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只是利用么?
作者:钱豆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47:51 全文阅读

将衣服从头上拽下来挂到树叉上,姜宜陵头也不回的说道,“这,我也在想办法,你想怎么办?”

“我在问你啊?你居然反问我?”张幼桃似是无语的坐到树叉上,抬脚狠狠的踹了两脚树干。

却不想这么一个动作引起了下面大熊的注意,之间那大熊冲着二人咆哮两声后,闷头便撞起了树。

“我去,怎么忽然又发疯了啊?”张幼桃忙伸手抱住树干,似是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你再踢一踢,那熊怕是更激动了。”姜宜陵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我,我也不知道嘛,诶呀,烦死了,打死我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落到这个地步。”张幼桃似是绝望的抬手砸了树一下,随后似是难受的倒吸了一口气。

异能治别人不治自己,她这一身的擦伤还一点没好呢,刚才没留意,这会发现了只觉得浑身酸痛的很。

“你小心点。”姜宜陵瞪着她的手,粗声粗气的呵斥道。

张幼桃无奈的撇了撇嘴,“这不是没注意,话说,咱俩不会被困死在这里吧,我还没有成过亲呢。”

说着她的情绪便低落了下去,说来说去都两辈子了,她这恋爱谈的没滋没味的,婚还一次都没结成过,真是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了。

倒霉?姻缘不好?还是其他的什么?反正就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你想什么呢?”说了两句话之后发现这女人根本不理他,姜宜陵抬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

“没什么。”张幼桃打掉他的手,说话的语气有些有气无力。

姜宜陵无语的摇了摇头,“一会我下去引走这熊的注意力,然后你就赶紧跑,离开这里。”

“那你怎么办?”张幼桃挑着眉梢问道。

“你不用管我,反正我死不了。”姜宜陵似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冷笑一声,张幼桃伸手点了点他的胸口,“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做这种大男子主义的决定啊?我告诉你,我最讨厌这样的。”

“你说什么呢?”姜宜陵似是不解的瞪了她一眼,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赶紧逃命才对么?

张幼桃不屑似的撇了撇嘴,“我身上有迷药,但是不知道对熊好不好使,要是好使的话,就算是咱们运气好,要是不好使,咱们就当随缘赌命吧。”

说着她抬手将怀里的药掏出来塞到姜宜陵的手里,“你去吧,就算你现在状态不好跑的也比我快。”

“这时候不说我大男子主义了?”姜宜陵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梢。

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张幼桃像是树袋熊似的抱紧了树干,“好了,别墨迹了,赶紧下去吧,最好把这药塞进这熊的嘴里,那样效果更好。”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姜宜陵干脆从边上拿起了两个树叶,将麻药倒到树叶里包好,随后趁着那熊张嘴咆哮的时候,直接将要弹进了那熊的嘴里。

张幼桃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我去,现在的武功都能这么用了么?”

“在我这里,没什么事不可能的。”姜宜陵似是傲娇的挑了挑眉梢。

“是吧,但是我并不想夸你。”张幼桃冷笑了一声,随后低着头看了看那熊的状况。

“你这个药,是不是不好使啊?”看着那熊还在锲而不舍的撞着树,姜宜陵怀疑似的看了张幼桃一眼。

虽然心里没底,但张幼桃还是硬撑着还嘴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拿出来的东西,哪有不好的?”

“呵,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姜宜陵似是无奈的撇了撇嘴,心里却是认可她的话。

他的脸都是她治好的,她的医术他一直都很放心,但他就是不想让她太得意。

二人拌嘴间,那熊的动作逐渐便慢了下来,待到它彻底没了动作后,二人对视一眼,眸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

“我先下去,确定没危险你再下来。”姜宜陵可以压低了声音。

张幼桃用力点了点头,眼看着他缓缓爬了下去,紧张的摒住了呼吸,直到他到下面确定安全后这才长长舒出了一口气。

顺着树干缓缓滑了下去,二人小心翼翼的离开这里,眼看着离开了那熊的视线范围后,这才拔腿狂奔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歇一会吧。”跑了不知道多久,张幼桃终于忍不住甩开了姜宜陵的手,也不管脏不脏了,直接往地上一坐。

“估计也没什么危险了,就歇一会吧。”姜宜陵也做到了地上,一面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面喘着粗气。

张幼桃看了看姜宜陵那一身的狼狈,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扑哧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姜宜陵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表情,但看她笑的那么开心,很快也崩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喂,到底是怎么了?”姜宜陵无奈似的抬手拍了拍她的胳膊。

张幼桃似是难受的按了按自己的小肚子,“笑的我有点累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能想到你是什么皇子啊。”

姜宜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说我呢,你看看你那狼狈的样子,谁能想到你是西施美容院的背后东家呢?”

