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十一章 夜深风住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19-08-12 17:25:38 全文阅读

再说京城里。

  自昨天晚上凉素心失踪了之后,京城里就都乱了。人们对此事都议论纷纷,有的说凉素心是清白的遭了陷害,也有人说凉素心是畏罪潜逃了。但却只有三个人最紧张,就是锦歌、裴舟云和君碧。

  锦歌是怕凉素心真的是凶手畏罪潜逃,又怕她是被人抓走置于死地,在牢里只剩了她自己,她很害怕。为了不再出现这种事情,锦歌被转移了牢房,还加派了人手看着。

  裴舟云是正极力的劝说太师不要急于处死凉素心和锦歌,还分析了前因后果。正当太师马上就点头的时候,凉素心突然就从牢里失踪了,还倒了一地的狱卒。太师又发怒了,坚信凉素心就是凶手。令裴舟云迅速抓到凉素心,并绳之以法。

  君碧则是正在派人追查这件事,凉素心被劫的事他是第一个知道的。当时星辰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君碧的心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通知了裴舟云后,二人赶紧亲自去搜寻。在京城里找了整整一天,两人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到了晚上,裴舟云提议到城外去看看,于是二人带了星辰和一队人马,往城外沿途搜查。

  这边凉素心已经跑得精疲力竭了,只剩下心中的信念让她坚持下去:我不要再栽到凌潮涯手里!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天也越来越沉。四周一片寂静,凉素心只想着往前跑,不要停...

  跑着跑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凉素心心里一惊,是不是来追踪她的?慌忙之中她躲进了一旁的树林里,偷偷露出一只眼睛观察外面的情况。

  那一队人马的的领头当然就是裴舟云和君碧,两人整整搜查了一天,也已是浑身酸痛疲惫不堪。裴舟云抬头看看天,叹了口气说:“殿下,时辰已经不早了。可我们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凉姑娘会到哪里去了呢?”

君碧也摇了摇头:“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回去吧,明日再另做打算。”又十分忧愁的向远方望去,喃喃道,“素素你到底在哪里啊,我们应该去哪儿找你呢?”

  凉素心在树林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知道了他们是来找她的,心里的紧张瞬间就被欣喜和激动淹没了。眼看着一行人已转身策马远去,凉素心不能再藏下去了。飞快的从树林里跑出来,凉素心一边追着队伍,一边冲着他们的背影大喊起来:“阿碧!舟云哥哥!等等我!”

  君碧和裴舟云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头。裴舟云疑惑的问:“殿下,您可听到了什么?”君碧也仔细竖起耳朵,他刚才仿佛听到了素素的声音,但又不敢确定也不敢相信会是她。她会在这里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寂静的夜空下,只有凉素心那几近沙哑的声音还在回荡着:“阿碧!舟云哥哥!我在这里啊!”显得格外苍凉。

  无需再继续考虑,二人不约而同的调转马头,向着声音的方向飞奔。

  凉素心已经累得跑不动了,本来晚上就没有吃多少,连续逃亡和大声地叫喊使她眼前冒起了金星,她只得停了下来大口喘气。恍惚中,她看到两匹马并肩向她飞奔而来,而马上就是她想过很多次的人,她的阿碧还有舟云哥哥。凉素心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他们来了就安全了...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凉素心就觉着身体越来越重,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君碧弃马飞到她身边时,凉素心软软的倒了下去,她太累了。临闭眼前她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听见君碧焦急的声音:“素素!素素!”凉素心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越来越沉:“阿碧,我可算等到你...”随后就陷入了沉沉的黑暗中...

“凉素心你这个骗子!”只见凌潮涯一脸的忧伤和愤怒,“我那么真心的待你,你却欺骗了我然后一走了之!我一定会再找到你的!”凌潮涯帅气的脸突然变得狰狞,向她扑了过来,凉素心想跑却发现发现腿怎么也迈不动…

  “啊---”凉素心惊叫着从噩梦中醒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原来只是一个梦!吓死我了…凉素心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环顾四周,又是陌生的屋子和陌生的景象。这时门被悄悄地推开了,探进来的是星辰的脸,他看见凉素心醒了,微微笑道:“凉姑娘你怎么醒了?再睡会儿吧还早呢。”

  凉素心见是星辰,松了口气,跳下床来:“星辰啊,这是哪儿?”

