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坠崖
作者:钱豆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47:28 全文阅读

“大不了就是个死,反正死了也不一定真就是死了。”她狠狠抿了抿下唇,小心翼翼挪到了车沿上。

那马似是有些力竭,仰头嘶吼一声后猛地跪在了地上,马车猛地向崖下又跌落了几分,张幼桃猛地瞪大双眼,直到马车又卡在悬崖边,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要死了,要死了。”她抬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盯着又远了一点的悬崖,目光变得更坚定了几分。

“我不能等死。”嘟囔一句后,她蹲身准备起跳,却不想那马一动,整车都向崖下坠去。

失重的感觉让她愣了一下,拼命向前伸手却只是划过锋利的石头,惊恐的瞪大眼睛,她大声尖叫出声。

姜宜陵冲到地方只看见张幼桃下坠的身影,当即毫不犹豫的分身而起,直追着那下坠的身影而去。

“你?”看着一把将抱住她的男人,张幼桃瞬间忘记了所有的恐惧,“你疯了么?”

“闭嘴,抓紧。”姜宜陵一手将张幼桃困在自己身前,一手抽出腰间的软剑狠狠挥向崖壁,以便减缓下降的速度。

张幼桃狠狠抱住眼前的男人,心里感觉复杂的很。

不知道撞到多少树杈与碎石这才终于坠到崖底,剧烈的冲击令二人大脑一阵眩晕,直接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哼哧哼哧的热气扑在脸上,张幼桃被掀的原地滚了一圈,直接被疼醒。

“我去,姜宜陵,你要干啥。”她哼唧着睁开眼,却不想一回头对上一毛茸茸的脑袋。

“熊?”说着她猛地转过头去摒住呼吸,看到躺在一边不知死活的姜宜陵时,她小心伸过手去,狠狠掐了他一把。

发现姜宜陵有醒过来的征兆时,她忙抬手捂住他的口鼻。

一边的熊似是没发现什么异常,还在认真的嗅着张幼桃身上的气味。

“你做什么?”姜宜陵紧皱眉心,身体因为疼痛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又被熊拨了一下,张幼桃顺势趴到了姜宜陵身上,靠在他耳边小声道,“嘘,有熊。”

姜宜陵愣了一下,尝试着动了动胳膊,确定自己还能动之后,这才小心的睁开眼。

那熊还在张幼桃身上不住的嗅着,姜宜陵伸手摸到一块石头,用内力打向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砰的倒在地上的大树吸引走了大熊的注意力,看它咆哮着转身后,姜宜陵快速起身,拉着张幼桃就跑。

“我去,都摔成这样了,你还能打?”张幼桃一面跑一面大声问道。

姜宜陵一面留心身后的动静,一面带着她快速向前跑。

“打不动了,所以要跑。”姜宜陵伸手捂着隐隐作疼的肋骨,说话间带着几分低喘,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额头冷汗涔涔。

张幼桃皱了皱眉,一听这人说话的声音就知道这伤的不轻。

“那熊又追上来了,上树,上树。”她连声说道。

闻言姜宜陵快速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挑了一颗相对粗壮的树便用力将张幼桃甩了上去,随后像是控制不住似的原地打了个趔趄。

张幼桃抱着树坐稳,眼尖的看到姜宜陵衣袍上的血迹,心不由得高高提了起来。

“姜宜陵,你快上来啊,上来。”张幼桃一手抓着树,一手向下伸着,想要拽他上来。

听着身后的动静,姜宜陵吃力的扶着树站了起来,提气蹿到树上,不稳的晃了一下,张幼桃忙伸手将他扶住,他顺力直接歪倒在了她的身上。

“你伤到哪里了啊?”张幼桃有些心慌的上下摸着他的身体,仔细的检查着他的状态。

姜宜陵撑着坐了起来,故意坏笑了一下,“你是觊觎孤的肉体吧,这么摸下去,没事也要有事了。”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张幼桃刚要说什么,便感觉到树一阵剧烈的晃动。

那熊追着上来,眼看着爬不上树,干脆直接拼命的撞起了树,剧烈的晃动令二人险些跌下树去。

姜宜陵猛地上前将张幼桃按在树上,双手死死的将她和树一起抱住。

张幼桃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抱住面前的男人,她居然在他身上找到了安心的感觉。

“姜宜陵,你说,咱们会不会就死在这了啊?”她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的哭腔。

“呵,和孤一起死在这,是你的荣幸。”姜宜陵笑的有些没心没肺。

“呸,你丫的长得丑,说话还难听,还小心眼,我才不想和你死在一起呢。”张幼桃抬手似真似假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姜宜陵似是无语的撇了撇嘴,“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差劲?”

