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月色下的木槿棉

正文弃婴携玉惹人怜(2)

[更新时间] 2019-06-06 14:23:30 [字数] 2212

沿着大寨河堤的门户人家隐约又亮起了两盏灯,也照亮了缓缓落下的雪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田叔,您慢点!”村支书孙玉田匆匆地就出了门,一边走一边慌乱地套着蓝黑色棉袄。紧跟在后面的何兴饶帮孙玉田拉了拉衣袖口,提了提衣领。“家里还有谁?”“我大哥和慧莹姐。”孙玉田立刻就站住了脚,转过身来,双手停滞在领口的纽扣,瞪大眼睛吼道:“什嘛,这小娃娃又不是你家生的,她个妇女主任凑什么热闹呐?”说罢,又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向村头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喔!喔!喔!芳可,你看这小家伙眼睛一直跟着我!很神气呢。”“可能小娃娃觉得咱慧莹姐生的好看,舍不得多看几眼呢!”芳可瞟了倚在墙边上使劲抽烟的何兴平一眼,“大哥,你说是也不是?”突然被问住的何兴平愣着,慌忙间丢掉还剩半截的香烟,在脚下踩的稀碎。一时双手腾空却不知何处安放的兴平略显尴尬狼狈,紧接左手夹在右咯吱窝下面,右手不停地蹭着他那高挺的鼻梁。慧莹与芳可相视一笑,继续逗着襁褓中的娃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咚!咚!村支书孙玉田站在何家大厅门口使劲地跺着脚下的雪。“爸!”那个被何家夫妇称作慧莹姐的女人站起身来,孙玉田睥她一眼,拉着脸。“天这么晚,还在外面溜达!不怕别人说闲话?”“玉田叔,是我让慧莹姐来帮忙的,这些事情我还不懂,幸亏有慧莹姐在,您看,小娃娃喝了半小碗鸡汤呢!”芳可说罢便提起桌上的空碗勺递到孙玉田脸上。孙玉田似听非听,走上前斜着头端详着芳可怀中的婴儿,几句话的功夫,适才眼神炯炯的小娃娃已然入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一阵子,孙玉田又是皱眉头又是摇头的。倚在墙边的何兴平出声了:“我说孙书记,你看这么久看出什么名堂来了嘛!难不成你看着这娃娃就能知道她从哪个娘胎里生出来的?”“欸,我说你急个什么劲嘛,我听南庄的人讲,他们庄丢了个女娃。”“是女娃没错。”孙慧莹抢道。“喔,是嘛!但是,他讲的是个胖娃娃,你看她。”话说这,孙玉田一摊手。“罢了,明个我去南庄领那家人再来看看,无论是与不是,也要等那家人看了才敢有定论!”“玉田叔,你看这块玉也是随这娃娃一起的。”何兴饶举着一块玉石递到孙玉田眼前,只见那玉石温润而泽,缜密以栗,质地细腻白如凝脂,让人看了说不出的好,在场中没人知道这是块上好的新疆和田玉中品种最稀有的羊脂玉了。“嘿嘿,要我看,这玉也不是寻常人家该有的。算了,明天直接报派出所吧!”孙玉田倒吸了口气,恨恨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明天就辛苦玉田叔您跑一趟了。”何兴饶上前递上一支烟笑脸道。“怎么地,兴饶明个不跟我走一趟?厂里有这么忙,日理万机喔!”孙玉田也不客气,顺势把烟就挂在了耳朵上夹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何兴饶。“玉田叔笑话我了,明天厂里真的走不开。”兴饶作出很为难的表情,掏出口袋里新开封的香烟塞进了孙玉田的手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何老爷子房里传来。“那行,我就先走了。明天听消息,娃娃就暂且给你们照顾。”孙玉田说着就往院大门退去,“我也回了,你们早些歇息吧。”何兴平随在孙玉田后面,一起出了院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孙玉田,我说你这人也忒不要脸了,收完包烟就跑。”何兴平搂着孙玉田的脖子笑骂道。作为村支书的孙玉田也满脸不在乎,从口袋里掏出刚缴获到的烟,抽出一根递给何兴平,“喏,带火了没?”“孙老扣,火都舍不得点。”孙玉田出门走得急忘带火,也懒得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角落里,两个魂儿,使劲地吐着雾儿。“大瓶子,你说你爹咳嗽这么两声,我咋就怵得慌?”“甭提了,这都多少年了,反正你们孙家对不起咱爹!”何兴平抱怨后,俩人都默不作声了,就连吸烟都不敢使劲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孙玉田的思绪也飞到了三十年前,那个时候何兴平才八岁,跟着何文举在南京安身。那时候的何文举在刚刚建立的南京铁路局工作,如火如荼,前途一片大好,然孙玉田那时才是个小小的村委,不巧,嫁到南庄的老姐让自己利用职务之便给外甥安排个工作。何文举同孙玉田为发小,关系颇好,也就书信中顺带提了一句,何文举便上了心,孙玉田那十六七岁的外甥就去了南京工作,一切顺利。何文举对孙玉田的外甥也是视如己出,照顾有加。可惜这孩子脾气不好,记坏不记好,有次何文举就工程安全问题在众人面前数落了他,那毛小子便实名写告发信揭举何文举作风不正,投机倒把。那时又赶上何文举即将担选铁路局装备部部长一职,那时的他也才三十出头,被莫名其妙扣了屎盆子,意气用事下便打了那小子,后来何文举又是进派出所,又没了担选资格,忿忿不平,一气之下便卷铺盖走了,回家挣起了工分。何兴平那时还小,只觉得生活过得艰难了,到大了点才知道其中缘由,也从来没敢问过老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想那没用的了,不过那年过年你把你外甥打折了丢医院里,我听了是真的解气!”何兴平痛快话说的孙玉田一愣。孙玉田没有做声,心想着那年自己不争气的外甥过年没带一分钱回家,还欠了一屁股债,被自己打的死去活来的场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也尽别说那没用的,我有正事跟你讲呢,你看村后的那个小学。”孙玉田弹了弹烟灰,指了指刚建成的小学方向,“好歹你也是咱村为数不多的高中生,这些年来,在镇上报社上班,肚子里也该攒点墨水哈!要我看教小学不成问题。”何兴平不做声,“你看哈,一来你当老师,工资待遇比你在报社高吧,二呢,离家近,你看看这雪下的,得亏报社最近没啥事,你看这学校多近,走路屁大点功夫,天上下锥子也不用怕撒!三啊,当老师口碑好,受人……”孙玉田瞪着眼睛踹了何兴平一脚,“想什么呢?我说的这些你不会不知道,自己思量思量吧,我先走了。”说罢,孙玉田便背着个手,弓着个背走了。何兴平站在原地拍了拍屁股上的雪,点了点头,也仅仅是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