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身处险境
作者:钱豆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8-24 01:27:46 全文阅读

蹲在水边洗了把脸,这才觉得舒服一些,拉着姜宜陵的衣服下巴撒娇似的哼唧,“姜宜陵,你下午骑马好不好,我不想上车了,太憋闷了。”

“可是路途遥远,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姜宜陵难得犹豫不决。

张幼桃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姜宜陵赶紧上前扶住,她却是直接顺势靠在了他的胸口。

“我真的是不想进去,姜宜陵,你就带我骑马吧,难受了我就和你说好不好?”她有气无力的撒娇。

软香在怀,姜宜陵哪里还能说出拒绝的话。

无奈的带着她往营地走去,扶着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他又是拿水又是拿吃的,简直是把这张幼桃当成小祖宗伺候了。

“我赌十两银子,这是未来王妃。”暗八磕磕巴巴的拉着一边的暗七说道。

耳尖的暗八凑过来,“我赌十两不能,这身份地位不太般配啊。”

一边的人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跟赌,暗一看所有人都下完注之后,漫不经心的走过去说了一句,“一百两,她会是我们的王妃。”

这句话出来,其他的暗卫面面相觑,压了张幼桃不会是王妃的人小心翼翼的捂紧了钱包,莫名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有什么不舒服的,你一定要和我说啊。”将人抱在身前用披风严严实实的抱住,姜宜陵有些不放心的继续嘱咐。

张幼桃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好啦,姜宜陵,这话你都说了十多次了,快走啦。”

虽然心里担忧,但事不等人,不能一直在路上耽搁时间,将人抱紧,姜宜陵双腿用力一夹,一行人马上飞速前进起来。

坐在马背上的感觉确实是还不如马车,但好在虽然颠簸,但空气质量好的很,张幼桃倒是觉得还能忍受。

靠在他的胸膛上,她迷迷糊糊的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被抱着腾空飞起的时候,张幼桃还有些迷茫,看到直劈过来的剑时,她瞬间清醒。

姜宜陵没发现她已经醒了,干脆利落的挥出一剑。

人头飞出,喷射的鲜血直接溅到张幼桃的脸上,除了惊恐的瞪大双眼,她竟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才好。

一面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一面将怀里的小女人护好,姜宜陵和暗卫们背靠背的围成一圈,警惕的盯着周围的敌人。

“主子,你带着张小姐先走,我们断后。”暗一头也不回的说道。

姜宜陵皱着眉琢磨着脱身的办法,“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们先走,别瞎说,想想怎么脱身。”

生死攸关的时刻,虽然心里情绪依旧复杂,但张幼桃面上却是恢复了镇静。

从怀里掏出两个药瓶,张幼桃先是拿了一个药丸塞进了自己和姜宜陵的嘴里,随后在姜宜陵不解的目光中,直接将两个药瓶对着攻击他们的人丢了过去。

一阵刺鼻的臭味传了出来,在场的众人忽然感觉手脚发软,很快便不受控制的软倒在地。

暗一等人看着站着的姜宜陵和张幼桃,只觉得心里复杂的很,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郁闷了。

“你这是什么时候弄得药粉,效果,恩,很棒。”姜宜陵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词穷,半晌才说出这么两句。

张幼桃推开他的胳膊,却是因为腿软直接摔倒在地。

姜宜陵急忙想要扶她,她却是直接挥手拒绝,将另一个药瓶塞给姜宜陵,“给我们的人闻一下,就好了,赶紧恢复,赶紧走,太危险了。”

这话有道理,姜宜陵也不矫情,快速拿着药瓶给暗一等人嗅过。

“我去,好臭。”暗八忍不住吐槽出声,暗一怼了他胳膊一下,他赶忙将剩下的吐槽憋了回去。

姜宜陵并没有多说什么,看众人都恢复过来,对着暗一使了个眼神后,便直接转身抱着张幼桃上马飞速离开了。

“你,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么?”窝在姜宜陵怀里,张幼桃犹豫着开了口。

虽然不想吓到这个她,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说了实话,“从恢复容貌开始,这种事就没断过,我习惯了,大概是因为,我和父皇长得太像了吧。”

