一样,果真是警校天才。”周易海说道,冷冷的笑意却浮在脸颊:“如果您也是想劝我改回口供的话,奉劝您省省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首先,现在我现在是市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其次,警校天才并不是我,我只是个配角。”程薪玥的笑容马上凝固,冰冷道:“你最好不要再这么说。还有,他们给你什么条件,说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条件?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周易海明显慌了,对着程薪玥的冰冷的脸仿佛有些害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愿意说,那我说,改回该属于你的真正供词,你的母亲医疗费我帮你出,你们家的低保我会帮你申请,五天之内给你该属于你的钱,你儿子的学可以继续念下去,你在大学的女儿我可以视情况帮你供她出国,还有,你的工作及你们全家的安全,我可以保证。”程薪玥樱唇轻启,双眸淡淡的目光观察着周易海的脸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我••••••”周易海有些动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着急,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仔细想想吧。”程薪玥说完就准备出去,还看了看手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程小姐!”周易海站了起来:“我会说真的供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请问,我应该怎么相信你呢?”程薪玥笑着撇头望向周易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当时的情况,我已经录了下来。”周易海缓缓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款老式的手机,也许录音是那部手机除打电话发短信之外唯一的功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拿去。”程薪玥接过手机,扔给了那个警察。警察看了看手表,从程薪玥进来到现在,仅仅用了四分十九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答应你的,我会办,但是你,现在已经涉嫌妨碍公务罪,我没有办法帮你,但是看你及时补救,我倒是可以帮你说说话,就这样吧。”程薪玥缓了口气,快步走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薪玥姐,谢谢啦!”警察开心的甩着手机对着程薪玥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见我刚才说的吗?”程薪玥问道:“你马上帮他办好,钱你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吧!”警察颓丧极了,哀求的眼神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意见?”程薪玥反问。那眼神却可以冷的杀人,仿佛在说——你敢有意见,就再也别想求我帮你任何事情,更何况是在我已经请假并且已经扣了我一天的工资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小警察连忙的挥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Bye!”程薪玥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淡淡的望着自己的沈靖明,然后露着淡淡的笑容,走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沈靖明握着方向盘侧头问着坐在副驾驶上的程薪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点事情。”程薪玥回了一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年,程薪玥十九岁,刚刚考上警察大学。鉴于这是所警察大学,而且训练及其严苛,所以女孩子在这里可是备受照顾,同寝室也只有两个人,一个程薪玥,另一个叫江雅清,同样的性格,一样的年纪,很投缘。当江雅清的哥哥江绍承出现在程薪玥的面前时,彻彻底底的改变了程薪玥原本的人生轨迹。程薪玥和江绍承也许都是对彼此有感觉,但是谁都没说。程薪玥习惯了训练苦的时候不跟爸妈说,反而跑过来对着江绍承说,江绍承也渐渐习惯了偷偷教给程薪玥他从没有告诉江雅清的'偷懒'动作,也会告诉她,怎么样自己给自己做一个舒服的SPA。当时,他是警校天才,但是具美貌与才气于一身的程薪玥,在不经意间夺走了江绍承‘警校天才’的名号。为此,程薪玥特别的不好意思,即使过了快四年,她依旧不喜欢别人叫她‘警校天才’,每次听到别人如此称呼她,她都会觉得对不起江绍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靖明。”程薪玥柔声叫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沈靖明回了一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五月十一日吧!”程薪玥然后舒了一口气说:“找个日子,结婚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靖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听着程薪玥安排所有的事情,毫无意见。他明白了程薪玥所有的话都是捡着主要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想忘记••••••”程薪玥低声说,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听清楚,沈靖明更是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望向程薪玥,眼神如清水般温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国色天香到理工大学并不是特别的远,开车用五分钟也就到了。程薪旸开着车轻车熟路的就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呀,这教学楼倒是真漂亮啊,我们遥遥将来也要考这呢!现在她就只能在理工大学的附属高中努努力了!”李筱萍特意加重了‘附属高中’这四个字,惹得沈靖遥不屑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程薪旸兜里的手机才刚刚震动,他就马上接了起来,因为这是岳思绮的专属手机铃声前的震动。程薪旸温柔的说:“思绮,什么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薪旸,你在哪儿啊!”岳思绮压低了声音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你声音有些不对•••我在我们学校呢。”程薪旸蹙了蹙眉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我们学校不远处的香醇酒吧呢!你快点过来一下吧,我这边出事了。”岳思绮急切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等着。”