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医路芳华

正文第六十一章 结局

[更新时间] 2019-06-29 09:22:24 [字数] 2372

沈一鸣什么都没说,他偷偷把梅干菜塞进了姐姐的箱子里。他是怕他说出来之后,三姐要是还存着不愿意原谅家人的心思,她一气之下不要了,到时候大家心理都难受,还不如这样偷偷放进去,等她发现的时候,她要是想要,那最好了,她要是不想要,就直接扔了,也不会让这段关系变得更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到了县城里,从车上拎行李箱下来的时候,才感觉包重了很多,她奇怪的拉开包看了看,这才发现里面的那袋梅干菜,她怔怔地看着这菜发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贺余好奇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深呼了一口气,说:“等我们办婚礼的时候,请他们都过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余知道她说的“他们”是指她的父母,但他没多问什么,微笑着点了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她和自己谈过她的家人,她说她当时考上了大学,但是父母为了省钱给弟弟上学,就把她的录取通知书给撕了,逼的她有学上不了出去打工。她还说过她不喜欢那对带给她伤害的父母,也说到时候婚礼绝对不让他们来参加,只要邀请自己同样可怜的两个姐姐就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些天,她突然又说,她想明白了,自己的弟弟并没有直接参与欺负她,所以不应该怪这个弟弟,到时候也要把弟弟邀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她也愿意邀请这对父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可能还没有原谅他们,不过,起码迈出了第一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去县医院探望父亲,其实算起来,这是他印象中第一次来家乡的县医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从小到大身体就很好,偶尔的发烧感冒,也在村医那里买药吃了就会好。在老家人眼中,生大病才要来县里的医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家医院的规模,不如青鸟县人民医院的一半大,但患者并不少,尤其是他爸爸现在所住院的骨科,走廊里加的都是床位,医生和护士明显忙不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坐在爸爸床前,给他削苹果,也把三姐的事情告诉了他:“三姐要结婚了,三姐夫昨天我见到了,人看着还不错。普通家庭,和我三姐是在上成人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她走的时候还和姐夫留了十万块钱给我妈,说是给你和我妈生活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父很久没有说话,沈一鸣觉得奇怪,问他说:“爸,你怎么不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三姐还在怪我们吧?”沈父有气无力地开口,“当年你三姐学习成绩也好,我没给她上大学,她气得十年没回过家一趟,哎,都是我对不起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继续缓慢地削着苹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他一直以为自己和这对父母一样,都是薄凉的人,他一直以为父母利益至上,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们的内心都很柔软,很容易感动,也容易愧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他对鞠泽,一个错误愧疚了那么多年……而真正薄凉的人,是不会愧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安慰他:“算了,现在知道错也不晚,以后对三姐好一点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父叹了口气,说:“你三姐从小到大都有主见,她找什么人都行,要是她能常回来我就好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应该找对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点点头说:“我找着呢,不着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要你们都好好的。”沈父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说,“我现在这个腿,越来越不行了。我家里四个小孩,现在都不在身边,你和你三姐离我都那么远……我就怕我哪一天突然死了,连你们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看着父亲,他确实老了很多,那场事故后,他也没办法做太重的活,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变得更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开始懂得家人的宝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也突然有了个决定,他想回家了,让家乡的县医院多一个医生,也离父母近一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回到青鸟县之后,就拒绝了医院送他读研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追求了那么多年的目标突然放下,沈一鸣不禁有些失落,感觉好像以后的人生都变得空空当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很快他又振作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哪里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医术,他要去更需要他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这个决定只告诉了自己的科室主任,主任对于医院一个重点人才的流失表示很痛心,不过知道他是想回老家医院后,他也默默支持沈一鸣。沈一鸣的老家是著名的贫困县,那里医疗环境也不好,沈一鸣回去,肯定会大有作为,当地的老百姓也会多一个优秀的医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离家近点,多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沈一鸣家乡医院秋招的时候,沈一鸣考回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离开青鸟县之前,医院很多同事约他吃饭为他送行。他原先一直觉得自己和他们的关系一般,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那么舍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饭局上,每个人都说了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科主任对他说:“你是根好苗子,在新医院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出去学习,就算要奉献基层,你也不要落下学术上的造诣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苗芳对他说:“哎,昨天还想给你介绍我表妹呢,没想到你突然就要走了。我表妹还说对你的条件相当满意,打算减肥成功就出来见你呢!结果你突然就走了,我表妹可伤心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婉仪对他说:“沈一鸣,你对谁都好好的,就爱怼我,我还以为你暗恋我呢,没想到你临走之前都没有跟我告白,你害得我好几次都白担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樊莎莎说:“祝你在家乡的工作一帆风顺,祝你能开启新的篇章,祝你……祝你平安幸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坐在回家的高铁上会想起这些话的时候,慢慢湿了眼眶。还没走多远,他已经开始想念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他也不会再反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都会深深的印刻在心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足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乡后没几个月,沈一鸣又被妈妈拉出去相亲。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遇见了久违的林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那天林涵不是沈一鸣的相亲对象,林涵是陪着闺蜜过来的。她的闺蜜听林涵说这就是她默默关注了好几年的人之后,她闺蜜立马懂事地离开了,把这次机会让给了林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涵对沈一鸣说:“沈一鸣,你是唯一一个跟我相亲过两次的人,不然咱们就认命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笑了,笑的那么美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林涵等到了春暖花开,也等到了她和沈一鸣的新篇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一鸣走后,青鸟县人民医院依然照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烂脚病老人又有一位去世了,医疗小组依然每周都奔波在青鸟县的各个地方。这些老人会渐渐离开这个世界,而治疗小组需要做的,就是扶平他们的伤痛,帮助他们与时间赛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鞠泽学会了做槐花烧鱼,念念和樊莎莎都很喜欢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从赵爷爷生前的住处附近移植了一棵槐花树,栽在家中的阳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樊奶奶曾经说,槐树不容易养在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们移植的那棵,却在并不宽敞的花盆里,落地生根,抽枝散叶,顽强生长,开出浓密的小白花,灿烂芳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全文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