闻言张幼桃没再继续说什么,只是回身抱住了姜宜陵的腰,那依赖的样子弄得姜宜陵一愣,随后便轻扬起了嘴角,将披风给她捂得更严实了一些。

顾忌张幼桃的身体,姜宜陵没有像是往常一样不分昼夜的赶路,而是在路过的小镇子低调的找到了一个客栈,打算休息一晚。

大概是日子过好了,张幼桃的身体也变得较弱起来,姜宜陵已经顾忌到她放满了速度,但她的踩到地上的时候还是一个趔趄险些直接摔倒。

“是不是受伤了?”姜宜陵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没骑过马,怕是她的大腿内侧腰受伤了,但那种私密部位他根本没法帮忙。

“应该没问题,我一会洗个热水澡就好了。”张幼桃轻笑着摆了摆手,不想给人添麻烦。

“我带了伤药,你一会回房自己检查上下吧,毕竟第一次骑马,难免受伤,明天你还是坐马车吧。”姜宜陵干脆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来,大步上了楼。

这话说的张幼桃有些脸红,这家伙现在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我知道,你出去吧。”才被放到床边,张幼桃便毫不犹豫的开始撵人。

“我让小二给你送点热水,你好好放松下,擦擦药,晚点我过来找你。”姜宜陵眸中带着担忧,不自觉便变得絮叨起来。

敷衍的点了点头,张幼桃有些不耐烦的对他摆了摆手。

等小二将水送进来之后,张幼桃将门窗锁紧,这才褪下衣物,看着血淋淋的大腿根,她轻轻戳了一下,随后疼的自己龇牙咧嘴。

“我这是抽的什么疯呢?”她有些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冲动的跟他跑出来受罪呢?

咬着牙沉进水里,感受着伤口从刺痛到麻木的过程,她捧起水洗去脸上的冷汗。

简单的擦洗一下,她便擦干身体给自己上起了药,穿好衣服试探着走了几步。

“估计青蛙走路就是这个造型吧。”她嘲笑了一下自己的造型,打开门栓后便直接躺倒在床上。

“你收拾好了么?”没过一会便响起了敲门声。

张幼桃脸埋在被子上,头也不抬的喊道,“进来吧,门没锁。”

看到张幼桃有些潮湿的长发,姜宜陵转身拿过毛巾便直接坐到床边给她擦了起来。

“是不是很难受,我让人去买了几床被子铺到马车上,到时候你躺着应该会舒服一些。”他柔声说道。

享受着姜宜陵温柔的照顾,张幼桃有些昏昏欲睡,但她心里有事,犹豫了一下还是爬了起来,“你去把我那个大包裹拿过来,然后你哪个属下比较靠谱,去叫过来。”

虽然好奇她要做什么,但姜宜陵还是乖乖的起来去叫人的,等他带着暗一回来的时候,张幼桃的床上已经摆满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瓶子。

“你们都过来。”张幼桃有些兴奋的对着他们摆了摆手。

“这里面有毒药,有解药,还有伤药、感冒药等等等,我把功效都写在上面了,但是,你们要注意。”她故意停下来,非常的认真的看着二人。

“毒药和解药不要看瓶子上的字,对应的名字是对的,但是分辨毒药和解药,千万不要看字,要看颜色,黑色盖子的是毒药,红色盖子的是解药,千万别记错了。”

说完她大方的摆了摆手,“然后这些东西你们随便拿吧,这路上不太平,多一点东西防身总是好的,”

听到她这么说,暗一眸中崩出浓浓的兴趣,不等姜宜陵说什么便抢着开了口,“多谢张小姐,我们一定好好利用你的这些药,绝对不让你的心血白费。”

这话听起来,似乎哪里不太对呢?张幼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做了个请的动作。

看着暗一土匪似得直接脱下外衣包着所有的药离开,姜宜陵忽然觉得有些丢脸,尴尬的笑了一下,“那个,他们就是白天见识到那个迷药的效果,所以对你的药很期待。”

张幼桃直接躺倒在床上,懒洋洋的闭上了眼,“不是药,是毒,你自便吧,我太困了。”

话音才落她便直接睡了过去,姜宜陵还想说什么,见状只好憋了回去,只是上前为她盖好了被子。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张幼桃只觉得浑身酸痛的很,若不是开店久了有了固定的生物钟,她怕是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闭着眼睛摸到地中央的桌子上,倒一杯凉茶润了润喉,她便直接趴在桌子上想要再睡一会。

感觉什么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她猛地坐起身来,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姜宜陵,你怎么在这?”声音中还带着残留的睡意,但她的眸中却满是警惕。

“其实,我一晚上都在这里,但我是睡在那里。”姜宜陵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窗边的那个软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