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名成了新娘
作者:笨笨小酿子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9-06-08 10:30:11 全文阅读

外头吵得很,肖黎怒睁开眼,却发现住的不是先前的酒店,屋里雕花的桌椅古色古香,即便是在古镇也很少见的。

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还穿着宋裤和高跟鞋,怀里抱着她的包,也不知到底是谁把她带来这的。

“新娘子,新娘子快出来呀,吉时快到了!”

肖黎还不明白演的哪一出,便开了门出去看热闹,只一开门,便被吓了一跳,门外站了一堆的人,穿着极其喜庆的古装。特别是门边站着正欲敲门大妈,擦脂抹粉的,头上还别了朵大红花,不单单让人觉着喜庆,还有几分搞笑。

看见肖黎出来,大妈懵了一脸,探头往里看了看,嘴里还喊着新娘子。

肖黎虽莫名了些,到底还有她的事,径直出了门。门外人马更多,有高头大马和花轿,除了迎亲的喜队,还有站满了路两旁的吃瓜群众。

更让肖黎震撼的是,这里所有人都穿着古装的。

“萧晚吟到底还嫁不嫁了?不嫁让她赶紧说一声,老子好回去睡觉!”

新郎官坐在马上不耐烦的大喊,肖黎忍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还别说,挺好看的,鼻梁挺阔,眉眼深邃,俊美的跟电视明星似得,就是跟他的台词搭不上调。

不过外头有点热,肖黎欣赏完美男,转头撑开了为了这次旅行特意去买的油纸伞,打算穿过人群离开。

不料那新郎官突然转头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半天,眉头一挑,“萧晚吟!”

肖黎没理会,那新郎却突然驱马上前,肖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掳上了马背。

“去他娘的,萧晚吟这在儿!”

喜婆愣了,吃瓜群众一片哗然,嫁的不甘不愿的见过,大喜日子亲手抓新娘倒实属第一遭,更何况新郎手法之快准狠,叫人忍不住拍案叫绝,高声喝彩。

顷刻间肖黎就被挂在了马背上,跟挂了个战利品似的,她胡乱挣扎着,偏偏那新郎官力气大的出奇,把人狠狠按在马背上,半点不得动弹。

“我不是萧晚吟,你认错人了!”

新郎官眉头一挑,“你要说是我还得怀疑怀疑,既然你都说不是了,那就是你没差了!”

“你脑子有病啊!说了我不是!”肖黎狠狠蹬了一脚,啥也没蹬到,倒是惊着了马,长吁一声站起老高。

肖黎这辈子见过的马不是看电视就是动物园,离马五米之内是从没有过的,这一番还骑在马背上,被吓得脸色发白,僵硬的不敢动弹了。

新郎官哈哈大笑,“你说这读书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啊,这胆儿小的,兔子似的。”说着手还特讨人嫌,在肖黎脸上摸了两把,又把人下巴捏了起来看了半天,啧啧称赞。

“嫩,白,长得也好,老子这一遭不亏,哈哈。”

肖黎脸都绿了,就是喜婆面上也更多几分尴尬。

这样的迎亲她还真是第一次,新娘子跑了不说,新郎官还是个流氓。就是流氓也没有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这样轻薄未过门媳妇儿的吧。

都说兵痞子混不吝,当真是比二混子更要混账的多。

肖黎是标准的樱桃小嘴,粉嘟嘟的很水润,叫新郎官摸着下巴的指头忍不住往上滑,在她嘴巴上来回摩挲,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辉尚逸本来对成亲没多大兴趣的,此刻却突然来了感觉。

肖黎却恨极了这样的轻佻,也不管这人是不是古镇请来的演员,张开嘴露出利齿,用力咬了下去,嘴里很快传来了血腥味。

约摸是没想到她能这么野,辉尚逸皱皱眉头,余下几根指头捏开肖黎的下巴,迫使她张了嘴松开指头,看着自己血淋淋愣了几秒,“你倒是越来越对我口味了。”

肖黎原本也被自己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会那么用力,出了那么多血,刚想开口道歉,就被辉尚逸一句话堵的气不打一处来。

“大哥你脑子抽了,赶紧去医院包扎,医药费我赔你行不,别玩了。”

“哈哈~有意思,你要怎么赔?以身相许?你的心意我收下了,驾!!”辉尚逸将指头含在嘴里允去残血,顺手扯下发带包裹起来,奔驰扬鞭而去。

喜队蒙了几秒,立马抬着花轿追了上去。喜婆挺着一身肥肉跑的艰难,远远还听她大喊着,“辉将军,喜服!喜服!”

