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四章 东风暗换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4589  |  更新时间:2019-06-18 17:20:16 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凉素心就起来了,坐在床前发呆。

  窗外不出意料,到处张灯结彩,连自己的殿门外也挂上了大红的灯笼。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凉素心在心里暗暗苦笑。鸾儿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自家主子脸色很差,两个黑眼圈赫然出现在脸上,两眼无神,神情呆滞,头发凌乱。

  “娘娘,您没事吧?”鸾儿上前小心地问。

  “我、没、事。”凉素心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往外挤字,“去帮我拿件最华丽的衣服,再帮我梳个最华丽的发式。哼,纳妾!本姑娘叫你纳妾!今天本姑娘一定要打扮漂亮一些,气死你!”凉素心愤愤地边抱怨边下床。

  “参见王妃。”门口传来两个声音。是两个小丫鬟,怀里抱着一堆东西。

  “什么事?”凉素心径直去洗脸。

  “这是王爷要奴婢们送来的东西,还叮嘱王妃您今天一定要打扮漂亮一些。”小丫鬟将东西递给鸾儿,“奴婢告退。”

  “哇哇哇!!!鸾儿惊喜的尖叫三声,“王妃您快来看看!”

  “什么什么?”凉素心不顾擦脸上的水,飞奔过来,看到东西后也惊呼出声,“啊?!”

  鸾儿手里是一件极其华美的衣服,大红色绣着金纹,还缀有数不清的珍珠。裙摆长长的拖在地上,袖口和领口都有一层一层的荷叶纹;更有一顶金冠,沉甸甸的,上面镶了闪着亮光的宝石,坠了长长的流苏;还有一盒首饰,全是金银之类,看的她俩呆了半天。

  凉素心脸上的水还在往下滴着,鸾儿则是喃喃的念叨着:“天哪天哪…”

  好半天两人才反应过来,鸾儿急急地把衣服往凉素心身上套:“王妃快穿上看看!”

  弄了好一会才装扮完毕,镜子里的人儿一双水眸黑亮,身上衣裙无比华美,衬得凉素心小脸越发红润,额前的流苏则使她风情万种。

  俩人再次看呆。太美了...鸾儿在心里感叹。凉素心则是在心里犯嘀咕: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太阳打北边出来了?

  呆了一会儿,凉素心却像发了神经一样开始脱衣服,卸发冠,全都扔在一边。鸾儿纳闷的上前制止:“王妃娘娘您怎么了?干嘛脱了啊?”

  “我才不穿这么喜庆的东西,又不是我结婚!还有这些、这些,这都是结婚穿的喜服!这么俗气,呐,都赏给你,我不稀罕!”凉素心赌气似的从首饰盒里抓出一把金银珠宝全塞给鸾儿。

  “可是,王妃娘娘,这些不都是您最喜欢的东西吗?您以前可喜欢他们了,不过那时候...王爷也没赏过,现在您怎么...”鸾儿奇怪极了。

  “唉,实话告诉你吧,鸾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我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主子。”凉素心叹口气,“你家主子早在掉进荷花池那天就已经…不在了。”

  “当啷”,鸾儿手中的首饰掉了一地,目瞪口呆地盯着凉素心。

  “娘娘,您可别吓唬鸾儿啊,鸾儿胆子小…”鸾儿强笑着。

  “鸾儿。”凉素心把鸾儿摁在椅子上,“我不和你开玩笑。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凉家千金了,我是来自21世纪的凉素心。”

  “2、21世纪?什么、什么意思?”鸾儿结巴的问。

  “就是,就是未来的时空。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我来自大概几百或者几千年以后,在某一时刻灵魂出窍,刚好你家主子和我同名同姓,又被那个王爷弄进了荷花池里,灵魂刚刚离体,我就进到了她的身体里。”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鸾儿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你是说,小姐她…”

  “对,她已经死了,而我这只孤魂野鬼借尸还魂了!”凉素心双手环胸,郑重地说。

  “啊!”鸾儿可能是没有经受过这么大的惊吓,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唉...我该何去何从...”凉素心在窗边坐下,她有点想家了,想同系的好朋友,还有...和她一起被冠以“金童玉女”之称的何昱---表演系第一大才子.

  何昱总是如沐春风地笑着,偶尔拍拍她的脑袋叫她素素。他了解她的喜好厌恶,会在她哭的时候编笑话来逗她开心,会在她笑的时候陪她一起傻乐,会在她饿的时候做她最爱的菜给她吃,但是。

  何昱从未说过喜欢她。

  “唉...”从回忆中晃过神来,时间已经不早了。外面有小丫鬟来催:“王妃娘娘,王爷让您快一点到正殿去。”

  “知道了你下去吧。”凉素心点头,回身看看鸾儿,竟然还没醒...诶,睡着了?!

