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又救他一次
作者:钱豆  |  字数:3025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29:03 全文阅读

那女人果然已经走了么?他心中有些失落。

“主子,属下有罪,刚刚属下内急,谁知道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暗一忽然出现,一脸愧疚的跪在姜宜陵的面前。

“好了,带孤回去吧。”姜宜陵眯着眼,懒得多说什么。

暗一沉声应诺,上前将姜宜陵扶起来便快速回了皇宫。

……

第二天,张幼桃直接将救过姜宜陵的事情丢在了脑后,脑子中全是她和润玉约会的情景。

“小姐,今天的病患来了。”张小六的敲门声唤醒了她的神志。

“好啦好啦,我来了。”她一面扬声回应,一面拍了拍脸保持清醒。

“今天这个人是烧伤,看起来可吓人了,小姐,你有把握恢复他的脸么?”张小六凑到张幼桃身边担忧的小声问道。

“这种事根本不用担心,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么?你啊,在顾客面前可千万不要问这种话,不然怕是会坏了我们的生意。”张幼桃絮絮叨叨的嘱咐着。

张小六连忙摇头,“小姐,这话我也就和你说说,哪能在别人面前说呢。”

“好了,知道你机智,别说了,下去了。”张幼桃理了理衣角,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表情。

“张神医啊,麻烦你了,可千万治好我啊,花多少银子我都愿意。”那病患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眸中有希冀,有担忧,总之是复杂的很。

“放心,一切有我,你躺好吧,家属上外面等候,小六子,招待好。”张幼桃在一边的水盆中仔细的洗了洗手。

小六子听话的将人全部清了出去,担忧似的看了张幼桃一眼,还是乖乖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摘下病人带的面纱,虽然已经看过不少烂脸的,但在看到这人的时候,张幼桃还是恶心了一下。

“张神医,我的脸。”那病患自卑似的伸手遮住自己的脸。

“还好,可以治,我要盖上你的眼睛,好方便我涂药,治疗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难受,你千万不要动。”张幼桃轻笑着安抚道。

那病患自然是乖乖点头,任由张幼桃将他的眼睛遮好。

将小刀消毒,张幼桃动作迅速的将这人脸上的皮肤修理平整。

弄的差不多后,她开始动用异能为这人进行修复,重复过千百遍的动作难免有些枯燥,她不由得再次出神想起了姜月庭。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找她,她有些恍惚的笑了笑,一低头,只觉得面前的人便是姜月庭。

他可真好看,想着她便想凑上去轻他,但一睁眼看见面前这血迹斑斑的脸颊时,猛地便把自己吓清醒了。

“张神医,这是怎么了?是我的脸出现了什么问题么?”那病患感觉到她的凑近,有些紧张的开口询问。

“无事,我就是看一下你的皮肤状态,现在看来,恢复的还算不错。”张幼桃吞了吞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转头长呼了一口气,可不能再这样了,张幼桃专心致志的给这人治起了脸。

虽然这异能越用越顺手,但每次用过之后,她都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恢复的差不多了,一会出去拿两盒玉.肌膏,每天早晚各用一次,剩下的痕迹很快便可以恢复了。”

张幼桃将镜子递到了他的手边,有些虚弱的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病患似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真的好了,我的脸真的好了。”

每天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交给小六子应对便足以,张幼桃并没有多说什么,打开门便直接走了出去。

坐在窗边喝着茶,她放松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天的约会的情景。

他就那么答应了要和她在一起,总有几分不真实感呢?张幼桃一面想一面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姐,吃饭了。”张柏宁坐到饭桌前喊了一声,过了半晌却发现没动静。

回头发现张幼桃在那对着窗外发呆,他凑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姐,你干嘛呢?”

“啊,没事,你喊我什么事?”张幼桃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吃饭啊。”张柏宁似是不解的打量着她,“姐,你这两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魂不守舍的啊?”

“啊?有么?你感觉错了吧。”张幼桃装傻糊弄过去,“好了,吃饭了。”

张柏宁原本还想问什么,但听她这么说只好把话憋回去了。

埋头吃着饭,张幼桃不自觉的又出了神,这副神游的样子看的在场的几个人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张屠夫对着小六子招了招手,“我问你,最近有没有谁家的小子和我闺女走的近?”

