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雾湿云鬟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08-26 09:46:10 全文阅读

君碧还在对着天上的月亮想凉素心的时候,她已经孤身一人骑着一匹骏马逃到了京城之外很远的地方。自从下定了决心要再次出逃之后,凉素心就做了充足的准备,什么银票首饰等值钱的东西,都放在贴身的一个小包包里,另外她还带了救命的东西——信号弹。

  这是君碧专门给她让在她紧急的时候召唤救兵用的,很小很小的信号弹,可以装在任何地方。鉴于凉素心这个容易招祸的体质,君碧给她打造了一套首饰,不管是手镯项链还是耳坠,都是用空心翡翠制成的,里面都装上了这种信号弹,加起来得有将近二十枚。还有一只镯子里装的是迷魂烟,也是救命用的。君碧告诉她,如果有危险,就赶紧放出信号弹去,好让他知道她身在何处,再去救她。

  凉素心知道这次的出行将是一次漫长而又艰难的路程,前方有未知的重重风险在等着她,但她不怕,她有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

  周围没有人,一片寂静。只有达达的马蹄声陪着她。

  前方,天蒙蒙的亮了。

眼看着天快亮了,凉素心也就偷偷的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马拴在茂密的森林里,然后躺在隐蔽的地方眯了一会儿。

  醒来以后天已大亮,凉素心重又策马,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飞奔。出城的时候早已打听过,据说有人在边境附近看到过神医欧阳长风,而且他喜欢隐居的地方大多山清水秀渺无人烟。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住的真实地方,所以凉素心决定先到边境,之后再慢慢寻找。

  京城外的山很多,凉素心想要出去不得不独自翻越千山万水。来到第一座山的山脚下,凉素心看到山脚的石碑上有三个大字:清泉谷。

  蛮好听的名字,凉素心一边想着,一边下了马,牵着它一路步行沿着唯一的一条小径走进了山中。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凉素心感觉京城外的天都比城内清澈湛蓝,白云也很柔软,就连路边不知名的小野花都显得分外可爱。凉素心看得有些开心,想起最近的事情解决了不少,她一边走一边哼起调调来。一路上载歌而行,凉素心把路旁看起来能吃的野果采集了不少,装在布袋里搭在马背上。突然,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听起来十分急促,而且已经不远了。

  慌不择路的凉素心牵着马儿一头扎进路旁的果树林里,卧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过去的是一群穿蓝衣服的人,个个骑着快马,大约有十个人。像是在追赶什么一样,他们飞奔而去,根本没有发现凉素心。

  直到路上扬起的灰尘全部落尽了,凉素心才敢小心翼翼的从林子里探出头来。“原来不是追我的啊…”凉素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敢再慢悠悠的散心了,凉素心骑上马儿一路狂奔,一直奔到山顶。从山顶向下看去,山谷里是别样的一番风景:一条清澈的小溪曲折蜿蜒的流淌着,汇入草地中央的一汪清泉里。周围满是青翠欲滴的树木,看了就让人神清气爽。

  凉素心急不可耐的奔进了山谷,一人一马在草地中央那潭清泉边喝了个痛快,最后撑得躺在草地上不想再动弹。

  阳光暖洋洋的,风轻轻地吹着,已经累了好长时间的凉素心和马儿,都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等到凉素心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下午了。马儿却不见了踪影。凉素心正要张口唤回马儿,却发觉自己说不出话了。她有些着急,但是不管怎么努力都像变成了哑巴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慢着,哑巴?!

  凉素心一惊,莫不是...她猛然想起三国里的那一回:三国时,诸葛亮为了擒拿南王孟获(历史上有名的七擒七纵),率军南征至云南西洱河,遇四口毒泉,其中一口为哑泉。时逢天气好生炎热,人马饮用了哑泉水后,全都中毒,将士们都说不出话来。后来幸得一智者指教,复饮安乐泉水,随即吐出恶涎,便能言语。

  可自己这不是在三国吧?!怎么会遇上这等稀罕事呢?!凉素心抱着自己的脖子急了,这下可好了,若真是饮了哑泉,自己必定“口不能言,三日而亡”!那不就成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吗?!不行不行,决不能这样!

