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笨笨小酿子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19-06-09 20:44:02 全文阅读

“哎……”秦妈子陪着笑,“当初大夫人听说定亲定的是少夫人你,笑得嘴都合不拢,左右找寻了这些用物,又找了我们谢军师来指点的布局,生怕合不了少夫人的意。”

肖黎的白眼差点翻出天际,“说了你们认错人了,不信你打电话问问,我叫肖黎,真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就算是整蛊游戏,也该有点度吧。搞那么过分,害我工具也没送过去,出了问题你们负责?”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竟没一人听懂的,只有萍儿弱弱的举起手,“少夫人姓萧名晚吟,字萧璃,没错啊……而且少夫人穿着精致,打扮独特,明明跟齐宿不同,显然就是衡州装扮了,就算在齐宿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怎么会认错呢……”

肖黎气的头都快炸了,“演!你接着演!齐宿衡州?你怎么不说唐宋元明清啊?这你都瞎掰得下去!明了告诉你,我客户的东西明天就要用,今天必须送到,要是耽误了要赔款,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这下子萍儿也听不懂了,眨巴着眼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肖黎怒不可遏,左右寻找着跟现代有关的东西,床上桌上能刨的都刨开,差点把窗户也给拆了。

一屋子女人跟着她左移右动看着她拆家,想要阻止又不敢,只能眼睁睁看着肖黎撕被单扣墙皮。

“藏的够严啊你们,还屏蔽我信号,摄像机呢?电线呢?我不信我找不着!”

夜幕降临,辉尚逸陪完酒回来,只见新房里一片狼藉,肖黎失落的趴在桌上,累的喘不过气。

她可能真的不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了……

辉尚逸忍不住眉毛挑了挑,这母老虎的模样,比他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他喜欢。

屋里的丫鬟妈子见了他显然跟见了救星似的,全然忘了今天对少将军毫不留情的嘲笑,纷纷想闪人,辉尚逸大手一挥,立马都跑的不见踪影。

“娘子好兴致。”辉尚逸拍手道。

肖黎一听脸都黑了,有意看着他的脚,“脚不疼了?”

辉尚逸脸色微变,倒是一副欣慰的模样,“娘子担心了,老子……咳咳,我早不疼了。还是娘子心疼我,踩得轻。”

他娘早先得空拉他去教训了一番,说着萧家小姐毕竟是书香世家出来的,向来看不起他们这些粗莽的武夫,心里不甘愿自然会有些,叫他收敛着粗人作风,好歹博个好感。

辉尚逸原先是不大乐意这个娇小姐的,虽叫了各路兄弟婚礼不用来,却也没有特意敛着性子。

现下不同了,他对‘萧晚吟’充满了兴趣,巴不得能将人就这么留下来。

肖黎脸更黑了一截,嘴角也无力抽搐,低头看了看脚上的高跟鞋,又看看辉尚逸的大脚背,心里划量着打哪个方向再来一脚舒爽些。

辉尚逸有些后怕的看了看自己的脚,伸手拿了红盖头,想要给肖黎盖上,“喜服不喜欢就不穿吧,红盖头盖上,老……我还得掀呢。”

“盖你妹!”肖黎一把扯过那盖头,揪在手里就想给它撕个稀巴烂。

可这盖头是绣的是鸳鸯戏水,虽然旧了些,可针脚细腻,栩栩如生,两个鸳鸯遥相对望,仿佛有诉不尽的绵绵情意。

肖黎从小就是个手工党,喜欢各式各样精致小巧的东西,这盖头搁她手里就是个艺术品,着实下不去手。

看出了她的犹豫,辉尚逸道:“这是当年我娘出嫁时自己绣的,你未带新服,且先拿来用着。”

“你们剧组……”肖黎想着今天所看到的人,所遇到的事,原本坚定的心早已产生了动摇。

如果真的是整蛊节目,怎么会不露一丝马脚呢?

哪里来的节目能那么财大气粗,不单单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精致的摆玩,还有那么多堪称专业的临时演员,都不是花钱就能搞定的。

不过一个节目,是不可能有那么预算的。

更何况…她把这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出一丝与现代相关的东西。

“我的东西呢?”如果她没记错,她手机是眼前笑的讨好的男人拿走的。

“娘子的铁盒子和包袱为夫都给你收好了。”辉尚逸说着,手上也殷勤地递上酒水。

“还给我。”肖黎现在见到他没出手打人就算不错了,更别说喝他递来的酒。

辉尚逸笑笑不说话,一切自在不言中。

肖黎给他一个大白眼,桌下的脚也开始不老实,提腿就往辉尚逸下方踢去。辉尚逸早有防备,伸手格挡开,顺便还在肖黎脚背上摸了一把。

肖黎没穿罗袜,脚背裸露在外,摸得辉尚逸心心猿意马,恨不得立马洞房花烛。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是卸下对方的‘武器’。