马儿一路狂奔,挂在马背上的肖黎被颠的七荤八素,面色发白,几次差点没吐出来,再听头顶上辉尚逸张狂的笑,更是恨的牙痒痒,很是后悔先前没能给他一顿好揍。

她住的客栈离辉府不算远,十几分钟也就到了。辉尚逸把肖黎抗下马背,兴冲冲进了喜堂,看得辉家人目瞪口呆。

肖黎晕乎乎地被辉尚逸放下,捂着肚子强忍下胃里的翻涌,第一反应就是就着高跟鞋的鞋跟用力踩在辉尚逸脚背上。

辉尚逸憋了口气,没叫出声,脸色却是全变了。肖黎这才舒心了些,也暗暗后悔没能穿双细跟的,最好把他脚骨头也给踩断喽!

趁着辉尚逸及辉家人还没反应过来,肖黎拔腿就往外跑,辉尚逸眼疾手快将她拦腰抱起,肖黎拉着他的手臂又是一口。

辉尚逸还没叫出声,肖黎就在那只受伤的脚上又添一鞋跟。

他脸色彻底白了,辉家人也变了脸,不过反应各不相同。

辉家大当家辉大将军辉育忠双目含笑,摸着胡子一脸欣慰;辉家老太爷哈哈大笑,拍手叫好;大夫人暗自着急;二夫人幸灾乐祸;辉家二少爷辉尚贤眼观鼻鼻观耳;丫鬟仆妇窃窃自喜,好不热闹。

辉尚逸一松手肖黎便拔腿就跑,只没两步,就被一副置身事外模样的辉尚贤拦在的门口。

辉尚贤一副书生模样,长的也十分清俊,手里拎了把折扇,看起来彬彬有礼,做派也是如此,辉尚逸比之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朝肖黎鞠了鞠身,又拱了下手,“大嫂。”

嫂你妹!

肖黎一个旋风扫堂腿过去,辉尚贤在目瞪口呆中倒地,两管鲜血自鼻腔而下。

二夫人大哭着扑了上去,跟死了儿子似的,大夫人眼中担忧更甚,偏偏辉老太爷跟看热闹似的,大声拍手叫好,还指着二夫人,“孙媳妇,给这个狐狸精也来一脚!”

肖黎扯了扯嘴角,看着刚才打斗间一拥而来的家丁,心里划量着怕是打不过了,立马掏出手机报警。

然而……就是没信号也打得出去的报警电话,此刻却没了任何响应……

肖黎心里一沉,还不急反应,就被辉尚逸自身后点穴定住了身子,半点动弹不得,手机也掉落在地。

神他妈的点穴啊,这不科学!!

肖黎在心里大喊,却止不住辉尚逸的脚步,又被一瘸一拐的辉尚逸扛回了喜堂。

“唱礼。”辉尚逸示意唱官。

唱官看了看天色,一脸为难,“少将军,这吉时还未到……”

辉尚逸一眼扫过去,是少有的杀意,“老子说到了就到了。”

辉育忠脸上的欣慰一时僵住了,抹胡子的手气的打直,“你老子在这儿呢!”

辉老爷子一听也怒了,一巴掌拍在辉育忠脑袋上,“你老子在这儿呢!”

辉育忠这把年纪了还当着这些个小辈外人面前被教训,脸上也不大好看了,“爹,我这教儿子呢。”

辉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老子就是没把你教好,才让你被狐狸精迷了眼,弄出了个辉老二!我辉家几代单传,就是你败坏的门风,气走了你娘!”

这下子大夫人舒坦了,二夫人则一脸伤心欲绝,哀哀戚戚看着辉育忠,辉尚贤这则显得阴晴不定。

成年旧事被老爹大庭广众之下提出来,辉育忠脸上自然更挂不住了,是以躲开了二夫人哀戚的目光,假意咳嗽几声,黑着脸叫唱官唱礼。

肖黎就这么被强按着拜了堂,送进了洞房。

彼时时辰尚早,肖黎坐在新房内,周围坐了一堆的丫鬟妈子,盯着她奇异的穿着出神。

辉尚逸早解开了肖黎的穴道,去了前院敬酒。

肖黎不是不想走,偏偏辉尚逸找了一堆的人看住她,以至于现在只能和这一对老的老、小的小的女人们大眼瞪小眼。

室内气氛正紧张,萍儿将新夫人从头大量到脚,小心开了口:“少夫人……”

肖黎横眉一竖,“喊谁少夫人呢?”

萍儿缩了缩脑袋,她只听得萧家世代书香,惹得辉大将军眼巴巴赶着为儿子‘求亲’,哪里能想到这萧家小姐性格如此彪悍,比她齐宿女儿更甚。

听得萍儿被骂,秦妈子笑呵呵捧上喜服,“少夫人,大喜的日子,还是把新衣裳换上吧,讨个吉利。”

肖黎眼角抽了抽,我都倒霉成这样了,还有吉利可讨?

毕竟对方年纪也大了,还真不好开口骂人,肖黎别过头,仔细打量着屋里的陈设。

花瓶挂画不少,书架上摆满了古籍,桌椅板凳和地板都雕了花,金色的杯盘碗盏雕龙画凤,除了满屋子的书香气,还透露着一股价值不菲的感觉。

“你们剧组挺舍得花钱的,搞得那么精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