本想直接点头,但看着二人现在的处境,她又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跳下来?你不怕死的么?”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眸,似是想看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沉默了半晌,姜宜陵这才犹豫着开口,“孤不知道,就是觉得,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消失在孤的面前。”

那一刻他的脑子根本来不及想什么,说的这两句,也不过是为了应付过面前的这个局面。

“是么?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救命之恩之类的,老套又真实。”张幼桃吸了吸鼻子,低头看了看那只大熊。

似是撞累了,那熊绕着树转了两圈,居然直接坐在树下不动了,那样子似是想死守着两个人了。

“哎,这熊不是想耗死咱俩吧。”张幼桃似是无奈的撇了撇嘴。

等了半晌没听到回音,抬手撞了撞面前的男人,却发现他直接向一边倒去,忙伸手一把将他抱住,不然他跌下树去。

“你怎么了?你理理我。”张幼桃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触手的湿润感令她一愣,抬手一看,果然是满手的鲜血。

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一定是刚刚跌落的时候他护着她受的伤,受了这么重的伤,刚刚还将她送到树上,他一直都在强撑着吧。

“没事,没事,我能救他的。”张幼桃深吸了两口气这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最近一直在给别人治疗,她的异能一直都在进步,救他一定没问题的。

想着她便闭上眼,手放在他的身体上开始进行检查。

肋骨、胳膊多处骨折,内脏淤血,前胸后背多处擦伤,腿部严重韧带拉伤,都这样了,他居然还强撑着保护他,她算是知道,五味杂陈是什么滋味了。

姜宜陵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和张幼桃是被绑在树上的,绑着他们的东西,居然是他的外衫。

“张幼桃?”他抬手拍了拍怀中女人的脸颊,怎么他手上,她反而面无血色?

半晌没听到动静,姜宜陵解开了绑着二人的绳结,扶着张幼桃靠在树干上,“孤的伤?”

为什么一点也不疼呢?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就这么好了?他看向张幼桃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犹疑,虽然知道她会医术,但这,是不是太玄乎了?

似是痛苦的呻吟了两声,张幼桃缓缓睁开双眼。

“诶妈呀。”她猛地往侧面一躲,竟是被面前放大的姜宜陵的脸给吓了一跳。

想也不想直接抱住她的腰,他没好气的呵斥道,“你怕什么?”

“你没事凑得这么近做什么?”张幼桃似是无语的狠狠翻了个白眼。

冷哼一声,姜宜陵将已经皱的没样子的外衫丢在了她的怀里,“你说孤为何凑近你?”

似是想起了什么,张幼桃悻悻的笑了一下,“行行行,您大人有大量,别和草民计较了啊。”

说着她似是疲倦的打了个哈欠,这家伙伤的太重,动用了异能之后她头疼的厉害,这种亏空严重的状态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

“这熊怎么还在这啊?”她似是无语的撇了撇嘴。

姜宜陵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怕是想守死我们,孤现在提不起内力,”

她又不是神,恢复皮外伤就不错了,这内力她就没办法了,张幼桃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等一等吧。”

这一等,便是一整天过去了。

“姜宜陵,怎么办呀,我想上厕所。”张幼桃脸涨的通红,有些扭捏的捅了捅姜宜陵的腰侧。

姜宜陵似是怕痒的躲了躲,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孤,这,这也没办法啊。”

“这也不能憋着啊。”张幼桃似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抬手捂住脸,不想姜宜陵看见她尴尬的表情。

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姜宜陵干脆站起身来,跳到另一个树叉上背对着她,“你,你解决下吧,孤不看。”

“你,我?”张幼桃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这在树上上厕所?

“你就尽快吧,反正这里除了你我也没别人,等到离开这里,没人会知道的。”姜宜陵说着抬手捂住耳朵。

张幼桃尴尬的抿紧了唇角,将衣服丢到姜宜陵头上,“你不许摘下来,就这么盖着。”

姜宜陵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低着头一声没出。

迅速解决好生理需求,张幼桃似是尴尬的敲了敲树干,“那个,我好了,咱们咱们办啊,就这么和它耗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