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他要被赐婚?
作者:钱豆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52:44 全文阅读

皇贵妃似是疲惫的轻叹了一口气,“你,这说在质问本宫?”

“不是质问,是肯定,母妃,你为何如此?”姜月庭眸色深深。

“为何?姜月庭,你怕是忘了,本宫是你的母妃,忤逆不孝,怕是不好吧。”皇贵妃终于睁开了眼。

“忤逆不孝?是啊,养母,也是母。”姜月庭似是自嘲的轻轻勾了勾唇角。

“放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皇贵妃猛地坐了起来,缩在衣袖里的手却是不自觉的攥起了拳头,他这是知道了什么么?

姜月庭上前走了两步,“母妃,孤最后和你说一次,不许再动张幼桃,她,我有用。”

“呵,一个死人,你还惦念着。”皇贵妃似是不屑的摆弄着长长的护甲,随后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眸看向他,“你这个语气,她没死?”

“是啊,没死。”姜月庭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孤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了。”

“呵,还真是命大。”皇贵妃似是不甘的将护甲摔到了一边的案几上。

“行吧,既然你非要这个女人,那就把她抬进府做个妾好了,后院也不差这么一个女人了,本宫为你求了皇上,定下了威武大将军的嫡女,她会是你夺嫡最大的助力,你要好好的对人家。”皇贵妃下榻踩着鞋子坐到了一边桌子前。

那施舍一般的语气听的姜月庭心口烦闷,面上却依旧淡然。

“孤不需要用女人来做助力。”他皱着眉头,语气少了清冷。

皇贵妃冷笑一声,“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男人,但是,本宫这么多年走过来,还真没看见哪个男人真的做到。”

“你还听谁说过?”姜月庭目光中带着探究。

“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做好你该做的,现在你用的到威武大将军的势力,就好好去哄着人家的女儿,这不是单纯的嫁娶,而是各方势力的纠集,这些,你比我懂。”皇贵妃将抿了一口茶水,眸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

姜月庭轻轻攥了攥拳头,没有直接出言反驳。

“你并不是大皇子,没有那么名正言顺的做太子的身份,所以,就只能后天弥补,别和本宫说你不想做皇帝,再怎么说,你也是本宫养大的。”皇贵妃又倒了一杯茶水,想着姜月庭所在的方向推了推。

“好了,我知道了,你心有不甘,但当着天下都是你的之后,你想要什么没有呢?如果这个女人真的爱你,她会理解你的。”皇贵妃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诱惑。

心有不甘么?他确实是有。

“孤,知道了。”说完这话,姜月庭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心烦意乱的回到了宫殿,姜月庭周身都带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那个,三皇子,奴才有话要禀。”一小太监支支吾吾的凑了上来。

“讲。”姜月庭不耐的皱着眉梢。

“威武大将军家的嫡女,莫玉宁来访,正在前厅等您。”小太监低着头,说话的语气有些颤抖。

姜月庭狠狠闭了闭眼,“孤知道了,下去吧。”

言罢他继续走进书房,竟是根本不打算去见那个莫玉宁。

小太监欲哭无泪的看着他的背影,做个奴才可太难了。

“三皇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莫玉宁的大丫鬟阿紫皱着眉心,拉着一边伺候的丫鬟追问道。

“这个,奴才无权过问三皇子的行踪。”那丫鬟面无表情的重复着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

“你,你们欺人太甚。”阿紫气恼的原地跺了跺脚。

“阿紫,回来。”莫玉宁轻轻开口,面上居然还带着一丝温婉的笑。

“小姐,你看他们。”阿紫一脸委屈回到了莫玉宁的身边。

“罢了,想来三皇子是没有时间来见我,咱们走吧。”莫玉宁起身抚了抚衣袖,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宫女态度恭敬的将人送出宫殿,才松了一口气,但想到一会还要向三皇子复命,她又忍不住哭丧起了脸。

不觉间便过去了三天,姜宜陵才从宫外回来,便被杨公公堵住。

“三皇子,老奴又来了,这,皇贵妃说想见你。”杨公公笑的一脸谄媚,细看会发现他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嗯。”姜宜陵并不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他走。

这么配合,杨公公反而心里不安,“那个,三皇子啊,皇贵妃,今日心情不佳。”

“孤觉得,三哥的心情,却是不错的。”迎面走来的姜宜陵意有所指的说道。

“是啊,是挺不错,不知道六弟是怎么知道的。”姜月庭轻笑一声,周身寒气一扫而空,那如沐春风的样子,又是外界所知的三皇子了。

“孤知道的事,多了去了,比如你现在纠缠不清的那个女人,是孤的救命恩人,若是你对她不好,孤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姜宜陵走到他身边,低声威胁道。

姜月庭轻轻眯了眯眼,“你这是,在威胁孤?”

