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太后的寿宴
作者:钱豆  |  字数:3053  |  更新时间:2019-07-20 19:20:58 全文阅读

“我们是皇后娘娘下令让来的,你们不要在这阻拦了。”张幼桃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

这一路上被拦住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她暗暗吐槽皇后的不靠谱,让她带人来表演,也不说安排个人接一下,这进一次宫可太费劲了。

殿中人听到门口的喧闹声,皇后自然也听到了张幼桃的声音,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心里却是对张幼桃生出了几分不满。

“宣张幼桃进来吧。”皇太后率先开了口。

张幼桃带着众人进了大殿,看着这帮人,在场众人忍不住你一言我一嘴的议论起来。

这皇太后的寿宴自然是要大半,满朝文武均带着家眷前来,看见这一帮乞丐心下又是震惊又是嫌恶。

皇后心里更是不满,“张幼桃,你放肆,本宫让你来给太后贺寿,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幼桃没有被吓住,而是不慌不忙的对着太后等人行了礼后,这才开口解释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这些小乞丐都是民女请来走秀的人。”

“你这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真是不知礼数。”皇贵妃这下可算是找到机会了,“来人,把她拖下去。”

“回娘娘的话,虽然这些乞丐身份低微,但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他们都是我大渊的臣民啊,谁都想生来就享受荣华富贵,谁也不想做个乞丐,但出生是谁也无法掌控的,今日民女带着他们来为太后娘娘贺寿,一是为了让太后知道,就算这些人每日都在为生活发愁,但他们依旧对皇家心存敬畏,二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他们也是人,收拾一下,他们的长相气质也不差。”

张幼桃慢条斯理的说了这番话之后,在场众人全部陷入了沉默。

“好孩子,这话说的好,哀家就等着看你们的节目了,都去准备吧。”

皇太后被张幼桃这番话说的心软了,毕竟是一国之母后,须包容天下百姓的心胸,张幼桃的话,无疑打动了她的心。

闻言张幼桃行了礼,带着小乞丐们退到外面收拾准备起来。

一番乏味的歌舞演出之后,终于轮到了张幼桃等人的出场。

众人惊讶的看着走上来的小乞丐们,无法把他们和刚刚的样子联想在一起。

原来穿着对一个人的气质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众人心中不自觉的感慨道。

张幼桃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人,换上一身蓝色仙气的广袖流裙的她气场全开,全程面无表情,高贵冷艳,动作优雅动人,一时间成了全场的焦点。

姜宜陵怔怔的看着张幼桃,不知为何再次想起来她肌肤的触感,心跳不自觉的加速,他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这个张幼桃比孤想象中的还要有趣啊。”姜少一脸痴迷,白兴致勃勃的点评一番。

大皇子姜洛文则咧了咧嘴,赞许的点了点头,“比上次看着顺眼多了。”

“孤一招就能把这个女孩拿下。”姜少白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口,对众人说道。

姜宜陵站在一旁配合的冷笑了一声,姜少白对着他瞪了瞪眼睛,“姜宜陵,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姜宜陵说完这话便抬步走了出去。

“呵,孤今天必须让你们见识下孤的魅力。”姜少白站起来理了理衣襟便快步走了出去。

姜宜陵听到他的话,唇边不自觉勾起了一抹坏笑,这傻子果然上了当。

想要勾搭那个女人,简直是做梦!

这女人要是真那么好上钩,那个季玉,就不会被忽视了!

表演结束,拿到丰厚的奖赏,张幼桃便赶紧让大家收拾一番,尽快出宫。她可不想多停留一分钟,免得皇贵妃又找茬。

“张姑娘。”姜少白出现张幼桃的面前,脸上挂着自认不错的笑容。

张幼桃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两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忽然冒出来的人,“这位,您有事么?”

“孤觉得,你和孤有缘。”姜少白风流的对着她眨了眨眼。

又是一个“孤”,看来不知道是哪位皇子了。目光一扫他周身,张幼桃心里很快有了判断。

“不知道五皇子这话有何依据呢?”张幼桃一脸单纯的眨了眨眼。

姜少白直勾勾的看着张幼桃,“你两次入宫,孤都看见了你,这难道不是缘分么?”

