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表白
作者:钱豆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27:55 全文阅读

“是啊,哄人的,但人有时候还是要学会做梦的嘛,活的太冷静,有时候会觉得很累的。”将最后一个河灯放进水里,看着它顺着水离开,张幼桃语气中带着些许感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月庭忽然觉得面前的女子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开心。

“你有什么心愿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帮你实现。”冲口而出的话令姜月庭有些失神,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冲动的做出许诺。

张幼桃没有接话,心愿这种东西,她还真就没有。

过了半晌,她忽地轻笑了一声,“我很开心,润玉,今天,是我到这个世界以后,最最开心的一天。”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他的心跳不觉间快了半拍,掩饰性的站起身来,他轻声道,“我们往前走走吧。”

才想站起身来,张幼桃便忍不住做出了纠结的表情,“不好,我的腿都要麻了。”

那就接的样子惹得姜月庭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但还是贴心的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好像真的不太一样,他抬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但很快又将手放了下去。

“我和你说的戒指的含义,你还记得么?”她忽然开口问道。

“记得,大意就是定情信物,适用于夫妻。”姜月庭言简意赅的概括了一下。

张幼桃笑眯了眼,“看来你理解的很好嘛,那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听清楚,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哦。”

说着她和他面对面站好,收起嬉笑的表情,一脸郑重其事的看着他。

这架势弄的姜月庭心里莫名有了几分紧张,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他恩了一声表示知道。

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举到了他的面前,她语气认真的说道,“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女朋友。”

姜月庭犹豫了半晌,迟疑着开口问道,“女朋友是?”

太紧张,居然忘了自己面前的是个古人。

张幼桃忍不住笑了场,但这也算是缓解了她的紧张。

“好吧,忘掉刚刚,我重说。”她清了清嗓子,“你愿不愿意试着和我在一起,如果合适,我们就成亲。”

“私定终身?”姜月庭轻轻挑了挑眉梢。

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可以么,张幼桃心中赞许,面上却是学着他挑了挑眉梢,“怎么?你不愿意?”

看着她娇俏的样子,他不自觉的有些出神。

贵为皇子,虽然不受宠,但还是有一些贵女愿意嫁给他,不是为了他这个人,而是为了他的身份。

但是张幼桃不一样,她不知道他的身份,看中的,应该只是他这个人吧。

“怎么?你不愿意?”看他那恍惚的样子,张幼桃有些紧张的追问了一句。

虽然还是有些恍惚,但姜月庭想也不想便点了点头,“我愿意。”

得到想听的答案,张幼桃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

拉起姜月庭的手,她郑重其事的将戒指戴在了他的中指上。

“这个手指带着戒指,代表你是有主的人了,你不许摘下来,除非,除非我们最后一拍两散了,那我就不管你怎么处理了。”张幼桃说着轻轻摸了摸戒指。

姜月庭看着自己的中指继续出神,这种时候要是有刺客对他动手,一定可以成功。

“那,既然我是你的女朋友了,那我们就可以牵牵手拉近下距离了。”张幼桃大胆的拉住他的手。

脸红心跳,却又很满足,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张幼桃不住的偷笑着。

姜月庭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不过话我也要说在前面,姜月庭,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相处和谐,最后成亲,但在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绝对不可以有其它的女人,我是一个特别小心眼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最基本的要求。”张幼桃忍不住说出了煞风景的话。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身为皇族中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似乎不太可能。

犹豫一下,他试探着开口问道,“如果我没有做到呢?”

“那我们就一拍两散,以后就是陌生人。”张幼桃虽然脸上还带着笑,但一看就知道她这话说的很认真。

心中沉重,但他面上却还是轻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就知道了?你不想再说点别的么?”张幼桃有些不满的晃了晃二人牵着的手。

“相对于甜言蜜语,我更喜欢用行动证明,放心吧,你的眼光不会错的。”姜月庭反客为主,拉着她的小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张幼桃笑眯了眼,“你这话我爱听,不单单夸了你自己,还顺带夸了夸我。”

夜深,街道上逐渐安静下来。

“时间过的可太快了。”张幼桃语气中带着些许不舍。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来看你的。”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开口做了许诺。

