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月色下的木槿棉

正文弃婴携玉惹人怜(1)

[更新时间] 2019-06-06 14:23:02 [字数] 2337

这个冬天,扬州的大雪早早光顾了这个小村庄,北风胡乱的吹,吹着村头那烂木头架起的电线杆,吱呀作响,破旧电喇叭被死死的绑在烂木头上,在狂风中挣扎的摇着头,喇叭下面是一户何姓人家的青砖砌墙,墙上叫涂料涂的白黑分明,几个通红的大字一目了然的附在白色涂料背景上“为革命实行晚婚和计划生育”,站在大寨河畔,向东望去,只见这岸堤被大寨河驱赶着向北弯成了一道弧,像极了西边天上的勾月。不难发现,大大小小几十户人家,也有三成人家墙上被写下了标语,或是有的邻里房子砌的太近,屋山头没法站在大寨河旁的大堤上一眼看个清楚,那些标语便写在在堂屋两边,或有的写在了人家的猪圈墙上,有心的人看到便要暗自发笑了,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灼眼炽热。$?|^~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一晚,村头何姓人家还亮着灯。说起何家,户主叫何兴饶,是村里的先进青年,何兴饶生于六十年代,那时人民公社刚起步,老一辈中大都以国家建设为子女起名,什么建军,卫国之类的。而他的“兴饶”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显得格格不入,听起来也是够“俗”的,兴饶的父亲何文举也因此受人诟病。兴饶四岁便失去母亲,打小由父亲既当爹又当娘的拉扯大,兴饶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一个二姐,大哥叫做何兴平,二姐叫做何青芸,哥姐俩对何兴饶从小便关怀备至,没有什么好吃的,稀罕玩意不想着这个弟弟,兴饶也庆幸自己有这样的哥哥姐姐,如今的何兴饶已经在外闯荡了六年,有了出息,回村里办了第一个工厂,生活富裕,还带回了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在家办了婚宴。工厂开办不久,兴饶就把父亲何文举从大哥兴平家接到自家奉养,乡里人无不羡慕何文举老爷子的福气。何兴饶深知大哥日子过得清淡,便让兴平来厂里挂个闲职,按月拿工资就行。大哥何兴平直摇头,推脱道:“你大哥我习惯了每天骑着自行车往来于村镇,难不成你想把你大哥束手束脚,困住不成?”何兴平半笑半愠,“哥知道兴饶有用啦,为哥着想,可哥不是过得好好的,你能把爸和弟妹照顾好,就是最好的了!”“他好个屁!”何文举老爷子听了兴饶转述暴跳如雷,“你要再劝劝你大哥啊,他也老大不小了,他不能因为……”“老头子,你打住啊,打住打住。我哥什么脾性你不是不知道。”何兴饶反手扣了两下桌子,“我看这话,你也只敢跟我发发牢骚,到我哥那,你怕是一个字都不敢提吧!”何老爷子干瞪着眼,沉默良久,摘了老花镜,怔了怔,憨憨的笑了一声,又从大衣中抽出蓝白色手帕将眼镜层层裹住,把眼镜塞进怀中口袋,重新拾起放在腿上的《徐霞客游记》,将书中一页下角叠起,合上,起身。何老爷子嘴里嘟囔着走了。何兴饶看到此情景是又好笑又好气。“怎么了,又为大哥的事拌嘴了?”只见那模样可人的女子端了碗汤走进大厅来递给何兴饶,她就是何兴饶在外地讨回的媳妇,这媳妇一口标准普通话,是姓黎,叫黎芳可,黎芳可看着小腹显形,已有身孕。“去,端给爸喝了,爸这么大年纪,也不让着点!”黎芳可轻怨道,见兴饶摇了摇头,径直朝着何老爷子房间迈去,黎芳可笑吟吟的看着,随即反应过来厨房间还有汤炖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出了厨房间,黎芳可走到院门,轻轻地拉开插销。眼前一片银装素裹,院门左侧一棵年迈的老槐树显得更加高大。黎芳可家自福建,祖上诗书簪缨,父母也是教育工作者,打小便比寻常人家的孩子多读了点诗文,也憧憬着“冬宜密雪,有碎玉声”的画面,可遗憾自小也没见过书中描述的那般美景。直到在嘉兴初遇何兴饶,初见小雪浥轻尘之时,也明白了何为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后丈夫何兴饶又大肆吹嘘雪后的扬州如何的诗情画意,烟雨朦胧。这年,黎芳可嫁去何家第一年。面对这从未见过的景色,芳可显然喜不自胜,她双手抓住门框,俨然像个孩子,小心翼翼地踏出一只脚踩在寸余厚的雪地上,芳可顿时怡然自得,不可名状的神情掠上她俏丽的脸上,落脚在雪上初时像棉絮一般柔软,舒适极了。芳可又踏出另一只脚,只听咯吱咯吱,脚下的雪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藤蔓一般从脚底蔓延全身直至头顶,黎芳可瞪大眼睛,仿佛再也不能有什么事情能够使她惊讶。芳可一步一步地向村头石磨盘走着,感受着每一步,妙不可言。$?|^~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怎么说来着?”何兴饶站在门槛上沾沾自喜道,“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扬州的雪,娘子可还满意否?”兴饶模仿戏腔并假装双手扬袖。芳可停步见何兴饶这般姿态,嘴角又提了上去,也学着假装单袖掩面笑吟吟回头道:“小女子觉得甚好!甚好!”。何兴饶踏着妻子的脚印一步步走近,从后面环抱住芳可。$?|^~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似乎越来越大了。北方有句话说的好,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何兴饶心想着丰收年景,也愿来年自家棉花地也多产些棉花,最好像是现在这般景象。黎芳可扭头见丈夫表情虔敬,已知其思量,“瑞雪兆丰年,我看这一望无际的雪便是来年兴饶收成的棉。”多么兰心蕙质的女子,何兴饶欣欣的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早了,咱回吧。”何兴饶轻轻地抓起黎芳可的双手搓揉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大旺,过来,回家。”芳可轻呼道。只见这平时身手矫捷的狸花猫,在雪中扑腾扑腾的奔了过来,今天大旺似乎没有平日里那般傲娇,躺在芳可的脚下打了个滚,生了个懒腰,接着又站起身子在兴饶的腿上蹭了蹭。这猫为什么叫大旺?开始芳可也很是不解,直到何老爷子开玩笑到:“我看这猫就是狗命投错了胎。你看谁家的猫会陪主儿下田的?有灵性。”原来,大旺就是这么来的。后来大家都跟着何老爷子一起叫就习惯了,村里人也常常拿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涮何老爷子的谈资。芳可俯下身子想要抱起它,大旺身子一弹便蹦开了,俩人都惊讶了,只见大旺回头看了一眼,便又扑腾到了不远处的大磨盘下面。何兴饶仿佛看见磨盘上有个包裹,大旺皮毛微微一颤,便飞身到了磨盘上,围着包裹一面打转一面轻嗅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喵”大旺终于叫出声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芳可紧跟着丈夫急促的脚步,来到大石磨面前。顿时,这包裹看了让人揪心疼,天哪!是哪个狠心的人,把小娃娃丢在这冰冷的石磨盘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