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杳杳孤鸿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08-16 08:50:00 全文阅读

这一番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话说的初岚和两个侍女完全愣在了那里。从初岚手下经过的姑娘也不少了,有哀求的,有宁死不屈的,但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的,把话说到了她的心里。

是啊,即使她们在表面看起来风风光光,其实多少人都在心里恨死了她们,在背地里暗暗地骂她们不知廉耻呢?她们又是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么长时间一步步走到这里,自己又何尝真正的快乐过幸福过呢?

  初岚很快就从震撼中缓了过来,说归说,感动归感动,可事情还是要按部就班地继续。她也站了起来,明知故问道:“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我,你不愿意?”

  “正是!我的原则是不可打破的!”凉素心说的掷地有声。

  “那就不要怪我狠心了!”初岚一声令下,两个侍女就迅速地抓住凉素心的胳膊,趁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已将她按在了长凳上。凉素心努力的挣扎着:“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奈何侍女力大无穷,她连半分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绑在了长凳上。

  其中的一个侍女从墙上取下了藤鞭,正要动手。初岚制止了她,蹲下来又问凉素心:“素心,你真的不愿意跟我们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否则你就要承受些皮肉之苦了!”

  凉素心盯着初岚的眼睛,一字一顿:“本姑娘做事,从来不后悔!”

  初岚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子了,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当年倔强的自己。她很想救下这个女孩子,于是站起身,对侍女说:“把鞭子给我,我要亲自调教她!”她知道只有这样,这个女孩子才能少点痛苦。

  “啪!”第一鞭.虽然已经对自己将要得到的惩罚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这第一下还是让凉素心疼的一个哆嗦。

  “啪!”第二鞭.凉素心只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额头上开始渗出来细密的汗珠,双手不自觉地死死抓住了凳子脚。

  “啪!”第三鞭.凉素心使劲忍着没有叫出声来,但身上的疼痛已经快超出她的承受范围了,她紧紧地咬住嘴唇努力不让呻吟溢出来。

  “啪!”第四鞭.凉素心把嘴唇都咬破了,她尝到了咸咸的血腥味.身上的伤在一跳一跳的刺痛她的神经,她疼的有些晕眩了。

  “啪!”第五鞭.凉素心终于忍不住了,她觉得现在自己全身上下除了头发不疼其他的地方都在疼,疼的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了:“啊!”

  眼泪在惨叫冲出喉咙的一刹那也随着奔涌而出。不知为何,她脑子里却浮现出了凌潮涯的样子,他不是能找着她吗,他怎么还不来?!早知道逃跑会遭这么大的罪,还不如当初就就乖乖的跟他回去当他的王妃,就算不吃香,也不用吃鞭子啊!可现在…

  “啪!”第六鞭。这回凉素心觉得连头发梢都在痛了,喊也喊不出,身上就像烧着了一样的火烧火燎的痛。她极力想扭动身体摆脱鞭子,可是被绑得结结实实一动都不能动。

  “啪!”第七鞭。凉素心又想了凌潮涯,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在了他身上。若不是他,若不是他干的一切事情,她凉素心又怎么会穿到这个时空来,又怎么会出走,又怎么会逃跑,又怎么会遭这么大的罪?!都是因为他!疼痛再一次的袭来,凉素心闭了眼睛大喊:“凌潮涯我恨你!!!”

  鞭子突然停在了空中...

  初岚蹲下身来直盯住凉素心满是泪水和汗水的脸,声音里满是疑惑:“你刚刚喊什么?凌、潮、涯?!”

凉素心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初岚看到她脸色惨白眼睛紧闭,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于是想了想站起来对两个侍女说:“你们去楼上我的房间里把紫金芙蓉膏拿来。”

侍女们刚一出了门,初岚就将凉素心从凳子上解了下来,扶到床边趴下。初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把瓶子里的药丸倒在手心里一颗,喂凉素心吃了下去。

凉素心虽然已经疼得快昏过去了,但还是有些许的意识。她没有力气反抗只好被迫咽下了药丸,然后就十分生气地质问初岚:“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初岚微微地笑了:“现在是不是感觉好多了?你瞧,你都能吼我了。”凉素心这才发觉自己的伤没有原来那么疼了,身上也有了些许力气。

