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他有事瞒着她
作者:钱豆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31:23 全文阅读

这副样子令姜宜陵更是坚信了自己的猜想,心中生出一阵火气,“谁欺负你了?告诉孤,孤这就去废了他,那人是不是还在这花楼里?”

这一堆问题弄的张幼桃是一脸懵逼,“姜宜陵,你说什么呢?”

“你这失魂落魄的,不是被人欺负了么?你不用怕,孤一定给你做主。”姜宜陵以为她是怕这事传扬出去,“你放心,孤保证,绝对不会有别人知道这个事。”

看他那个表情,在想下他问的那些问题,张幼桃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家伙是误会了什么。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她轻轻推开了他的手。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遇到了点麻烦事,但是没有人欺负我。”她一面说一面继续沿着街向前走。

听她这么说姜宜陵还是不太放心,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真的没人欺负你?”

“你觉得谁能欺负我?”张幼桃似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看着她这副样子,姜宜陵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她那命中率极高的一脚。

也是,这么彪悍的女人,谁能欺负的了她啊,这么一想,他这才放下心来。

“你拉住我,就是因为觉得有人欺负了我?”张幼桃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毕竟是孤的救命恩人,孤欺负你可以,别人不行。”被说中心事,姜宜陵面上却依旧镇定。

张幼桃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那之前把我挂在城楼的人是谁?”

被反将一军,他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那还不是因为你戏弄了孤?”

想到那日姜宜陵那半裸着身体的狼狈模样,张幼桃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眼看着姜宜陵快要炸毛,她将笑收了回去,“行了,我知道你的好意了,谢谢你了,你走吧。”

说完她转身朝着西施修容馆的方向走去,现在她可没心情和人嬉笑打闹。

姜宜陵不自觉的跟着迈出了一步,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又停在了那里,眼看着张幼桃的身影消失在街头,这才转身离开。

……

皇贵妃殿中

“月庭,你怎么还没有动手处理那个女人啊。”皇贵妃一面与姜月庭下棋,一面漫不经心的问道。

“她有用。”姜月庭似是专心于棋局,说话时连头都不抬。

“不过是个平民,能有什么用,我就不信你非她不可,本宫不管你那些计划,本宫只要那个女人死。”皇贵妃似是恨极的咬了咬牙。

姜月庭抬了抬眼,说话的语气重了几分,“母妃,儿臣说了,这个女人,现在有用,你想动她,也要等用完再说。”

皇贵妃似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月庭,你可是本宫的儿子,你现在居然为了这么个没什么身份地位的女人和我作对?”

“母妃慎言,儿臣可没有和你作对,不过是事出从权罢了。”姜月庭面无表情,一面说一面落下一子,“到您落子了。”

看他这副冷冷清清的样子,皇贵妃只觉得胸口平添了一股子郁气。

“下什么下,你现在都学会对本宫阴奉阳违了,真是儿大不由娘啊。”皇贵妃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拿起手帕掩在了眼角处,似真似假的哽咽了两声。

“本宫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你也不说替本宫报仇,你还护着那个女人,本宫的心啊,真是疼的厉害啊。”说着她似是真的触动了心伤,眼泪一连串的落了下来。

“你说说,你被欺负的时候,本宫哪次没有给你出头?但现在你长大了,厉害了,本宫就让你做这点小事你都不愿意。”说着皇贵妃的哭声又大了几分。

姜月庭似是头疼的轻叹了一口气,“母妃,儿臣没有,您不要逼儿臣了。”

“明明是你在逼本宫啊,当初你答应的好好的,说要帮本宫出气的,怎么一转头就有用了呢?”皇贵妃红着眼眶瞪着姜月庭,“是不是像杨公公说的,你对那个平民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母妃,你想太多了。”被吵得心里烦躁,姜月庭将手里的棋子丢在了桌子上,今儿这棋算是下不下去了。

皇贵妃眸中闪过狠意,“既然不是,那你证明给本宫看,杀了她,本宫就信你说的话。”

反反复复的强调终是令姜月庭没了耐心,站起身将手背在身后,他眸色深深的盯着皇贵妃。

“母妃,儿臣说了,这个女人现在不能动,您最好是稳住,别坏了儿臣的事才好。”说完这话他便抬步直接离开了这里。

皇贵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似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大吼了一声, “放肆,姜月庭,你居然这么和本宫说话。”

