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不知春秋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10-17 14:11:25 全文阅读

“啊,这都是你夫君打的?!”凉素心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心下一惊,不禁心疼起眼前弱不禁风的幽兰来,“那他这样下狠手,为何不离...离开他,重新开始呢?”凉素心差点把“离婚”二字说出口,想到这个年代大概没有这种词汇,她连忙改了口。

“离开说得容易,可那人不肯放我走啊。”幽兰皱着眉头,眼睛里一汪水看的凉素心十分心疼,“我也下跪央求过他,也以死相逼过,可他无动于衷,反而还变本加厉...”幽兰叹了口气,“他喝醉了尤其打得厉害,我也偷偷逃回家过,但是没隔两天就被他找了过来。我躲着不见,他就在我家大吵大闹,还把乡亲们都惊动了...我没办法,只能跟他回家,结果回到家又是一顿毒打...”

“这也太过分了!那后来呢?你是怎么逃离他的魔掌的?”凉素心着急地问。

“我...我...”幽兰却有点说不出口的样子,吞吞吐吐,“我也被恶鬼抓去了...”

果然如此!凉素心在心里小小开心了一下,这大概就是那个因家暴被恶鬼抓走“不幸遇难”的姐姐吧!她还没死,她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那是不是...其他人也都在这里?

“你也被恶鬼抓去了?那,那你是怎么被救下来的?”凉素心穷追不舍地问,却还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

“我...是公子救了我...”幽兰依旧吞吞吐吐,“公子,公子他是个好心人!他从恶魔手里救下我们,然后,然后安置在这里...”

“公子真是个好人!”凉素心也挤出了感动的泪水,“多亏了公子出手相救,不然我...我铁定是被那恶鬼生吞活剥了...那恶鬼凶神恶煞,血淋淋的真是吓死人了!”

“是,是啊...当时我也吓得不轻呢!”幽兰附和着,似乎松了一口气。

凉素心感觉自己腿脚灵活一点了,就想到外面去转转。

她偷偷推开门,打探着外面的情况:普普通通的宅院,普普通通的花草,看起来和其他人家的院落没什么两样。院子里有一个躺椅,上面躺了一个人。凉素心轻轻的走过去,不想却惊动了躺椅上的人,是一位老婆婆,眉目慈祥。

“抱歉啊婆婆,打扰您休息了!”凉素心赶紧道歉,老婆婆微微起身,微笑着安抚她,“不要紧不要紧,唉,人老了,在这稍微躺一会儿就有些困倦了。”

“婆婆,这里是哪里呀?”凉素心在旁边的小藤椅坐下来,问道。

“你就是刚被救下来的小姑娘吧?”老婆婆拉着她的手,笑眯眯地,“在外边受了不少苦吧,看这眼圈肿的,被谁欺负啦?”

“我...我家夫君他...”凉素心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吞吞吐吐的,在老婆婆眼里却是变成了委屈。

“好孩子,不哭,咱们逃出来就好,在这里可以自由很多,不用再被外面的事情所困扰了。”老婆婆安慰她道。

“婆婆,我们这是哪里啊,救我出来的那位公子呢?”凉素心还是想问出点什么。

“这里啊,就是一个可以保护你的地方,你在这里啊,再也不用害怕被坏人欺负了!”老婆婆拍拍凉素心的手,眼睛又眯了起来。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凉素心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个神秘的恶鬼,同时也是救下人们的救世主,到底是谁呢?

在宅子里转了一圈,凉素心没找到什么其他的人,照理说,还应该有张家的小公子在才对,可是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反倒是有点迷路了。原来这宅院前面是普通的院子,后面竟曲曲折折弯弯绕绕,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小路和茂密的竹林。凉素心走着走着就绕不出来了,在竹林里走来走去,有点着急。好不容易走到出口,却发现不是她来的那个入口了。

眼前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一方清澈宁静的小池塘,边上一座假山,怪石嶙峋,还有潺潺流水从山中流出。看着有点像花鸟市场的假山,凉素心欣赏着好看的景色,差点忘了自己来干嘛的。绕到假山后面,凉素心发现假山上刻了八个字字:安宁和静,不知春秋。

凉素心抚摸着那几个字,突然发现每个字的深浅都不同,有几个字更深一点,有几个字却浅浅地印在山石上。深的字是“宁”、“知”“春”,凉素心鬼使神差地沿着这三个字描了一遍,却听见轰隆隆一声,假山上开了一个洞口!

