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半湖月光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19-09-20 17:05:14 全文阅读

凉素心和时以冬在张家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张老爷和夫人。眼看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凉素心只好和时以冬先离开,临走时告诉仆人,若是有什么新的情况就到他们所住的客栈去知会他们一声。

出了张家的门,凉素心转头就遇见一位大娘。大娘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年轻人啊,你们,你们是来帮忙找那孩子得吗?”

时以冬扶住老大娘:“婆婆,您也知道这家发生的事情吗?可否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诉我们?”

“年轻人呐,老身劝你们,少管人家的闲事。”那个婆婆一听他们是来帮张家的,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哎,婆婆!”凉素心被勾起了好奇心,拉住老大娘的袖子,“婆婆别走,您可知道什么关于张家小少爷的事情?”

“那个小恶棍?哼,他最好被恶鬼抓走,不要再回来了!”老大娘似乎很不喜欢张少爷,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厌恶。

“怎么,婆婆看起来很不喜欢张家少爷?”时以冬试探着问。

“这附近的人家,你去打听打听,有哪一家喜欢哪个小恶棍?”老大娘“笃笃”地拄着自己的拐杖,愤愤地说,“就连我这个老婆子,也不愿意看到他!”

“婆婆,我们是从京城来的捕快,不是单单为了张家少爷的事情。”凉素心也扶住老大娘,“听说附近有恶鬼作祟,有个姑娘的姐姐被抓走了,还有那谁家的夫人...”

“你们想抓那恶鬼?”老大娘这才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年轻人,你们还是从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吧,这个恶鬼可不是好惹的,和那个小恶棍一样。”

求了大娘好一会儿,大娘才告诉了凉素心和时以冬关于张家小少爷的事情。

原来这张家老爷年近四十膝下一直无子,张家夫人又是个善妒的主儿,不允许张老爷娶妾室,张家眼看就要后继无人。前几年张家夫人不知道从哪个老道那里得了一个方子,说是按照这个方子抓药服用,不多时必定会怀孕生子。为了张家的香火,张老爷和夫人一合计,决定剑走偏锋,冒险一试。

没想到张夫人服用那药没几个月,真的怀了孕,并顺顺利利地给张老爷生了一个儿子。张老爷喜出望外,把这个儿子当宝贝一样宠着,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仅对儿子百依百顺,甚至十分纵容。张少爷要爬镇西口的大槐树玩,结果不小心摔到腿,就蹭破了层皮,张老爷就气的叫人砍了那大槐树;张少爷要去镇北李大叔的菜园子里摘菜玩,张老爷就带人闯进了菜园里陪着张少爷胡闹一通,将李大叔种的菜踩得稀烂;张少爷看上了隔壁孙家看门的狼狗,硬要去招惹它,被狗汪汪的吓哭了跌了一跤,张老爷就派人抓了那条狗,杀了炖肉安慰自家儿子......

镇西口的大槐树是村里许多老人的乘凉之处,听说几百年了一直守护着镇上风调雨顺,张老爷派人砍了树,惹得镇上许多德高望重的老人心生不快;镇北李大叔家里还有年迈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女儿,就靠李大叔一人种菜卖菜为生,张少爷这一折腾,李大叔菜园子里的菜全部烂在了地里,痛哭了一晚上;隔壁孙家的狼狗极有灵性,一有生人靠近就汪汪叫唤,看家本领在全镇的狗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张少爷这一哭,可怜的狼狗就变成了张少爷碗里的红烧肉......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大娘愤愤地拿拐杖拄着地:“这个小孽障,给大家添了多少麻烦,还不如不生出来!偏那姓张的家里有钱有势,儿子闯了祸也就赔钱了事,大家吃了哑巴亏还不敢说什么。”

“那天夜里听说张家闹得鸡犬不宁,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才知道那小孽障被恶鬼抓去了,他爹娘哭晕过去好几次。哼,照老身看,这恶鬼倒是做了件好事!“老大娘气呼呼地说着,

”年轻人,别怪老身说出这大逆不道之话,到底是上天看不过去这小孽障才几岁就到处寻衅滋事,最好收了他去!省的大家再每天担惊受怕!”