  凉素心疑惑道:“你…这是在帮我?”初岚在凉素心身边坐下来:“你刚刚服下的药丸是我们这里的秘方,治这种伤很灵的。”初岚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如果是刚才那两个侍女来教训你的话,不到五下你就已经晕过去了;如果是我亲自动手,你可能还会少受点痛苦。”

凉素心更加奇怪了:“你为什么要帮我?”初岚叹了口气:“至于我为什么帮你,一是因为你刚刚说的那番话说到了我心里,二就是...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当年的我。”

凉素心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叫做初岚的美丽女子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初岚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还有我想问你的就是,刚刚你叫了一个名字。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叫的那个人应该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凌亲王凌潮涯!”初岚的眼睛里闪着光芒,“你为什么会认识他?你和凌亲王到底是什么关系?”

  凉素心一听又来气了:“哼,我宁愿不认识他呢,那个扫把星!”“你和他...很熟吗?”初岚看出了凉素心对凌潮涯的怨恨,于是试探着问。

  凉素心恨恨的咬牙:“我确实跟他很熟...因为我是他的王妃啊!”

  初岚惊得一个没坐稳差点从床边掉下去:“你你你你你是凌王妃?!这是真的?你没骗我?!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呀!”凉素心本来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现在这个情形,一是自己已经说漏了嘴,二是也许这个身份在这时候可以帮她逃过毒打,凉素心思索着,要不要搬出凌潮涯做挡箭牌。

  打定了主意后,凉素心就信誓旦旦的说:“我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凌王妃,假一赔十如假包换!”“我叫凉素心,是当朝的凉尚书家千金。我在小时候的一次灯会上见到了凌潮涯,从此就对他一见倾心,发誓非他不嫁。后来皇上知晓了这件事,就赐婚于我和他。我本以为以后和他在一起了会过的很幸福,哪知道他…”凉素心作怨妇状,眼泪汪汪的把凌潮涯的罪行简单明了又添油加醋地控诉了一遍。但是省略了她在京城遇见君碧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只说她逃到京城来后被捉到,又再次逃跑时误打误撞地遇见了那个往沉香阁送姑娘的男子,所以才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还受了皮肉之苦。凉素心说得嘴都干了,嗓子里直冒火.她眼巴巴得看着初岚,希望初岚能相信她这段曲折离奇的经历。

  初岚当然已经完完全全的相信了凉素心说的话,她急忙向凉素心行礼道歉:“初岚见过凌王妃,适才是初岚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王妃,还望王妃恕罪!”

  凉素心最见不得别人给她下跪行礼了,赶紧想起身扶起她,结果刚一起身,伤口就又火辣辣疼了起来。凉素心“哎呦”一声重新倒回床上,初岚急忙起来:“王妃您慢点!”

  凉素心抓住初岚的手:“还是叫我素心吧,初岚姐姐。我不习惯。”初岚急忙推辞道:“这怎么能行呢王妃娘娘,您这么高贵,初岚怎么配当您的姐姐呢?再说刚刚我还...”

  凉素心笑了:“我不怪你,初岚姐姐,这只能说明我的运气太不好了。再怎么说凌潮涯也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如果...”初岚听凉素心这么说,以为她会用凌潮涯来威胁自己放她离开,但是凉素心下面说出的话让初岚差一点哭出来:“如果你能放了我,我可以让凌潮涯把你也一起救出去!我知道,初岚姐姐你一定也不想呆在这里的对不对?”

  初岚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控制不住要掉下来。从前也有过从她手里经过的女孩子用各种权力来威胁她,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说过“我救你出去”。这是初岚进了沉香阁后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自从十岁那年孤身一人的初岚被芸堂主收留,她就留在了沉香阁做芸彩的手下,十几年的辛酸和苦痛,把她打磨成了一个沉稳隐忍的人。芸彩虽然供她和姐妹们吃穿用度,但冷漠无情,丝毫没有怜惜过她们,事情做不好动辄打骂,甚至关小黑屋。那些黑暗的日子初岚一点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她如何不想放凉素心走呢?可是连她自己都身陷囹圄,怎么帮助她呢?

长安未至
作者的话

酱!胖橘更新第十二天咯~噶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