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绝色不好惹 >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连雨春去
作者:长安未至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9-11-22 10:07:45 全文阅读

床上的人脸色惨白,盯着凉素心,有些不可置信地23质问道:“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你...就是大家口中的恶鬼吧?”凉素心不回答他的问题,却凑近了反问他,“你装神弄鬼地把大家抓走,又把大家安置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是。”那人嘴上否认的很快,可脸上表情却出卖了他,“倒是你,你不是...”

“我嘛,我自然是为了引你出来,才演了这么一出戏呀。”凉素心狡黠地一笑。

“你,你骗我!”那人生起气来,可是因为身体比较虚弱,凉素心倒觉得他脸红了。这么仔细一看,倒也是个俊俏公子的模样。

“我没骗你,我哭的那些事儿吧是真的,只是那时我刚来这儿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虽然遭遇有点惨,但是现在已经不足以让我掉眼泪啦。”凉素心潇洒地甩了一下头发,“倒是你,到底姓甚名谁,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干什么?下的村里人人自危,天色稍微暗一点都不敢出门!”

“我做什么事情,用不着你管。”那人气急,“你活腻了?来管我的事情!”说着就要动手。

凉素心眼疾手快地往后一闪,那人一掌打空,差点从床上翻下来。“可别想着揍我了,你刚刚那是中毒了吗还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疯了吓我一跳,差点就救不过来了!”凉素心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我误打误撞找到你这里,你就烂在这里了都没人发现!”

“是你救了我?”那人狐疑地看着凉素心,“我刚刚...”

“你刚刚快把自己掐死了,还疯狂的自虐,你看看你胸前的伤都是我给你包扎的好吗!”凉素心忿忿地说道,“要是想害你你就不会醒过来了,我又不是坏人,只是想弄清楚事实真相而已。”

“难道我刚刚...走火入魔了?”那人喃喃自语地,真的扒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伤,“恕我直言,你包扎的很丑。”

“敢说我包的丑??”凉素心做了好事还被人嫌弃,一股怒火直窜头顶,“解下来解下来!你自己包去!”

“嗯...谢谢你。”那个人有点难为情,“我一直在拯救别人,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别人拯救。”

“你承认了!你扮恶鬼抓人就是为了把他们救走,在另一个隐蔽的环境里活着是吗?”凉素心追问道,“还是说你有其他的目的?”

“我就是看不惯这世俗,总是拼命欺负弱者!”那人忽然激动起来,手紧紧地握成拳,“可我无力去改变,靠我一人的力量也不能扭转他们被凌辱的现状!所以我只有剑走偏锋,用这种方式拯救他们脱离苦海...”

“可是你这样虽然是在做好事,但大家并不会认同你,反而视你如鬼魅,人人诛之而后快啊!”凉素心搞不懂,为什么明明做好事却要扮作坏人。

“呵,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这样子,也只能在世间苟延残喘...”那人苦笑着,咳了两声,“我这样做,只是不让欺负他们的人再找他们的麻烦,如果我作为正义的一方,去指责他们,他们难免会据理力争,不仅不会轻易改变欺凌的行为,反而绒衣变本加厉...而作为鬼魂,呵呵,谁又会去追查一个鬼魂呢?何况被鬼魂抓走的人,本来也就是不受重视的...”

凉素心倒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了,想想那个家暴自己媳妇却又脸不红心不跳的壮汉,又想想那个明知道自己的亲娘受到非人的待遇却无可厚非的员外,还有纵容你自家孩子到处惹是生非不知悔改的爹娘,哪一个受到伤害的人,是能用三两句言语就救得了的呢?

看凉素心沉默了,那人也慢慢平静下来了,斜靠在床上,脱力一样轻轻喘气:“我也想光明正大地救人,可世俗的眼光还有言语,让我不得已才用这种手段...咳咳...”