听到这,张幼桃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一脸明白过来的点点头,“那五皇子,和你最有缘的可不是我啊,是那颗大树啊,你天天出宫入宫它天天在那,你应该把它挪到你的寝殿去,日日抱着它,对它说你跟它有缘才对。”

姜少白“……”

周围的人诡异的沉默了一瞬间,不知道谁扑哧笑了一声,这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瞬间所有人都前仰后合大笑了起来。

姜少白这才反应过来,黑着脸看着一脸无辜的张幼桃,低喝,“放肆,你竟然敢戏弄孤!”

“五皇子,你在说什么呀,我这不是顺着你的话说的么?难道哪里不对?”说着,张幼桃可怜兮兮的皱起了鼻子。

这么多人在周围看着,姜少白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狠狠瞪了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张幼桃对着姜少白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转身带着几个小乞丐往宫门口走去。

姜宜陵站在树后,将姜少白被戏弄的全过程尽收眼底,心里那叫一个痛快,他总算不是唯一一个被捉弄的人了。

看她打算离开,他鬼使神差的偷偷跟了上去。

眼看着就要到宫门,一人忽然从黑暗中走出来,拦住了张幼桃几人的路。

“张姑娘,想必您还记得奴才。”这人面相苍老,但是不难看出,他是皇贵妃身边的一个老公公。

张幼桃瞬间僵直在原地,这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姑娘,娘娘可是等着您呢。”

“公公,那我带来的这帮伙伴可以先出宫吧,都没什么见识,在这宫里可是怕的很呢。”张幼桃笑眯眯的将一个装了银锭子的荷包递到那公公手里。

他不动声色的收下,咧嘴笑了一下,“奴才就找你一个人,并不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闻言,张幼桃算是松了一口气,回头暗示这些小乞丐赶紧先走,这才乖乖的跟在着他向皇贵妃宫殿的方向走去。

完了,这可怎么脱身呢?张幼桃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杨公公,你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张幼桃感到头大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钻进耳朵,她速度抬头,一眼便看到一身月白衣衫的姜月庭站在面前。

润玉?

张幼桃惊喜的看着他,但又想到什么,赶紧暗示的使劲对他摇了摇头:你快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

“我找这姑娘有事,人,我就带走了。”姜月庭像是没看懂她的眼神一样,说完也不等杨公公回话,便拉着张幼桃离开了这里。

站在树背后的姜宜陵眼看着姜月庭将张幼桃带上马车,渐渐离开了皇宫,不觉间紧紧皱起了眉头。

一路带着心事回到寝殿,他忍不住开口唤出了暗一。

“去查一查张幼桃和姜月庭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暗一领命便要出去,才走到门口却又被叫住。

“算了,不查了,你下去吧。”姜宜陵说完直接躺倒到床上。

那女人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一个粗莽的女人,就算她帮自己重塑人生,但钱也早已经付给她了,他又不欠她什么。

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马车上。

张幼桃傻愣愣的看着姜月庭,不敢信自己就这么被带了出来。

“怎么?傻了?”姜月庭好笑的看着她。

“我不敢信啊,你就这么把我带出来了!”张幼桃后怕似的吞了吞口水,“不对啊,我不是让你走了么?这会不会连累你啊?”

说着她忍不住担忧的皱起了眉头,皇贵妃那么小气,一定会记仇的。

“不用怕,以后皇贵妃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相信我。”

姜月庭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本来只是象征性的,但发觉她的手纤细,肤质细嫩如婴儿,他忍不住的便收回了手。

闻言张幼桃有些疑惑的打量起了他,那眼神看的姜月庭心中一紧,难道她猜到他的身份?他忍不住开始预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啊,我知道了。”张幼桃似是恍然大悟的抬手指着姜月庭,“你一定是皇贵妃身前的红人,很受宠的那种是不是?”

姜月庭有些愕然的看着张幼桃,这表情落在张幼桃眼中却像是确定了她的猜测。

“被我猜中了吧,我就说嘛,你怎么在宫里来去自如的,这么说就解释的通了。”张幼桃干脆的下了定论,“以后你就是我的大恩人了,我要想想怎么报答你才好。”

以身相许似乎不错,想到这张幼桃忍不住捂住嘴偷笑了一下。

姜月庭也不否认,淡淡笑着说,“今儿你得罪了五皇子,日后出门要小心。”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张幼桃惊呆,这人是谁很算子么?什么都知道一样。

“我自然是有我的办法,和你说的,你都要记住。”姜月庭忍不住笑着抬手弹了一下张幼桃的额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