“威胁?谈不上,顶多是警告。”姜宜陵低笑了一声,与他擦肩而过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诶呦,这六皇子的气势是越来越足了,老奴看见他总是忍不住想要低头呢。”杨公公语带深意。

姜月庭抬步向前走去,过了半晌这才悠悠开口道,“你就是奴才命,看见谁,都忍不住想低头,以后记住,不是自己的主子,有点骨气。”

杨公公愣了一下,随后忙连声应和道,“奴才明白,明白,奴才认的清主子。”

似是不在意杨公公的反应,姜月庭直接抬步进了皇贵妃的寝殿。

才进门,一个茶盏便碎在了他的脚边。

“你到底在干嘛,让你哄个女孩子都不会。”皇贵妃指着他的手有些颤抖。

“孤很忙,没时间陪她。”姜月庭似是不在意的绕过了那些碎片,直接坐到茶几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忙?你以为本宫在这深宫里就不知道你这一天都做了什么么?你去见那个张幼桃的时候,怎么不说忙?”皇贵妃眸中划过一抹恨意,“若是她成为你的绊脚石,本宫一定会帮你将她,挫骨扬灰。”

“孤说过,不许碰她。”姜月庭狠狠攥紧了手中的茶杯。

皇贵妃这会也不掩饰自己的脾性了,“威胁本宫?姜月庭,你记住,你是本宫的儿子,本宫的话,由不得你忤逆,在你成为皇上之后,本宫就不会再管你,但你若是自己找麻烦,就不要怪本宫心狠。”

姜月庭轻轻勾了勾唇角,终是不掩饰下去了么。

“你若是动她,孤保证,你永远当不了太后,而且,你会被皇后压制一辈子。”说着他松开手,将捏碎的茶杯丢在地上,“孤,说到做到。”

深深看了皇贵妃一眼,姜月庭这才起身离开。

皇贵妃狠狠攥紧拳头,护甲划伤手心,鲜血缓缓流下······

“张小姐,有很多外地的客商想要在服装商城大量购买服装,这个,咱们目前的货量似乎不够。”季玉拿着账本找到了张幼桃,态度恭敬的说道。

张幼桃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梢,带着他走进书房后这才开口道,“怎么?不继续藏着了?”

“张小姐聪慧的很,季玉的身份,想必您早就猜到了,自然也无需继续隐瞒什么。”季玉自来熟的端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等到他将茶杯递到嘴边后,张幼桃这才幽幽开口,“你用的那个,是我的茶杯。”

茶水尚在口中,张幼桃这句话一出,季玉直接喷了出来,随后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眼看着他缓得差不多了,张幼桃慢悠悠的再次开口,“哦,我还有印象,当初,你似乎还对我有意思,那一身红衣,真是惊艳啊。”

这话一出,原本已经要缓过来的季玉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这么不经逗?开玩笑的啊,你用的不是我的茶杯,你勾引的事情,我也忘了。”

季玉摸了摸额角不存在的冷汗,忘了的话,怎么还在反复提起呢?但这话他也只敢肺腑一下了。

“是,张小姐说的都是。”结束看惊天动地的咳嗽,季玉一本正经的应和着张幼桃说的话。

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张幼桃拿过账本翻看起来,“给各地供货是非常不错的一件事,可以扩大生意的规模,经营好了,收益至少翻三四倍。”

说到正事,季玉也难得正经起来,二人就这么在书房呆了大半天。

将人送走后,张幼桃放松的伸个懒腰,小六子溜到她身边盯着那人消失的背影。

“小姐啊,这个美男子,是谁啊?”他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八卦情绪。

抬手在他脑子是弹了一下,张幼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回去,小孩子家家,别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行吧,诶,小姐,明儿你别出去了,有个病人,才约好。”小六子颠颠的跟在她的身后。

“好了,我知道啦,你快去忙你的吧,别跟着我了。”张幼桃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随后一头转进了书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