  于是一盆凉水泼下去,鸾儿惊醒过来.“小、小姐不,王妃娘娘...”她怯怯地叫了一声。

  “你不用怕我,我现在是人。你就叫我姐姐吧,不必拘礼,我本也不是什么小姐王妃的.”凉素心背对鸾儿坐下,“给我梳个你们这里死了人才梳的发式吧,衣服么,越素越好。”

  正殿门口。

  “王妃娘娘到---”外面一声通报,宾客喧闹的正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正与宾客们举杯闲聊的凌潮涯也随宾客一起抬头向外看去。

  关于凌王爷不待见凌王妃这件事,众宾客早有耳闻。有见过凉素心的人说这凌王妃绝色倾城,但众人不太相信,便有传闻说乃是凌王妃奇丑无比,而王府的人不便声张罢了。所以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一睹其人,只有凌潮涯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一步、两步、三步。

  凉素心一步一步的走进正殿,待到众人看清后,整个内厅静得连根针都听得见。众人惊呆了。一是因为这凌王妃的倾城美貌,更多的则是因为凉素心的穿着:一身缟素,浑身上下甚至连头饰都是白的,整个人像沐浴在雪里,冰肌玉骨。

  众宾客有张大了嘴发呆的,也有议论纷纷的,只有凌潮涯,脸色苍白了一下,随即像预料到了一样,翘了一下嘴角。

  “参见王爷。”凉素心开口。众宾客又静下来,等着看好戏。

  “爱妃平身。”凌潮涯淡淡道,“爱妃是嫌本王送去的衣服不好看?”便对着身后小丫鬟们训斥道,“大胆奴才,欺负我凌王府没有衣服穿么吗?!今天是本王大喜的日子,你们就让本王的爱妃穿这个?来人——”

  凉素心打断了他:“王爷送的衣服很好看。只是...”

  “王爷。”没等凉素心说完,门口就传来另一婉转女声。众人回头,只见门口两位喜娘搀着一位盛装美人袅袅走进来,正是今天的主角,侧妃水心。

  于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在心里腹诽:这个凌亲王命里的桃花也太旺了,娶这么两位美人,真是享福啊!

  水心袅袅地走进来,看到凉素心的时候惊得后退了一步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凉素心瞟了水心一眼,不由得又在心里狠狠地赞叹了她的美貌一番。

  正当众人从惊艳之中回过神来之时,水心却突然哭倒在凌潮涯面前,所有人包括凌潮涯都吃了一惊。“水心,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凌潮涯急忙说,但他并未起身。

  “妾身恳请王爷,让妾身回去吧!”水心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妾身愿意回到盼君归!”

  “我们今日就成亲,你还回那里干什么?难道说,你不愿跟我?”凌潮涯起身去扶水心,同时瞥了一眼凉素心。她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镇静的站在那里。

  水心却不起来:“王爷,不是水心不愿跟您,而是,水心实在不想拆散了您和王妃姐姐!”水心抽泣着,“今天是水心同王爷大喜的日子,而王妃姐姐却一身缟素,分明是不愿水心与王爷成婚!水心看得出,王妃姐姐深爱着王爷您!望王爷成全水心,送水心回盼君归吧!只要王爷有了空闲,不忘去看看水心,水心就心满意足了!”

  水心哭得声声带泪,而凉素心则脸色惨白,她原本只想气气凌潮涯,给他点难看,结果水心的举动彻底坏了她的计划,她现在真的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凌潮涯一把将水心带入自己怀里安慰道:“别哭,水心,以后进了王府,就不要再说回去的傻话了!”随即看向凉素心,声音里原有的温柔霎时间冰冻,一字一句的问:“爱、妃!你真的深爱本王么?!”

  凉素心被那种冰冷的声音吓得两腿发软,她看到凌潮涯眯起的眼睛,里面透露出一种危险的气息。“我...”本来准备了一肚子话的凉素心这时却结巴了,不知如何开口。

  “爱妃是不是等着本王亲自给你更衣?!”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重,凉素心在心里暗叫不好,他肯定生气了!怎么办怎么办...凉素心嗫嚅着开口:“不是,我…”

  凌潮涯不给她机会,狠狠打断:“来人,带王妃回去更衣!都给我听好了,本王的爱妃若再不是漂漂亮亮的出现在本王面前,哼!”后面的话凌潮涯没有说完,但在场的人都觉察到了从凌潮涯的话里冒出来的腾腾杀气,有人不禁开始打冷战。

  凉素心浑身冰凉,已经傻在那里不能动了,就那么木木的让人给架了出去,送到轿子上抬回了偏殿。

  鸾儿见凉素心被架了回来,而且魂不附体的样子,还以为她怎么了,吓得直摇她:“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凉素心这才慢慢地回了过神,看了鸾儿一眼,突然就扑进她怀里放声大哭:“吓死我了啊!鸾儿刚才他的眼神吓死我了啊!”凉素心哭的语无伦次。

  鸾儿拍着凉素心的背,安慰她:“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您怎么被送回来了?”

