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原来他被抛弃过
作者:钱豆  |  字数:3205  |  更新时间:2019-08-24 01:25:15 全文阅读

这个问题问的,看来是情感问题了,张幼桃转了转眼眸,心中大概有了一个猜测。

“这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先问你两个问题。”她语气认真的回答。

姜宜陵嗯了一声表示听到。

“首先,我需要知道,我认识我这个未婚夫么?是一起长大的么?”她学着姜宜陵,趴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因为胸腔压迫,她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发闷。

“只见过两面。”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

“那他对我好么?会哄我开心,给我写信,送我礼物么?”她继续追问。

犹豫了一下,姜宜陵才继续说道,“会送礼物,别的没有,因为两家看的严,只能时不时送一些礼物。”

“那见面的时候,我和他相处如何?”张幼桃歪头看着姜宜陵。

“他很紧张,装着高冷,不敢说话,但是你一直在骂他,让他有点自知之明退婚吧,让他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鬼样子。”姜宜陵的语气中多了隐忍的情绪。

张幼桃眸色深了深,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摸了摸姜宜陵的头。

“那都过去了不是么?”她语气中带着安慰。

似是自嘲的低笑了一声,姜宜陵转过头看着张幼桃,“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我和程书怜有过混血,她嫌我容貌丑陋,将我臭骂了一顿,随后哭嚷着宁可自杀,也不可能与我为妻,所以,我们的婚约作罢了。”

“就那样的女人,你没娶回家,不应该开心么?难道你喜欢她?”说着张幼桃夸张的做出一个见了鬼的表情。

姜宜陵似是没想到她回这么说,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出来,“真的是,不管多大的事到你嘴里,都能变的无足轻重。”

张幼桃坐直身体伸了个懒腰,“不是到我嘴里变得无足轻重,是在我心里,这件事就是无足轻重啊,你忘了么?我退过亲呀。”

说着她鼓励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相信,好的都在后面呢,这种在一起也是互相折磨,搞不好还要家宅不宁,退亲是好事,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她一定会后悔的,这就够了。”

姜宜陵轻笑着坐起身,“你说的对,不重要了,是我偏执。”

他的眸中划过一抹算计,之前忘了这个女人,如今进一步见识到她的恶毒,他不介意帮个忙,让她出名一点。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吃饭去了,折腾一通,累死我了。”张幼桃站起身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回眸轻笑着对他伸出了手。

姜宜陵有些失神的看着她,手却是不自觉的伸了出去,两手相握,那温暖的温度令他有些贪恋。

“我和你说,最近小四的手艺见长,做的饭好吃的很。”一提起家里人,张幼桃眉眼不觉间变得温柔了许多。

“我现在这么难过,你都不请我出去吃点好的么?”回过神来,姜宜陵似是撒娇的晃了晃二人牵着的手。

张幼桃似是无奈的瞥了他一眼,“你今天是变成小孩子了么?”

“是啊,又没人宠过我。”似是因为状态放松,似是因为对她完全放心,姜宜陵毫不掩饰自己低落的情绪。

难得看见他这样,张幼桃自然不会拒绝,似是好笑的瞥了他一眼,“好了,好了,姐姐请你去这城里最大的餐馆,但不能让你随便点,我可没那么多钱。”

闻言姜宜陵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张幼桃,哪有请人吃饭还这么小气的。”

“有啊,我不就是么?”张幼桃理所当然的看着瞥了他一眼。

二人之间氛围和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二人都忘记了一直牵着的手,亲密的氛围令路人纷纷行以注目礼。

过了两天,张幼桃正在西施美容馆二楼书房与小六子对账,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皱着眉对视一眼,二人起身走了出去,看到楼下的程书怜时,张幼桃眸中划过一抹暗色。

“不知这位小姐是对小店有何不满呢?怎的如此不顾身份的大声喧闹。”张幼桃一面往楼下走,一面面无表情的朗声说道。

程书怜抬眸想要骂人,但被张幼桃的气场镇住,一时间居然没有说出话来。

挥手让小七等人退到一边去,张幼桃与程书晴面对面站定,“这位小姐,怎么不说话了呢?”

“呵,可还真是个良民呢,张幼桃,在我程家放肆后,你倒是过的逍遥自在。”回过神来,程书怜似笑非笑的盯着张幼桃。

似是好笑的勾了勾唇角,张幼桃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袖,“让小民来猜猜,定然是程大人不答应替你出头,所以你才亲自上门的吧,但小民就好奇啊,那一日小民可没有透露身份啊,您这是怎么找来的呢?”