听到这声音,姜月庭连脚步都没顿一下,很快便消失在了皇贵妃的视线里。

胳膊肘拄在桌子上,皇贵妃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那样子似是气的不轻。

杨公公拎着浮尘小心的走了进去,“娘娘,您别气坏了身子,三皇子定然是有什么计划,不然哪能忤逆您这个母亲呢。”

“呵,母亲?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了,到底不是一条心。”皇贵妃声音很低,但杨公公离得很近,自然是直接将这话听在了耳朵里。

本就弯着的腰又低了几分,这话实在是太过诛心,他只能装聋作哑。

皇贵妃的手不自觉的移到了自己的小腹上,眸中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杨公公,之前安排给你的事,你都失手了,本宫也没有责罚你,但这次,你若是再失手,便不要回来了,就在外面,自己了断了自己。”皇贵妃眸色暗沉地看着杨公公。

杨公公慌忙跪倒在地,“奴才谢贵妃娘娘给奴才戴罪立功的机会。”

皇贵妃冷笑了一声,轻轻眯上了眼,“这次的事也简单,还是让你去处理那个张幼桃,姜月庭不是不愿意让她出事么,那你就制造点意外好了,下手干净些,可别被查到了才好。”

“奴才遵命。”杨公公老实应声。

皇贵妃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面起身向内殿走,一面轻轻摆了摆手,“你退下吧,本宫要休息一下。”

怎么这母子就非得作对呢?这活做好了得罪皇子,做不好得罪贵妃,他这可真是里外不是人,杨公公皱着一张俊脸,沉沉的叹了口气。

“主子,这是近日调查的结果。”暗一跪在姜宜陵面前,将搜索来的信息呈到了姜宜陵的面前。

姜宜陵头都没抬,继续伏在案上写着毛笔字,“放桌子上吧。”

暗一应是,将东西放下后便又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的那一刻,姜宜陵直接将毛笔丢在了一边,拿着那写资料便快速翻看起来。

“姜月庭,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小人。”看到最后,他忍不住狠狠的拍了下书案。

“现在去找那个蠢女人说,她一定不愿意相信孤的话。”姜宜陵有些挫败的靠在了椅子上,目光怔愣的看着前方的书架出神。

“信不信,总是要说了,孤总不能看着她被人这么欺负?毕竟那是孤的救命恩人啊。”姜宜陵说着轻轻摸了摸唇角。

下定决心似的攥了攥拳头,他终是大步走出了书房。

在西施美容院里转了两圈没看到人,姜宜陵一把拉住了路过的小六子,“张幼桃呢?”

小六子被吓了一跳,但脸上还是挂着招牌假笑,“这位客官,咱哪能知道东家的去向呢?”

“孤乃六皇子姜宜陵,早与张幼桃相识,说,她到底去哪了。”姜宜陵皱着眉头解释了两句。

害怕似的吞了吞口水,小六子装模作样的笑了两声,“这,小的是真不知道啊。”

“小六子,小姐买的东西忘带了,估计现在还没出城,你快追上去。”小四拎着一包糕点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姜宜陵甩开小六子,转身接过糕点,“她走的哪个门?”

“回乡下当然是北门了,诶,你是谁啊?”小四话还没说完,姜宜陵便快步走了出去。

小六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用手狠狠的点了点小四的脑门,“能不能长点心,说多少次不要和别人说东家的事?”

委屈的眨了眨眼,小四伸手捂住有些发红的额角,“我,我忘了嘛。”

“算了,反正之前见过东家和他在一起,应该没事的。”小六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继续招待客人去了。

姜宜陵骑着马快速从北门冲了出去,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心慌。

“救命,救命。”一阵求救声传来,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姜宜陵忍不住用力甩了甩鞭子,让马跑的更快一点。

张幼桃死死扒着马车车门,一面稳住身体,一面大声的求救。

原本她在车上睡觉,不知道这马怎么就突然开始发狂,赶车的人被直接甩下了山崖,她若不是扒住了车门,现在怕是也掉下去了。

大概动物也有求生心理,虽然发狂,但也知道掉下崖会死,那马用力的往前伸着脖子,似是想将马车拽上去。

目测了一下到山上的距离,张幼桃心中犹豫,是拼一下跳上去,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路过的人身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