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决然分手
作者:钱豆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55:58 全文阅读

“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姜月庭拉住张幼桃的胳膊,语带哀求的说道。

姜宜陵只恨不得直接砍断那拉着张幼桃的手,但看着张幼桃的神色,他识相的扭头站到一边,并未做出任何动作。

“解释?你想解释什么?说你对我的许诺都是真的,说这些都是权宜之计?”张幼桃抬起泛红的双眼,冷声质问道。

姜月庭似是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抓紧她的手,“你信我,我的心里只有你。”

“只有我,那你告诉我,你打算以后怎么处理我?”张幼桃任由他抓着她的手,只是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失落与嘲讽。

“你不要这么和我说话好么?”姜月庭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张幼桃令他觉得陌生的很。

“你想我怎么和你说话呢?润玉,哦不,民女见过三皇子,不知您打算怎么处置我这个胆大妄为、不自量力的草民呢?像是您的母妃一眼,杀了我么?”张幼桃一步步逼近最姜月庭,说话的语气越来越重,气势竟是压了姜月庭一头。

姜月庭双手按在张幼桃的肩膀上,“你先冷静一下好不好,以后我仔细和你解释好不好,你不要闹了。”

“呵。”这话说的张幼桃轻笑了一声,随后似是不受控制的呜咽了一声,但很快又憋了回去,“是啊,当初说要和你在一起,便是我瞎胡闹,从今后起,咱们就一刀两断吧。”

说着她抓住姜月庭的手,在他怔愣时,直接将那枚戒指摘了下去。

“我亲手给你带上的,如今也亲手摘了下来,也算是有个结束了。”她将戒指紧紧的攥在手中,克制着不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

“不要,我不要,张幼桃,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凭什么现在说结束就结束,我不许,孤不许。”说着他便去抓她的手,似是想抢回那枚戒指。

“你答应过我的话,不是也没做到么?润玉,你不会以为和我解释后,就能让我屈服,最后成为你的妾侍吧,我说的不够清楚么?此生此世,我张幼桃宁为贫者妻,不做富人妾,哪怕我喜欢你,也绝不可能低头。”

张幼桃甩开他的胳膊,斩钉截铁的说完这话后,直接站到了姜宜陵的身边,“带我出宫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了。”

姜宜陵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便绕过姜月庭。

“你不是说喜欢我,为何就不能有所退步,我只是需要助力,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啊。”姜月庭似是不甘的再次追了上来,红着眼质问道。

似是疲惫的叹了口气,张幼桃再抬眸时已无明显情绪,“姜月庭,你是不是忘了你对我的承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在你眼里就是个玩笑?看着我帮你赚钱,你是不是很骄傲,觉得自己魅力很大啊?”

说着她掏出怀里的契约,狠狠的摔在了他的脸上,“在你迎娶美娇娘的时候,我像个傻子一样,还在给你赚钱,我脸都不要了堵在人家的门口,就为了这一只契约,现在你问我为何不理解你?那我问你,我凭什么理解你?”

“姜月庭,我爹骂我一句我尚且还嘴,我把我整个人送给你,你却把我当个垃圾,呵,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质问的如此理所当然。”

说到后来,张幼桃已然声嘶力竭,似是无力的后退了一步,姜宜陵忙上前将人扶住。

姜月庭还想说什么,姜宜陵却不再给他机会,“三哥,这人来人往,你还是适可而止吧,如花美眷尚在新房等你,莫耽误良辰美景才是。”

说着姜宜陵带着张幼桃向外走去,“暗一,拦住他,莫让三皇子出这宫门半步。”

“哦,对了,三哥,您费尽心思娶的大将军的女儿,若是将军知道你如此怠慢,怕是不好吧。”他回眸似看了姜月庭一眼,眸中满是嘲讽。

姜月庭似是完全忽视了他,只是执着的看着他怀里的张幼桃。

暗一上前阻拦,二人缠斗在一起。

眼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视线中,姜月庭不顾暗一的攻击,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张幼桃,你回来。”

虽然暗一及时收了剑,但还是划伤了他的胳膊,鲜血将那大红礼染的更加鲜亮,那身影却停都没停,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眼看着姜月庭拄着长剑跪倒在地,暗一干脆利落的抽身而去。