闻言张幼桃果然瞬间满血复活,“这是你说的,说话算话呀。”

轻笑着恩了一声,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了几分满足的感觉。

以后有她陪在身边,他大概不会再寂寞了吧。

“嗯,我就信你这一次,好了,我要回家啦,你不用送我了。”张幼桃晃了晃二人牵着的手。

“好,我看着你走。”姜月庭脚步停了下来。

张幼桃看着他的眼睛,抬起二人牵着的手,郑重其事的在他带着戒指的位置轻轻吻了一下,这才红着脸快速跑开。

这一下像是吻到了姜月庭的心里,张幼桃的背影消失了半天,他还是站在那看着自己的手出神。

“主子。”忽然出现的声音唤回了姜月庭的神志。

“有事?”若无其事的放下手,他这才开口问道。

“是,最近的生意状况不大好,属下无能,与这张家小姐接触几次,都没能促成合作。”那人语气中带着自责的情绪。

姜月庭抬步往皇宫方向走去,“季玉,听说你曾经色诱张幼桃?”

“是。”季玉脸上划过一丝难堪,“但是属下失败了,张幼桃对我,视若不见。”

听到这姜月庭唇角不自觉的向上勾了勾,“她是孤的人,以后,不许再动歪心思。”

季玉条件反射的应了是,但在反应过来后,忍不住一脸惊愕的抬头看着姜月庭的背影。

“就是你听的那样,回去吧,改天孤会去找你。”言罢姜月庭的身影猛然拔起,几个弹跳间便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季玉一人在原地消化着这巨大的信息量。

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张幼桃一蹦一跳的往家走着。

“救命呀,救命,有人落水了。”

“快来人呀,快来人。”

女子慌乱的叫喊声传来,张幼桃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受过社会主义教育,见死不救可不是她的习惯,犹豫不过半秒,她便拔腿向着传来声音的地方跑去。

“快救命呀,他会不会死啊?”一个女子的声音中已经隐隐带上了哭腔。

“人在哪?”张幼桃跑到河边,一面将鞋袜丢到一边一面急声问道。

顺着二人指的方向看去,那人似是已经无力挣扎,半晌才浮上来一次。

她急急忙忙下水,冲着那人游了过去。

托着那人的腰将他送到水面,张幼桃猛地呼了口气,“可太重了。”

她喘着粗气拨了那人的头发,“姜宜陵?”

有些惊愕的瞪了瞪眼。她们之间咋就这么有缘?

但这可不是出神的时候,缓了口气后,她带着他快速游到了岸边。

刚刚还在这喊救命的两个女子这时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张幼桃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连拉带拽的将姜宜陵这个大块头搬上了岸。

“喂,姜宜陵,你醒醒,醒醒。”她拍了拍姜宜陵的脸颊。

眼看着这男人脸都别拍红了,却还是毫无反应,她忍不住皱了起眉头,“不是真的死了吧。”

狠狠按压了几下他的胸口,看他还是毫无反映,她一张小脸紧紧皱了起来。

“罢了罢了,毕竟是一条人命。”自我安慰一番后,她捏着他的鼻子,小心的贴在他的唇上吹起了气。

姜宜陵只觉得自己被黑暗包裹,只想就这么沉沉的睡下去,但耳边似乎有人在不断的唤他的名字。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他只觉得唇上传来一阵温软的感觉,张幼桃的脸放大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怎么还不醒?不会真的就这么死了吧?”张幼桃一面继续手上的动作一面有些心慌的嘟囔着。

要不用异能来救他一下?张幼桃有些犹豫的抿了抿唇角,正琢磨着想要动手,便见他猛地咳嗽了两声。

水顺着嘴和鼻腔流出,姜宜陵只觉得自己难受的要命,根本无力睁开双眼。

“水吐出来了,应该是没什么事了,我可是要走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等了一会,确定他呼吸平稳,没什么大问题后,她小心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什么危险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她可不想再和姜宜陵有什么牵扯了,挂在城门这种丢脸事有两次就好了,她可不想在经历第三次。

等姜宜陵睁开眼睛,身边早已没了人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