凉素心给他倒了杯水,坐在他身边:“你别着急,喝口水缓缓,再慢慢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原来这只人人害怕的“恶鬼”曾经也是个生活充满阳光的俊俏公子,他叫万殷俊,不是本地人,来此地做生意时遇到了年方十六的姑娘小鹤。小鹤在村上的一家酒楼做帮工,从小就没了爹娘,一个人无依无靠。虽然酒楼的掌柜收留了小鹤,让她在店里帮忙干活供她吃住,但是酒楼里的伙计看小鹤年纪小,又是女娃娃,经常欺压她,让她去挑水砍柴,净干些重活。掌柜的骗小鹤签了二十年的卖身契,多了个免费帮工,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万殷俊到酒楼吃饭,无意间碰到伙计在欺负小鹤,又嘲笑她手笨脚笨,怒从胆边生,拔刀相助救了小鹤。他看小鹤瘦瘦弱弱一个小姑娘,穿的是有补丁的衣服,头发乱蓬蓬,脸上也脏兮兮的,就把小鹤带到自己住的客栈去。他给小鹤洗了脸,梳了头,还给她买了新衣服和新发饰。好好的打扮起来,小鹤也是漂漂亮亮的一个姑娘了。万殷俊对小鹤充满了怜爱,小鹤也对救了她的公子一见钟情。

万殷俊在这边办事,小鹤就一直跟在万殷俊身边,每天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还会做一手好菜,万殷俊也慢慢地喜欢上了小鹤。事情办好之后,万殷俊决定带小鹤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却被酒楼的掌柜找上了门来。

酒楼的掌柜拿出了小鹤的卖身契,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堵在了万殷俊暂住的客栈门口,说万殷俊强抢民女。周围人也起哄,要万殷俊还人,万殷俊说出实情,可是大家并不买账,反而说他无中生有颠倒黑白。万殷俊便提出要买下小鹤的卖身契,掌柜的却狮子大开口,索要三千两白银。

万殷俊出来办事,身上统共只有五六百两银票,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附近也没有取钱的钱庄,只能央求掌柜的宽限他回去拿钱。掌柜的才不买帐,带着人闯了进去。万殷俊虽然有些武功在身上,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小鹤还是被掌柜的带了回去。

万殷俊去求助捕快,可捕快说确有卖身契在掌柜的手里,他们也无可奈何。万殷俊四处求助无果,只好再回到酒楼去找掌柜的,愿意先抵押一些钱在这里,待他回去带够钱再回来赎小鹤。掌柜的答应了,收了押金但还是不肯让万殷俊见小鹤一面,生怕一个不注意就给她拐走了。

万殷俊急急忙忙赶到最近的钱庄,取了三千两现银,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可是他还是来晚了,等他赶到酒楼的时候,掌柜的却告诉他,小鹤服毒自尽了。

万殷俊不敢相信,这才短短几天,心爱的姑娘就和他阴阳两隔。他又花了好多钱,总算见到了小鹤的尸首,不出他所料,小鹤的身上又增添了很多新伤。在小鹤的衣服里,万殷俊找到了她留下的绝笔信。原来她以为万殷俊放弃她了,她十分绝望,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不配活在世上,她希望万殷俊以后能好好活下去,做个惩恶扬善的好人。

万殷俊觉得天都塌了,可酒楼的伙计太多,他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害死小鹤的凶手,还是所有人都参与了这场凌辱。他又找到捕快,企图为小鹤的死求得一些结果,可捕快也只是敷衍他说小鹤是自杀,其他人并不需要负责任。眼看着为小鹤复仇无望,世俗又如此冷漠,万殷俊觉得自己很没用,他万念俱灰,于是弄到了和小鹤吃下去的一样的毒药,决定随她而去。

可是也许药量不够,亦或因为是练家子,也许是真的遇上了高人,又或者是他命不该绝,万殷俊并没有丧命,只是昏迷了几天几夜。一位医术高超的老者救了他,他醒来以为是地狱,发现自己还苟活着,终于嚎啕大哭。他一心求死,老者听了他的遭遇后却给他出了主意,让他乔装解救世人。万殷俊擦干眼泪之后觉得仿若重生,他决心做出一些改变,于是想出了鬼魅抓人这一方法,虽然吓得很多地方的人们都惶惶不可终日,但还是解救了一些身陷水火之中的受害者。

凉素心听到这里,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为小鹤和万殷俊的凄惨爱情感到惋惜的同时,她也开始心疼起眼前这个人来,明明自己余毒未清,还要不遗余力地救人。

“有的时候,鬼魅什么的不足为惧,人心才是最可怕的。”万殷俊轻轻地叹口气,“等我哪一天救不动人了,我就可以到另外一个世界,去陪我的小鹤了。”

“放心,好人必有好报,你不会死的!”凉素心说完这话才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冲到床前,急切地抓住万殷俊的肩膀:“你说,救你的是个医术高超的老者?!他叫什么名字?!”

长安未至
作者的话

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