老大娘气的直咳嗽,凉素心赶紧轻轻拍着老大娘的背给她顺气,一边安慰道:“婆婆别气别气,您喝口水缓缓。”

“年轻人呐,你们为民除害是好事,可这小孽障,我们是真的不想他回来了!”看老大娘生气的样子,想必那张家少爷平日里做得坏事不少。

凉素心有些疑惑,这恶鬼抓走张少爷到底是事出有因呢?还是这张少爷坏事做多遭了报应呢?

把老大娘安全的送回了家,又安慰了她好一会儿,老大娘才稍稍平复了情绪。凉素心和时以冬告别了老大娘,又来到了同样遭遇过恶鬼的镇南李家。

李员外家倒没有张老爷家的冷清模样,凉素心见到了看不出什么伤心表情的李员外。

李员外刚刚被抓走了娘,此刻却悠闲地喝着茶,斜靠在藤椅上跟凉素心和时以冬说话:“两位是从哪里来?有何贵干?”

“李员外,在下是来自京城的捕快,此番前来想打听一下您家是否遭遇过恶鬼的袭击呢?”时以冬现在说话也学会一套一套的了,凉素心欣慰地看了他一眼。

“恶鬼......这恶鬼的事情嘛......”李员外听闻此事却脸色稍变,放下了手中的青花瓷茶杯,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我们没,没有经历过恶鬼的袭击啊。”李员外搪塞道,眼神也变得飘忽不定,“二位不如去别家看看,我们家一向,一向太平无事。”

“哦,果真?”凉素心一看就知道事情大有不对,而且对李员外的印象也十分不好,她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可我们怎么听说,您的母亲,也就是李老夫人,前几日被恶鬼掳去了呢?”

“这,这纯属无稽之谈!”李员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脚来,紧紧抓住了桌上的茶杯,“你们是从哪听说的?这都是他们造谣生事!”

“那么,就请李老夫人出来一见,在下还有点别的事情要问。”凉素心紧紧地盯着李员外的眼睛,一步也不退让。

李员外慌了阵脚,急急地喊起人来:“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这是我的家事,你们凭什么要见我家里人?来,来人呐!给我把他们两个冒充捕快的人乱棍轰出去!”

“唰”的一声,时以冬手中剑光闪了一下,李员外眼前一花,手中茶杯已经碎成十几片落在地上,吓得他脸色刷白,捂住了嘴。

时以冬站在凉素心身前,声音平静无波,却又充满了森森寒意:“我们是京城巡检使裴舟云大人的手下,奉命前来查探此事。若你老老实实将有关恶鬼的实话讲与我二人,你的家事们我自不会过问。”他手中的剑微微抬起,“否则,我手里的剑可不认你是什么李员外还是王员外。”

李员外战战兢兢地抱拳道歉:“二,二位大人,刚才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冒冒冒犯了。”

“不必,李员外,你只要将你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我们即可。”凉素心也站了起来。

李员外抖抖索索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是是是,小人定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家里确,确实遭遇到了恶鬼的袭击,只是,只是害怕被大家当成不祥之人,才,才不想往外说...”李员外说着,支支吾吾不像在说实话,“那天,那天夜里不知为什么,就听见服侍小人娘的下人惊声尖叫,小人急急忙忙赶过去,才,才发现娘她,她失踪了...”

“就只是失踪了?”凉素心问道,“那是你的亲娘,我怎么没看出你有一点着急和伤心?也不去寻找?”

“啊,啊小人,小人前几日一直在寻找娘,可一点线索也没有!”李员外眼神慌乱,很假地挤了几滴眼泪出来,声音也悲伤的很假,“那恶鬼,在墙上留了几道很深的爪印,娘她恐怕,恐怕凶多吉少......”

“听说李老夫人在你家里并不受待见,是怎么回事?”时以冬看来也是不想跟李员外废话,直接这么问了出来。

“没,没有,怎么可能!娘在我们家是很受尊敬的!”李员外听闻此话额头上的汗更多了,他慌忙摆摆手,还用袖子擦了擦汗,“我们哪敢对娘不好,只是,只是娘身体不大好,不经常出门.....不知道这些闲话都是从何处听来,大人千万不可相信啊!”

“平日里李老夫人有没有要好的朋友之类的,或许跟他们说过什么?”凉素心看也问不出什么实话,也实在懒得废话了。

“平日里娘也不经常出门,不过,不过离这里两三户的崔家婆婆倒是跟娘有些交集。”李员外舒了口气。

“告辞。”凉素心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带着时以冬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长安未至
作者的话

酱!胖橘要考试,不能日更啦~大家见谅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