出了皇宫后,张幼桃似是丢了魂儿,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不管姜宜陵说什么都没个反应。

“难受就哭出来好不好,你别这样憋着。”他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边,脸上写满了担忧。

“你不用跟着我了,姜宜陵,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觉得很难受,我不想看见任何一个熟人,求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好么。”张幼桃低着头,明明没有什么表情,但却让人瞬间可以感受到她的绝望。

姜宜陵有心想说点安慰她的话,但实在是没有经验,除了空洞的别难受了他居然找不到别的话来了讲。

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姜宜陵只好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

“活了两辈子,居然被这么个男人耍了。”张幼桃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嘿,看我看我。”姜宜陵从路边买了个面具,猛地出现在张幼桃面前扮起了鬼脸。

面无表情的看了姜宜陵一眼,张幼桃直接绕过他继续向前走。

“你最爱的冰糖葫芦,要不要来一个?”姜宜陵锲而不舍的继续和她说话。

张幼桃全程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绕过他,继续向前走。

站到湖边,水面吹过来的风令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别哭了,我,哎,要不你把我吊在城门上开心一下?”姜宜陵站在她身边抓耳挠腮,这种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令他难受的很。

“我看那面有一个卖凉糕的,我想吃。”张幼桃头也不抬的说道。

将她愿意讲话,姜宜陵顿时来了精神,“好好好,我这就去买,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啊。”

说着他便快速往刚刚张幼桃说的方向跑去,没跑两步他猛地顿时住了脚步,不对啊,他们从那面过来,他怎么不记得那头有卖凉糕的?

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瞳孔猛地一缩,“不要。”

轻功发挥到了极致,他却只能抓到张幼桃的一个衣角,衣料瞬间碎裂,他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去。

本是觉得生无可恋,张幼桃坦然面对这种窒息的感觉,但朦胧间看到姜宜陵紧随下来的身影时,她猛地瞪大了双眼。

跳下来的那一刻,姜宜陵根本没想到自己不会水,窒息感传来时,他才恐惧起来,但看着那不断下落的身影,他还是挣扎着想要靠近她一点。

是命运不肯让她就这么死去么?张幼桃认命似的闭了闭眼,双腿一蹬便迅速靠近了姜宜陵,拉着他的肩膀猛地窜上了水面。

但毕竟呛了水,躺倒在岸边,她也没了爬起的力气,轻轻闭上眼,她索性任由自己陷入了黑暗。

“殿下,皇妃派人送来了参汤。”一丫鬟进入书房对着姜月庭恭声回禀道。

“放下,出去。”姜月庭拿着书,头也不抬的说道。

小丫鬟打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殿下,从新婚后您就一直在书房睡,府里的流言甚多,皇妃似是不安的很。”

“明日起,你就不用在我这里当差了,哦,顺便去告诉皇贵妃,若是再探查我这里的消息,这将军的女儿,哪天暴毙而亡,可不一定。”姜月庭面不改色的说着威胁的话。

那小丫鬟慌忙跪倒在地,“求殿下绕过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呵,不敢,孤看你就没有不敢做的事。”姜月庭猛地将手里的书摔落在地,站起身径自离开了书房。

侍卫冲进来堵住那丫鬟的嘴,迅速将人拖了出去,书房很快便恢复了安静。

坐在西施美容院里,姜宜陵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幼桃。

“小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小六子跟在张幼桃的身后,一脸担忧的说道。

此时此刻,张幼桃脸色惨白,看起来虚弱的很,但她还在不断的忙碌着,似是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无事,你去忙你的,不要跟着我了。”张幼桃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小六子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张幼桃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但显然是没起到什么作用。

回眸看了一眼守在一边的姜宜陵,张幼桃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姜宜陵,你真的不用这么守着我的,我不会再寻死,你走吧。”她站在他面前,语气认真的说道。

姜宜陵却是执着的摇了摇头,“不行,我在这守着你,我不放心,你是不知道,你现在的脸色真的是难看的像是鬼一样。”

张幼桃有心反驳,但一阵眩晕感传来,她摇晃了两下,直接失去了意识。

姜宜陵一把将人接住,语气慌乱的大喊道,“来人,叫御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