  “他、他让我回来换衣服。”凉素心不情愿地抽泣着,“我,我不想...”

  “这可由不得您了,王妃娘娘。王爷吩咐了,若您不愿换,奴婢们伺候您换。”几个五大三粗的奴才从门外进来,阴阳怪气地笑。

  “不劳你们费心,我自己会换!”凉素心抹了一把眼泪,拿起衣服进了内屋,鸾儿白了他们一眼,跟了上去。

  重新站在正殿门前,凉素心捏着袖口,心里十分忐忑:自己刚刚可能有点太过分了,人家大喜的日子,被自己一身白给搅得什么都不是,晦气死了,搁谁谁脸上也挂不住啊。唉,他肯定很生我的气...凉素心在心里叹气。正殿中传出宾客们的喧闹声,凉素心闭了闭眼。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凉素心伴随着“王妃娘娘到”的通报再一次迈进了正殿。

  又是同样的情形,众宾客见了凉素心,又只剩下一片静寂。怀抱美人的凌潮涯略微抬头,却也愣在了那里。

  一身大红喜服的凉素心,头戴金冠,环佩叮咚地向他走来。虽然抹了胭脂,但还是遮不住脸上的泪痕以及红肿的双眼。即便是不甚情愿,但她强扯起的客套式的微笑仍旧使她眉梢眼角尽带风情,举手投足间便是倾国倾城的美丽。

  “王爷...”凉素心已然站住,怯怯地开口。

  而凌潮涯依旧在发呆中。他幻想过很多次凉素心穿上他送的喜服的样子,但是都没有今天这样给他以震撼,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王妃有着别样的美丽。

  “王爷…”凉素心还未开口,水心已察觉到了凌潮涯的呆状,嗔怪地用肘捅了他一下:“王爷想什么呢?”

  凌潮涯回神,搂着水心的手紧了紧,瞥向凉素心,以及她仍带有泪痕的脸。本想说些赞赏的话,结果说出口却变了味:“本王的爱妃可真是美啊。”

  凉素心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低头答道:“王爷谬赞了。”

  凌潮涯有点点后悔,却又不能再说什么,便闷了头去喝酒。

  气氛就这么僵持着,二人都无话,众宾客也摒了气一声不吭。直到座下一人站起,声音朗朗的说道:“听闻王妃的技艺堪称一绝,不知王妃可愿让在下一饱眼福?”

  凉素心在心里打鼓,还好有人解围,不然今天该怎么过去...“既然皇侄如此说,那么爱妃?”凌潮涯也暗地松了口气,问向凉素心,语气不觉已温和了不少。

  “如王爷所愿。”凉素心低低答道。

  清了清歌喉,凉素心不要配乐,开始清唱。

  “又是一年白露至,檐前醉把茱萸嗅,落红凝眉首,清风盈广袖。裁得云裳拈指嗅,步履亦悠悠。山容瘦,人非旧,郁郁老树并烟雨,空做玉覃秋。而今山月魂梦同,香雾洗净雕花笼,欲把鹧鸪逗,却又啄乱相思豆。三千繁花皆睡去,君携暗香踏碎眸。四目遥相逢,宁不知水复山重。入手风光眼底流,只愿与尔约白头。”

  唱至一半,凉素心就听见有人用箫声合着她的拍子,吹出婉转缠绵的曲调。偷偷用余光瞟去,只看见是那刚刚为她解围之人,却看不大清容貌。

  箫声越发的婉转,勾起凉素心的无限伤心事,直唱的她泪盈满眶,歌声也变得凄婉哀怨,一音一符尽是悲怮。

  宾客们凝神静听,而凌潮涯则又陷入呆滞。如此美妙的歌声,怕是连水心都略输一筹吧...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过凉素心唱歌,今日的凉素心缺又让他大开眼界。

  一曲终了,宾客们仍未回味过来。凉素心淡淡开口:“王爷,恕素心身体不适,先行告退。”未及凌潮涯回应便一步一虚的走出殿外。

  殿外是明亮到刺眼的阳光,让凉素心感到如此苍白,如此无力。一阵头痛袭来,伴随着巨大的眩晕,凉素心未及张口便软软倒下。

  “王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