“看你也还是个聪明人啊,还以为程书晴会为你保密?”程书怜似是不屑的转头冷笑了一声,“不管我怎么对她,她都得向着我。”

张幼桃垂眸笑了一声,“所以呢?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挑拨我和她的关系?还是要来砸我的店?”

“怎么?不继续装乖巧了?”程书怜缓缓凑近张幼桃,想要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

但张幼桃发现了她的目的,歪头直接避开了她的动作。

“张小姐,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您也不想再被什么奇奇怪怪的虫子追着咬吧。”张幼桃轻笑着说着威胁的话。

程书怜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果然是你动的手脚。”

“呵,我可什么都没说,倒是您,不是说书晴什么都告诉你了么?”张幼桃似笑非的挑了挑眉梢。

“程书晴,你还不进来?站在门外是干嘛?”程书怜转身对着门口大吼了一声。

手不觉间攥起了拳头,张幼桃面色不变的抬眸看向了门口,待看到程书晴低着头走进来的时候,她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看到了?今儿我过来找茬,就是因为她告诉我的,我来呢,就是想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从今天开始,我有事没事,就会来你这里坐坐。”程书怜背着手绕着张幼桃转了一圈,显然是觉得做了这样的事,自己的心情好的很。

张幼桃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程书晴。

似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过了半晌,程书晴终于抬起了头,布满红血丝的双眼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张姐姐,你信我么?我什么都没说。”

“你说,我就信。”张幼桃回答的毫不犹豫。

“真的不是我说的,我不知道姐姐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我本来不想来的,但怕她真的对你做什么,张姐姐,我。”说着程书晴哽咽着哭出声,大滴大滴的眼泪令她看起来可怜极了。

程书怜似是不屑的瞥了程书晴一眼,“张幼桃,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她说你就信?”

“程小姐,你这话说错了,我不过是清楚,程家的势力在那,想要查到我这么个小人物,完全不需要费什么心思。”张幼桃对着程书晴使了一个安抚的眼神。

似是惊愕的看了她一眼,程书怜黑着脸看着她,“张幼桃,你的信任这么轻易就能得到么?”

“是你的挑拨离间太明显的,程小姐,相对来说,一个是可以悔婚杀妹的人,一个是受尽伤害却不忍伤害自己亲姐姐的人,该信任谁,一目了然吧。”张幼桃低笑了一声。

“张小姐,我劝你最好还是收敛点自己的脾气,我呢,是个没什么根基的草民,但也是个不怕死的人,您说,万一您把我逼急了,出去把你的事都说出去,来个鱼死网破,您说,最后倒霉的是谁啊?”说着张幼桃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画面,直接笑出了声。

“你?”程书怜狠狠攥紧了拳头,有心想打人,看了一眼围观的人,这才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似是不甘心的冷哼了一声,程书怜瞪了一眼程书晴,“还在这干嘛,走啊。”

说着她率先向外走去,却感觉周围的人对她一阵指指点点……

“诶呀,真是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姑娘心肠这么恶毒。”一大妈指着程书怜大声道。

“可不是,又是退亲又是杀妹,程大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啊。”有路人应和着说道。

“是啊,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出门。”路人也跟着加入了讨论的行列。

众人对着程书怜指指点点,议论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纵然反应再迟钝,被人毫不掩饰的讨论,这人也能反应过来了。

程书怜有些无措的看了一眼跟着的奴才,待发现她们也是一脸惊惶无措的表情时,想也不想抬手便是一巴掌,“这是怎么回事?”

这动作一出,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一些。

“诶呦,这在外面就这样,在她家当奴才的太可怜了。”一大娘表情夸张的看着程书怜。

“可不是,怕是到时候死了都没人知道。”

“这官家先小姐都这样么?”

……

讨论声变得越来越过分,程书怜似是控制不住的冲着周围大喊了一声,“你们在议论什么,你们这些贱民。”

这话算是成功激起了众怒,不知道谁先拿了个鸡蛋丢到了程书怜身上,这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菜叶子、石头等各种垃圾纷纷被丢向她。

“啊,你们这些刁民,你们都在干嘛,你们这些奴才在干嘛,护住我啊。”程书怜又是羞恼又是害怕。

周围的奴才急急忙忙上前护着她离开这里,那些路人平民还是在愤愤的说些什么,倒是没有追上去纠缠不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