“老爷子,小的是真没觉得小姐和谁走的近呀。”小六子也是一脸茫然,“不过小姐有时候会出去办事,那时候会不会和谁见面,小的就不知道了。”

“这么说,可能真的是有问题了啊。”张屠夫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幼桃,忽然猛地拍了下桌子,“这不行。”

这激烈的反应把出神的张幼桃给惊醒了。

“爹,什么不行?”她瞪着眼睛一脸惊悚的看着张屠夫。

“你说,谁家的臭小子敢来招惹你,闺女啊,你必须听爹的话,可不能和人私定终身了,听见没?”张屠夫说着狠狠拍了拍大腿,那苦大仇深的样子看得人不知一脸茫然。

张幼桃无奈似的翻了个白眼,“爹啊,你就管好柏宁就好了,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啊。”

“这事你必须听我的,闺女啊,一个好男人是不会和你私定终身的,他应该是上门提亲,把你明媒正娶回去,私定终身玩弄人的感情,那就是登徒子。”

张屠夫想骂人,但看着这帮直勾勾盯着他的小崽子,又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他是有身份的人,要注意形象,他这样和自己说道。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张幼桃轻轻抿了抿唇角,眸色有些闪躲。

“放心吧,爹,你看看咱家现在多好,这么大个店我都打理好了,谁能骗的了我呢?”说着她放下了碗筷,“我有事要去处理,你们吃吧。”

看着张幼桃逃跑的背影,张屠夫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这是被我说中了?心虚了?”

转头看到这些小崽子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不耐烦的拍了拍桌子,“看老子干嘛,吃饭,吃饱了都给老子干活去。”

“你不忙么?”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张幼桃面上欣喜,嘴上却还是故作贤惠的问道。

“忙,但是我想来看看你,你有事要忙?”姜月庭并不拆穿她的口是心非。

张幼桃连忙摇头,这种时候,就算是忙她也要说不忙,什么都没有约会重要。

“你拎的这个是?”姜月庭疑惑的看着她拎着的盒子。

“这个是要去妓……”张幼桃说到一半把话憋了回去,小心翼翼的笑了一声。

姜月庭微微眯了眯眼,“你又要去妓院?”

“没没没,这个是给妓院定做的衣物,我叫我们这里的人送去,你等我下,我回去安排下就和你出去。”张幼桃心虚的掉头便往回跑。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姜月庭轻笑一声,心里却是暗暗的记了一笔,这是个喜欢阴奉阳违的姑娘。

将任务安排给小六子,张幼桃跑出来拉着姜月庭便溜,“快走快走快走。”

“这是怎么了?”姜月庭疑惑的出声问道,脚下却是配合的加快了步伐。

张幼桃没有直接开口解释,而是跑了一段距离确定后面没人跟着,这才停下了脚步。

粗喘了两口气,她一脸无奈的撇着嘴,“其实没什么,就是我爹怀疑我被坏小子勾走了,他怕我被骗呀,就天天疑神疑鬼的。”

“我见不得人么?”姜月庭驴唇不对马嘴的问了这么一句。

张幼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后,哭笑不得的拍了他胳膊一下,“你别闹。”

姜月庭轻轻挑了挑眉梢,“我这样子像是开玩笑?”

“切,我们现在只是谈恋爱,知道什么叫做谈恋爱么?就是相互喜欢的男女尝试着在一起,若是合适就成亲,不合适就分手,然后各自再找下家,咱俩现在才刚刚开始,本小姐还没到非你不可的地步。”

说完她傲娇的抬着下巴向前走去。

“我会让你非我不可的。”姜月庭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边,语气笃定的宣告道。

张幼桃心中甜蜜,面上却还是装着淡定,“期待你的表现。”

……

六皇子殿中。

“暗一,我落水那天,都有谁在?”姜宜陵靠在软榻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叫来了暗一。

“回主子的话,原本是那两位贵女跟在你身边,但是属下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暗一恭敬的跪在了他的面前。

“那,张幼桃怎么会出现?”他似是有些紧张的抿了抿薄唇。

“回主子的话,属下不知,那日属下离开了一会,回来的时候,您已经被张姑娘救上来了。”暗一小心翼翼的说道。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姜宜陵似是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