  凉素心想到自己出来时,有将《百毒集》随身带着,便急忙打开来查找。最后终于翻到一种药可以解“哑毒”。可自己中的到底是什么毒,凉素心全然不知。但是没有别的法子,凉素心豁出去了!反正都是一死,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凉素心便就地取材,在山谷里找到了书上说的那几味药材,幸好山谷里药材还挺全,凉素心就找着珍惜的多采了一些。接下来就是找个地方熬药。

  凉素心找了好久才在小溪的一条支流旁发现了一栋小木屋。屋门虚掩着,凉素心顾不得礼貌,就直接冲了进去。因为她没法喊“有人吗”或者是“打扰了”。

  屋里果然没人,但日常的用品都在。看来是主人不在家。凉素心一边在心里默念“罪过罪过”和“多谢多谢”,一边找出一个破了一个角的陶罐,放入各种药材。屋外有一个水缸,凉素心不知道是不是有毒,反正都一样了。于是舀了一瓢水倒进陶罐里,开始生火熬药。

  没有打火机这种东西,凉素心只得开始钻木取火,钻了半天手都磨疼了,连个火星都没钻出来。凉素心左右一看,才发现柴火旁边有两块打火石。

  这一下凉素心真的成了个烧火丫头,被烟熏得直流泪。正在心里不停地抱怨呢,门外突然传来了打斗声。凉素心大气也不敢出,躲在门后面从门缝里往外看。

  是她在山路上看到的那一群蓝衣人,还有一位紫衣服的少年。那少年被围在众蓝衣人之间,背对着凉素心,看不清他的脸。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显的少年身材瘦削,单薄无助。

  少年似乎受了伤,脚步有些许踉跄。但他还是镇定的与众蓝衣人周旋。左手持一把佩剑,剑刃闪着寒光。

  为首的蓝衣人不耐烦地说道:“弟兄们,还跟他浪费什么时间?这个哑巴小子,几次三番的坏我们的好事,这次一定不能放过去,给我教训他!”

  于是刀剑交错,叮铃桄榔一阵乱响。他们的身影很快,凉素心只见到蓝色和紫色的身影上下飞舞,还有四溅的鲜血。场面有些过于刺激,凉素心不想再看了,就把头埋进臂弯里,堵上了耳朵…

  许久才敢睁开眼,外面的打斗已经停止,蓝衣人不见踪影,只剩那个紫衣服的少年躺在草地上,周围一大片血迹。

  他死了吗?凉素心不敢多想,赶紧跑出了屋。

  三步并作两步,凉素心冲到少年跟前跪下来。他的紫色衣服完全被血浸透了,都不知道他伤了哪里。少年的长发遮住了脸,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凉素心使劲摇晃他,却得不到一点回应。伸手探探他的鼻息,凉素心心凉了一半,她感受不到少年的呼吸,怕是已经...凉素心吓得跌坐在一旁,喘了半天的粗气,尔后又不死心地趴在少年的胸口,好久才感受到他极其微弱的心跳。

  还有救还有救,凉素心长舒一口气,回头去屋里舀了一瓢清水,仔细地洗干净少年脸上的血污。洗完之后。凉素心觉得自己要尖叫了。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装点出妖魅般的美丽。

  只是现在因失血过多,少年的脸显得十分苍白。

  这是…妖孽吗?!

  不对不对,救人要紧!凉素心使劲甩了甩头,忍住要流鼻血的冲动将少年拖回屋里。想必他就是这间木屋的主人吧?凉素心一边想着,一边扒了他的紫色外衣...里面当然还有一件,是白色的里衣,也几乎全被鲜血染红了。这下可以很清楚的从衣服的破口处看到少年的伤势,在左肩和腹部都有好几处伤口,尤其是左肩上的那处,深得几乎穿透了少年的肩膀。伤口还在泊泊的往外冒血,少年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也来不及继续犯花痴了,凉素心狠了狠心,一咬牙就把里面的那件里衣也扒了。凉素心没学过护士,可是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费劲的将少年少年的外衣撕成布条,再拿出从京城出来时带着应急的止血药,给少年敷在伤口上,拿绷带仔仔细细一圈圈的缠好。看看少年的里衣都成了血衣,而且都破了没法继续穿,凉素心只得脱了自己的外衣先给少年穿上,还好不大不小的挺合身。

  干完这些凉素心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在门外的草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她抱着衣服到小溪边去准备洗洗干净。

正使劲的揉搓着,突然感觉到自己脖子上贴了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一低头吓了一跳:一把锋利的剑正紧紧的挨着自己的大动脉!

长安未至
作者的话

酱~胖橘更新第二十二天!么么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