洞口下面黑黢黢的,有一道阶梯通向下面,凉素心虽然有点害怕,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着她壮着胆子走进了洞口。摸摸索索走了好一阵,凉素心才看见了一点光亮。顺着光亮走过去,凉素心来到了一扇铁门面前。

凉素心轻轻地敲了敲门,铁门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反应。凉素心左看右看,在门上四处摸了一通,也没有找到有插钥匙的锁眼之类的。那一定就是哪里有什么机关,抱着这个念头,凉素心在心里盘点了一下古装剧里寻找机关的惯用套路,在两边的墙上仔细查找了一下,还真的找到一块活动的砖头。她把砖头向里按了一下,铁门果然徐徐打开了。

这么容易???要按说不应该很难解密的吗?凉素心来不及欣喜,她四下打探过,没有人才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

里面竟也是灯火通明,像是一个小型的套房,凉素心没有看到人影。走到最里面的房间,却听到有人轻微的喘息声。从门缝里看去,凉素心看到一个人背对着门盘腿坐着,似乎正在运功的样子,有些痛苦难耐。

这个人是谁?凉素心还没来得及想,就看见那个人身体忽然痛苦地扭曲,发出凄惨的叫声,手在身上乱抓。

坏了,这是怎么了?凉素心吓了一跳,她也没想那么多,径直就推开了门,冲到那个人面前。只见那人紧闭双眼,眉头也是紧皱,一边痛苦地喊着模糊不清的言语,衣领已经被自己抓开,脖子上还有胸前也被抓出了一道一道的血痕,脸憋得通红,嘴角还有黑紫的血迹。凉素心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能抓住他的肩膀一阵乱晃:“喂!喂!你怎么了?你你你清醒一点!”

那人嘴里模糊不清地惨叫着,嘴角不断地流出血沫,双手突然掐紧了自己的脖子,脸色逐渐转为青紫。凉素心抓着他的手想给他掰开,才发现他力大无比,根本掰不动。

这可怎么办是好!眼看那人就要被自己给掐死了,凉素心看到旁边有装了半桶水的水桶,就费劲地搬起来往那人头上浇了下去。

那人“啊”的一声,手似乎松开了一些,但还是神志不清的样子,凉素心也没得什么办法了,抄起旁边的一根棍子就打了他后脖颈一下。那人挨了一记重击,身子颤了一下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掐着脖子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这时候凉素心才觉得有些脱力,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还拎着那根棍子。她有点懵,本来是想看看能不能打醒他的,结果可能下手有点重,直接给人打晕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也没反应,凉素心揉揉用力过度的手腕,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屋里,又把那个人拖到一旁的垫子上躺好。那个人的脸色也已经恢复了许多,虽然还是十分苍白,但是至少不是青紫或是通红了。凉素心在柜子里搜出了一大堆瓶瓶罐罐,但是不知道哪个是金疮药,不敢随便敷到那人伤口上,看来只能等他醒来。

凉素心又去外面转了一圈,除了有一个屋里的门是锁着的以外,其他屋里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都是普通的房间,普通的桌椅板凳。除了在地底下只能点着油灯和蜡烛略显昏黄以外,其他的和地上的宅院没什么太大区别。

当她再回到那间屋里时,床上的人似乎要醒了。凉素心急忙凑过去,看到他额头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紧闭,嘴里发出微若蚊呐的声音:“水...要...喝水......”

屋里哪还有水了,凉素心后悔刚刚一下全把水桶里的水倒干净了。她到别的屋里去找,只找到了干涸的茶壶。算了,上面不是有个池塘,先凑合一下吧!凉素心“噔噔蹬蹬”地跑到外面,舀了一茶壶池水,又“噔噔蹬蹬”地跑了回去。

水喝到了嘴里,那人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眉头也舒展开,凉素心润湿了一块布,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和血迹,倒也是清清秀秀,眉目端正。

凉素心在他的床边坐了下来,刚要喘两口气好好歇一下,那人却动了一下,悠悠醒转。墨黑的眼睛终于聚焦,看见凉素心吃了一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