程薪旸雷厉风行的挂了电话,简单的对一旁的爸妈、沈奕和李筱萍说了声:“朋友出了点事,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程海想叫住程薪旸,但是却被沈奕劝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孩子嘛,由他去吧。”沈奕笑了笑。再回头,程薪旸已经开着车向远处开走了,只留下了汽车尾气留下的青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程薪旸几乎想将油门踩到底,但是他克制住了。终于到了香醇酒吧,程薪旸摁下了锁门键,然后就向门口奔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思绮!”程薪旸拨开了层层的人群,将岳思绮半拥半抱的搂在怀里。又对着岳思绮身前的痞子青年凌厉的说:“这是我女朋友。你们想死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既然是青春大学生,就别惹上黑道,留下你女朋友还有她的朋友,赶紧滚!”一个混混叼着烟歪着嘴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屁!第七人民医院没关门么?把你放了出来,祸害空气!”程薪旸语言没有一丝一毫的回转的余地:“我女朋友还有她的朋友我全要带走,如果你想留下你脑袋,我没意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子挺有种啊!”一个混混抡着巴掌就要像程薪旸招呼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程薪旸左手扶着岳思绮,右手抓起一个酒瓶猛然朝桌子上一砸,对着小混混的手上就挥了过去,顿时,小混混的手鲜血横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我的手••••••”在小混混还没来得及继续嚎叫的时候,程薪旸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整个人向后仰去,半天都没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敢问候我母亲,我去问候你全家!”程薪旸不屑的看了一眼。他打架从来都是下死手,不给对手任何回手的余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等着!”那一群小混混看着老大都被打倒了,也害怕程薪旸打架不怕死的架势,搀着老大赶紧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先走吧。”程薪旸对着岳思绮身后的两个女孩说道,然后就径直抱起岳思绮向车上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薪旸,你••••••”岳思绮小声的想说些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闭嘴。”程薪旸冷冷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想说,你的手•••流血了。”岳思绮还是小声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你管!”程薪旸瞄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应该是刚才砸瓶子的时候被碎片飞溅到了,血汩汩的向外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岳思绮再没说话,她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做的危险了,也知道程薪旸是真正的生气了,所以安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车子行驶到了航空科技大学,下车的时候,程薪旸停好车子,关上了主驾驶门,走到副驾驶,横抱起岳思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我自己会走。”岳思绮是担心被人撞见然后告诉程薪旸的父亲——航空科技大学的教授,又多了很多是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乱动。”程薪旸的语气依旧冰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了女生宿舍,走上了岳思绮的房间,程薪旸重重的将岳思绮摔在了床上,站直了身子看着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岳思绮摔得有些疼,心里却想着,还好这是双人宿舍,要不然,可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航空科技大学本来就是女少男多的不协调比例,像男生宿舍就是四人宿舍,大包间,公用卫生间,但是女生宿舍就是双人宿舍而且单独卫生间,就像是公寓一样。待遇的特殊,吸引了很多女生来踊跃报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疼啦!”程薪旸挑着眉看着岳思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程薪旸•••你••••”岳思绮知道自己今天做的有点过了,所以一开始都忍着没暴走,但是现在看着程薪旸挑着眉的模样,心中很是委屈,于是愤怒的别过了脸,转过了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程薪旸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走了出去,关了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薪旸!”岳思绮见程薪旸走了出去,有些着急,马上跳下了床,打开门,却看到正在翻箱倒柜的程薪旸侧着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干吗?手受伤了,找纱布。”程薪旸简单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跟我进来。”岳思绮看到程薪旸的坏笑,所有的气马上消失了,拽着他进了她的房间。她从床头柜中拿出药箱,涂了药水,然后一层一层为程薪旸包着纱布:“怎么这么不小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不是为了你!”程薪旸用着宠溺的语气,但是嘴角却因为岳思绮包扎的太紧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今天是我心血来潮了,不好意思,你不会介意吧!”岳思绮抬了抬头,可爱的眨了眨眼睛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呢。”程薪旸虽然和程薪玥都一样都不喜欢多说话,但是说出的向来都是重点,指出中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你不在乎的!”岳思绮开心的笑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答对了,奖励一个。”程薪旸微偏了脑袋,就轻轻的贴上了岳思绮的双唇。而岳思绮已经习惯性的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程薪旸双手扶住了岳思绮的脸颊,岳思绮的双手也缠上了程薪旸的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