  星辰走进来:“这是裴大人的巡检府。”

  凉素心想起了什么,急忙又问道:“阿碧呢?我有重要的情报要提供给他!”

  凉素心推门进去的时候,君碧正和裴舟云说着什么。见凉素心进来,君碧的眼睛亮了一下,急忙上前:“还没叫你怎么就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去哪儿了?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凉素心看出了君碧眼里的担忧和紧张,于是笑眯眯地说:“我没事啦,这件事说来话长,待我细细道来。”

  凉素心把她从被劫走到逃出来这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完完整整的讲给了君碧和裴舟云,还略略补充了以前她和凌潮涯结下的梁子,但没有提得太详细。尤其是在说到了最后她探听到方公子的行踪的时候,小脸因为激动和愤懑而显得微红。叙述的最后,凉素心郑重的补充道:“你们一定要帮我抓住那两个坏人,还我和锦歌的清白啊!”

  君碧听她说没事,松了口气,没再去关心凌潮涯的事,点头答应道:“恩素素你放心,我和云一定会抓住他们的。”

  一直默默可看着凉素心的裴舟云这时开口了:“那么,凉姑娘你就不要去了吧,我们去就可以了,你还是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凉素心笑的明媚:“没事我不累,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们方能解我心头之恨啊!”

  裴舟云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如果凉素心知道自己的非要跟去会造成什么后果的话,她是打死也不会去跟着瞎搅合的。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一起坐上了马,即刻便启程了。

  越来越接近那个客栈了,凉素心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梦,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有一种内疚的感觉...要是正好碰见他怎么办?她居然开始有点害怕面对凌潮涯,想着凌潮涯发现自己又不见了,会怎样呢...心里忐忑的不得了,凉素心头上都微微有些冒汗。

  这时天色早已大亮,太阳也升得挺高了。前面就是那家客栈,凉素心越来越紧张。在荒凉的大道上,她没有看到凌潮涯的身影,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和凉素心同乘一匹马的君碧似乎看出了凉素心的不对劲,以为她是还在生气,就把她往怀里拉了拉,安慰道:“好啦素素,不要生气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抓到他们了。”

  凉素心点了点头,往君碧的怀里靠了靠。君碧感受到了,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一群人冲进客栈,凉素心闯进那个房间却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小二说二人刚刚离开不久,君碧一行人又翻身上马,继续追去。

  过了客栈只有一条大路直通别城,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没有可以选择的第二条路。凉素心他们就沿着大道一路直追,在几十里外的地方看到了两个人骑马的身影。凉素心又激动起来:“那个是不是?!快追!”君碧一拽马缰绳,马儿嘶鸣了一声,蹄下便腾起一阵烟,飞也似的冲了过去,裴舟云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越追越近了,凉素心看清前面的两人也是共骑一匹马,好像也是一男一女。但是两人似乎听到了身后马蹄纷沓的声音,连头都不敢回,使了劲的飞奔,于是这更加让凉素心坚信这就是方子秦和青莲了。可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再加上紧张,不管他们怎么抽打身下的马,他们的速度却仍是慢了。

马上的正是太师公子方子秦和清莲,他们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还有一个姑娘的声音:“前面的你们给我停下来!你们跑不掉的!”二人心里一惊,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姑娘的声音,还加杂着无比的愤怒。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逃命要紧啊!二人是只管闷着头飞奔。可是终因寡不敌众而被追上来的官兵们包围了。

  君碧带着凉素心从马上跳下来,凉素心就十分恼怒的要冲上去,被君碧拉住了。凉素心生气地向他们喊道:“方子秦!你太过分了!只顾着你们自己私奔,都不顾其他人性命吗?!你以为你是太师公子,你就可以视别人性命如草芥吗?!你知不知道你们都干了什么?你们可好,陷害了别人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你以为你能跑到哪儿去?你害死我们了你知道吗你!”凉素心激动的满脸通红。

  马上的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清莲紧紧地缩在方子秦怀里,脸色吓得惨白。方子秦则是故作镇定的一手拽着缰绳,一手搂着清莲。他结巴的问道:“你、你、你、你是谁?你在说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快让开,否、否则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长安未至
作者的话

酱~胖橘更新第八天!啾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