是以,肖黎还不及出另一只脚,又被辉尚逸点了穴道。

辉尚逸得意的笑,一把将肖黎抱到床沿,半蹲下脱去鞋子,扔给门口的随身侍从,嘱咐好生保管好,便不管不顾要耍流氓。

肖黎现在是动也动不得,喊也喊不出,又惊又怕,气势上却半点不弱,恶狠狠瞪着辉尚逸,眼珠子都差点瞪的脱眶而出。

辉流氓先是蹲下好好观摩的肖黎的脚,小巧白净,十分满意。

肖黎生平第一次被别人摸脚,那只手还不安分的顺着她的宋裤往上爬,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肚子里越发恨的牙痒痒。

等辉尚逸把她放倒在床上,她开始害怕绝望,偏偏这时候喊不出来又动不了,差点没急哭。

辉尚逸再流氓也没打算霸王硬上弓啊,见逗的差不多了,假做要解开肖黎胸前的系带模样,解开了肖黎的穴道。

万万没想到肖黎紧张啊,时时刻刻处于备战状态,穴道一解开膝盖就直袭辉尚逸小兄弟,推开人就往外跑。

辉尚逸疼的立马变了脸色,捂着小兄弟冷汗直冒。

偏偏肖黎还觉得不够,到了门口又折了回来。辉尚逸还以为她将功补过来了,刚露出虚弱的笑容,肖黎劈头盖脸又给他来了一顿。

基于种种原因,辉尚逸在书房睡了一夜。

肖黎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几乎都要感觉自己神经衰弱了,以至于早上丫鬟开了门肖黎就直直往外冲,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几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一脸懵,赶忙追了上去。

“少夫人!您去哪呀少夫人!!该奉茶了,别误了时辰。”

肖黎左右在院子里胡乱疾走,认不出路,辉尚逸在旁边看了半天热闹,嘴差点没咧到耳朵根。

他身边站了红白衣服的男子,长的俊美异常。

辉尚逸的俊美是俊多美少,男人味儿还是十足的,可眼前这男子浑身美的过分了,透露出一种妖媚的味道,总有几分诡异。

“这位就是将军的新夫人?”

辉尚逸一听,嘴咧得更大,“怎么样,够不够辣?哎哟,昨个儿差点没把老子兄弟踢断喽。”

谢昀秀扯了扯嘴角,倒是把重点放在了别处。“她不像萧家小姐。”

辉尚逸大手一挥,满不在乎的样子,“老子说她是她就是。”

肖黎满院子乱转呢,转头就看到了辉尚逸,顿时觉得脚痒痒,恨不得给他再来上两脚。

辉尚逸自然也察觉到了,不自主的夹紧了腿,甚至还想往谢昀秀身后躲。谢昀秀微微侧开身,低头看不远处的女子,模样确实不错,眉宇间几分高傲,穿的绫罗艳而不俗,绣花精致,单凭外貌确实不像一般人家的女子。

可要说她是大家闺秀,多了几分野性,要说是江湖女子,又少了几分江湖味道。

辉尚逸一介粗人,只觉得她的美与众不同,却是说不出美在哪里。谢昀秀不同,他一眼看过去就把肖黎剖析了个七七八八,偏生猜不出来历,颇为懊恼。

肖黎气呼呼冲上去,摊手就问辉尚逸要手机和包。

辉尚逸干笑两声,把自个儿爪子放了上去。肖黎立马脸一绿,抓起那只爪子就是一口,辉尚逸皱了皱眉,任她去咬。

他从十四岁上战场,大大小小的伤受了无数次,这点咬确实不算什么。

惨的是肖黎,她牙补过,有点脆,偏辉尚逸是个硬骨头,被咬的人没什么,反倒她这个咬人的差点把牙磕掉了。

肖黎捂着腮帮子吐出贼手,怪咸的。

谢昀秀嘴角都快扯断了,他家将军口味奇葩,举止端庄的大家闺秀不爱,竟然喜欢这等泼妇。

“少夫人。”谢昀秀上前拱手,尽可能曲线拯救将军大人。

肖黎一听,眉毛倒竖,瞪了瞪谢昀秀,等看清了长相就有点瞪不下去。太好看了,辉尚逸和辉尚逸都还在帅的范围内,谢昀秀就已经发展到美了。

不过,好不好看并不影响肖黎想骂人。

“少什么少?你眼睛瞎了还是脑子残了?谁少夫人呢?大姐我未婚,少女懂吗?”完了一想自己24的高龄,“就是年纪大了我也是高龄少女!”

辉尚逸没控制住笑出了声,他果然捡了个宝,很有意思。谢昀秀却差点没保持住云淡风轻的模样,脸上表情差点龟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