“那不一样,诶,我说,姜宜陵啊,你有没有发现,你今天没假惺惺的说什么孤啊,这类的自称啊。”张幼桃说着抬手推了推他的肩膀。

动作潇洒的直接仰头躺在草坪上,姜宜陵似是不在意的翘起腿,“不过是为了保持皇家人的颜面而已,你以为,我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以为你很享受这种感觉?”张幼桃有些惊讶的转身看了他一眼。

“享受?或许吧。”姜宜陵低笑一声,“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知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润玉一直都在利用你啊?”

张幼桃愣了一下,似是不解的重复了一句,“你说的是,润玉?”

“是啊,他一直都在利用你,不知道么?”姜宜陵坐起来盯着她重复说道。

“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感觉听不懂呢?”张幼桃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但还是不肯相信他说的话。

姜宜陵低笑一声,“我印象中,你不应该是这么没胆的人啊。”

“我不是没胆,我就是觉得你在骗我。”张幼桃猛地站了起来,“你一定是看我不爽,所以故意这么说的,臭男人,你就是见不得我好,亏我救你。”

说着张幼桃狠狠踢了他一脚,转身便气哼哼的奔着不知名的方向大步跑了起来。

“诶,你别瞎跑啊,到时候又撞到那个熊。”姜宜陵似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认命的跟在张幼桃身后。

“你就是在骗我,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啊?我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你至于这么污蔑他么?”张幼桃猛地回过头,瞪着他大声质问道。

姜宜陵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后冷笑了一声,“张幼桃,你觉得,孤会为了这么点小事骗人?”

狠狠赚了赚拳头,张幼桃心中涌起一阵不安,“你是不屑骗我,但是,你不就是不想让我过的好么?”

“孤为何要让你过的不好,虽然你确实冒犯过孤,但看在你救了孤几次的份儿上,孤也不会与你计较。”姜宜陵一把拉住张幼桃的胳膊,不让她继续瞎走。

“我,但是你也没少欺负我啊。”张幼桃死死地咬着下唇,目光游离,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神。

姜宜陵冷笑了一声,“你自己心里清楚,孤明确告诉你,润玉他是孤的······”

“够了。”张幼桃猛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姜宜陵,算我求你,你别说了。”

这副逃避的样子看的姜宜陵一阵皱眉,“你不是逃避的人,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因为我想,让他自己告诉我你要说的这些内容,姜宜陵,我没你想的那么理智,我喜欢润玉,我不想从你们任何人的口中了解他,你懂我的意思么?”说着张幼桃终于鼓起勇气直视他的双眼。

本想继续说什么,但在看到她眸中的认真时,姜宜陵将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算了,你想怎样,那就怎样吧。”他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是他多管闲事了。

本想直接转身离开,但才迈出一步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拉住,姜宜陵皱着眉回眸看了一眼。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张幼桃脸上罕见的有了扭捏的表情,“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我真的解释不清,但还是要和你说一声谢谢。”

“呵,不需要。”姜宜陵不屑的转头,根本不想继续接话。

“你别生气嘛,咱们也不知道要在这悬崖下面呆多久,你说,就这么僵着多不好啊。”反正周围也没什么人,张幼桃也不在意面子不面子的了,厚着脸皮撒起了娇。

本想继续高冷下去,但看着张幼桃那无赖的样子,姜宜陵到底是装不下去高冷多了。

“孤从未生气。”他还是不肯直接低头。

张幼桃嗤笑一声,“别装了,刚才都不摆架子了,这会又是孤又是这那那这的,你表现的实在是太明显了好不。”张幼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